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国际 |

World
国际

位于牛眠山下的首尔艺术中心。
首尔

极端豪雨侵袭重要演出场馆传灾情

今夏的首尔天气异常湿热,连日降下史无前例的极端豪雨,重创市区交通与基础建设。汉江以南因地势相对低洼,每遇强烈雨势,淹水灾情特别严重,位居首尔南部的国立国乐院与首尔艺术中心(Seoul Arts Center,又名「艺术殿堂」)在这次洪灾中亦难逃一劫。 据国立国乐院相关人士表示,8月初的豪雨导致排水系统超过负荷,为场馆内灯光、音响设备提供电力的电气室及控管室内温度的机械室进水,无法及时修复。维修工程虽预期耗时不长,估计两周内可恢复设备运作,但因时值演出旺季,场馆节目满档,原订于8月中旬揭幕,由国立国乐院正乐团暨舞蹈团出演,重现大韩帝国时期最后一次宫廷晚宴乐舞的《壬寅进宴》节目,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将延期至今年年底。 与国立国乐院毗邻的首尔艺术中心,同样因排水系统失灵,连接各音乐厅、剧场、展览馆的中央交谊空间,也首次在下班时间发生严重积水,造成人员出入困难。虽然淹水问题在一天内获得排解,所有演出计划也照常进行,但常驻于首尔艺术中心的表演艺术团体相关人士皆表示心有余悸,特别是在 2011 年夏天,位于首尔艺术中心后方的牛眠山坡地,曾因瞬间豪大雨引发土石流,危及周边建筑且酿成伤亡,短期内不可掉以轻心。 面对全球气候异常,因天候因素导致的表演取消、延期及非人为灾害,已成为令场馆营运方与演出团体头痛,却又不得不直面的难题。针对演出场域的结构检测和定期维护,需投注更多人力与财务预算,以保障演出者及观众的安全。

文字|许景涵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VOICE PROJECT」邀集多位影视名人发声,鼓励大家一起去投票。
东京

「VOICE PROJECT」邀请影视名人拍片鼓励投票

由影像制作人菅原直太与电影导演关根光才发起的「VOICE PROJECT」,于2021年众议院选举前邀请小栗旬、菅田将晖、渡边谦等名人拍片鼓励国民参与投票,并于今年7月参议院选举前,再次集结26位娱乐及文化圈人士,鼓励每个人用自己的一票发声。菅原直太说,身边虽有可讨论政治的朋友,却仅限于同温层,日本的投票率依然很低迷。但在2021年,无论是对防疫政策的不满,或是在反对声浪下仍执意举行的奥运,让日本人意识到生活跟政治的接近,也累积了许多想对政府说的话,因此决定在众人相关想法高涨的时刻,透过具影响力的名人来传递讯息。 2021年的拍摄对象以影视圈为主,因为即使在网路世代,日本电视圈还是有很强的影响力,但要这些人对政权发表意见势必对工作造成影响,所以将主题设定为「鼓励大家一起去投票」,希望透过提升投票率来促成对话。菅原直太表示,尽管强调不偏颇任何政党,也无企业介入,全是自费发起的活动,经纪公司仍觉得这等同于变相批评政治,因此不愿让艺人参与。「还好,去年小栗旬很快就答应参加,甚至主动帮忙联系许多后辈演员,很多单位听到有他参与也就同意,才顺利完成第1支影片。」 从成果来看,虽然整体投票率仅提升几个百分点,但18至19岁的投票率跃进超过一成,让团队相信这计划对年轻人是有影响力的。菅原直太说,这个计划不仅是希望提升投票率,而是希望可以让大家都能在生活中稀松平常地议论政治,「网路上充满著毁谤与重伤,所以大家都害怕被攻击而变得畏惧发言。我希望能累积一些改变,促成一个让每个人都能表达想法,互相尊重与沟通的社会。」详情可参计划网址https://voice-project.jp/。

文字|新田幸生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菲利浦.肯恩将接任「玻璃动物园」艺术总监,图为法国《独立报》网站相关报导。
巴黎

菲利浦.肯恩接任「玻璃动物园」艺术总监

《龙之忧郁》(La Mlancolie des dragons)导演肯恩(Philippe Quesne)7月起接任巴黎跨领域创作推动重镇的「玻璃动物园」(La Mnagerie de Verre)艺术总监,承接创办人阿利耶(Marie-Thrse Allier)推广跨领域创作、挖掘后起新秀的未竟之业。 2019年,肯恩因市政府干预而不再续任楠泰尔剧院(Thtre de Nanterre-Amandiers)总监。决心脱离公务体系、专心发展独立创作的他为何回心转意,接管巴黎最前卫的表演中心?「玻璃动物园」其实是肯恩的发迹之地,20年前若没有阿利耶的赏识,他根本无法踏上导演之路,大胆尝试融合视觉装置、行为表演、戏剧叙事的作品。这样的知遇之恩让他决定传承伯乐的使命,持续拓展全新的剧场美学风格。 1年多前,阿利耶就曾与肯恩商讨,趁「玻璃动物园」成立40周年之际,交接总监职位。但阿利耶的突然辞世让两人无法公开交棒,肯恩的续任必须交由负责管理阿利耶遗产的基金会审议,并由5位专业人士遴选适当人选,经营这间公家补助高达78万欧元(注)的文化机构。肯恩的雀屏中选,不只在于他与阿利耶的私交,也因为他的亲民风格及长期鼓励跨领域独立创作的努力。这两点完全符合阿利耶当初成立「玻璃动物园」的宗旨。 肯恩表示,革新剧场美学不只得钻研于创作,更要认识来自不同领域的其他艺术家,并持续探索彼此异同。未来,他企图打破艺术形式的藩篱、年纪或资历的差异、和公务体制的局限,让「玻璃动物园」变成一个更具有弹性的跨领域文化实验场,提供空间与资源给予持续研究的老少创作者,开拓让他们相互交流的可能。 注:「玻璃动物园」由法国文化部、法兰西岛大区及巴黎市政府资助,文化补助约为2,418万新台币。

文字|王世伟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夜间打灯的柏林名胜「布兰登堡门」,在7月底实施的节能措施下就看不到了。
柏林

文化领域的能源危机应变

因乌俄战事及对俄制裁,德国目前遭逢到史上数一数二巨大的能源危机。虽然目前尚未进入能源消耗量最大的冬季,还难以预测实际的状况,但为了做好准备,各邦皆著手制定各领域的节能措施。与文化稍有相关的是,自7月底起,柏林市的节能措施也开始实施,共约200座公共建筑、观光地标已关闭其夜间照明以节省能源。 同样于7月底,文化国务部长克劳蒂亚.罗斯(Claudia Roth)也邀集各邦文化部长,协调讨论文化领域的节能事宜,并试图为此领域的最低能源需求制定各邦一致的标准。在媒体访问中罗斯表示,这些讨论和准备都是为了确保文化机构以及文化基础设施的安全运作。最迟在9月,各邦及联邦将有望提出一致的策略,但罗斯也表示,关闭绝对不在政府的选项之中。 究竟柏林的艺文领域是否也将要导入相关措施、执行到何种程度,目前还悬而未决,这却大大攸关疫后的艺文领域是否能持续在经济上复苏。柏林市文化参议员莱德勒(Klaus Lederer)表示,对于节能工作,文化部门也不能置身事外,但实际的执行则需要经过评估。举例来说,博物馆或档案馆藏的空调便是不可省的,但或许将剧院、音乐厅等场馆的供暖调低1度或减少照明,相对来说就较为可行。在《柏林日报》(Berliner Zeitung)的访问中,雷德勒也提到,疫后虽然静态场馆的参访数已恢复过往,舞台类的机构却仍可见到下滑,推论是民众因当前物价及未来持续上涨的能源开支,所做出的应对。雷德勒认为,如何在危机中予以经济支援,好让民众能持续投入在文化方面的开支,也是必须思考的面向。

文字|郑安齐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NRW国际舞蹈博览会邀演节目Laura Murphy Dance《Abacus》。
柏林

大型表演艺术盛会回归实体交流

入夏后,全德各地剧场演出与大众娱乐活动逐步开放,几个重要的展会与艺术节也终于陆续回复实体现场,人们得以相聚、交流并走进剧场。 由柏林HAU剧院(Hebbel am Ufer)主办「舞在8月」舞蹈节(Tanz im August)回归国际邀演的实体演出日常,今年也是艺术节总监Virve Sutinen最后1年策展,2023年起将由来自葡萄牙的Ricardo Carmona接棒。为期3周的节目,由不同世代、超过 25 个国家约200名艺术家参与。而舞蹈节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回顾展「Retrospektive」,聚焦回顾1位当代编舞家的毕生工作和职业生涯,让观众更深入地了解该编舞家的艺术生涯和创作思维,今年的主角为瑞典-意大利裔编舞家 Cristina Caprioli,以「ONCE OVER TIME」为标题,展出她过去 20 年的 22 件作品。 两年一度在杜塞多夫举办的NRW国际舞蹈博览会(internationale tanzmesse nrw )由北威州舞蹈办事处(nrw landesbuero tanz)主办,旨在支持与推广德国北威州专业舞蹈工作者的创作,同时也为当代舞蹈场域提供专业交流、讯息与知识转移的平台,今年除了实体举办也扩增线上平台。来自超过45个国家的演出场馆和策展单位齐聚,展示多元领域与文化风格的审美和艺术实践。展会规划了3大单元的活动:艺术市集、对话与连结及表演节目(Agora, Talk Connect and the Performance Programme)。台湾方面,今年由文化部与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合作,以「TAIWAN ONLINE」为题推荐台湾表演艺术团队,其中蒂摩尔古薪舞集的《去排湾》及TAI身体剧场与印尼艾可舞团合作的双舞作《Ita》、《AriAri》将参与演出。此外,由台湾编舞家罗芳芸在德创办的艺术团队「Polymer DMT聚合舞」也受邀参与开放工作室(Open Studios)交流活动,向与会者分享未来的创作计划。

文字|陈成婷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获颁2022莫里哀奖的公立剧院纸箱歌舞秀《肥男会溜冰》海报。
巴黎

「莫里哀之夜」暌违两年举办却遭业界非议

受疫情影响2年未公开举办的「莫里哀之夜」(Nuit des Molires)于5月30日盛大举行颁奖典礼。无论是公立剧院的纸箱歌舞秀《肥男会溜冰》(Les Gros patinent bien)或私立剧院制作《皆大欢喜》(Comme il vous plaira),今年由风趣诙谐的喜剧大获全胜,仿佛法国戏剧界试图一扫疫情阴霾,用轻盈又诙谐的氛围,证明剧场感动人心的力量。 2018至2019年,法国剧院观众人数原本持续攀升,进入退休生活的婴儿潮世代有更充裕的时间上剧场享受娱乐。但2020年疫情爆发,不但让老年观众害怕群聚感染的风险,更让捉襟见肘的小型剧场面临歇业危机。2年来,封城、宵禁、因演职员染疫而临时取消演出、乌克兰战争导致的物价飙涨这些因素更让多数观众减少上剧院的兴致。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今年私立剧院的观众人数至少下降44%。无论公、私立剧院,大家都希望借由这场颁奖盛会再现剧场人的活力,吸引更多观众回笼。 然而,典礼举办前,「莫里哀之夜」却遭到业界人士的非议。主办单位规划奖项以文本与表演为主,却把所有设计概括成「视觉与声音创作」,引起技术公会的批评。此外,许多得奖制作早已结束演出档期,很难及时为票房带来连锁效应。融合公、私立剧院演出的颁奖盛会尽管象征法国剧场界团结一致,却造成典礼冗长的问题,许多评审甚至根本没有看过全部的入围演出。 本届典礼也引爆禁言风波,女性团体#metoothtre抗议筹办单位禁止她们在颁奖台上控诉剧场界男女不平等的现状,以及屡见不显的性骚扰案件。「莫里哀奖」尽管是法国剧场界的最高殊荣,但也透露了整体产业无法掩盖的冲突与危机。

文字|王世伟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宋海路」上布置的追思空间,供民众来对宋海致意缅怀。
首尔

举国哀悼最高龄电视音乐大赛节目主持人辞世

刚入选金氏世界纪录「最高龄电视音乐节目大赛主持人」的宋海(송해),6月初于自宅辞世,享年 95 岁。作为家喻户晓、足迹踏遍全国各地的电视名人,高龄辞世虽为喜丧,全国国民不论老少仍深感不舍。 1927 年出生于北韩黄海道的宋海,在韩战时期只身来到釜山,1955 年加入乐剧团后,以歌手身分正式展开演艺生涯。1988 年起,宋海成为 KBS 电视台《全国歌唱大赛》(전국노래자랑)节目主持人,直至与世长辞之前,持续主持了 34年;该节目行遍全国各地,发掘了许多素人歌手,更曾远赴北韩平壤及巴拉圭拍摄,与无数观众共度了欢乐与感动的时光,也成为许多韩国演艺人员的精神支柱,并获得演艺艺术奖年度大奖文化勋章、百想艺术大奖功劳奖、韩国大众文化艺术奖文化勋章等奖项肯定。 宋海精采又充满波澜的一生,曾被写成书籍出版,并翻拍成电影及音乐剧。他在生前最后的心愿,是希望回到故乡北韩,登台主持节目,可惜梦想未能实现。宋海的葬礼以纪念对韩国喜剧有功的治丧仪式举办,出殡当天,队伍行至 KBS 电台门前,由《全国歌唱大赛》专属乐队演奏节目主题曲,众人在乐声中向宋海道别。宋海被安葬于他的第二个家乡,位于南韩大邱市的宋海公园。而在首尔市钟路区,有1条以宋海为名的街道「宋海路」(송해길),自宋海辞世后,街道上布置了追思空间供民众缅怀。

文字|许景涵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东京文化战略2030」主视觉。
东京

东京都政府推出「东京文化战略2030」

随著2020东京奥运的落幕、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影响,许多文化内容转向以持续共生的社会环境与数位化发展。而在社会环境产生巨大改变的此刻,东京都推出「东京文化战略2030以文化艺术跃动的城市东京为目标」计划,于今年2月募集都民的建议,重组2030年度为止的文化政策重点,并于日前在网路上公开政策白皮书。 本次公开的白皮书主要包含4个策略方向与4个战略。其中4个战略为:一、打造一个让任何人都能轻松接近文化艺术的环境,以实践人们的身心幸福。二、透过文化艺术的力量,启发人们发现感动与新的价值。三、强化文化艺术的枢纽机能,激发世界通用的创造力。四、建构一个永续的文化艺术经济体系,让艺术团体得以持续活动。 在各战略下都设有相关的「推进计划」,例如配合战略二开设江户博虚拟博物馆(暂定),将收藏品的数位、3D档案等画作细节全数公开。在战略四底下则有针对受到疫情巨大影响的艺术从业者,分阶段提供适时的补助支援、建立即时可以回馈意见的交流平台、以优惠价格提供闲置场所作为创作空间等方案。 于6月28日至7月7日举办的「Creative Well-being Tokyo」也同样作为推进计划的一环,提供高龄、身心障碍、外国人、婴幼儿等观众群实际鉴赏、创作与发表作品的机会。活动将透过提供展览的解说与手语,完善戏剧与音乐演出的字幕及体感音响设备等方式,强调透过艺术来实现社会的包容性与多样性。 这份自2019年起开始策划,为期9年的政策白皮书,能否减缓东京都复杂的社会问题,也势必将作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任内重要的文化政策,受到大众检验。

文字|新田幸生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林肯中心广场变身为纽约最大户外舞池,图为活动现场示意图。
纽约

林肯中心广场化身纽约最大舞池

5月到8月,林肯中心广场变成了纽约最大的户外舞池,有个直径10英呎、1,300磅重的吸睛迪斯可闪光球。这是新任艺术长唐柯(Shanta Thake)上任后第1个大节目《夏日我城》(Summer for the City)的核心,让林肯中心所有户外场地,都活化成有音乐、舞蹈、表演,让纽约人可当观众也可当表演者的大舞台。 长达3个月的《夏日我城》邀请了上千名表演者,排出超过300个节目,分布在10个户外场地和3个室内场地。以迪斯可球为中心的舞池是最亮眼的地标,林肯中心称其为「绿洲」(Oasis),说明了主办单位的期望:这会是个让纽约人在酷暑中驻足停留的地方。不同的乐团或DJ在「绿洲」现场提供音乐,让人跳舞,涵括舞曲、爵士、摇滚、拉丁、嘻哈、乡村等,有的场次可让阖家共舞,有的是戴了耳机的「无声迪斯可」,据说能让人缓解焦虑。 另一个别出心裁的设计是把地下车道改装成Speakeasy,这原是1920年代禁酒令时期的地下非法酒家,酒客边喝酒边看爵士大乐团、脱衣舞等表演,现在变身为节目的一部分,也为林肯中心增添了乡土味。其他演出还有歌唱、现代舞、印度舞、佛朗明哥、原民舞蹈、韩国鼓舞、古典乐、流行音乐、脱口秀、亲子节目、说故事、同志节目、听障节目、户外电影、视觉艺术等。 《夏日我城》有很大一部分与过去的林肯中心户外节、莫札特再现音乐节、Mid-Summer Swing雷同,唐柯表示目的就是要打破不同节目的疆界,希望为某一类型表演而来的人,也可能刚好看到其他表演就留下来。所有节目不是免费就是自由乐捐,鼓励大众的参与。她的使命就是要让林肯中心亲民化,现在就看后疫情的纽约人捧不捧场了。

文字|谢朝宗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英国剧场人士齐聚国家剧院开会讨论与分享剧场如何永续。
伦敦

业界人士齐聚讨论剧场如何永续

英国剧场人于6月6日齐聚国家剧院( National Theatre )举行会议,讨论剧场生态与环境发展的关系,及业界各部门对气候变迁的调整与反应。 建筑师兼剧作家狄龙 (Paddy Dillon )去年提出《剧院绿皮书》(Theatre Green Book)以指导剧场界如何实现永续发展,书中列举剧院应遵守3个级别的环境标准,以减少制作和建筑物运作时产生的碳排放。1年后,在上述文件发表的周年活动开幕式上,国家剧院艺术总监诺里斯(Rufus Norris)表示,剧场应加速对气候变迁的应对:「在为舞台作品发展原创概念时,环境影响应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并更全面考虑创作过程所需资源与永续发展的关系。」环境非政府组织(environmental NGO)「茱莉自行车」(Julies Bicycle)的创办人蒂克尔(Alison Tickell)表示气候危机与社会正义密不可分,气候正义运动推动者阿希库(Simmone Ahiaku)更表示目前仍未有足够的戏剧表演探讨环境正义议题。 雪佛德剧院(Sheffield Theatres)艺术总监黑斯堤(Robert Hastie)与该剧院驻馆设计师史东斯(Ben Stones)则展示了他们在新冠疫情中如何应对气候变迁:舞台上的帆布结构 (canvas structure)必须灵活可应变不同的设计,且是可负担的6500英镑价格,不仅要能保护演员与观众免于染疫,也须具备艺术挑战性;这个帆布结构提供了整季节目设计的基础出发点,不仅为昂贵的音乐剧提供了舞台,也拯救了去年的圣诞节目。由此例出发,与会人士多同意「永续发展」不应是约束,而应是激发创造的推动力。 诺里斯承认要实现这些制作与环境保护共存的目标,意味著团队需注入额外的精神与时间,因此他也宣布:此后在国家剧院的制作若与剧院配合探索并发展可行的永续发展方针,剧院将提供导演与设计额外的报酬,以促进双方在环境议题上的合作。

文字|林大貂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泰国第3项被列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舞蹈「诺拉舞」。
曼谷

「诺拉舞」列「非遗项目」为传统延续生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2021年12月宣布将泰国南部的传统舞蹈「诺拉舞」(Nora Dance)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继2018年的箜剧(Khon Dance)及2019年的泰式按摩后,泰国第3项被列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文化。 诺拉舞源自泰国南部,史料记载已有约500年历史,故事源于1位王子试图拯救半人半鸟的玛诺拉(Manora),这套舞蹈因此被称为诺拉舞,内容包含舞蹈、戏剧及演唱等多项表演艺术。传统的诺拉舞者表演时会戴上装饰华丽的皇冠,肩批五彩帔巾,腰间绑著如翅膀和鸟尾般的装饰,指尖贴上长长的假指甲,伴随著由鼓声、锣声、钹声及木制响板结合而成的音乐,舞者跳舞时就如同鸟类在舞动展翅。 这项文化悠久的舞蹈表演近年来面临断层危机,一方面是找不到年轻人愿意承接这项传统,老一辈的舞者或是负责乐器演奏的乐师都逐渐凋零,此外,也愈来愈少舞者能理解诺拉舞中的马来语。不过在联合国宣布诺拉舞为世界文化遗产后,这项舞蹈近来在泰国引起不少关注和讨论,泰国南部多个府因此举办大型的诺拉舞演出,媒体也热烈讨论要如何让这项传统继续发扬光大。 事实上,在泰国南部仍有许多寺庙或学校教导年轻人学习诺拉舞,为让更多人理解其文化内涵,有些舞团会将影片放上抖音、脸书或YouTube等平台;有的舞团则是加入有趣的故事情节,或是结合说唱表演,搭配通俗音乐,让年轻舞者有较高的意愿加入学习行列,也提高观众入场观赏的兴趣。 除了要让诺拉舞深耕社区,不少舞团还加入新的元素,例如由知名舞者Nora Khailiam带领的舞团就在表演中加入诺拉舞和现代舞结合的桥段,让诺拉舞更有跃上国际舞台的实力。

文字|吕小珊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新加坡艺术节2022节目《Devil's Cherry》。
新加坡

「跨界」掀起疫后艺术大潮

新加坡疫情暂缓,「新加坡国际艺术节」也华丽归来,今年新任总监Natalie Hennedige以「表演的解剖学仪式」为艺术节的主题,探讨表演的仪式感。 今年艺术节强调跨表演媒介、跨艺术领域的创作,在跨界合作中进行融合、碰撞与创新的艺术实验。例如《Ceremonial Enactments》是由MAX.TAN(服装设计时尚表演)、Nadi Singapura(马来打击乐队)和Bhaskars Arts Academy(传统印度舞蹈)综合而成的演出;《project SALOME》由导演王景生重新解构王尔德的名剧,并以社交媒体、纪录片形式,探索女性与权力的课题。回想2020年艺术节被迫取消、2021年部分演出临时被取消的窘境,今年艺术节的盛况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新加坡艺术家也有机会进行跨国合作。由市区重建局主办、星展银行呈献的「照亮新加坡」(i Light Singapore),以「火花之光」的主题围绕环保课题,由来自14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参与;其中《塑料鲸鱼》、互动投影装置《单独一起》等作品,则是由新加坡和其他国家的艺术家联手创作的作品。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一年一度的艺术盛会「华彩」,今年主题乾脆就围绕著「跨界」,呈现14部数码和现场演出:有融合华族舞和印度舞元素的《化蝶》、以讲座音乐会的形式重塑传统的《承古扬新》两年的封锁和隔离,让艺术界「报复性」似地以「跨界」进行艺术实验,在连结中探索人性,甚是可贵。

文字|梁海彬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铁枝帮作品《Ibu伊母》宣传海报。
槟城

乔治市艺术节7月实体重返

过去两年因疫情转为线上活动的「乔治市艺术节」(George Town Festival)终于在今年7月重返实体活动。作为庆祝槟城乔治市入选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庆典,今年共有25项涵盖戏剧、舞蹈、音乐、视觉艺术、电影、展览的节目,从7月9日至24日与民众分享。回归实体的艺术节以本地表演团体为主,刚从德国演出归来的「人人人鼓剧场」将以《浪(lang x 4)x Lepak》带出疫情期间的创作,结合击鼓与民间乐器和演唱的形式拉开序幕,Noise Performance House将呈现香港剧场鬼才詹瑞文创作的儿童剧《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把去年线上的浓缩版还原互动性质的实体演出。 「铁枝帮」(Iron Gang Puppet Theatre)成团作品《Ibu伊母》首次把传统铁枝偶融入当代剧场美学,由槟城著名潮剧演员吴慧玲领军,邀请剧场导演邓壹龄和视觉艺术家赵少杰合作,花了两年半创作,取材家喻户晓的东南亚民间传说,操偶师配合新晋独立乐团FAZZ的现场原创音乐,多语演出和多媒体投影,将濒临失传的潮州铁枝偶戏赋予全新面貌,在剧场内栩栩如生地重现。 每年都令人耳目一新的「岛屿岛」(ISLE to ISLE)活动,今年仍由槟城城视报携手台湾单位,继去年人文纪录片展和快闪书店之后,这次带来《不只是美丽台湾设计周》,长达9天的展览会和6场设计论坛,以及超过100件台湾设计界杰出作品,从公共建设到流行文化,完整梳理台湾美学发展的脉络。经历疫情洗礼后的乔治市艺术节,虽然规模缩小但初衷不变,在后疫情时代第一时间回归实体,让这个7月的槟城重现艺术氛围。

文字|陈伟光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2022阿那亚戏剧节海报。
北京

传统乡愁与乌托邦想像并存的北京舞台

北京表演艺术的繁荣多元,创作力充沛,曾让人希望无穷。可见的繁荣多元是野蛮生长的生态,专业、不专业的人杂处,各种出乎想像的商业模式,乱则乱矣,但让人身处于活蹦乱跳的生命力之中。青年戏剧节、大学生戏剧节多是幼稚无章法的原创作品,但你面前的是无穷尽的年轻想法。表演艺术在北京是一个产业,有创作、制作、演出产业链中的各色人等,而且人力财力不断投入。但疫情之前思想控制加严,再经过这3年疫情的折腾,现况已可谓一筹莫展。 位于王府井大街上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简称人艺)是北京戏剧传统的基石,是表演艺术永远的乡愁。2021年9月,人艺所在的首都剧场东侧的北京国际戏剧中心启幕,说是首都剧场的延伸扩建,但一古典,一现代,颇有继往开来,开拓新路之意。今年逢北京人艺70周年,期待新馆新意,但仍只有线上直播经典,剧本朗读这些引不起关心的活动,稍显特别的是6月12日院庆日晚上直播70周年纪念版《茶馆》。 相对于人艺保守再保守的乡愁氛围,离北京不到300公里海边的「阿那亚戏剧节」则是乌托邦式的想像。孟京辉30多年来坚持的先锋戏剧和自由精神在这里得到无碍的展示:蓝天大海的风景线,世界上最孤独的图书馆,白色礼堂,游轮剧场,中外导演多部剧目,环境戏剧演读,与生态环境结合的「候鸟300」计划一种生活与表演艺术未知结合的想像。可惜的是,因为疫情,6月13日宣布取消了今年的活动。 传统的乡愁与乌托邦的想像并存北京,不违和,因为生活里就需要不同的心境。可惜的是,今年的北京到目前为止并不能让我们想像太多。

文字|王泊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网上一人一故事剧场《框框》的演出萤幕截图。
澳门

表演团体持续耕耘录制、线上演出

在深圳、上海等地的疫情影响下,官方机构从中国内地邀来的表演节目大量取消,但本地剧场的演出在截稿前仍未被波及。在现场演出相对稳定下来的同时,过去一两年间因疫情而兴起的各种线上、录制演出,仍然有所进展。剧场团体「小城实验剧团」和「足迹」先后将原为剧场演出的创作《少年逆流归旅》、《题目待定》等拍成影片,脱离「记录式」的拍摄方式,并直接以「剧场录像」或「戏剧电影」命名。 而对线上演出最积极者要算是「零距离合作社」及「石头公社」。「零距离」的Online Playback Theatre(网上一人一故事剧场)演出,透过ZOOM程式作为即兴、互动的平台,策划了从4月至10月共6场以《框框》为题的网上演出,各场次分别探讨「窥探」、「安全感」、「网路消费」、「存在感」、「性别」及「身体」等当代关键词,并为非粤语观众提供即时普通话同步传译,吸引了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英国和荷兰的观众参与。 石头公社继去年以赫胥黎(Aldous Huxley)《美丽新世界》出发,紧贴疫情带来的改变,发表5部录像创作于网上发表后,今年7月则推出由莫倩婷与李锐俊联手执导的《我们的娱乐至死新世界》,以《美丽新世界》和萨米尔钦(Yevgeny Zamyatin)的《我们》出发,进一步探索线上即时剧场演出,并与5位身处澳门与外地的剧场、影像创作者进行集体创作,回应书中提出的诘问。 在过去两年疫情及社会变动的冲击下,澳门剧场创作者除了「稳定」、「恢复」以外,亦希望开发新的发表、交流空间,迎接更多不可预知的挑战。

文字|莫兆忠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科艺艺术节」宣传视觉。
香港

香港首个「科艺艺术节」7月登场

观众对舞台制作较容易切入的是故事情节,继而是表演者,主要的讨论是针对编导演,然而作品能够顺利呈现,靠得是复杂的集体展现,舞台科技艺术(Technical Arts)的创作和支援者往往隐藏在他们的黑衣后,但没有了他们在执行上的创造和能耐,又如何成就作品? 香港舞台技术及设计人员协会在「艺能发展资助计划」的资助下,将在7月举行首个以科技艺术(以下简称科艺)为策展核心的「科艺艺术节」,以「模棱与并置」为主题延伸多个展演、幕后导览、演后分享会、讲座和工作坊等项目。联合策展人李浩贤和徐硕朋是资深剧场工作者,前者是制作经理、后者是舞台设计师,但这次他们也给了自己很大的挑战,就是穿针引线邀约14位来自不同科艺岗位、拥有不同专长,而且成长于不同年代的科艺艺术家,跨出创意的想像,在从未有机会合作的情况下,共同就特定的主题一起进行创作,最后组成6个不同组合创作展演作品,在西九自由空间内演出。 这些作品可能是一组结合舞台机械和化妆造型元素的装置,亦可能是一次在灯光氛围下以声音导航的旅行,或可能是重构设计师过往的灯光设计并以NFT的方式卖出「灯光」,也有用不同物料在舞台上建构城市森林的未来。不同内容的展演其实都是一场艺术家与观众的实验之旅,难得有这样开放的空间,何不以开放的心进入科艺的新想像?

文字|陈国慧
第347期 / 2022年07月号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超越视听幻觉 通往虚实边界

英国舞团AΦE的VR舞蹈演出《WHIST》

表演艺术结合数位科技已经成为当代剧场创作的先锋趋势。无论是「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人工智慧演算等,许多创作者企图打破时空和肉身的局限,营造独一无二的互动或沉浸体验。然而,除了感官刺激,这类型的作品是否能跨越形式与内容、艺术创作和科技研发的分野,延伸更意味深长的感知思索?《WHIST》中,AE舞团结合舞蹈表演、剧场叙事、数位影像、数据分析,带领观众游走在意识与潜意识、真实与虚构、实境与虚拟之间的暧昧边际。

文字|王世伟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6/15
《存在与时间2.0》让1位演员面对1位观众,透过物件讲述主人公马仃的故事。
上海

「一个人的剧场」在疫情中异军突起

一场突如其来的Omicron新冠病毒传染,重创了3、4月的演出季。继深圳后,上海也相继封城,整个南方演艺市场几乎全倒。奇特的是,有一项演出却率先突围,在4月底5月初上演,并将在各城市巡演,目前已是一票难求。这项演出就是「一个人的剧场」的实验戏剧《存在与时间2.0》,某种意义上,它也非常符合文化部门有关疫情期间上座率的要求。

文字|李翠芝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鼓楼西剧场发起的「1+1青年导演戏剧制造计划」海报。
北京

鼓楼西剧场不畏疫情培育小剧场人才

疫情的迭宕起伏,让表演艺术吃足苦头,创作力与演出活力大受打击。稍好的时候,因为国际团队进不来,市场对国内节目的需求大增,舞台表演似乎又见燎原之势,可惜好景不常。按目前情况看来,今年能够维持低度的演出质与量就不容易了。隷属北京市政府的北京国家大剧院,今年4月虽仍照常推出主题定为「歌咏华章」的歌剧节,很明显地是以中国歌剧为主,开幕大戏是10年前的旧作、原创民族歌剧《运河谣》,可以想见此次旧作新演居多。

文字|王泊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金汤普森艺术中心「冷战展览系列」邀请台泰艺术家以影像、声光装置或纪录片呈现他们眼中二战后的泰国和台湾,图为展览现场。
曼谷

台泰艺术家共同探索二次大战影响

位于曼谷市中心、去年11月新落成的「金汤普森艺术中心」(Jim Thompson Art Center)的展览著重于当代艺术,去年落成后的第一个展览为「冷战展览系列」(Cold War Exhibition Series),第一部曲由馆方邀请来自14个国家的艺术家,以影像、照片或印刷品的方式,展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如何持续影响各国的社会发展。

文字|吕小珊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戏剧盒与必要剧场联合呈献的《对峙》。
新加坡

艺术工作者积极进行各类跨界尝试

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去年推出了「自雇人士津贴」,为艺术工作者制造艺术创作的契机,催生了各类的艺术作品,既有线上呈现,也有实体表演。所有获得补助的作品在今年3月底呈现,线上数位作品以音乐表演居多,戏剧演出则多以实体演出进行,例如单人剧《餐饮外送》(Order On The Go)刻画外送员的苦乐心酸,便是邀请观众到街上随著戏剧主角穿街走巷。

文字|梁海彬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第 20 届「韩国小剧场歌剧庆典」海报。
首尔

歌剧庆典睽违两年热烈揭幕

韩国疫情虽大幅升温,全国已有逾1,500万人染疫,但重症确诊率持续降低,当局研拟下修新冠病毒危险警示,将其视为「风土病」(或称地方性流行病)处理,因此「与病毒共存」的政策逐步推动中。随著春天来临,近日在韩国街头,已可见大批民众四处奔走,除了仍需配戴口罩出入公共场合,一般作息几乎已恢复疫情前的日常。艺文界也终于迎来真正的春天,在因应防疫采取的各项限制陆续松绑之下,各类室内及户外节目接连展开,其中又以歌剧类大型公演率先回归舞台。

文字|许景涵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