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走过身体的历史 打开另一扇门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Almost 55 乔杨》

《Almost 55乔杨》从一个人的历史勾引出一段现代舞蹈史,从一个纯粹的舞者身上看见时间冲刷下渐渐走失的价值。 (陈长志 摄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明年将届满五十五岁的乔杨,是从十二岁开始习舞迄今,仍不停下舞步的舞者。二○一六年,台湾编舞家周书毅在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工作坊与乔杨相遇,牵引出合作的契机,於是有了独舞《Almost 55 乔杨》。乔杨触动周书毅的,是一份慢而不变的价值,她的身体呈载的是一段跨世纪的舞蹈历史,周书毅说:「愈来愈觉得自己不是在编舞,而是在一个人物主题中旅行,从中找到养分,然后转化到身体里,与舞者和创作伙伴撞击,最后在剧场作品中反射出当下的生命。」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Almost 55乔杨》

2019/1/25~26  20:00

2019/1/27  15:00

香港艺术中心寿臣剧院

INFO  www.ccdc.com.hk/zh

乔杨,一九六四年生於中国陕西省,十二岁考上宝鸡市文工团,开始学习中国舞。一九八七年搭上一辆列车抵达广州,参加广东省舞蹈学校现代舞班,而后作为一位现代舞者持续锻炼。一九九二年,成为广东实验现代舞团创团成员,作为中国第一批现代舞者。一九九六年加入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至今廿三年,即将五十五岁。二○一六年在CCDC与台湾青年编舞者周书毅相遇。

周书毅,一九八三年生於台湾,十岁开始习舞,廿岁开始独立编舞。曾编过数支他的个人独舞,亦曾在舞剧场、周先生与舞者们等创作过有多位舞者的作品,直到二○一六年为CCDC上工作坊,在众多年轻舞者之间看见一位五十多岁的舞者乔杨,深受触动。第一次想为另一个人编一支独舞,只谈这个人。二○一九年将由周书毅编舞,演出乔杨的第一支独舞《Almost 55乔杨》。

人的价值

乔杨的身体照见的,包括一段跨世纪的舞蹈历史,身为一个舞者的身体、肌肉历史。进而辩证的,还有华人对於舞者年纪的刻板观念,她的存在像是为此打开了一份包容。乔杨触动周书毅的,是一份慢而不变的价值。跳舞逾四十载,同为中国第一批现代舞者的许多伙伴,此时已成为受人瞩目的艺术家,而她未曾多想,只是持续地跳著,在CCDC一待就是廿三年,就这么跳著。她仅仅因为拥有自己喜欢的事物欣喜,自律甚严,未曾懈怠。

周书毅说,在这高速而追求产量的世代,我们试图慢下来,但回头去看上一辈份,那个价值还没有消失,「在我生命里还没有遇过一个表演者是用这样的方式在做,我被这份单纯和不变的价值感动。」乔杨对许多人来说或许是个不熟悉的名字,也可以是个名词,但,「如果乔杨可以成为一个作品,就可能去分享这份价值。」

看见「人的价值」恐怕是周书毅这几年来的创作主旨。二○一四年在国家戏剧院演出的《看得见的城市,看不见的人》反映人与社会的关系,探问我们的生活方式,质询人生活在一个城市中的价值何在。周书毅直言,当时是完全看不见人的价值,好像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了。只是,还看得见人的价值者,要怎么用身体、用生命去奋斗?二○一六年因「流浪者计画」,他跟著纪录片导演周浩去了趟中国山西省大同市,发现不同的地方也面临相似的问题,在一个城市里生活,能留下什么?希望改变什么?看见群体价值与个人价值之间的取舍与矛盾。尽管《看得见的城市,看不见的人》著重在人在城市中的隐没、牺牲、毁灭,《Almost 55乔杨》则是透过个人历史分享其可贵的特质,几乎截然相反的角度,却都彰显了周书毅在意与尊重「人的价值」的心意。

用身体写历史

然而,以一个人为题材编创,就像做一个人的历史研究。书写历史不易,即便是一个人的历史。历经一年多的编创过程,周书毅曾与乔杨一起回到她的家乡,找出她儿时学舞至今的照片,和乔杨共同回返记忆、大量的对话。创作过程中,乔杨也曾说:「回忆真的有点痛苦,有些事情就是不会想再去记起来,因为已经过去。」尽管压力不断袭击,但每一次都让她更加强壮。周书毅说,了解乔杨过去的跳舞方式、身体历程如何变革之后,他形容:「我打开一扇又一扇门,这些门的储藏室有她的十二岁、廿三岁、卅二岁、四十岁……最后到五十四岁,这些门都打开了,我想要知道透过这些了解后,怎么打开新的一扇,也就是她新的身体是什么。」他想挑战自己,接近一个记者或纪录片导演地,去访问、拍摄一个没有经历过的年纪和身体感受,并试想:能如何跟她一起走到未来?

周书毅在创作过程中看见乔杨身体有无限的可能。他说,就像二○○八年他欲从独舞《从身体出发》中找到新的身体,当时便是回到身体的当下,分析身体。但自己的身体历程并不如乔杨长久丰富,他与乔杨工作至今,每日每日阅读她身体的改变,仍旧在分析,不断看见新的可能,创作动力也因此绵延。交流之间,周书毅以自己专长的即兴身体,身体与声音、空间的关系等与乔杨分享,而长期作为专业全职舞者的乔杨,也有自己对身体及声音、空间的理解,周书毅说:「火花就从此诞生。」他想:「我的未来跟她身体的可能性加乘在一起的话,那会是什么?」

共同加乘激荡的旅程

此外加乘的,还有服装设计顾问林[如、布景灯光设计李智伟、音乐设计许敖山,以及舞蹈影像导演黎宇文,共同在呈现乔杨的身体、生命历程的舞台上,给予不同线索。周书毅说,这是一个扎实的团队,抛接之间,是创作最美妙的对手。截稿前夕看见他在脸书上分享:「愈来愈觉得自己不是在编舞,而是在一个人物主题中旅行,从中找到养分,然后转化到身体里,与舞者和创作伙伴撞击,最后在剧场作品中反射出当下的生命。」

《Almost 55乔杨》从一个人的历史勾引出一段现代舞蹈史,从一个纯粹的舞者身上看见时间冲刷下渐渐走失的价值。四十多年来,乔杨扮演过许多角色,这是她第一次扮演自己,而「乔杨」是谁?乔杨的身体乘载半世纪的历史,当她用身体再撰写身体历程,并发展出新的身体语汇时,又是如何?此间的互文应是此作最值得期待的精采。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3期 / 2019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