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北投的变与不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北投,一个台北市最北、面积的二大行政区,从它名字的起源与巫有关,似乎就注定让这块云雾袅绕的神秘之地,抹上一丝神秘与狡黠,引发前来探访的人无数的联想。从一八九六年开始,大阪人平田源吾在此首先开设的天狗庵,到松涛园、甚至直至二○一四年才歇业的吟松阁,初以温泉为号召的各式旅馆在此林立,它们除了提供温泉、美食之外,渐渐也提供其它「相关的」一些服务……浓浓的和风与粉味相信是老一辈抿嘴而笑、不可言明的记忆。但是,在那朦胧舞影、暗香浮动的歌声下,笑微微的朱唇后,在布满石阶的温泉路上,却也踏满了心酸的脚步。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因为美国《时代》Time杂志刊出了美军与两位台湾女性一起泡温泉的照片,引发当年政坛高层的震怒,致使一九七九年北投特种行业的营业许可终被撤销,也自此改变了北投的命运,让它从杯觥交错的风月所在,逐渐转变成现今文青流连的小确幸风情。而当年被压在石阶下的温柔乡故事,也慢慢浮现世人眼前,如同未曾离开的木屐踢踏的声响,随著那卡西的悠扬,为人传唱:

春夜的雨水滴落来,

冷霜霜,滴在这条无情的无尾巷。

春夜的北投,是酒意,是回忆,

是一朵花沦落的风尘,是三分酒意中的温柔。

来来来,牵阮的手,

劝你一杯最后的绍兴酒,

阮没醉,

阮只是用阮一生的幸福铺著你的温泉路,

铺著这条破碎的黄昏路……

阮没醉 阮只是有一个姐妹伴

今晚要离开温泉路

离开这条破碎的黄昏路

祝伊幸福

不用又躺在这块冷霜霜的榻榻米

祝她幸福

春夜介雨水滴落来

冷霜霜 滴伫职条无情介无尾巷

春夜介北投 是酒意 是回忆

是一蕊花沦落介风尘

是三分酒意中介温柔……

如今,这首原本就充满叙事性,由人称「台湾民谣大师」、「浪子诗人」的陈明章所写的〈再会吧北投〉,不再只是你我耳中萦绕的歌声,也将在七月份由台湾最会说故事的欧吉桑吴念真编导成音乐剧,登上国家戏剧院舞台。

在本期访问中我们可以读到,无论是吴Sir或是陈明章,对北投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情感,有些是年少的回忆与憧憬,当然也不乏曾经酒酣耳热后的趣味场景,但谈到了戏、讲到北投、或甚至是关於这块土地,他们也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改变」。如同陈明章说的:「那卡西的时代虽然过去了,现在又是一个新的世代,新的转型要怎么去做?」吴Sir也说:「《再会吧北投》就是向一个旧的东西说再会,让新的事情发生!」

也许,日后温泉路上的石阶依旧绊脚,迷蒙氤氲的雾气依旧,但是透过这出台湾原创的那卡西音乐剧,相信北投又将在时代的巨轮与创意的激荡下,在变与不变之间,绽放不同的面貌,迎向众人的怀抱。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07期 / 2018年07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07期 / 2018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