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2018表演艺术回顾/现象观察.趋势探索

现象3:参与式展演蓬勃发展,体验方式多元 后数位时代 「参与体验」成为最真实的现实

罗兰.奥泽《在棉花田的孤寂》。 (李佳晔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回看今年的表演形式呈现,最令人有感的莫过於「参与式艺术」,不管是戴上耳机、五感齐发的行走体验,在过程中参与投票、议题讨论,或是以素人身分加入演出,多样的参与体验表演可说是蓬勃发展,蔚为风潮。表演艺术独有的现场性与共时性,让参与成为个人独特的经验,是这类型艺术深具魅力的特色之一。

强调观众参与、互动、浸润的展演,今年蓬勃发展,使参与式艺术相关的词汇成为热门议题。现今的参与式艺术概念已大幅度横跨了当代艺术、视觉艺术、表演艺术范畴。在过往也不乏相关的讨论,如在社区营造下的参与式艺术、行为艺术、环境剧场。强调观众参与的作品与艺术节,就有河床剧团「开房间计划」(2011迄今);原型乐园《夜市剧场》(2014)与《跟著垃圾车游台北》(2015);「公寓联展2016—位移之城」《日常练习:消失的动作》与《从心设定》;与后来黄思农与再拒剧团的《其境/他方》(2017);超亲密小戏节(2010-);321小戏节(2014-)。参与式艺术强调现地创作(site specific),从文本转向情境式与空间体验,不再只重视单向传达创作者的想法,反而在作品中开放更多空间与诠释给观众,透过主导权的释放,产生更多有机的回应激荡。

如何创造参与式的体验,成为关键

参与式演出往往具有以下特色:人数限定、小规模制作、重视个人体验的独特性、强调个体行动、强调参与的介面、带动素人参与演出、参与的不可复制性、社群软体APP的使用、重视游戏参与、甚至开始结合手游与实境游戏。

在后数位时代,众多百花齐放式的参与式艺术大旗下,如何创造参与式的体验(Experience)成为首要关键,如何从参与的视触(Haptic)连结到真实的现实(Reality)?也就是在多层次的真实与虚拟、现实与虚构之间创造新的可能。作为年度现象观察,本文不从现有名词框架,而是拟以体验作为讨论参与的核心,将今年度众多作品依特性,区分为四种不同的体验面向:

一、地方与场域空间的体验

注重移动式的观演体验,如洪唯尧《人类派对》(2017),从看与被看的角度,透过两种对应的空间设计,使观众透过参与产生自我映射。此外,二○一八年艺穗节舞蹈类首奖作品,即使我们生无可恋的《没关系,白洞只是理论上存在而已》,展现舞蹈青春爆发力以外,在动线设计上,充分利用水源剧场与廊道空间,观众彷佛置身在人流中被人群(以及舞者)推著移动的错觉。

明日和合制作所以导览结合教育推广,戴上聆听装置游走於王大闳建筑剧场的《走路去月亮的人:沉浸式参与计画》;声音聆听结合移动还有里米尼纪录剧团《遥感城市》的城市游走;罗兰.奥泽《在棉花田的孤寂》的声音剧场;超亲密小戏节的看戏踏街;再到黄/瑞/汉以桃园机场捷运沿线的《过站不下的心理时间》。从此类作品来看,参与不只移动,也关乎全(重)新的体验。

二、议题性的体验

以议题作为主轴,有强调艺术介入社区,与社区居民一同演出的《咱沟仔尾ㄟ》社区漫步剧场。台北艺术节的英国克莱德制作《金钱众议院》,在旁观者的见证下,场内的「玩家」在限时内将共同决定如何使用这笔可运用执行的金钱;强调议题情境塑造的明日和合制作所《请翻开次页继续作答》与《山高流水之空中》,明确将观众参与作为演出形式的一部分。在应用剧场方面,OD表演工作室的实境实验剧场《老童话》,则是透过剧场演练参与式与算,提出面对高龄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

明日和合制作所《山高流水之空中》。 (林韶安 摄)

三、虚拟实境式与全景式的体验

在国际摄影展与艺术展览开始结合VR电影放映的趋势下,今年台北电影节、高雄电影节、金马影展皆推出VR电影专区,带动一股虚拟实境的体验风潮。在剧场中,则有如戴上3D眼镜、舞台使用4D Box和3D浮空投影技术的狠主流&狠剧场《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将议题结合沉浸式剧场、装置与VR的还有黑眼睛跨剧团在白色恐怖景美纪念园区的《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画》。

两厅院今年的崭新企画《两厅院事件簿:烈火中的帅哥警探》,首次结合线上游戏、实境游戏、两厅院后台互动导览、剧场演出。一层层由虚入实,在表演艺术领域里加入了临场动态角色扮演游戏(LARP)与实境游戏解谜概念,透过剧情串连多种不同参与体验。

四、作为素人的体验

如果将素人参与演出也视为参与式艺术,素人同时是观众也是参与者。从杰宏.贝尔带领素人舞动的《欢聚今宵》,澳洲女王特使行动艺术团号召群众参与的《放跑马拉松》,到卫武营开幕季The Second Woman,以徵选一百位素人与专业演员即兴飙戏,试图透过民众参与将艺术与在地连结。又如原型乐园的《机车好乐地》,由台北市立美术馆一○七年「艺术进入社区」专案委托创作,将演出带回日常空间,让机车达人与艺术工作者一起在机车行秀给你看。

是形式还是议题是艺术还是社会实践

在体验至上的后数位时代,参与式艺术是只追求外在的「形式」还是更关乎「议题」的真实?只是作为艺术表现,还是更强调社会实践?在愈来愈强调观众参与体验的时代,表演艺术独有的现场性与共时性,让参与成为个人独特的经验,是这类型艺术深具魅力的特色之一。当然不同的参与形式,参与的层次与深度也不同,无法齐头式的一概而论。我认为,不论观演关系如何随环境与技术变化,重要的还是「形式」与「内容」如何创造整体的同一性,创作者的企图最终是否达成,又透过参与式艺术实践了什么?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2期 / 2018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