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顺势,或逆流XX浊水溪以南的掌中家族

1750年代,布袋戏随著大量闽南移民进入台湾,很快地,成为台湾传统戏曲最蓬勃的一种;除稳固於宗教信仰、家族社群与文化价值的维系,也与台湾的媒体演进有密切连结,如黄俊雄将「金光戏」搬上电视,从云州大儒侠到其子的「霹雳布袋戏」,更成立独立电视台「霹雳卫星电视台」,跨越同人志、电影、录影带、VCD、DVD等。於是,掌中戏开枝散叶,包含亦宛然、五洲园等体系,亦是台湾传统艺术中成团数量最高的剧种。 但是,经历野台、戏园、影视等展演场域后,如果现代剧场作为一种必然,掌中戏如何因应?此外,掌中戏最兴盛的中南部(布袋戏团数量约占全台四成以上)又怎么重新建构生态?这背后被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得讨论浊水溪以南的掌中家族?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站稳传统面对科技 另辟当代蹊径 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陈皇宝、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陈文哲

以民戏为主要市场的掌中剧团,面对现代剧场的冲击,坦言「推票压力很大」,特别是如何吸引已习惯在庙会看戏的民众。於是,形式、题材等的推陈出新,成为掌中剧团的课题。位於高雄的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以电视木偶结合3D投影技术,打造视觉体验;而在布袋戏重镇云林的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则以传统技艺为基础,找寻创新的艺术性。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无惧改变 为掌中戏找到更多观众 真云林阁掌中剧团李京晔

真云林阁近年作品多从经典改编,包含《李尔王》、《窦娥冤》与《哈姆雷特》等,所思考的是,怎么改变布袋戏说故事的方式;以及,怎么把过去的好东西(包含布袋戏、经典故事)用现代人能理解的方法演出。同时,李京晔也持续找寻不同领域能合作的伙伴,而这其实是掌中剧团从「个人全能」到「专业分工」的阵痛期——但他充满希望,在「苦求人才」下不畏惧任何接受改变的契机。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前往自己得开创的未来式 义兴阁掌中剧团王凯生、长义阁掌中剧团凌名良与高鸣纬

台湾传统布袋戏班大多是家族经营,然而面对现下生态,不再只是单纯的接班,或传承、或转型都是课题。在嘉义,有两个创立70年左右的掌中剧团——义兴阁掌中剧团(1953-)、长义阁掌中剧团(1945-),主要演出者已逐步交棒,包含30出头的王凯生(1989-)与高鸣纬(1989-)、尚未而立的凌名良(1995-)。从他们透亮的眼眸,是否可以看到将至的掌中戏未来?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钢琴家郎朗4年前因练习过度,导致左手手臂受伤,休养了1年多才重返舞台。他在2019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没有多谈复健过程,倒是说了一句:「我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思考了我所做的一切。」 作为乐界指标性人物,郎朗的话也为长久以来各界对音乐职伤的讨论,画出了不同重点:受伤不该只是埋头关注生理的治愈,若能从心态、思维全面调整,未来的音乐之路反而更加宽阔。 本期专题将带大家从音乐家、医生、学者等多方角度,谈一谈在现代的医疗与音乐环境中,有哪些更理想的应对方式,让职伤也能够是崭新的开始。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音乐职伤「不」迷思

音乐家练习乐器累积的酸痛最好透过按摩舒缓?演奏家演奏时身体随意摇摆容易拉伤肌肉?这些你我经常听到的讨论,是否为造成职伤真正成因?亦或者只是迷思?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多么「痛」的领悟 那些音乐家走过的职伤历程

音乐职伤经常是突如其来找上门,成因可能是错误姿势也可能是心理压力,本文藉由采访4位音乐家们「痛」的领悟,分享他们走过的职伤历程。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访复健科医师苏炯睿 演奏伤害绝非不治之症

走进苏炯睿治疗音乐家的诊间前,会先经过一间约莫学校教室大小的病房,房里坐满了在手臂、腿部贴著电疗感应器的病人,他们不约而同都紧闭双眼,看起来像在努力忘却身体的不适(注)。苏炯睿看向他从美国引进的表面肌电图仪器?,「过去音乐家如果肌肉拉伤或筋膜受损,通常就只能接受热敷或电疗。现在已有许多非常有效的治疗方式,演奏伤害不该还像以前一样被认为是不治之症。」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访耳鼻喉科医师张智惠&语言治疗师蔡子培 「语言治疗」有助声带消炎、让茧消失

对於演奏家来说,身边备著两、三把乐器演出是常有的事,但对於声乐家来说,他们的「乐器」就只有他们的声带,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因此,如何避免自己唯一的「乐器」受损,不慎受伤时又该如何重回最佳状态,成了声乐家一辈子离不开的课题。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访清华大学音乐科技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苏郁惠 如何化恐慌为舞台上的助力

《纽约客》杂志有张知名的讽刺画:一只大象坐在钢琴前,双手垂下,眼睛瞪大看著键盘,惊吓地问著自己:「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没办法弹这东西!我是个长笛家,我想大声喊叫……」。试想,每场演出,演奏者都得如此面对台下目光投射,如同放大镜聚热在身上,教人灼热得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