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挖掘「内在动物」 探索人与非人共处的异世界 Mario Bermudez Gil与c舞制作的《优雅之外》

(c舞制作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相遇於二○一七年的德国汉诺威国际编舞大赛,台湾编舞家赖c中与西班牙编舞家Mario Bermudez Gil可说是「英雄惜英雄」,种下了双方日后合作的契机。曾获《美国舞蹈杂志》选为「廿五位必看编舞家」的Mario,年仅卅二岁却已是经验丰富的舞者与编舞家,此次为c舞制作编创的《优雅之外》,试图挖掘台湾舞者们的「内在动物」,藉以探索「人」与「非人」的界线与转变。

c舞制作—国际共制《优雅之外》

2020/1/3~4  19:30  

2020/1/4~5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www.facebook.com/HungDanceTaiwan/

近年来,台湾新生代的编舞家,出现了一条迥异於前辈编舞家的职业路线:科班出身、本身就拥有绝佳身体能力的他们,自舞蹈学院毕业后,首先创作短篇且适合巡演的作品,并锁定知名的欧陆舞蹈比赛及舞蹈平台投件甄选,目标除了是挺进决赛、获得佳绩外,透过比赛打开知名度、让国际市场认识自己、增添跨国合作的机会,更是他们积极参与比赛的主要原因。获奖后的编舞家,除了接受艺术节邀演、舞团的委托创作外,也会邀请同样在比赛中获得佳绩的编舞家来台演出或合作,形成一特殊的交流平台。c舞制作的赖c中,与西班牙编舞家Mario Bermudez Gil,便是在此路数下,开启了《优雅之外》的创作。

大赛相遇,结下合作因缘

二○一七年的德国汉诺威国际编舞大赛决赛,是两人的初见面,当时,赖c中的《守》获得「第三奖」与「最佳编舞评论奖」,而Mario并未得奖,但由於「我们都觉得对方是心目中的第一名!」英雄惜英雄之下,种下了双方日后合作的契机。隔年十月,赖c中带著长篇作品《无尽天空》,受邀前往西班牙马德里希古洛剧院(Círculo de Bellas)演出,再度遇到同样受邀演出的Mario,重逢后的惊喜与相谈甚欢,让赖c中兴起邀请Mario来台编舞的念头,於是,两位舞蹈大赛的熟面孔,便因此开启了这次的合作。

曾获《美国舞蹈杂志》Dance Magazine选为「廿五位必看编舞家」的Mario,年仅卅二岁却已是经验丰富的舞者与编舞家;在开始创作前,他曾在以色列巴西瓦舞团(Batsheva Dance Company)担任舞者四年,曾与纳哈林(Ohad Naharin)、谢克特(Hofesh Shechter)、莎伦.伊尔(Sharon Eyal)等著名编舞家合作。二○一六年离团后,Mario隔年创立舞团Marcat Dance,并开始积极参与欧陆舞蹈比赛,两年下来,成果颇丰,不仅是比赛常胜军,也因此成为各大舞团委托创作的热门人选。

赖c中(右)与Mario Bermudez Gil(左)。 (张震洲 摄)

「人」与「非人」的界线与转变

这次Mario为c舞制作量身打造的作品《优雅之外》,是关於「人」与「非人」的界线与转变。原先的作品名称“Aligant”,颇能代表作品的核心概念——外星人(alien)与优雅(elegant)的集合体,「怪奇」与「正常」的混合,人与非人共处的异世界。於是,在舞作中,七位舞者不只有著大剌剌跳舞的直爽,也有著细碎小肌肉的使用,有极富速度感、音乐性与节奏感的流畅舞句,也有偶发地抽动与颤抖。

将近一小时的《优雅之外》,皆源自Mario来台前所准备的一个短版独舞,他在开始排练后,便将独舞中所具有的元素,延伸扩展至整个舞作。对Mario来说,其中最重要的概念是「扭转」(twist),在他所设计的所有动作里,都是从螺旋性的扭转出发,从人类身体中心的腹部开始,一路扭转成如兽的末梢,例如鸟类的头部、狗的爪子。於是,在「扭转」的原理下,《优雅之外》的所有动作,皆具有不对称的立体空间感,以及异质接合的对比感。

时而如兽时而如人的动作,来自於Mario对舞者们「内在动物」的挖掘:「我想用舞蹈动作,打开观众对『人』与『非人』的想像,也极大化诠释的可能性,而动物一直是我的灵感。」对生活在西班牙小镇,总是被动物、山林、湖泊、橄榄树围绕的Mario来说,动物早已是他的一部分;於是,他不是要让舞者表现「兽性」,也不是要舞者刻意模仿动物的型态,他在乎的是,如何让舞者具有如动物般敏感的感官,也让动作具有直觉性,让舞者能够透过动作逐渐变身,从「人」过渡成为「非人」,让两个异世界,在一个身体中混合。

纪律,让台湾舞者一起「变身」

Mario特别提到,他之所以可以在创作过程中,去放大舞者们内在的动物性、挑战舞者的极限、让舞者们一起「变身」,跟台湾舞者的自律与对舞蹈的高度承诺,有很大的关系。「纪律」(discipline),他反覆地强调这个字眼,对他来说,这是台湾舞者很特殊的优势。当然,在跨国合作里,势必会出现不适应与挣扎,舞者郑伊涵也坦言,由於c舞制作的舞者们比较习惯舞台化的表演,但Mario很专注在身体本身,并要求舞者单纯用身体去回应重量、速度、移动、滚动与扭转等变化,才能让舞作是「身体对身体的沟通」,而无须多余的诠释。不过此时此刻,舞者们尚在身体反应与表演惯性之间,持续地调整中。

飞行是新世代编舞家的日常,也是创作的条件,不仅《优雅之外》的音乐设计完全是云端作业,Mario与赖c中也主动提及之后的规划:「这个作品从一开始就打算去巡演。」於是,让舞台、灯光、服装精简但有效,已是必备技能,Mario也相当娴熟於当中的诀窍。不过,在舞作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合作模式真正在生产的,或许正是一批战将:瞄准从欧陆舞蹈比赛衍生的全球舞蹈市场。而这些战将,正在形成台湾的舞蹈生态中,特殊且不可忽视的一环。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4期 / 2019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