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 两大舞团熬出全新风味

《乘法》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林怀民今年底退休前最后策画的节目「云门舞集 陶身体剧场」,上周刚於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世界首演结束,本周将移师台北国家两厅院登场,四场票券已经售光,下周巡演至台中国家歌剧院。

云门舞集 陶身体剧场—林怀民 陶冶 郑宗龙

10/17-18  19:45  10/19-20  14:45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0/26-27  14:0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2-33939888、04-22511777

刚以作品《关於岛屿》获选英国卫报「廿一世纪顶尖廿舞作」的林怀民,今年底退休前最后策画的节目「云门舞集 陶身体剧场」,上周刚於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世界首演结束,本周将移师台北国家两厅院登场,四场票券已经售光,下周巡演至台中国家歌剧院。

从年初《毛月亮》到《乘法》,一整年都在创作的郑宗龙回忆他踏进陶身体排练场时,「被几乎都是光头的舞者震撼到,他们全剪著俐落短发,炯炯有神的看著我。当时我想,我要找到属於他们个人的运动方式,相互加乘・・・・・・」这是陶身体剧场第一次来到国家两厅院,陶冶说,印象中的云门身体有那么多的圈跟圆,和陶身体一直在寻找的圆有一定的契合。这一次的作品《12》的十二段独舞,把每个舞者身上的圆看得清清楚楚、无所遁形。陶冶说:「云门舞者的手指、脚趾末梢都会说话,而在巡演过程还在长出新鲜与好奇的枝叶末节。」

陶身体剧场创团十一年,访演四十多国,走过一百多个艺术节,是国际舞坛瞩目的舞团。艺术总监陶冶前年应邀率团来台演出,和郑宗龙聊天时,突发奇想,邀请郑宗龙为陶身体编舞。郑宗龙说:「可以啊,但你也要到云门编个作品。」林怀民辗转听到这段对话,问两人是否当真,两人意愿坚决。林怀民认为这项合作可以打破既定的舒适区,新舞者、新空间可以找到新的成长,於是推动了云门空前大制作:两团人马加起来一共五十人,郑宗龙到北京为陶身体编创《乘法》,陶冶到淡水为云门编《12》,林怀民为即将退休的云门资深舞者编作《秋水》。

陶冶的作品不说故事,以纯净的动作,极简的舞台与观众对话,舞作就以舞者人数为题目,这次为十二位云门舞者编创的作品就叫《12》。云门舞者曾看过陶身体演出,知道动作充满挑战,没想到这次竟是两个月的煎熬。陶冶表示,《12》的灵感来自他在瑞典山头看到的急速流动的云。急速,但舞者不急走狂奔,却是以圆的律动连爬带滚,回旋不已,起立只是为了再坠地。陶冶要求舞者的身体内「要有内在的一根线相连,绵延不断,如浪一波接一波,可以很慢,很快,很交缠,也很释放。」

陶身体的训练让云门舞者用到许多平时罕用的肌肉,浑身酸痛,但欢迎挑战的云门舞者满足地形容《12》:「打开了身体意识,找到身体极限,带你去到从来没去过的地方。」陶冶承认他的动作细节繁复,十分艰难,陶身体新进舞者往往要用三年时间才能掌握他的风格。云门舞者只用两个月就有收获,他很高兴。

陶冶把他的动作一丝不苟地移植到云门舞者身上,春季以《毛月亮》轰动台湾的郑宗龙却在陶身体舞者已有的规范,注入他自己的动作特色,创作出让自己吓一跳的新风格。他与陶身体产生交融相乘的能量,就把舞叫作《乘法》。

《乘法》排练期间,郑宗龙与陶身体舞者朝夕共处,深刻感受到这群年轻舞者对舞蹈的全神专注与凶狠拚劲。他引导舞者即兴,深度挖掘舞者内在的能量,激发出极致的狂野。「宗龙与我们一对一工作,走进每一个人的内心,」陶身体舞者说。「从他的身上与作品上感觉到人间烟火味儿。」「宗龙会根据舞者各自不同的特质往下发展。有趣的是,当我舞蹈的时候,会感觉到他的精神跟我们绑在一起!」

相对於两位中生代编舞家云彩奔流,倍数相乘的眩目舞姿,林怀民的第八十九个作品《秋水》是出宁静的舞。有一年他到京都,在修学院离宫看到一条小河,秋水安静的流,上面浮著红色的叶子。回来后,他请摄影家张皓然到京都取景,舞作透过投影,创造出流水潺潺的天地,舞者缓步徘徊,拧身延展,美得令人屏息悸动。

这将是云门资深舞者周章佞、黄佩华、黄雅、杨仪君、苏依屏最后一次与林怀民合作。演完《秋水》,她们都要离开云门舞台。与过去舞作不同,五位舞者整出舞作都在台上。舞者说:「虽然不是一直在动,但越简单的动作越需要丰富的内涵。」虽然彼此已有十几廿年的深厚默契,但舞者们说《秋水》的排练没有一丝松懈,台上的舞者少,更是要精雕细琢。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10月号封面故事「新云门时代前哨:破!」;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