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变与不变:文明演化的众妙之心

欧洲企业家Jean-Claude Biver近期在访谈中,针对疫情和企业未来发展表达了独到的观点,认为目前各行各业的领导阶层都还是廿世纪环境孕育出的旧世代,须等千禧世代陆续接班后,廿一世纪才要真正...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撩爱的功夫

眼前这幕,像极一九八○年代侯孝贤电影旷乡少年恋爱男女既压抑又爆炸的怪扭情愫,明明不该直喇喇光天化日上演,却无畏地自在坦然。我好像嗅闻到一股荷尔蒙味,蒸腾著配合中南部天空,好比过往有时在南部田野看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创造性与艺术伦理

标注这些灵感来源看似损及了我「原创性」的荣光,但这些引述使我的作品有其脉络,向观众介绍了曾经影响我的艺术家们,并让我得以透过作品与他们对话。 讨论的重点不该放在个体的「艺术天赋」,而应著重在那...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有导演不控制的吗?(上)

好像常常会听到导演什么的,就是任性自我择善固执之类的说法。但,当舞台上的每一件事都在说话都有语言,都影响著认知感受与理解时,到后来没有一件事情是能够不去处理不去控制的;垃圾车经过的时间,路灯或逃生...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遥远的现场

西方当代艺术喜谈剧场与媒体的区别,强调媒体生产的是观众不在场的、间接的、虚拟的讯息,剧场创造的是直接、当下、现场的真实体验。剧场首要的是现场感,这一点,我想看电视国剧的老伯伯也不会反对;可是,剧场...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非常情境下的非常意义、非常艺术与非常改变

有部战争老片曾出现这样的画面:一次世界大战进入惨烈的壕沟肉搏战时,英军步兵上了刺刀冲锋陷阵,身旁还跟著几位军乐手面不改色地吹著苏格兰风笛,只见德军一阵机枪扫来,后者应声倒地!这种行为或许有点傻到不...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看不见的泉州城

多年以来,我一直想望泉州南管音影,因为曾身在彼城,被南音包覆,很难不忆起那周身弥漫的音晕。即至今年看到泉州「空城纪」,固然无一丝音声,画面里光亮的建物、平整的马路也恍如异境,我才猛然想起,那个静好...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实验剧场已死:实验剧场万岁!

马里内蒂在攻击大众娱乐时,故意显得咄咄逼人,这是因为他想要鞭策艺术家勇於实验,并抵制迎合观众喜好或期待的冲动。他希望艺术家不要用众所周知的有效方法,而是彻底改革剧场。作为艺术家,为了使观众惊奇,我...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在忙什么」――这似乎是稀松平常的对话起手式,但经常,我不太知道怎么聊这件事;常常在想还是来做件T恤,上面详列近三至六个月乃至年度的工作项目与规划,参与什么剧组,顺利吗正在经历什么问题?投了哪...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孩子在睡前拒绝了晚安吻

阿莫多瓦在隔离日记里,写下抵抗幽闭恐惧的片单,那些生命为何如此的关联。我想到他的《痛苦与荣耀》,对於努力生活与爱的捍卫,创作让人最终明白,命运是礼物。我们孤寂但并非完全地孑然一身,持续的书写收容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