焦点专题(一) Focus | 在此,吴兴国

共同在此的「我」 我,吴兴国,《李尔在此》与当代传奇剧场

《李尔在此》是最传统却又最不传统的作品,於传统与创新间的位置又正好成为当代传奇剧场最核心的代表。 (蔡德茂 摄 当代传奇剧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当吴兴国在角色/脚色穿越间,用一句「吴兴国,我回来了!这个决定比出家还要难。」然后抹去脸妆、卸下衣著,向观众宣告「我」在此,「吴兴国」回来了。戏曲演员通过行当、妆容等方式去建构与观众间的关系,但其表演行为却造成一种反差――回来的是戏曲演员,还是吴兴国。或许,我们会说当代戏曲以独角戏方式去陈述自身已见怪不怪,像张军《我,哈姆雷特》(2018)、朱安丽《女子安丽》(2019)等;但别忘了那时才二○○一年——国光剧团尚未以《阎罗梦》开启「台湾京剧新美学」的时代。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