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专题 |
特别企画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 影像的力量

登曼波 X 简莉颖

我们是酷儿,我们都在剧场 「我跟莉颕的共通点是酷儿。」 「还有我们都在剧场啦!」 此次采访并非两人第一次碰头。登曼波初踏入剧场界没多久,简莉颖是剧组的编剧,张艺堂摄影,负责场景美术的登曼波也拿著自己的底片相机随性捕捉,剧组的人觉得他拍得不错,把他与陈艺堂的照片交互用在宣传上。其后,登曼波陆续把作品放到网路上,接著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开始邀请他合作,成为别人口中的摄影师。 但登曼波不把自己定义在哪,电影美术、摄影师、艺术家、策展人或是音乐圈里极具名气的DJ,他在创作里寻找自身的解答、帮别人说那些说不出口,用影像转译故事。 这几年分别在影视及电影产业打滚,谈起剧场,登曼波与简莉颖一致认同在这个已有百年的产业,是一个没有包袱且包容各式创作的地方。不同于电影业固有男性主导的隐性文化,每一卡都被精密计算的影视作品,剧场有更大的空间弹性吸附未知,在视觉或是剧本皆百花齐放,甚至走得比商业电影更前面。 或许有时候也是种不得不。「剧场在宣传的时候,剧本通常才进行到一半,摄影师知道剧本里想传达的东西,但这东西要如何呈现,它可以是不那么具象化的,因为要具象,也没东西。」登曼波大笑说道。 在创作简莉颖 2012年作品《羞昂APP》视觉时,登曼波刻意不以人物作为主角,将剧本中「女性有时会自我物化,以达到需要」为发想,在模特儿身上套上好几双五颜六色的丝袜,框景定格在身体,将人体转化物件,变成隐喻的媒介。 创作剧场视觉更多时候可自成一个独立作品,登曼波喜欢这样的合作,无人指定该怎么做,从故事里抽丝剥茧,透过暧昧暗喻及他擅长的艳彩,让美感层次更加饱和。画面或许会有点冲击,但那就是目的,要别人不要用正常逻辑去观看,你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不确定,仿佛用微醺又调皮眼神对著观者说:这里有点意思,你来坐啊。
连士尧
特别企画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这些年,我们翻过的《PAR》

我看《PAR》的那些日子……与那些身分

第一次读《PAR》是什么时候呢?在大学玩剧场时,应该曾经在控制室看过些零散的《PAR》,到图书馆应该也是会看到每期新刊对了,2005年第一次在国家戏剧院舞台上的莲花池区看《如梦之梦》,巨大撼动后走到柜台把剧本书跟做封面特企的《PAR》都带走了,应该是我第一次买了《PAR》又认真读了《PAR》,这时还只是一个纯粹喜爱看表演、正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考剧研所的读者。(或许还幻想过未来继续玩剧场的话也可以登上《PAR》?) 终究是没有继续玩剧场,倒是退伍后没多久进入了现在的公司。身为古典音乐媒体,跟《PAR》真是有「亦敌亦友」的感觉虽然我们的受众不尽相同,但有时不小心撞题,还是会忍不住内心比较(或赞叹)《PAR》做了什么不同内容。每年8月必出的乐季大盘点,也是社内同事会争相等候寄达时要抢先看的期数,有时还会偷偷羡慕《PAR》能有「地利之便」,能提早知道NSO的乐季内容或是TIFA邀请到哪个名团这时的我与《PAR》,是同行竞业(?)。 2020,敝刊停掉纸本转为数位,隔年《PAR》也转型为双月刊并强化线上阅读,对于数位浪潮袭来的反应,倒是有志一同。少了同在书店上架的束缚,我也开始为《PAR》写一些文字,年轻时登上《PAR》的妄想,最终竟以作者的身分完成了!
许哲彬

走进另一个导演的脑袋

文字|许哲彬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许雅欣

用杂志说好故事

文字|许雅欣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陈煜典

遇见的,与被留下的

文字|陈煜典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方瑜

烟硝总未息,典型在夙昔

文字|方瑜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吴毓庭

伴我一起成长的伙伴

文字|吴毓庭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何曼瑄

没关系,危机就是转机

文字|何曼瑄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郝妮尔

被恒久留存的我们

文字|郝妮尔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