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有植物的时光

「古老的传说说道,画眉鸟、树木、苔藓和人类,所有的生物曾经共享一个语言。但那个语言早已被遗忘,所以我们得透过观看、观察彼此的生活方式,才能够了解彼此。」 ——罗宾?沃尔?基默尔(Robin Wall Kimmerer) 《三千分之一的森林:微观苔藓,找回我们曾与自然共享的语言》 植物有没有感觉?会不会产生感情?是否存有记忆? 植物的、自然的「语言」正试图告诉我们什么? 这些在我们生活周遭无所不在的生命们,正活著怎样的时间? 活在有植物的时光,让我们试著了解彼此。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根於土地的「时间感」 植物的岁时纪事

花开花落时节又一程,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不同的时代、地点,对於相同、或者同类的花都有不同的名称与认知,人们对花的认识及文化的定位有著不同的变化,当我们试著从艺术角度出发,解读植物的四时之美、文化意涵,自然运行的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迥异於人类对於「时间感」的认知,或也能成为我们观看自我与世界的另一取径。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编舞家林丽珍 玩著种籽 像个孩子 

「你看!美吗?」林丽珍的种子收藏来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种,她随性地捏了其中一颗,那是白色细条贴著深核色纹理的狐尾榈,她将之摆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说美丽,是真实,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里面,你以为死了,不是,它们只是藏著,等待机会。我看著它们,不曾感到厌倦。」这位刚过七十岁生日的编舞家圆框眼镜后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洁,只抹上了艳色的唇彩,玩起心爱的物事,像个孩子。她笑得很开心:「创作从大自然来啊,无限宽广。每个种子都有它的家。」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作曲家?隆信 从植物音源 到花语的大地交响

美丽的玫瑰花与百合花,华丽诱人的外表下,声音非常地嘶哑、难听;外表很驴、有刺的仙人掌,声音却非常甜美好听;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气很大……从小帮忙农务的旅美作曲家?隆信,对植物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驱使他在因缘际会下,参与了植物声音的研究计画。近期受疫情影响闭关在家七个月,?隆信用心观察植物,发展出新作品《大地之歌》,每个章节都是以植物为题,借物发声,也为世人祈福。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竖琴演奏家解 一场盛放的准备

解掩P家人居住在阳明山竹子湖一带,生活始终贴合著植物展开。婆婆随缘种的各色蔬果会长出特别模样,她自己则爱透过摄影贴近大自然,特别是捕捉「有动物的植物」画面。家门口紫玉兰一岁一开,如同艺术的生命,她也期待延续到创作上,「我之后想把对植物的认识和摄影作品都变成音乐,制作一张green harp专辑!」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南管演奏家王心心 播种 体会坚韧的慢

小时候在福建家乡,丘陵地上到处都种著花生,王心心也种过,一步两颗、两颗地播下种子,每播一次就用全身力气将种子踩进土里,植物熟成和自己於是有了更深的联系。这让王心心有了亲近植物的童年,也逐渐学会什么是「等待」,她说:「其实就好像南管,这种音乐这么慢,它的速度与表现就像植物生长,不能急。」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声音艺术家张欣 带著自己探看历史的朋友

「我是一个内部的人,植物跟我的性格很相似,有很多限制,有不同於人类的时间感……」年少时期学习声乐的张欣,娴熟身体内在肌肉的空间形塑技巧,后来她转向声音创作,过往强调「内在气息流动」的身体训练自然地依附到了她对植物的想像。她相信微小的生命也映照著宏大的世界,「植物是媒介,像帮助我进入某种状态的朋友,让我得以回顾历史,重新去面对反覆发生的灾难。」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编舞家周书毅 扎根 学习像棵树

被都市喂养长大的周书毅,坦承对自然、植物的陌生,「山让我恐惧,进入山,是被大量的生命非常靠近地包围……」最近在金瓜石驻地工作的他,正在学习像棵树,在山里扎根、延展、生长。「我一直跟自然有距离,跳舞让我跟植物有了些联系。」植物扎根的姿态给予舞者一种力量的想像与依附,不想养植物、不定居一处的周书毅,学习的是扎根在创作里,顺其自然地让不同的风土形塑他……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超越拟人化 跨物种的沟通符号 视觉与表演艺术中的植物与自然

不管是视觉艺术或表演艺术,植物作为自然的代表符号都是鲜明的。在台湾,八○年代末期的「东方身心灵」潮流中,创作者以身体的视觉形象,传达大自然的奥秘,内容铺陈生命仪式与自然宇宙间的流转生息;近期的创作者,或透过影像与舞蹈,回应人类世中关於环境与身体的主题,或直接与植物合作表演,在装置著多样植栽的空间里,探讨人与植物共存的生态世界。而从「生物符号学」的观点,舞蹈、表演与身体之间建构意义的多重符号指涉,也暗示了植物在剧场中的出现,不再仅仅只是成为拟人化的对象,而是超越了直接的象徵性,成为具有挑战后人类或是人类世概念中「多重物种」关系的可能。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在此,吴兴国

1986年,吴兴国用《欲望城国》创立「当代传奇剧场」 1998年,当代传奇剧场暂停演出 2001年,以《李尔在此》宣告「我回来了」 2020年,从《李尔在此》开始,吴兴国宣告陆续封箱   时间继续走,戏还没下场 吴兴国,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