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NSO「不朽.命运」 凡斯卡领军 演绎两首交响经典

指挥家欧斯莫.凡斯卡 (Joel Larson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NSO的「名家系列」在十一月下旬邀来芬兰指挥家欧斯莫.凡斯卡,领军演出「不朽。命运」音乐会,曲目就是贝多芬最为人所知的经典交响曲——第五号交响曲《命运》,以及同样来自北欧的丹麦作曲家尼尔森之第四号交响曲《不朽》。前者以前四个音开创了音乐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浪漫时代,后者则在一战背景下以「活著」为创作核心,在重重混乱、冲突之后,宣告音乐与人类灵魂的不朽。

NSO名家系列「不朽。命运」

11/22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提起交响曲,就不能不提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几乎穷尽交响曲的可能,虽然成为后代作曲家楷模及灵感泉源,却也耸立出难以超越的高墙。其中,第五号交响曲又被称为《命运》,这首两百年前创作出的乐曲,却能仅凭前四个音,超越时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命运」动机  四个跨时代的乐音

这四个音又被称为「命运」动机,乐评家E. T. A. 霍夫曼在一八一○年於《音乐广讯报》发表的乐评中,已清楚道出其精妙的创作手法:「整个快板乐章,建立在一个极为简单的乐思上,我们会赞叹地发现,大师如何将所有次要乐思和过渡句,透过节奏的关联和那简单的主题串接起来,使得这些材料的功能只是用来不断发展该主题所能点出的整体个性。大家以为从这些元素中只能出现破碎的、难以理解的东西;但相反地,那些相互跟随,持续反覆的短乐句和某些和弦,却呈现出一种整体的建构,在一种无以言明的欲求中牢牢抓住我们的心灵……这部作品是天才性的发明,加上深度缜密构思的结果,它高度地说出了音乐的浪漫。」贝多芬凭藉这个动机,运用千变万化的手法,串联并架构整部第五号交响曲,留下古典音乐史最著名的乐音,并开创了音乐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浪漫时代。

第五号交响曲的演奏技巧并不困难,但就如同霍夫曼所言:「只有极富自信、训练有素并灌以同『一个』精神的乐团,才敢尝试此曲。因为每个失误都会无可弥补地损坏整体。不断交替切换的弦乐与管乐声部,休止符后个别出现的和弦,都须以最精准的方式来演奏……」这首乐曲现在已是所有乐团的基本曲目,却也如同照妖镜般考验著乐团及指挥。已成立超过卅年的NSO,实力自然有目共睹,这次更邀请芬兰指挥家欧斯莫.凡斯卡(Osmo Vänskä)相助,他对各时期曲目的诠释都极具公信力,更是西贝流士的权威大师。

尼尔森的《不朽》  探讨「活著」

虽然本次音乐会没有西贝流士的乐曲,但同属北欧的丹麦作曲家尼尔森(Carl Nielsen)绝对也是大师的拿手好戏。第四号交响曲《不朽》於一九一六年完成,创作期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这史无前例的浩劫下,反而促使作曲家以「活著」为创作核心:「表现出我们从生命中所理解的,万物都动著,并希望活著……虽然繁杂多样,但仍连结在一起……」这部作品虽然仍具调性,却充斥著大量主题与调性的冲突,全曲从D小调出发,经过各式各样的混乱、平静、暗潮汹涌、破碎、爆发,不断地动著,并层层堆叠出各种细致及戏剧化的音响色泽,最后来到光辉的E大调做结,音乐终於解决一切的冲突,走向和平,宣告音乐与人类灵魂的不朽,成为当时战火中的安慰,就如作曲家所言:「音乐即是生命,并如生命般不朽。」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3期 / 201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