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人物 |

People
人物

焦点人物

詹杰:写喜欢的故事,找到与观众的连结

近年,剧场编剧尝试跨到影视产业成为一种现象,试图找到维持生计与寻求发展的可能;其中,詹杰可以说是这批青年编剧中较早进行尝试,也摸索出一条路者。近期除在「茁剧场」系列推出改编自陈玉峰文学创作的《绿岛金魂》,挑战自己与台湾产业都不熟悉的灵异喜剧;明年初,经多次读剧、并获广大回响的音乐剧《劝世三姊妹》也将首演。詹杰是如何在个人选择与时代环境里找到编剧的自我定位?

文字|吴岳霖
第349期 / 2022年11月号
少年往事

生命中的每一个时段,都有她的歌

歌手蔡琴的年少回忆

应林怀民之邀,歌手蔡琴将在今年12月上云门剧场演唱。与大型演唱会相比,500个座位与观众更为亲密。为此,蔡琴从去年底就开始准备、决定曲目,亲自场勘,巨细靡遗了解舞台声响。到今年,距离演唱会还有9个月,她已经在家里穿起礼服、高跟鞋,拿著麦克风,一次次地练唱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歌曲。如此的完美,林怀民却要她去掉炫丽灯光、去掉华丽换装,用「减法」,呈现一个纯粹的蔡琴。 确实,蔡琴的歌曲,陪伴我们度过每个生命的阶段。我们自以为她是老友,但那却是个假象。正如我将录音笔推向她时,她调皮地留下了话:「哈啰!哈啰(音更低)!你认识我吗?我不认识你」

文字|李秋玫
第349期 / 2022年11月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伯明罕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

周子超 幸运男孩,与他的基本功

「我很幸运、我也蛮幸运的、是我很幸运」 幸运,总是周子超的开场白。爽朗的笑声洒在每个语句的间隙,他所谓的幸运背后,是9岁进兰阳舞蹈团首创的芭蕾专修班,16岁离乡背井前往澳洲芭蕾舞蹈学校发展,11年前转赴英国伯明罕皇家芭蕾舞团,现在是该舞团的首席舞者(Principal Dancer)。 这22年来,他未曾返乡,「芭蕾是一个不能停的舞蹈。」他笑笑著说。 爱上芭蕾的男孩 和许多学舞小孩的动机相似,周子超也因为好动、喜欢跳舞,被送去学舞。「我永远都会记得第一天,老师要看筋骨,做拱腰往后一弯,马上就开始哭了。很痛!」但哭完,隔天就忘了。从此每周就盼著周末要去兰阳舞蹈团跳舞。即便是当时唯一一名男孩舞者,在父母和老师的支持下,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特别。 刚开始和大家一样学民族舞,恰好遇到舞团邀请俄罗斯籍师资开创芭蕾课程。老师一见舞团有男生,就把周子超转往芭蕾班。而这男孩对芭蕾舞一见钟情。 「芭蕾舞有老师在弹钢琴,那种好舒服、好美的感觉,每一个动作都有呼吸在里面你好像把自己放在一个梦中,在梦里表演。」 芭蕾舞不容易,美丽的姿态得从每日反复的基本功中炼成,但周子超甘之如饴。当他看见英国皇家芭蕾舞团舞者安东尼.道威尔(Anthony Dowell)诠释《天鹅湖》的齐格弗里德王子,「我想:喔,哇!我也希望有一天做一个职业舞者。」 「在台湾可以跳,可是大学之后,大概会回去当老师我看到台湾当时是这样子的循环。」要当一名职业芭蕾舞者,周子超在台湾没有看见机会。所以他很早就决定要往外寻梦。13岁,他到澳洲维多莉亚艺术学院习舞。16岁,考入以芭蕾为主的澳洲芭蕾舞蹈学校。周子超没有不适应,如鱼得水。

文字|廖昀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16
黎焕雄
少年往事 为年少负责,在苦闷与撒野之后

导演黎焕雄的年少回忆

1987年的黎焕雄,我们大致熟悉那年台湾宣布解严,国家两厅院落成,而黎焕雄领军的河左岸剧团接连推出了《兀自照耀的太阳》及《拾月》,慢慢找到自己的剧场位置。许多人谈到他的年少,都是那样风风火火的记忆,好像人生走的每一步都是踩在一个关键的点上。 黎焕雄说:「我不介意一直谈80年代,其实也不太介意少年的定义。」虽然如此,他说仔细想想,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其实是落在大学中坚时期,艺术的灌输与觉醒都非常明确。可是,若真的想聊年少时期的暧昧含混,得把时序往前拉一点:「那是70年代末期,我真正的少年时期。而且刚好蛮符合历史对于那个时代的印象:苦闷。」

文字|郝妮尔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艺号人物 People 导演、偶戏创作者

薛美华 从人到物,创造理解世界的方式

偶戏创作者、物件艺术家的人物专访,究竟要如何下笔,总是有点微妙。 或许是因为,他们总把自己藏身物件之后,让物件代为发言,刻印人生琐碎。他们的世界,不以人类本位为唯一观点,而更把自身生命,当作对于万事万物的回应。既然要谈人物,那么就从人与物的牵绊开始吧。姑且先不论偶戏与物件的名词定义与理论分野,「非人之物」究竟如何进入薛美华的世界? 物件与偶戏,开启想像的第一步 10岁来到复兴剧校的薛美华,把图书馆当作艰辛时光的出口。她老爱在这翻看过期书报杂志,剪下各种有趣的小东西,像是造型漂亮的服装、瞬间能量迸发的跳水姿势、生活小撇步等,一一收集在剪贴簿里。那时她小小年纪就要搭乘国光号来回学校与家里,沿路看到、听到的故事,或像是暖心陌生人「担心我一个人坐车,传纸条来问我要不要帮忙」的字条,都被记录、留存下来。同学们是集邮、搜集明星报导,她是搜集生活的点滴痕迹。这或许就是物品在抽象与写实之间的双重魔力,既带著我们突破现实世界的苦闷日常,也为过往岁月留下确切实据。 「物件让我们脱离人类本位的视野。」薛美华是这样相信的。她在剧校毕业后加入儿童剧团,有次剧团邀请了德国偶戏艺术家Peter Stelly 来台演出,短短50分钟,就他一人包办台前幕后所有角色,除了手套偶扮演的5、6个故事人物外,还要手脚并用操控现场灯光音效。这出戏叫做《蛀牙虫流浪记》,理所当然以两颗下门牙为场景,看著牙虫兴高彩烈讨论要从这颗蛀光光的牙齿搬到哪颗新家,又在牙刷、钻头大举入侵时奋力抵抗;至于真人角色如小男孩、妈妈与牙医,则是见声不见人。「我发现偶戏怎么这么神奇,一个人可以完成所有的事。」薛美华笑著说。她忍不住和过往传统戏曲训练相比:「传统戏曲的分工非常细,在两年地板动作、武术、兵器等基本功之后,便开始分行当,专注探索自己行当的剧本角色与动作细节,琢磨眼神、手势、唱腔等细节。」 即便在毕业后接触了许多戏剧类型,然而偶剧让想像开展的可能性(如一人操控多角、场景突破人类世界的视野与框架),始终令她深受吸引。

文字|白斐岚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2
谢明谚(右)与廖伟棠
跨界对谈

谢明谚X廖伟棠

一面,和另一面──音乐与诗作的对话

即兴演出,最美的时刻就在于未知。没有预设的安排在刹那间击出的电光火石,充满了能量,却也难以复制。可喜的是,今年5月,由爵士萨克斯风手谢明谚领军下,以诗人鸿鸿2020年所出版的《爵士诗选》诗作为基底,重现了乐手与诗人在台北诗歌节、南国漫读节及人权艺术生活节等演出的绚烂,录制在《爵士诗灵魂夜》专辑中,以黑胶的模式将声音立体化。 作为听众的我们,听得见成果,却更好奇于过程。因为乐手谢明谚感受到文字的无限空间,参与本辑制作的诗人廖伟棠则表白:「键盘就是我的乐器」。抽象与具象的两端,就像唱片的一体两面。音乐与诗作如何竞合?乐手与诗人如是说。

文字|李秋玫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中央研究院戏曲院士曾永义。
纪念大师 In Memoriam

忆恩师永义

因曾师之故,我才深刻体认: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学业是一时的,但「老师」是一辈子的! 从学术的正统关系来看,我不是曾师指导门生,但引领我入门探究戏曲学海,能以开阔思考、投身热爱志业、让「坚持本心,锲而不舍」成为无悔的生命信念,恩师永义是一路提携我、照拂我、影响我至深的人!。 与曾师初识在1996年,当时我担任国光剧团演出组助理研究员,因为负责《郑成功与台湾》的演练制作行政,与他有频繁接触。我从国外取得硕士回台任职后,一直想在专业上持续进修,然从小学京剧,自知学术根柢不足,苦无求教对象;得识曾师之时,我正准备撰写在职升等论文,于是鼓起勇气,请他指导。 曾师一口答应,唯一要求,是必须「真正」上他的课。于是,我开始每周到台大文学院的「戏曲史专题」曾师课堂上旁听,风雨无阻,前后长达4年。曾师优秀门生太多,求教者众,我基础薄弱,听讲特别认真,也勇于发问,颇得老师嘉许。囿于学术训练,文学素养有限,1999年仍勉力以「戏曲表演的假定性品格」论文为题,获晋升副研究员。曾师对我的思维很肯定,特意在台大课堂上让我为戏曲博硕士生演讲,不仅对我是莫大鼓舞,也建立我对学术研究的信心。而后,在他鼓励下,我录取中央大学戏曲组博士班。繁重的行政工作中要兼顾课业,身心备极困乏,所幸一直与曾师保持学习讨论。他知我做事专注、执行力强,一再叮嘱读书的方法步骤、必须持之以恒、不可一曝十寒,前功尽弃。他为我订下3年为期、写出博士论文的目标(虽然我还是因忙碌公务用了4年半才拿到学位)。曾师腹笥开阔,学问见识渊博深广,他赞赏我以「戏曲表演功法」为研究观点,而我每篇论文,从课堂习作到参加学术研讨会发表,都有他的提点。

文字|张育华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19
松隆子
艺号人物 People 日本影剧女神

松隆子 在演员之路上,珍惜每次的相遇

如果请日剧迷列举20部喜欢的作品,想必会出现《长假》、《恋爱世代》、《HERO》等经典名作,或是《四重奏》、《大豆田永久子与三个前夫》等话题作品;请教电影迷近年来喜欢的日本电影,其中也应该会有《告白》、《东京小屋》、《来了》等口碑作品。若是提起2017年NHK晨间剧《笑天家》(わろてんか)的主题曲〈明天从何处开始〉(明日はどこから),日剧迷对温柔疗愈的歌声应该还留有印象,但若是提起迪士尼动画《冰雪奇缘》(Frozen)的日文版主题曲《Let It Go》,想必会唤醒许多人忆起这首当年在网路上掀起许多二创版本的热门歌曲。 这些作品的共通点,就是主演或主唱者都是松隆子。综观日本影视圈,影视歌三栖的明星演员,除了亚洲天王木村拓哉之外,就只有气质女星松隆子能与之匹敌了。 出生歌舞伎名门,显赫家世亦是压力 出生于1977年的松隆子,本名为藤间隆子,生于歌舞伎世家「高丽屋」。 父亲为第二代松本白鹦,当前歌舞伎界地位排名第三的演员,从年轻时便横跨歌舞伎、舞台剧、音乐剧、电视、电影等,被视为实力坚强的老牌演员,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兄长为第十代松本幸四郎,不但是歌舞伎界中坚分子,在影视界出道时便因俊帅的外型主演多部电视剧,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实力派演员。17岁的姪子为第八代市川染五郎,以冶艳的相貌与贵公子气质,成为日本当前最有话题讨论度的美少年。姊姊松本纪保不但是舞台制作人,也是日本舞踊的表演者与舞台剧及影视演员,姊夫为老牌实力派演员川原和久,丈夫为知名吉他手佐桥佳幸。 高丽屋兴起于江户时代中期,为拥有超过300年历史的歌舞伎世家,在歌舞伎界为排名第三的名门(注1)。如此星光熠熠的家庭,虽然显赫却也是一种压力,松隆子曾在访谈中说过,从小她称呼自己的父亲为「幸四郎先生(2018年才袭名改为松本白鹦)」,而不是一般人称呼的「欧多桑」,因为职业的关系,父亲从来没有参加过她的运动会,忙于打理歌舞伎家业的母亲也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一次便当,如果自己不是演员的话,大概很难在这样的家庭中生存下来。 松隆子从小便多才多艺,16岁时因为身上「歌舞伎名门出身」的标签,使她一度

文字|沈亮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18
职人的图鉴

读谱员:让音乐与影像落在同一脉动中

你一定看过那种影片镜头原来聚焦某个画面,但萤幕外有了风吹草动,于是迅速横扫找到目标,不料事情已经结束,只好又扫回来,却连原本发生的也没看到由此,我们知道有计划的拍摄极为重要,尤其是音乐会录影,如何不发生激昂的小提琴独奏乐段配到没有动作的长笛家身上,靠的就是缜密的安排。在这之中,要让团队所有人确认音乐走到哪里?「读谱员」,是个不容忽视的角色。

文字|李秋玫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焦点人物 混沌→入世→入魂→成仙,然后……

盛鉴 命运使然,随心追寻

要怎么定义盛鉴这位演员? 他是京剧演员,国光剧校第3期科班出身,工生行,师承张鸣福、胡少安、周正荣、叶蓬、裴艳玲、马少良等。他是影视演员,曾参与徐克、张嘉佳、姜瑞智等导演作品,并以《龙门飞甲》获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他是现代剧场演员,是《水浒传What Is Man?》的林冲与《红楼梦What Is Sex?》的贾宝玉。 曾被导演说左脸是「狠角色」、右脸适合「爱情戏」风格不大相同的盛鉴,此时转向正脸,略带轻松又肯定地说:「这些都是机缘,我没有刻意去计划要这样做。」接著用星座来解释:「我这个人是随遇而安的水瓶座,在哪个地方就会变成那个形状。」如同水一样,从京剧演员到影视、剧场演员,转变角色与形象,尚未固定,却始终明白自己的属性与本质。 如今的盛鉴,再次回到自己剧校毕业后的原点国光剧团。不过,与1995年初加入国光剧团的10年职业剧团生涯不同,也与离开国光剧团后,数度合作又再加入、离开的心态不同;始终在不同容器/环境里找寻答案的盛鉴,即将迈入自己创作生命的下一个阶段? 命运,推著他回来 「还是命运的安排。」盛鉴说著这次回到国光剧团专职,然后即将演出《优伶天子》。 他认为有3个原因,主因是疫情,然后是两岸政治环境,最后是自己的孩子出生。其实在回到国光剧团之前,盛鉴刚与中国经纪公司签下一纸8年合约,却因疫情造成多数安排无法履行;曾想著带著孩子、跟著戏约四处跑,认为孩子这个因素还是最可控的,只是疫情与政治却让他无能为力。最后与飘荡上海10余年、做电影美术的妻子商量后,觉得是时候「定下来了」。 说也巧合,国光剧团团长张育华早在2018年先对盛鉴递出邀请:「团里面也需要你回来了。」然后接下来的新版《快雪时晴》、2020年开始担任客席演员,终于在各种不可控的机缘巧合下,让盛鉴决定放弃与对岸的高价合约,于今年重新回到国光剧团。他说出自己的执著与坦然:「我觉得人生不是只看钱,要看你要做什么事情。」也笑得灿烂:「而且老朋友都在这儿。」 盛鉴这一路的选择看似被命运推动,却是扎扎实实依循本心。他认为自己当年之所以要「暂别」传统戏曲,是想去找个答案关于京剧的「包袱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4
焦点人物

杨伟新:纪录观点,尝试拼凑世界的平行与复杂

第11届美国纪录片与动画影展(AmDocs)于今年暮春举行,《舞径》从200多部影片脱颖而出,摘下国际纪录片长片评审团奖,上月亦入选韩国EBS国际纪录片影展,本月将上台湾院线。这是导演杨伟新的首部纪录长片,回溯、探问古典芭蕾在台湾的发展历程。这位新锐导演想说的,是舞蹈,也不只是舞蹈的故事。

文字|张慧慧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剧

王健任 杂学家的编剧整理术

动漫、历史、经典文本、新闻事件等化作创作内容,多样取材而未见规律的套路;虽是嚎哮排演的御用编剧,也与不同剧团发展剧本;无厘头且天马行空的情节与对话,往往让人掉入他所设下的语言漩涡,不只是笑闹而已他是王健任,可以说是近年最多产的剧场编剧。 与其替王健任定义,他其实用「编剧」这个身分替自己编写无法定义的身分与生命经验,如同一场属于编剧的整理术,有条有理地分配每个位置。 抉择人生的「删去法」 高雄出生的王健任,大学之后才正式接触剧场,作为国立中山大学剧场艺术系的第1届学生,是思考过后的误打误撞。他说:「我是用删去法。」社会组的他将没兴趣的文、法、商三个组别删去后,首选是大众传播,但在考试分数的限制与国立大学的选择下,最初以为「剧场艺术系」跟大众传播是差不多的。生性腼腆、甚至在镜头前显得尴尬的他,笑说自己其实是以「表演」毕业,但也说:「我基本上算是个没有什么专长、也不突出的的学生,不管是表演,或是做艺术行政相关,我觉得我好像都蛮边缘的。」不过在大四那年,当时于该系任教的导演吕柏伸开设编剧课程,那个学期王健任因改编卡缪小说《异乡人》而获得称赞,竟成为他晚来的启蒙。 毕业后的王健任,做过剧团行政、公家机关的职务代理、台北当代艺术馆的艺术行政等,而艺术行政也是任职时间最长的正职工作,不过他意识到这份需要与艺术家沟通、与团队协调、担任主持人而必须站到前面的工作,并不适合自己的个性。之后去北艺大念剧本创作研究所,也是另一种删去法,自己有兴趣也可能相对有能力,就去试试看同时,也是王健任给自己一次「能不能真的成为编剧」的机会。 相较之下喜欢躲在幕后写剧本的他,说在当艺术行政那段时间里一直在想的是:「要一直做『过得去』的事情就好,还是做一个可以相对做得不错(但可能有挑战性)的事情?」那时候还曾对同事说过一句现实感十足的玩笑:「我觉得真的不能把喜欢的事情当成工作,所以我们才在这边。」所以刚开始去北艺大念书,也不过是想做点自己相对喜欢的事情,而不把它视为工作。但王健任此时噗哧一笑说,编剧却成为现在的工作了。 与其说是当年给自己「能不能真的成为编剧」的挑战成功,王健任也相信是因缘巧合。在北艺大念书、同时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22
李宗轩与黄世雄
跨界对谈 李宗轩X黄世雄

在异质与同质间摩擦实验火花

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X拉纤人男声合唱团

马戏与合唱,是追求各自极致的艺术,马戏是肢体,合唱则是声音。无论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简称FOCA)、或拉纤人男声合唱团(简称拉纤人),在追求极致的同时,也都各自带著人们的刻板印象,突围创新;于是,让他们一起合作能否跨越彼此疆界? 两个团队的媒合,然后创作《达文西的notebook》,既是因缘巧合,亦是有意凑合,源于此作的创作顾问余岱融。他在加入FOCA前就有合唱经验,并与拉纤人的黄世雄相熟,于是两团踏进各自不熟悉的演出空间,观看彼此创作,在异质性里惊见同质性。从2019年开始企划,并与导演王嘉明一同发展,进行观察、拆解与重新组合,在即将于8月演出的前夕,仍旧未知。 未知也好。本次跨界对谈就让FOCA艺术总监李宗轩,与拉纤人营运长黄世雄,从马戏与合唱的已知里开始做未知的笔记!

文字|吴岳霖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导演

宋厚宽 孤独的国王与他的屠龙剑

宋厚宽有两次求神问卜的经验。 一次是与妻子到关渡宫求天上圣母,寻问求子,结果得了一只上上签,不久后他们迎接双胞胎女儿到来,那支签如今还贴在家门口。 另一次则是更早以前,他在北艺大戏剧系面临选组的两难,对剧本创作和导演都感兴趣的他,最后以塔罗牌指点迷津:「我记得剧本创作抽到的牌是太阳,导演的则是国王,两个看起来都很不错,我就问对方哪个会赚比较多钱?」宋厚宽印象很深,最后得出结论的原因与金钱无关,「对方告诉我:太阳的话会过得很快乐,另一张则是孤独的国王。」 他选择那张代表导演的国王。 几年以后,宋厚宽成立台北海鸥剧场,导演范畴从现代剧场横跨传统剧作,过程中也时常担纲剧本创作,这几年来虽有可靠的伙伴同行,但团中仍无人专职。说到底,至今依旧是他一人单打独斗。 他时常想起那次塔罗占卜,好像自己选择的不是导演,而是「孤独」这条路。或是清楚自己的个性,虽然偶尔也会欣羡一群朋友建立团队的氛围,但如今无固定成员、无固定工作地点,使他相对不必耗神于团队营运或人事开销,更能专注于导演工作。宋厚宽形容孤独是一种代价,为了获得导演过程中的成就感,他甘愿承受。 漂亮地回答个笨问题 自2014年参与国光剧团的《卖鬼狂想》开始,观众渐渐发现这位新生代导演不仅拥有一流的故事节奏,还不爱为自己划分界线,难被定义。曾与京剧、歌仔戏、布袋戏等专业团队共事的他坦言:「真正难的不是专业知识,而是每个剧种行内的潜规则,例如传统布袋戏的做法,通常不排戏,演出当周才进去;也曾经有过歌仔戏班只给我两周的时间,希望我编排两小时的戏。」但他明白,那些极度紧缩的时间,全来自长年专业训练的结果,「他们真的只要背好台词,一上台就活了。」 如何撑过前几年的阵痛期,宋厚宽先给了第一条线索:提出「笨问题」的勇气。 他承认,站在传统面前,自己耗费数年习得的现代艺术背景,「完全就是门外汉,一进去就吓死我了。」虽是如此,导演的身分推使他勇敢发问,「因为我在戏曲上的资历一定没有他们多,最开始能做的就是求教。我不怕问笨问题,而他们也总是可以漂亮地回答我。」 宋厚宽也顺势将过去严肃的自己卸下,大方展露自己私下风趣可爱的一面。「大学刚毕业那阵子,导戏

文字|郝妮尔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27
新店光明街旧居留影。
少年往事

在梦中

编舞家林丽珍的年少回忆

林丽珍「成名」得很早。早于她被欧洲文化艺术电台ARTE选为世界最具代表性的8位编舞家(2002)之前;也早于她站在台湾电影新浪潮前缘,跟导演虞戡平、柯一正等合作拍电影,掀起MV歌舞风潮之前;更早于1970年代,在长安国中执教的5年间被封为「五冠王」,年年获「全省国中现代舞」比赛首奖,并挟此声势在1978年的国父纪念馆举办首次舞展「不要忘记你的雨伞」,两场演出共5,200人满座,为她赢得「台湾舞蹈界编舞奇才」美誉之前。 那是基隆的巷口传说。林家有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年年号召街头巷尾孩子向她学舞,组「巷子剧团」导戏,让同伴披著臭棉被,画票售票、搭台演戏,「我有这个魅力,很诚恳,」她笑著加重语气,「能让大家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文字|张慧慧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导演

林群翊 留下来,守护一方幸福

接近午夜,林群翊才结束那天的排练。 成为导演,其实是意外,但也不意外。过去所学以表演、舞蹈为主的他,曾思考作为演员,「不过,我喜欢管理、掌握一切的感觉。」也或许是指导教授杜思慧的那句「你适合担任导演。」影响了他,才觉察自己对掌握作品整体呈现充满兴趣或许在无常的人生中,能够掌握住某些事物可说是种补偿,抑或是成就,如作为8年级前段班的他,继续创作与经营剧团,也筹备著咖啡厅开幕,斜杠地拿捏著自己所爱的人生样貌。

文字|林立雄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6
焦点人物

黄宇琳:用跨越剧种的生命力重塑表演

黄宇琳以高超跷功,配合优美唱腔与精致身段,被誉为「京剧小天后」;近年在因缘际会下与歌仔戏接触,不仅替其注入活水,也重塑自己的表演。即将于7月以〈痴梦〉与〈活捉〉组成「黄宇琳专场」,除展现自己整理跨界经验后的「回到京剧」,同时是对京剧演员拥有代表作的肯定,替40岁出头的她立下演艺生命的座标。

文字|吴岳霖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林正宗与林宜瑾
跨界对谈 林正宗X林宜瑾

从地方民俗提取创作的身体

马戏导演林正宗的台味马戏《手路》在3月底木栅忠顺庙前刚轰轰烈烈落幕,编舞家林宜瑾接续在4月底返乡于云林西螺福兴宫广场演出《吃土》。两人是「松烟Lab新主艺」计划前后届的学姊弟,认识已久,尽管分据马戏、舞蹈的创作领域,然而活用身体、转译传统的创作脉络与成果都是有目共睹。我们邀请两位创作者分享走入庙埕、传统文化田野的心路历程,看原生文化如何回应他们人生不同阶段的困惑,层层翻转他们在体制规训中的世界观。

文字|Stella Tsai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焦点人物

三个人:以当代思维,重塑传统音乐感官体验

既能合体演出,团员也可各自发挥个人特质,为国内多数音乐团体的发展模式。若说能持续保持创新、翻转传统思维及挑战现代音乐,则非当代音乐团体「三个人」莫属。6月,他们即将推出的《催化效应融.共感》以音乐与影像、舞蹈共感对话,将长期发展的3条轴线创作理念汇聚呈现,跨域激荡出精采火花。

文字|张玮珊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父子情深》演出剧照,陈昭香以男主角关山月获「最佳生角奖」。
少年往事 毋通封我天王

歌仔戏小生陈昭香的年少回忆

「我其实莫名奇妙被封『天王』,头壳就『王』(注1)。这是一种罪,做什么都会被注意。不要封号更好!我要人家尽情欣赏,我要认真把最好的呈现给大家。」访谈的最后,被誉为「天王小生」的陈昭香说,有别于她在舞台上高亢洪亮的嗓音,这句话说得温柔,玩笑话里带著无比的坚定与谦和。 身为明华园第3代的陈昭香,笑称自己是2.5代,因为爸妈早婚,自己与最小的叔叔陈胜顺不过差了两岁。从小与叔叔们一起长大,说自己根本不怕爸妈,只怕叔叔们,「他们说一,我不能说二」陈昭香这么说。但是,她在歌仔戏生涯里的际遇也有叔叔们的一路牵成,从内、外台歌仔戏,到现代剧场,从明华园的戏台边唱到当家小生,再成为明华园天字戏剧团的天王小生。 她仍旧是陈昭香。我们以为的「天王」,只是个最爱歌仔戏的人。

文字|吴岳霖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艺号人物 People 巴黎歌剧院新任合唱团总监

吴净莲 今日花都的明日咏唱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国巴黎歌剧院合唱团指挥,来自台湾的音乐家吴净莲,一夕之间在欧洲乐坛成为瞩目新星。 自大学时期获留学奖学金负笈欧洲,吴净莲至今已经旅居欧洲30余载,在法国、瑞士、荷兰等国知名歌剧院都有多年工作经验。在前往巴黎前,吴净莲是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歌剧院的合唱团指挥,7年来不仅带领该团队赢得全球最优秀合唱团殊荣,也在国际舞台上建立了声望。如今游历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学之处法国,且是为了加入这个欧洲编制最完整、合唱团团员超过百人的巴黎歌剧院,虽有硬体装备的支持,但相伴而来的责任与压力也不容小觑。

文字|林颖宣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27
刘奕伶,摄于中国文化大学舞蹈学系征选现场。
焦点人物 台湾版《群像》排练指导

刘奕伶:抹除界线,成为桥梁

COVID-19在这两年席卷全球,至今方兴未艾,也带动了一波表演艺术生产模式的转型。无论是基于永续剧场、节能减碳的考量,或是受疫情所迫,近年有愈来愈多的创作者采取远端排练的方式,进行排练或演出,特别是在国际巡演方面,创作者们无不研发出精密的模组,并邀请当地的排练指导加入制作,以适应新世界的运作方式,如澳洲编舞家史蒂芬妮.雷克(Stephanie Lake)的《群像》(Colossus)与台湾排练指导刘奕伶的跨国合作关系。

文字|张慧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8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作曲家

郑伊里 开启艺术的触觉与视野 打破场域界线

她用声响、用肢体、用科技,将音乐的时间性转化为立体的剧场艺术,用自己的语汇诠释时间的概念,营造了具有触感的空间感知。郑伊里在台湾接受完整的音乐教育,获得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作曲硕士之后,再以扎实的作曲技巧为基础,探询、思辨、实验、延伸,用音乐建构艺术的复领域。

文字|刘马利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7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演员

郭耀仁 接受自己,在表演里温柔发光

摊开故事工厂历年来的宣传海报,在演员名单中必定有著这么一个名字郭耀仁。曾经1个月的4个周末里,他都跟著故事工厂登台,大多数时间虽扮演绿叶,但总能让观众记得他的角色。其实,表演最初不在他的规划,反而更像表演找上门来,自己也没有放弃。近20年下来,在舞台上活过不同人生,戏外则将这些收获与养分分享给表演课上的学生。此刻,郭耀仁已经能在表演上安身立命。

文字|田育志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