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话题 |

Focus
话题

卡塔芮娜.库荷(左)与伊莎.蔻勒(右)。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直击2022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1

创造指向未来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模式

访德国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联合总监卡塔芮娜.库荷与伊莎.蔻勒

两年一度的德国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Internationale Tanzmesse NRW)是国际上最大的当代舞蹈交流展会,上千位舞蹈界的专业人士于夏末秋初之际在杜塞道夫与周边城市聚首,密集观看世界各地新作,并在展示会场进行交流以及制作业务上的串联,台湾过去10年来亦届届参与。在睽违两年后,今年(2022/8/31~9/3)首度在疫情后恢复实体活动。 本届博览会也是新任联合总监卡塔芮娜.库荷(Katharina Kucher)与伊莎.蔻勒(Isa Khler)负责策画的第一年,两人与评审团从来自55国、超过800件申请提案中选出了30个作品在为期4天的展会中全版呈现,包括高比例在公共空间进行的演出,以及跨越年龄分野的作品,并开启主题研讨论坛。策画者在疫情后提出了什么样的思考、观察和策略,这些规划如何影响展会内容,又折射出怎么样的策画态度与舞蹈环境,是这次访问的主轴。 面对未来挑战的新模式 舞蹈博览会不只关注作品 以专业人士为主的舞蹈博览会,过去带著市场导向的规划,从业人士聚集的流程主要服务选节目、买制作的任务。近年来,包括舞蹈博览会在内的许多当代展会都渐渐转向促进交流与知识分享的平台,希望突破产品交易的想像。这也是两位联合总监的核心价值,以及她们的策画提案自公开征选中获选的原因。两人著重于藉展会的「会议性格」,让创作者的理念能被看见,并建立更多层面的交流,以让国际舞蹈社群能共同研讨当代舞蹈在流通、制作与展演上所面对的新挑战、彼此差异的脉络,以及过往视之理所当然的种种结构性排除,包括在交流区域偏重、身体类型,或是性别身分等层面。 这些挑战和数位化与永续的议题连动,永续不仅涉及环境资源,也关于建立更永续的交流和伙伴关系所需要的思维和认识,「这些是当代舞蹈创作者正在思考的主题,因此也是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所关注的。」主办单位北莱茵-西发利亚舞蹈中心(Landesbro NRW)在介绍新任总监的新闻稿中提到。(注1) 本届的舞蹈博览会分为3个部分,交流互动的「集市」(Agora)、新设立的每日论坛「对谈连结」(Talk Connect),以及晚上的演出节目。库

文字|陈佾均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4
Dan Daw(右)与周书毅(左)。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直击2022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2 澳洲艺术家Dan Daw ╳ 台湾舞蹈家周书毅

当我们讨论「平等」,「差异」能提供什么视角?

2022年的德国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正在启动新的转型,从甫上任的联合艺术总监及策展团队暨评审名单上可明显察觉到,欧陆未来的表演艺术策展乃至艺术节规画的趋势与关注点。其中,在台湾讨论度也日益提升的「平权」与「共融」议题,在本届博览会中更被强调。不仅仅是更多的身障艺术家参与在其中,展现了身体的多元样貌与需求,展会在空间动线、人事或节目规划中,都能感受与往年不同的策展策略。 自2020年起担任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联合策展人的艺术家Dan Daw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他以身障者、酷儿、舞蹈工作者等身分,承担决定资源分配与对象的策展人职责的工作目标很明确:将身障人士的需求与身体经验带入此舞蹈展会,并让身障艺术家们在提升能见度的同时,也拥有合理且自在的工作场域。「有时候,只因为我在这个策展人的位置上(拥有话语权),他们能更安心地来演出,不用担心重复遇到一样的困难。」节目的时程安排,无障碍动线等基本需求,还须考虑空间场域变换与过多的讯息(文字、图像、声音、影像),都可能造成特定观众群的负担,必须细心筛选。「在参与的过程,要能感觉到随时能慢下来,或者离开,并且无须感到抱歉的。」其中必须不断互相提醒的重点在于:「要建立能够好好呼吸的时间与空间。」 那么,该如何具体地创造一个场域,让身障与非身障的舞蹈工作者,乃至所有不同身体╱心理特质的参与者,都能无障碍地自在共处、分享甚至共同创作?如何达到深度的对话与互相理解?又如何确实落实在执行面上?而具备怎么样身分、身体及视角的人,适合来规划这个场域的游戏规则?透过近年同样关注相关议题,也担任「2022台湾舞蹈平台」策展人暨卫武营驻地艺术家的周书毅与Dan Daw的对话,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解答。

文字|陈成婷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4
各国原住民艺术家交流聚会现场。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直击2022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3 德国《TANZ》总编辑观察特稿

台湾X加拿大原住民圆桌聚会现场反思(上)

在台北和温哥华中间有9,568公里的汪洋。对于逃离中国国安法的上千名香港人来说,温哥华是他们理想的目的地。我从西方的视角来看,太平洋并非一开始就被视为一座桥梁。西方的世界将台北,以及台湾,看作是遥远的东方的一部分;它也将温哥华,也就是加拿大,视为同样遥远的西方。也许这样的看法是不正确的,尤其当我们能在德国的杜塞道夫及其国际舞蹈大会中见证到两大文化的相识:其中一个,西方世界忧心地认为正面临著来自中国的威胁;另一个,则是被视为有潜力处理去殖民化、性别差距及来自南方的民主国家等议题的榜样。 在欧洲为中心的地图之左,加拿大是一个清楚知道殖民在其社会中所留下裂痕的批判者;而在世界地图的右侧则是台湾,尽管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别无选择地向内靠拢这似乎是能修补社会中任何裂痕的方法。 我一直到了舞蹈博览会时,才得以卸下上述观看视角,看见加拿大与台湾皆是在原住民土地上所建立起的国家。在博览会中,台湾以来自岛屿南端的屏东县、距离前工业大城高雄有段距离的蒂摩尔古薪舞集的演出开启序幕,他们由群山簇拥著的河边小村山地门而来。舞者们交叉著双臂,牵起彼此的手后围成圈,唱著歌,跳起四步舞。舞步十分简单,就像是台湾的独立制作人许慈茵低声跟我说的:「他们传承部落的舞,部落中不论年纪,所有族人都会一同唱歌跳舞。」在这次的场合里,与族人们一起唱歌跳舞的是前来德国的北莱茵-西发利亚邦参与国际舞蹈博览会的访客们。 原住民舞团穿著代代相传的传统服饰,边吟唱,边展开了跳舞的圆圈。编舞家巴鲁.玛迪霖并不担心西方宾客会趁这次邀请「挪用」台湾的原住民舞蹈,他与国际博览会的宾客们展开了一段名为「斜坡上的Zemiyan四步舞」的对话。蒂摩尔古薪舞集所追求的并非原住民的舞蹈原型,人们来到这里逛著、寻找著现代舞的踪迹,而玛迪霖与其舞团以《去排湾》一舞来满足观众的渴望。对于排湾族的原住民来说,他们并不愿意独留在昔日的传统模式里。 台湾与加拿大在国际舞蹈博览会里,可以说是荣誉贵宾的角色。他们在两年前受当时的博览会总监耶尼克(Dieter Jaenicke)邀约参与,但博览会因为疫情而并未如期举行。在所有建立于原住民土地上的国家中,日本在某种程度上应该要被提及,但在这之上,澳洲、美国及较少人知道的斯堪地纳维亚半岛、俄罗斯和南非都是由原住民

文字|安德.魏瑟曼、魏宇静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4
加拿大艺术家洁尼特.柯多维奇。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直击2022杜塞道夫国际舞蹈博览会3 德国《TANZ》总编辑观察特稿

台湾X加拿大原住民圆桌聚会现场反思(下)

重新定义自己,也创造与外在世界的连结 在这个广大的圆圈里,还有许多人。他们属于不反对「现代舞」一词,但又希望能在被视为遗失的历史里,重新定义自己文化的人们。像是艾佛伦.帕米拉坎(Efren Pamilacan Jr.),他是一位菲律宾人,居住在南澳洲库林王国(Kulin Nation)里属于乌伦杰里族(Wurundjeri Woi Wurrung)和伯纳翁族(Bunurong peoples)的土地上。 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舞蹈创作家聚集于此,他们都被民族主义者和拓垦者夺走了自己的文化,也都在现代的文化背景里长大成人。人们也自然而然认为,这些艺术家会踏上寻找部分或全然迷失的自我认同的路程。 但对TAI身体剧场(直译为:「看,身体剧场」)的瓦旦.督喜来说并非如此。相反地,这位来自台湾东岸花莲县的太鲁阁族编舞家寻觅的是合作,与外在世界的连结、接触。比如和印尼艾可舞团(EkosDance Company)的艾可.苏布利阳托(Eko Supriyanto)合作的双舞作《AriAri & Ita》。 其中,瓦旦.督喜作品《Ita》灵感来自于当嘟乐。当嘟以摇摆的四四拍演奏,是印尼殖民历史中的卓越音乐,在有葡萄牙色彩的格朗章曲调上刷上了忧愁的哀悼,伴随著印尼称为裁彭甘的舞蹈,以及谈论著爱情、痛苦和日常生活的歌词,当嘟早被视为流行乐,也被在自己国家之外、远赴台湾讨生活的印尼人视为民族乐。瓦旦.督喜对那些住在台湾的印尼社群非常感兴趣。他从关注的「脚谱」入舞,这也是他称呼舞蹈中踱步基础的名字。他将之拆解开、专注其中,如同他在2017年从织布的动作中,研发并使用在《月球上的织流》。 透过艺术创作,去除历史杂质 瓦旦.督喜也说自己著迷于「手势的故事」。不只是在台湾传承自祖先的舞蹈,包括太平洋区域从印度到夏威夷的所有原住民舞蹈,手势是舞蹈中传递故事的工具,时常被严格地汇编成典,也时常充斥著对外人来说难以解读的神话般的意义。基于长者奠下的基础,人们可以把手势搜集并归类,做成目录后像植物标本一样收藏。但人们也能观察手势,仔细的辨别,暂时不去探究其所隐含的意义,而是专注在欣赏动作的形成、变化时的速度、手指的杂技、手势和舞者们的身体与

文字|安德.魏瑟曼、魏宇静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4
三位与谈人,左起:徐华谦、王小棣、詹杰。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爱国东小聚场」讲座记录

从剧场到影视的跨界打怪指南(上)

詹杰 ╳ 王小棣 ╳ 徐华谦

「爱国东小聚场」是位于爱国东路的国家两厅院为表演艺术工作者所打造的聚会时光,由两厅院驻馆艺术家规画主题,分享专业知识、剧场脉动,希望能给予彼此灵感,甚至酝酿合作的可能。 近年来,IP产业兴起,透过改编,故事以不同型态转生,为此,第一次的聚会,由将于年底卸任驻馆艺术家的金钟编剧詹杰,特别邀请到跨越两造的王小棣导演,及北艺大电影创作系的徐华谦老师,分别自编剧、导演与表演者的不同角度,谈IP、聊改编,开诚布公地分享来自业界的第一手经验。借此创造更多交流机会,提供给有志于剧场、影视产业创作者一份「跨界打怪」心法。 演员的装备与武器 詹杰(以下简称詹):在活动开始前,我们向大家搜集了许多问题,这次大概有30多题都在问:「究竟剧场表演跟影视表演有什么差别?」可不可以请华谦老师帮我们解答? 徐华谦(以下简称徐):我大学时读戏剧系,现在任教电影系,负责教授学生将来成为「镜头」前面的演员。回头来看,我自己有很多机会在剧场中实践专业,也参与过影视作品,两种媒介理应不相抵触。我看了许多人的发问,可能大家对于「不同媒介里如何展现自己的专业」这件事情困惑了,但其实只是媒介有所不同。如果我们回到这项专业的本质,我认为与其聚焦专业如何表现,不如好好思考媒介到底有什么不同?剧场是一个固定的空间,观众跟你的物理距离是固定的;影视是可移动的镜头跟剪接的景框,镜头一跳,很可能就是你的特写。两者的物理距离传达是有差的,所以你一但意识到媒介本质的不同,表演自然就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作为演员,你可能长期在剧场空间表演,习惯了固定的物理距离投射,也可能习惯在镜头前做可以辨识的情绪改变,但如此一来,可能便误会了表演本质上某一些内心的情感流动;两种媒介看起来好像很不同,但事实上里面一定有一条贯穿在各种不同媒介通用的相同本质。千万不要被这些不同之处先困惑了,我们先去找到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只要你从那一个一样的地方出发,你便有机会进可攻、退可守,攻去哪里?攻去世界各地;退到哪里?退到你自己的生存或生活。 詹:演员真的是不容易的工作,我对于演员这个职业始终充满好奇。植剧场第一届招收24个

文字|李鸿骏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1
王小棣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爱国东小聚场」讲座记录

从剧场到影视的跨界打怪指南(下)

詹杰 ╳ 王小棣 ╳ 徐华谦

编剧、演员生存大不易 詹:有许多人问到生计的问题。我以前家里并不富有,当我读研究所时,我已经很务实地寻找更多收入。除了编剧,其实我也做过非常多奇怪的职业,比方说,我在公共电视当了3年、共30多集《艺文大道》的节目企划制作,从撰写脚本、剪片、邀请来宾到现场执行等等,一集大概一万多酬劳,尽管薪水不多,但优点在于,只要制作人答应什么人都可以邀请。所以我找过周游、陈湘琪,还有胡德夫一众老师上节目,这个过程让我有更多机会接触社会形形色色的人,同时对于创作跟生计的权衡,有了更务实的体认。 几年过去了,编剧这一行在台湾还是非常辛苦的,我回学校演讲,时常告诉学弟妹:「你不一定要为艺术牺牲,能吃得饱最重要。」当你没吃饱,便不太容易有再探索的可能当然,很多学弟妹也往电视圈发展,这是很好的挑战。也有人问:「怎么选择商业或者创作?」这对我而言并非直接的分野,即便是商业制作,无论案子资金多寡,都必须找到感到快乐的平衡点。 徐:剧场生存不容易,无论你想做导演、编剧还是演员,都会面临身体上很大的难关。我自己算是幸运,除了小时候当过餐厅的服务生之外,这辈子只做过老师与演员的工作。 尽管如此,我仍经历过一段不好受的日子。研究所之后,我便不再跟父母拿钱,当时英国念书的姐姐决定留下,陪(当时还不是的)姐夫攻读博士,我爸非常生气,于是断绝金援,姐姐只得向我求助拜托!我是一个不跟家里拿钱、苦苦的研究生,结果每个月得开始烦恼姊姊的生计问题。 记忆犹新,我每个月要寄6万块给她。尽管演戏存了一点钱,但在每个月固定的大笔支出,我近百万的存款就全部没有了。那时候我正在写论文,根本没有任何工作机会,日子窘迫的时候,我一度假装穿了衬衫,然后问室友「我看起来像上班族吗?」我已经没有存款了,假如论文也没有写出来,那么有朝一日我真的会变成上班族。 后来我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存钱筒,至少能够再撑一些时间。我当时住在光武工专附近一条约45度的大斜坡,那天日子风和日丽,我拿上存钱筒走下山,结果不小心手滑,存钱筒掉到地上,铜板钱币哗拉哗拉地沿著斜坡滚下去。 在追逐那些

文字|李鸿骏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1
今年亚维侬艺术节开幕记者会上的欧利维耶.毕。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大功「毕」成 差强人意(上)

亚维侬艺术节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的毕业成绩单

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于2022年7月底正式卸任亚维侬艺术节总监尽管挺过层出不穷的批评、与政客斡旋的角力、疫情冲击被迫取消和缩编的危机,毕领导之下的亚维侬艺术节并未开创新局,甚至得到褒贬不一的评价。近10年来,被誉为国际剧场创作先锋的亚维侬艺术节究竟发生了何种变化?

文字|王世伟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3
闭幕记者会的欧利维耶.毕(右)与下任总监提亚戈.罗提吉斯(左)。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大功「毕」成 差强人意(下)

亚维侬艺术节艺术总监欧利维耶.毕的毕业成绩单

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于2022年7月底正式卸任亚维侬艺术节总监尽管挺过层出不穷的批评、与政客斡旋的角力、疫情冲击被迫取消和缩编的危机,毕领导之下的亚维侬艺术节并未开创新局,甚至得到褒贬不一的评价。近10年来,被誉为国际剧场创作先锋的亚维侬艺术节究竟发生了何种变化?

文字|王世伟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3
展会举办地点:加拿大国家马戏艺术中心。
话题追踪 Follow-ups

齐聚蒙特娄 全球马戏人的交流盛会

加拿大「2022当代马戏国际展会」参与侧记

过去两年因疫情之故仅举办数位展会、线上论坛和工作坊的「当代马戏国际展会」(March international de cirque contemporain,MICC),是在全球当代马戏社群中备受瞩目的展会之一,于2022年7月11至14日终于重返实体聚会。 由加拿大国家马戏艺术中心(TOHU)主办,每年7月登场,为期4天的国际展会,年年吸引超过来自全球五大洲、数百位的马戏从业人员,从制作人、场馆经营者、节目策办人、创作者、团队、经纪人到国家艺术协会(Arts Council)等专业人士齐聚一堂。 笔者因先前策划过卫武营马戏平台及推动国际交流合作,因此受到主办单位邀请,自2020年起担任该展会亚洲、澳洲与大洋洲工作小组(MICC Working Group - Asia/Australia/Oceania)的共同召集人,与澳洲群艺制作公司(Cluster Arts)总制作人Kate Malone于两年疫情期间,于小组内推动区域合作与发展相关讨论。今年主办单位特别邀请各个工作小组召集人参与实体展会,终能见到澳洲召集人本尊,并全程观察此展会的相关规划与实践。 健全当代马戏产业链 兼顾观光与城市行销 加拿大为全球面积第二大国家,被视为全球第三大法语城市的蒙特娄,位于该国境内法语区魁北克省,该市拥有约428万的人口,海纳全球五大洲的移民、文化相当多元丰富,不仅为该省会最大的城市,也是该国支持当代马戏的先驱,举世闻名的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便落脚于此。 除了上述经营规模庞大的团队外,设立在该市、中型规模的马戏团,尚有台湾民众熟悉的团队,如七手指马戏特技剧场(Les 7 doigts de la main)、幻光马戏团(Cirque loize)、马戏机器(Machine de cirque)等,此外还有多个活跃在该市的小型团队及独立表演者,若要称该市为「世界马戏之都」一点也都不为过。离蒙特娄车程近300公里的魁北克市,亦有知名的马戏团队翻转工厂(Flipfabrique)设立于此。 「当代马戏国际展会」以北美洲为基地,初衷以创作、展演和串连北美洲

文字|张欣怡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3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两厅院35th 特辑—档案的力量 「平行剧场:轨迹与重影的厅院35」双策展人

汪俊彦X周伶芝

让档案成为美学和政治的重新提问(上)

由汪俊彦、周伶芝策展的「平行剧场:轨迹与重影的厅院35」,以戏剧院地下层、邻近表演艺术图书馆的废弃车道为主要展出空间,将于10月展出。两位策展人从两厅院35年累积的档案之中汲取关键字,成为展间命题的设定,包括:「经典定义」、「自由、情感、世界的身体辩证关系」、「边界、他者、历史实验与制造」、「城市景观、新自由、战争、域外」等,他们透过这些关键字检视35年来,在两厅院这个国家机构带领下的台湾表演艺术,意图展现及彰显的特质、样貌与流变。 除了两厅院旧有档案库,两位策展人还从《PAR表演艺术》杂志、舞团、剧团等外部借调资料,无形中扩大厅院的记忆库,借由文件、影像、声音等展品的铺陈,不仅提供了观者重新阅读历史档案的路径,更期待著能为当代表演艺术创作者开启不同的视野,并于未来提出回应的可能性。

文字|吴垠慧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周伶芝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两厅院35th 特辑—档案的力量 「平行剧场:轨迹与重影的厅院35」双策展人

汪俊彦X周伶芝

让档案成为美学和政治的重新提问(下)

由汪俊彦、周伶芝策展的「平行剧场:轨迹与重影的厅院35」,以戏剧院地下层、邻近表演艺术图书馆的废弃车道为主要展出空间,将于10月展出。两位策展人从两厅院35年累积的档案之中汲取关键字,成为展间命题的设定,包括:「经典定义」、「自由、情感、世界的身体辩证关系」、「边界、他者、历史实验与制造」、「城市景观、新自由、战争、域外」等,他们透过这些关键字检视35年来,在两厅院这个国家机构带领下的台湾表演艺术,意图展现及彰显的特质、样貌与流变。 除了两厅院旧有档案库,两位策展人还从《PAR表演艺术》杂志、舞团、剧团等外部借调资料,无形中扩大厅院的记忆库,借由文件、影像、声音等展品的铺陈,不仅提供了观者重新阅读历史档案的路径,更期待著能为当代表演艺术创作者开启不同的视野,并于未来提出回应的可能性。

文字|吴垠慧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青银共创分享会」与会者合影。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没有头衔、无论资历,平等才是对话的开始

两厅院「青银共创分享会」侧记

两厅院近年大力推广「人人的剧场」,期待让厅院建筑在既有的精采上,开拓更加多元多姿的活力与魅力。继「共融剧场」之后,2022年首度扩大举办「青银共创」计划,邀请舞蹈、戏剧、声音、书写与社创领域的职人专家,透过不轻松的报名程序,募集一批对于世代沟通有感的青银学员,展开密集工作。活动在7月30、31日两日对外开放的「青银共创分享会」上总结回顾,并邀请各领域讲师进行经验分享与传承,同时也跨海邀请日本 OiBokkeShi「老いと演剧」创办人菅原直树、苏格兰巴罗兰德芭蕾舞团创办人Natasha Gilmore 远距畅谈混龄创作经验,两日分享会气氛热络,提问踊跃,大家在会后最想知道的是,这样的计划未来还能不能继续推动下去?

文字|齐义维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7
《王子.哈姆雷特》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20届台新艺术奖 年度大奖与表演艺术奖

小剧场独角戏夺两大奖 反省自身也传承美学

第20届台新艺术奖已于7月2日揭晓颁发。20年来该奖项产生逾60位得主,唯今年很特别,第一次得奖的人力飞行剧团,分别以独立创作的《感伤旅行》,以及与身体气象馆共同创作的《王子.哈姆雷特》,包办年度大奖及表演艺术奖、两部作品演出场地都在承载小剧场梦想起飞的牯岭街小剧场、都是独角戏、都是由资深表演艺术摄影家许斌肩负平面摄影、都是由牯岭街小剧场馆长姚立群担任制作人。 诚实面对也自我开创 独角戏提供反省机会 「独角戏可贵之处在于不管是导演或演员,可以不依赖别人、不受别人支配下,告诉你是谁、你的存在是什么。」王墨林强调,反省很重要,但在台湾要冷静下来思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幸好独角戏提供了一个反省的机会。「就是完全回到自身,面对自己,反省自己,而这个反省不必是公开性、社会性的,我们的精神实属密室,这个反省可以在秘室进行,一重一重打开。」 为了让独角戏演员明白「自我」到底是什么,王墨林要求演员书写剧本。「独角戏演员在舞台上自言自语,说一连串的台词,唯有自己写剧本,才能清楚他所说出的每一句话究竟在讲什么。」此次杨奇殷在王墨林要求下写给自己、给众人的《王子.哈姆雷特》剧本,修了至少40次。 除了要求演员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王墨林也要求演员具有自我开创的能力。「独角戏演员处在一个人的状态下,他没有对手戏,讲话或者不讲话,都是表演,他要解决很多问题,譬如跟观众的关系:观众看他这件事是存在的吗?或者他不管观众看他这件事?或者他跟剧场空间的关系?如何把这个小小剧场空间放大想像,成为你自己的精神世界?诸如这种变化的能力很重要。」 传承美学技艺 让微观走向宏观的观察 「我这年纪,差不多就这样了!」王墨林把自己说得淡然。他看著身旁的杨奇殷说,「他们需要舞台需要空间发展。做独角戏很好的感觉就是,可以把我40、50年来的身体美学技艺传承下去。」 「我就是要让年轻人站在前面,但是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不明究里的人会想『这个演员怎么得奖的啊』!」王墨林说的是颁奖典礼那天。聚光灯打在舞台上代表领奖的导演黎焕雄及演员杨奇殷身上,来宾眼神全投向激动情绪哽咽的两人;而炫目镁光没照到的,舞台下,王墨林,原本一双瞇瞇眼,此时瞇成了一

文字|陈淑英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4
第20届台新艺术奖三大奖项得主合影,左至右:杨凯婷、张宝慧、姚立群、杨奇殷、黎焕雄、李亦凡、洪梓倪、王墨林。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20届台新艺术奖 颁奖典礼现场直击

第20届台新艺术奖 小剧场成大赢家

第20届台新艺术奖于7月2日揭晓得奖名单,并举行颁奖典礼。人力飞行剧团堪称大赢家,不仅以独立创作《感伤旅行(kanshooryokoo):当你前往南方我漫长的忧郁变成一座用遗忘构成的西伯利亚》勇夺「年度大奖」,同时以与身体气象馆共同制作的《王子.哈姆雷特》,抱回「表演艺术奖」;而影像与新媒体艺术家李亦凡则以作品《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个怎么打开》拿下「视觉艺术奖」。

文字|陈淑英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06
柏林戏剧盛会总监伊冯娜.巴登霍尔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59届柏林戏剧盛会(Theatertreffen)现场报导 从35岁到46岁,11年来推动变革的努力不懈

专访艺术总监伊冯娜.巴登霍尔

从1964年便开始的柏林戏剧盛会(以下简称盛会),近年来不仅在国际声量大增,也成为德国剧场推动女性平权重要的指标。能让这近60年的组织运转出全新面貌,因应时代发展作出改变,担任总监的伊冯娜.巴登霍尔功不可没。 她在2012年接下总监职位,11年间推动许多变革让难民议题被重视、推动身障剧场、争取入选作品的女性保障名额、剧本市集开放全球征件,及推动气候友善措施并资助生态永续发展论坛(Forum of Ecological Sustainability)。尽管外界对于这些决策不全然支持,甚至批评发生得太晚(注1),这两年还不幸地碰上疫情搅局,她从未放弃借由策划盛会各种活动来松动德语剧场的父权结构。长期致力推动剧场性别平权的努力,也让她在2020年获颁「柏林杰出女性奖」(Berlin Womens Prize)的肯定。 以团队合作的精神在10年间开花结果 在一个长期由父权掌控的剧场体制下,作为女性领导者处境更加艰难。巴登霍尔回想当年接下总监职位时,不像今日,女性领导者难以获得培训相关资源。所幸,一路上她深受前辈们赏识和鼓舞,包含前柏林艺术节(Berliner Festspiele)总监托玛斯.奥伯伦德(Thomas Oberender)以及前盛会总监、2020年出任德意志剧院首位女性总监的伊丽丝.劳芬伯格(Iris Laufenberg)。奥伯伦德更曾清楚地告诉她,「这是适合你的职位」,给了她莫大无比的勇气。 巴登霍尔先是在2005年开始担任剧本市集艺术总监(Head of Stckmarkt),2009-2010年期间担任德国中部威斯巴登双年展策展人。当奥伯伦德在2012年赴任柏林艺术节总监时,就立刻延揽她担任盛会总监,看中的就是她关注国际视野的能力,也认为她能够延续盛会往国际拓展的方向。 盛会早于1980年起,在歌德文化协会的协助下,便陆续将「国际论坛」(Internaitonal Forum)扩展至全球,每年邀请35位年轻剧场工作者来到柏林进行交流。2003年开始,剧本市集开放欧洲征件,2012年的盛会已经逐渐从围墙倒塌前东西德交流作品的平台,转变为国际年轻剧场工作者间的聚会场域。在奥伯伦德担任盛

文字|王颢烨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05
《像恋人一样》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59届柏林戏剧盛会(Theatertreffen)现场报导

后疫情时代,「我们」还需要剧场吗?

编按:2022年5月,德语剧坛的年度盛事柏林戏剧盛会(以下简称盛会)再度以实体展开。两篇自柏林传回的现场报导,除了带我们深入了解,后疫情时代欧陆关注的剧场话题。另外,透过专访即将卸任的总监伊冯娜.巴登霍尔(Yvonne Bdenhlzer),充分认识盛会这11年来如何带动剧场讨论,使其成长为如今国际化、推动女性平权的剧场重要指标。

文字|王颢烨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05
万座晓剧场经营团队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民营表演空间新地标—万座晓剧场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上)

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日光,无所分别。」是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剧团「晓剧场」的开场白,似乎正呼应著团名的「晓」破晓。从在台北士林成团,到已于万华扎根10余年;也从士林的3层公寓,到和平西路三段巷弄里的地下室、华江老公寓,然后是龙山文创基地B2与糖廍文化园区。晓剧场除发展面向社会议题的创作,如《秽土天堂三部曲》、《焦土》等,也改编张曼娟、黄春明、三岛由纪夫、宫部美幸等作家经典,并落实与万华在地的连结,开设社区戏剧班,发表系列作品,和南海发展中心进行身心障碍者戏剧课程。晓剧场现正进行中的下一步是,多数剧团长年以来的梦想拥有一座剧场。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6/03
万座晓剧场开幕表演。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民营表演空间新地标—万座晓剧场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下)

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反复的沟通来回,与差点说出口的放弃 「剧场使用」与「文化资产」两种专业交会后,彼此延伸出来的问题,往往不一定能找到交集,甚至绊著彼此的步伐。例如晓剧场核心成员叶育伶也提到,过程中曾有文资委员将整个园区的古迹建物都拿出来讨论,但晓剧场所承租的只有B栋,她苦笑说:「古迹作为一个整体,怎么可以单栋讨论?这个问题,文资委员觉得很荒谬,但我们也觉得很荒谬。」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6/03
论坛与会者线上合影。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台上挥棒者的奠基工程

记香港中乐团第2届「国际中乐指挥高峰论坛」

在交响乐团的演奏中,指挥是一位最特别的人物。他是唯一一位不带乐器的表演者,却能背对著观众,统领乐团的表情速度,激发潜能,让汇流的音色在各种手势的引导中蜿蜒畅行。指挥独特的魔力,在历史的淬炼下已臻成熟。然而要以相同的模式掌握国乐交响曲,却仍存在诸多问题。幸而在香港中乐团的高度重视下,以不同角度培育指挥专业,从2011年开始创办「国际中乐指挥大赛」,历经2014年、2017年的3届赛事后,已培育出多位指挥菁英,在香港、台湾、甚至美国等地崭露头角。此外,更于2011年举行首届「国际中乐指挥高峰论坛」,以多重面向研讨中乐指挥的发展与沟通合作讨论。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6/01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疫情之下看艺情

2021年OPENTIX与两厅院售票系统数据观察

COVID-19疫情迄今已逾两年,对全球表演艺术产业皆造成重大影响。纽约百老汇迄今仍因确诊案例而有程度不一的停演事宜(注1),学界亦有针对疫情下之观众心理与产业影响之研究(注2)。本文仅就OPENTIX与两厅院售票系统之数据观察,提出台湾表演艺术产业在疫情下之状况分析。

文字|高竹岚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5/19
郭芝苑纪念音乐会演出的地点——圣巴尔多禄茂教堂。
话题追踪 Follow-ups 透过音乐 让欧洲更认识台湾

郭芝苑作品 首度在爱尔兰发声

早期,西洋古典音乐虽是透过传教士作为媒介进入台湾,但真正开始落地生根,则是在19世纪中期之后。日治时期,借由日本人引入西化音乐教育,为艺术风气奠基,也影响爱乐者赴日求学。在台湾接触近代西洋古典音乐之初,前辈作曲家郭芝苑就以其广泛多元的创作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当时代表人物之一。经过了一个多世纪后,古典音乐在台湾已有相当卓越的成果,不但有优秀的音乐家在海外争光,乐团也屡屡在巡演中获得极高评价。此时,该是由台湾反向发声、让世界听见自我特质的时候了。只不过,如何传递?又该传递什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5/06
帕帕达吉斯和西泽龙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反映时代的冰上美学(上)

从2022冬季奥运看花式滑冰凝炼的艺术百态

20世纪上半,奥运会曾有过建筑、文学、音乐、绘画、雕塑等文艺竞技项目,斯特拉温斯基曾担任奥运评审,江文也以《台湾舞曲》代表日本参赛获奖。1990前后,「雪上芭蕾」一度几乎成为奥运竞赛项目,然而长久以来与艺术关系最深的奥运项目,或许要属结合了音乐、舞蹈、设计、叙事等的花式滑冰(以下简称花滑)了。 奥运竞技透过世界各国电视直播,许多人享受著4年一度的花滑欣赏经验。在音乐、华服、青春丽影交错之间,这届北京冬奥的花滑竞赛,不但在人类身体极限上继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突破,艺术层面也有不落俗套的创新。不少作品未屈从通俗的大众审美取向,诠释时代的新视觉,反映出当代美学与社会观点,呈现更兼容多样的面貌,带来比表象的华丽更加深刻的共鸣。

文字|邱馨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1
格林与帕森斯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反映时代的冰上美学(下)

从2022冬季奥运看花式滑冰凝炼的艺术百态

20世纪上半,奥运会曾有过建筑、文学、音乐、绘画、雕塑等文艺竞技项目,斯特拉温斯基曾担任奥运评审,江文也以《台湾舞曲》代表日本参赛获奖。1990前后,「雪上芭蕾」一度几乎成为奥运竞赛项目,然而长久以来与艺术关系最深的奥运项目,或许要属结合了音乐、舞蹈、设计、叙事等的花式滑冰(以下简称花滑)了。 奥运竞技透过世界各国电视直播,许多人享受著4年一度的花滑欣赏经验。在音乐、华服、青春丽影交错之间,这届北京冬奥的花滑竞赛,不但在人类身体极限上继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突破,艺术层面也有不落俗套的创新。不少作品未屈从通俗的大众审美取向,诠释时代的新视觉,反映出当代美学与社会观点,呈现更兼容多样的面貌,带来比表象的华丽更加深刻的共鸣。

文字|邱馨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