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开箱创作者的「未竟之室」

史蒂芬.凯吉的五个物件

手摇音乐箱 (Rosemarie Elbe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你想过死亡吗?你想过当你离世之后,你留下的各种物件,将如何诉说你这个人的一生?继《遥感城市—台北》之后,里米尼纪录剧团导演史蒂芬.凯吉将再访台北,带来《未竟之室》,打造八个房间,透过八个人物的人生物件,让观众聆听他们对死亡的想法,同时思索「死亡」这件事。我们也邀请了史蒂芬.凯吉参与这次的开箱企画,与读者分享那些可用来叙述他生命点滴的私密物件。

 

手摇音乐箱

这是一位俄国人专门为我制作的,里面安装了mp3播放器,它超棒的地方在於完全不需要电池与电源,手摇转得快,音乐就变大声,反之,就变小。它启动的能量来自於人,就像我们诸多创作一样,若没有观众与之互动,甚至自己参与扮演角色,作品就无法成立。

笔记兼日记本

一提到遗物,通常,人们最先想到是笔记本、日记,这是最典型的遗产了。像布莱希特留下最多的,就是他手写的笔记本。这样的本子,我前前后后有四十多本,时而描写当下的世局、记录下个创作的想法,有时也写入我的伤感,也有只因无聊而写的东西。实话说,近期我手写的太少,大多还是键入电脑,以便储存与传输档案。但我认为,写在纸上,是个相当好的方法。

笔记兼日记本 (Rosemarie Elbe 摄)

望远镜

对我而言,戏剧是个互动的过程,然而,有一系列里米尼纪录剧团的作品,是让观众从高楼上,用望远镜,远眺城市风景。因为,有时,人们想不受干扰地观看。当然不是藉此去偷看私人住所,而是以旁观者的脚色,看现有的体系,如公共场所,或像《蝗虫》Locusts(2009)一剧,在玻璃饲育箱里的蝗虫很小,非得用放大镜才看得清。我们有时会运用望远镜或显微镜等设备,无形中使戏剧更加跟科学靠拢。

甩炮

这是甩炮,用力往地上一丢,就爆了,一个大声响后就没了。我有时会把它当作生日礼物送人,它象徵著事物的短暂性。在我们这个诉诸永续性的时代,不禁得问,戏剧的永续性何在?戏剧发生的当下虽美,但它演过了,就过去了,并不能作为遗产延续下去。如我们廿年前的处女作《填字游戏进站》Kreuzworträtsel Boxenstopp(2000),演员是一群八十岁的老太太,他们现在都已经仙逝了,这出戏自然就不可能重演了,一如此甩炮,仅有昙花一现的美丽。

望远镜 (Rosemarie Elbe 摄)

铁皮发条机器人

它跟手摇音乐箱不同之处在於,只要上了发条,它自己就会动,你不需要在场。一如我曾制作的一部作品《恐怖谷理论》(内容是关於人类对机器人的感觉的假设),二○二○年将到亚洲巡回演出。舞台上只有一个演独脚戏的人形机器人,它是仿真人德国当代知名作家托马斯.梅勒 (Thomas Melle)而制的。他写了一本超厚的书,关於他的躁郁症,在此剧中他则提出个论点,人最好还是利用科技的可能性,让机器取代人们,去处理他们不擅长的事物,因此,他让这个几乎以假乱真的人形机器人取代他,进行一场讲座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

甩炮 (Rosemarie Elbe 摄)
铁皮发条机器人 (Rosemarie Elbe 摄)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5期 / 2020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