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人物 |

People
人物

林正宗与林宜瑾
跨界对谈

林正宗X林宜瑾 从地方民俗提取创作的身体

马戏导演林正宗的台味马戏《手路》在3月底木栅忠顺庙前刚轰轰烈烈落幕,编舞家林宜瑾接续在4月底返乡于云林西螺福兴宫广场演出《吃土》。两人是「松烟Lab新主艺」计划前后届的学姊弟,认识已久,尽管分据马戏、舞蹈的创作领域,然而活用身体、转译传统的创作脉络与成果都是有目共睹。我们邀请两位创作者分享走入庙埕、传统文化田野的心路历程,看原生文化如何回应他们人生不同阶段的困惑,层层翻转他们在体制规训中的世界观。

文字|Stella Tsai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焦点人物

三个人:以当代思维,重塑传统音乐感官体验

既能合体演出,团员也可各自发挥个人特质,为国内多数音乐团体的发展模式。若说能持续保持创新、翻转传统思维及挑战现代音乐,则非当代音乐团体「三个人」莫属。6月,他们即将推出的《催化效应融.共感》以音乐与影像、舞蹈共感对话,将长期发展的3条轴线创作理念汇聚呈现,跨域激荡出精采火花。

文字|张玮珊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父子情深》演出剧照,陈昭香以男主角关山月获「最佳生角奖」。
少年往事 毋通封我天王

歌仔戏小生陈昭香的年少回忆

「我其实莫名奇妙被封『天王』,头壳就『王』(注1)。这是一种罪,做什么都会被注意。不要封号更好!我要人家尽情欣赏,我要认真把最好的呈现给大家。」访谈的最后,被誉为「天王小生」的陈昭香说,有别于她在舞台上高亢洪亮的嗓音,这句话说得温柔,玩笑话里带著无比的坚定与谦和。 身为明华园第3代的陈昭香,笑称自己是2.5代,因为爸妈早婚,自己与最小的叔叔陈胜顺不过差了两岁。从小与叔叔们一起长大,说自己根本不怕爸妈,只怕叔叔们,「他们说一,我不能说二」陈昭香这么说。但是,她在歌仔戏生涯里的际遇也有叔叔们的一路牵成,从内、外台歌仔戏,到现代剧场,从明华园的戏台边唱到当家小生,再成为明华园天字戏剧团的天王小生。 她仍旧是陈昭香。我们以为的「天王」,只是个最爱歌仔戏的人。

文字|吴岳霖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艺号人物 People 巴黎歌剧院新任合唱团总监

吴净莲 今日花都的明日咏唱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国巴黎歌剧院合唱团指挥,来自台湾的音乐家吴净莲,一夕之间在欧洲乐坛成为瞩目新星。 自大学时期获留学奖学金负笈欧洲,吴净莲至今已经旅居欧洲30余载,在法国、瑞士、荷兰等国知名歌剧院都有多年工作经验。在前往巴黎前,吴净莲是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歌剧院的合唱团指挥,7年来不仅带领该团队赢得全球最优秀合唱团殊荣,也在国际舞台上建立了声望。如今游历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学之处法国,且是为了加入这个欧洲编制最完整、合唱团团员超过百人的巴黎歌剧院,虽有硬体装备的支持,但相伴而来的责任与压力也不容小觑。

文字|林颖宣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27
刘奕伶,摄于中国文化大学舞蹈学系征选现场。
焦点人物 台湾版《群像》排练指导

刘奕伶:抹除界线,成为桥梁

COVID-19在这两年席卷全球,至今方兴未艾,也带动了一波表演艺术生产模式的转型。无论是基于永续剧场、节能减碳的考量,或是受疫情所迫,近年有愈来愈多的创作者采取远端排练的方式,进行排练或演出,特别是在国际巡演方面,创作者们无不研发出精密的模组,并邀请当地的排练指导加入制作,以适应新世界的运作方式,如澳洲编舞家史蒂芬妮.雷克(Stephanie Lake)的《群像》(Colossus)与台湾排练指导刘奕伶的跨国合作关系。

文字|张慧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8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作曲家

郑伊里 开启艺术的触觉与视野 打破场域界线

她用声响、用肢体、用科技,将音乐的时间性转化为立体的剧场艺术,用自己的语汇诠释时间的概念,营造了具有触感的空间感知。郑伊里在台湾接受完整的音乐教育,获得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作曲硕士之后,再以扎实的作曲技巧为基础,探询、思辨、实验、延伸,用音乐建构艺术的复领域。

文字|刘马利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7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演员

郭耀仁 接受自己,在表演里温柔发光

摊开故事工厂历年来的宣传海报,在演员名单中必定有著这么一个名字郭耀仁。曾经1个月的4个周末里,他都跟著故事工厂登台,大多数时间虽扮演绿叶,但总能让观众记得他的角色。其实,表演最初不在他的规划,反而更像表演找上门来,自己也没有放弃。近20年下来,在舞台上活过不同人生,戏外则将这些收获与养分分享给表演课上的学生。此刻,郭耀仁已经能在表演上安身立命。

文字|田育志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6
艺号人物 People

琵琶乐人钟玉凤 出走回原点

虽然抱著琵琶把世界走透了,钟玉凤作为音乐人,是超越琵琶演奏家的存在,她内在的战斗历程,也远比外在的行脚足迹更旷远,更磨人,音乐生涯的前20年,她在现代国乐的训练系统下习得扎实的好功夫,务必将手上的每颗音符、每道乐句,打磨得光洁完美,那时的钟玉凤不知是否想过,自己在接下来的10多年间,将带著这国乐现代化的先锋乐器,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文字|李时安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9
王榆钧
焦点人物

王榆钧:在无数次的摇晃中,雕塑想成为的自己

继《青春不朽》(2020)记录了「不朽的青春台湾美术再发现」中雕塑家黄土水《少女》胸像修复过程之后,这个创作团队在2021年因「光台湾文化的启蒙与自觉」再度聚首,这回则以《甘露水》记录了消失63年后重见天日的黄土水同名作品的曲折身世。片中,以一首〈暝尾的祈祷〉轻巧却令人惊艳地,悠悠唱过台湾史中那段「摇摇、幌幌」的时光的温暖女声是王榆钧。

文字|张慧慧
第345期 / 2022年03月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剧场工作者

洪健藏 直面恐惧,把自己安放在舞台上

耕耘剧场10多年,你我或许都在舞台上看过洪健藏的身影,有时他是操偶师,有时他是《解忧杂货店》里的鱼店音乐人余克冈、是《十殿》里的警察忠明、是《Re/turn》里的市议员汤境泽。一番对谈下来,从小喜欢动手做东西、又喜欢上台的洪健藏,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我想做物件剧场都是有迹可循的!」更特别的是,这次在物件剧场《THE浮浪贡OF龙兴46》里,他不演别人了。

文字|田育志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5
王嘉明(左)与郑宗龙(右)
艺次元曼波 HEART to HEART 王嘉明 ╳ 郑宗龙

找到你创作的那颗石头,用力砸向自己的脚

相差5岁的剧场导演王嘉明与编舞家郑宗龙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同样生于1970年代,曾合作过《文森梵谷》 (2006)与《麦可杰克森》(2011)。如今看来,创作光谱各异其趣的两人,当年却在彼此的作品中,都看见了缜密结构中藏著的共通玩性,他们因此经常展开艺术的讨论。 3月中旬,国家两厅院举办了2022 TIFA「开箱!艺术家小宇宙!」系列讲座,特邀王嘉明与郑宗龙进行对谈,并借由与两位创作者相识10余年的主持人陈品秀穿针引线,将他们现阶段的创作思考端上台面,看10余年过去,他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提炼灵感,找到有魅力、深刻吸引他们的「原石」,各自在新作《无题岛:孽种与魔法师》(以下简称《无题岛》)与《霞》中,爽快地砸向自己的脚,在创作的阵痛中碰撞出的新鲜、充满活力的小宇宙。

文字|张慧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4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剧

周玉轩 放飞自我后的独立飞行

10年左右完成18个剧本,并且陆续获奖、或展演,一部分可能来自对书写剧本的热爱,一部分更必须是天赋;但编剧周玉轩除在镜头前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多带几套衣服做替换,用充足准备来掩饰著无法掩饰的不自信,更有那些曾经对写作的尚未确定。如她说起去年(2021)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编剧奖,坐在颁奖典礼的座位上,「入围的人都很可怕,在那个当下是健星得奖,比我自己得奖还开心很多倍。如果狗屎运让我获奖,我想我会再也写不出任何东西。」不过,周玉轩的写作或许来自某个偶然,未有太多纯粹的幸运,更寄托著她不得不的成长。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2
杜黑在观众席聆听台北爱乐合唱团彩排。
少年往事 黑面将军的赤子心

合唱指挥家杜黑的年少回忆

1980年代,杜黑学成返国,接掌台北爱乐合唱团指挥,创立基金会,一路从儿童团、少年团青年团、室内团、到乐活团推广合唱艺术,更成立管弦乐团以歌剧、音乐剧等形式做全方位的表演。一次次完成艰难且经典曲目,巡演、艺术节、比赛让乐团足迹跨越国际、打响名号,也使得台湾成为全球合唱领域中的不可或缺之地。对他而言,世界之大尽由他遨翔,而不断挑战的人生,却是从幼年开始。

文字|李秋玫
第345期 / 2022年03月号
杨辉与汪兆谦
跨界对谈

杨辉 X 汪兆谦 大闹殿堂的行前宣告

《十日谈》(Decameron)是义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家乔万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的写实主义短篇小说集。说的是,1348年的一场瘟疫让一群年轻男女躲避到佛罗伦斯郊外山上的园林别墅,每人每天讲一个冒险故事、或是色情笑话等来放松心情,而这10天里100则荤素不忌的故事,就是《十日谈》的内容。 数百年后的今天,有群人躲进台湾南部的「钓虾场」,于是《钓虾场的十日谈》就在这个新的(后)疫情时代里诞生了! COVID-19与黑死病,义大利佛罗伦斯与台湾嘉义,薄伽丘与阮剧团,是跨时空与跨文化的对照;人戏与偶戏╱布袋戏,传统戏曲与现代剧场,则在不同领域、世代的创作者手中,找寻著交会的位置。传统布袋戏出身、却在欧陆与当代剧场合作的国际偶戏大师杨辉,以及回到嘉义创团、决定用「乡村包围城市」的阮剧团创办人汪兆谦,要用不登大雅之堂的故事、接地气的通俗语言,闯进戏剧的殿堂这是他们即将行动的预告宣言!

文字|吴岳霖
第345期 / 2022年03月号
跨世代对谈 郭春美X孙凯琳

剧团是我们的家,不管怎样都会继续做戏

是机缘也是意外,2021年传艺金曲奖,入围5次的郭春美用《雨中戏台》获得最佳演员奖,剧中的她演歌仔戏也演一名歌仔戏演员;而她的女儿孙凯琳也在3次入围后,同样用这出戏夺得最佳新秀演员奖。这是一项历史纪录,母女同时入围,然后获奖。 郭春美,说是台湾数一数二俊俏、潇洒的歌仔戏女小生,并不为过。她继承了演戏的基因,从自家剧团、电视歌仔戏到创立自己的剧团春美歌剧团;同时,这条演戏的血脉流进了女儿孙凯琳身体里,自幼从自己母亲的一举一动与谆谆教诲里,学著怎么做戏,成为戏班的孩子也成为一位演员找寻与自己母亲不同的演员。 舞台上对戏,舞台下感情深厚的她们是不是也正在上演一出家庭剧呢?那天,我们在演出现场的后台,于两人笑声不断的对话里,透过亮白灯光的的化妆镜,照出她们还未上妆的过去,与现在。

文字|吴岳霖
第344期 / 2022年01月号
王安祈(左)与京剧名伶郭小庄(右)年轻时的合照。
少年往事 在京剧里安身立命──

戏迷王安祈的年少回忆

「少年往事当然愿意分享,只是想谈的是刚开始编剧的事,想谈谈郭小庄,我那时20几岁了,已经不是少年了,合适吗?」信里文字仿佛有声音,不疾不徐,是温和且带点纯真的问句。 王安祈,大概是我们这一代人认识、甚至爱上京剧╱戏曲的引路者,不管她是用哪种身分,编剧、学者、剧评人还是艺术总监,也无论是她写下哪种类型的创作与文章。我所认识的她,总是最忠诚地坐在剧院里的红椅子上,专注而不发一语,但眼泪早已滚落到她的肤色里头。 戏曲,离不开她;但王安祈或许会说,这是她回报戏曲的方式,从编剧的那一刻开始

文字|吴岳霖
第344期 / 2022年01月号
李家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京剧演员

李家德 用坚持「武」上舞台

没有家学渊源,也没有看戏经验,就因父亲的一个念头「家里忙,不希望孩子学坏」下,李家德进入剧校学歌仔戏,却一路辗转走上了京剧武生之路,靠的就是他的坚持,以勤补拙,并且把握每一次可以上台演出的机会,不管是不是武生行当,李家德说「无论多短的演出时间也没关系,而下次我还会演得更好。」

文字 吴岳霖
第342期 / 2021年11月号
胡锦筵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剧

胡锦筵 让梦想傍著现实而走

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会」编剧的胡锦筵,不只是把编剧作为人生梦想,而是以务实步骤让编剧成为自己的全职工作。从剧场到影视,他磨砺著自己的编创功夫,在日常对话中编织出戏剧性,如看似平静的水流不时激起涟漪、或涌动,他所追求的是,「剧本无论在哪发生,都想找到情感上的共鸣,以及那个普世价值。」

文字 吴岳霖
第342期 / 2021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