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ew 演出 |

Preview
演出

排练现场,左为温宇航(饰信陵君),右为唐文华(饰侯嬴)。
戏曲 精炼剧本,借古喻今

曾永义遗作《虎符风云》 寄无价情义于创作

中央研究院唯一「戏曲院士」曾永义于去(2022)年10月仙逝,其于疫情间完成的遗作《虎符风云》终于在今年2月正式演出。可惜的是,国光剧团本期望曾院士能亲眼见到此作问世,却只能在无法圆满的遗憾中,让这场演出成为思念与纪念。 《虎符风云》搬演战国时期「战国四公子」之一信陵君「却秦救赵」的故事,主要根据《史记.信陵君列传》,并且参考〈平原君虞卿列传〉、〈范睢蔡泽列传〉、和《战国策》〈赵策〉、〈齐策〉的相关文献,述说信陵君养士三千的知遇之情、与兄长魏王的兄弟之情等,并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既连结也扩大为对于国家的忠义、面对家国的无我,提炼历史剧于现代上演的无价意义。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3/02/03
音乐

以为遗忘的事物,耳朵会替你记得

自由击《20伍零》

每一段历史或许都有它的位置,以及所欲讨论的议题,然而声音是自由的,例如窗外的脚步声、远方的飞机、砲弹或者泡茶声音没有立场,它是那样中立而且尽责地借由空气的震动,发散出去,公平地交给每一双耳朵,并且不经意地,为记忆凿刻。 这是「自由击」的最新作品《20伍零》,将背景锁定在近未来的2050年,回头反顾1950年的伤痕与欢愉,展开一场百年对话,让尘封的历史,透过客观的声音,召唤被人遗忘的记忆。

文字|郝妮尔
官网限定报导  2023/02/01
《木兰》宣告演出记者会现场。
音乐 浴火之后,击乐剧场昂然出发

《木兰》10年 展现「不得不勇敢」的坚韧

由诗歌而来的「木兰」传说,无论是电影、动画、绘本、音乐剧等,在艺术上各具有无限创意。然而,以打击乐所诠释的《木兰》击乐剧场,从表演的型态、声响的选择,乃至剧场中各种艺术的深度融合上,都可说是表演艺术中独特的形式。参与的艺术家皆为专业领域中的佼佼者,他们并非各自独立分工,而是与作品一同生成。经过砥砺,《木兰》已成为「击乐剧场」的重要典范。然而朱宗庆打击乐团却不因此自满,在2021至2022跨年之际做了精修,并于全台巡演。虽然口碑反应热烈,但囿于疫情无法尽情发挥。因此,在《木兰》定版10年的2023年,团队决定再度搬演,以飨更多乐迷。 《木兰》在创作过程中,不断以「砍掉重练」的精神打磨,不料在去年底意外遭受祝融之灾,像是给予一记重击。然而朱团却坦然将此当作浴火重生的机会,并且坚持「从制高点再出发」。艺术总监朱宗庆坚定表示:「我们就像木兰,在剧变时局中怀著『不得不勇敢』的坚韧心境。」 对于重演,驻团作曲家洪千惠认为:「一部作品从创作、成熟到经典,看的不是作品本身,而是演出者诠释与演出的过程。就像演奏贝多芬的经典作品一样,不同的演绎就有不同的生命。」舞台设计王孟超则说:「在剧场这么久,没有遇过灾难后这么快就再演的。」他幽默地透露:「我喜欢在看演出时幻想,如果那是我来做会如何?没想到这次居然有实现改进的机会。考量演出的乐器、动作都很复杂,所以我会以简约为主,给一个乾净的舞台。」 以舞台表象之外,艺术家们也让《木兰》传递深刻的内在。灯光设计车克谦回忆在2013年应邀改版,在首演一个多月前母亲意外离世,为此他持续用这个作品检视自己与家人的关系。他感性地说:「木兰的故事除了代父从军、争战沙场外,最重要的就是家与家的连结。就像尾声返乡最希望是牵起阿娘跟阿爹的手,转身一起迎向幸福团圆的时光,那就是《木兰》的核心价值。」多媒体设计王奕盛则说:「火灾时,我第一个念头是『还好有《木兰》』。很多时候,自己做其他设计但不知怎么进行时,我常想到《木兰》。因为许多我想突破的尝试都成功地在这个制作中得到映证,所以《木兰》对我来说像是奠基石一样的存在。」 2023年的最新版本,同样以两版卡司呈现不同世代与风格,尤其在「马伕」角色中,在原有久经沙场的老手之外,新增年轻的卡司高瀚谚。导演李小平说明:「不像何鸿棋那样浑然天成,新世代的高瀚谚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3/01/13
戏剧 黄郁晴的《艺术之子》

走进一场噩梦,再一起苏醒

身为两厅院驻馆艺术家,黄郁晴耗费两年打造戏剧作品《艺术之子》。问及创作契机,她回答:「最初,是因为看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黄郁晴说,看小说以前,她觉得自己对于性暴力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毕竟作为一个女性,敏感于世事,自#MeToo运动以来便积极关注,然而看了小说以后,她的意识却像是被抛向从未抵达过的地方,「像是书中的那句话面对强暴者心思,最后竟只能化作一句:『为了不那么痛苦,我只能爱上他』,过去我完全没想过这种事,那比我想得复杂太多。」 当时的她还不晓得,正式开始启动《艺术之子》后,许多原有的疑问非但没有更清晰,却冒出更多疑惑。比如关于性与权力间的纠缠,关于美与暴力的依存,也关于这道恒久的问句:最伟大的艺术,是不是必然得通过巨大的疼痛才能产出呢? 「可能很多人会期待我给这问题一个答案,而且是光明、充满希望的答案。」黄郁晴说:「但我其实无解。」 世上所有,都能移动 黄郁晴回想起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经验,第一次她哭,第二次她冷,「2021年1月的时候,我坐在阳台看著那本小说,总觉得在太温暖的地方阅读会有种罪恶感。」 乍听之下,她是如此敏感而多虑,实际说来,那是因为黄郁晴自认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我本来很直觉地认为,像#MeToo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直到创作《艺术之子》时,回过头去想,才发现我也有欸,而且愈想愈多,只是当下不会特别去归类。」 追本溯源,黄郁晴说大概是童年受琼瑶式的故事影响太深,有段时间以为柔弱与苦情是女生唯一的解释,如同戏中女主角那样,总等著被拯救,往往连自己受伤了都搞不清楚。一直到高中踏入女校,她才慢慢松动这样的想法。 「高中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她说,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不像是过去式,仿佛那一切仍在眼前眼前所及尽是女孩,女孩们练仪队、打篮球,成群结队或孤身一人,美艳、清纯或帅气,各种可能在此被释放。「高中的我有段时间是剃平头的,想尝试自己性别的样子,也因为在那个环境中被接受的range很大,却不存在著批判性,所以非常快乐。」 不只是性别上的突破,性向亦然。 黄郁晴高中参与戏剧社时,第一次认

文字|郝妮尔
官网限定报导  2023/01/12
《逢魔时刻》排练现场。
戏剧 交叠落语、舞踏与现代剧场

是「磨」也是「魔」 面对每个创作者的《逢魔时刻》

「逢魔时」(おうまがとき),指的是黄昏时刻。在日本文化中,这个时刻昼夜交错、天色渐暗,相传会遭逢灾祸,或是容易遇到魔物。落语家戴开成此次以「逢魔时刻」命名作品,除借取其原意,同时思考我们对「魔」的未知,以及可以面对的方式与心态;更想说的是,每个人的人生当中都有可能在某个阶段过不了内心的魔。这不仅呼应了《逢魔时刻》本作为2022台湾戏曲艺术节的其中一档节目(后因疫情延期),而以「妖怪」作为发想主题,透过传统落语段子,发展出一对表演怪谈的师徒在路上遇到危机的故事;另外,也是此作混合了落语、舞踏、站立喜剧、现代剧场等形式,尝试跨越每种表演形式自身的「魔」(关卡)。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2/29
《灰男孩》排练照。
戏剧 浓缩20个角色于一身

《灰男孩》 书写被时代遗忘的角落

长期尝试偶戏、面具、光影等异媒材的同党剧团,近年关注焦点放在揭露与抚慰台湾历史里,那些尚未被深刻挖掘的性别身体伤痛与幽微的情感面向。承继团长邱安忱对演出形式上持续的尝试与突破,继2017年结合布袋戏并获得台新艺术奖提名作品《白色说书人》、2021年以6位男演员扮演36个人物的同志与家族伤痛作品《父亲母亲》,以及2022年透过光影偶戏细腻刻画慰安妇处境作品《燃烧的蝴蝶》后,2023年再度携手演员林子恒,以台湾作家、白色恐怖受难者冯冯跨越国界、大起大落的奇特生平为依据,推出一人分饰20角的独角戏《灰男孩》,并邀请新生代同样关注台湾史的剧作家李璐,与资深剧场编导演全才吴世伟共同编织剧本,《白色说书人》导演戴君芳再次回归,黄金组合为台湾历史剧场添一笔视野弘大而形式精致的作品。 「如果一个故事太庞大到觉得做不了的时候,那我就把它用缩成最小的形式来做。」同党剧团团长暨《灰男孩》编剧群之一的邱安忱分享。取材自作家冯冯跌宕曲折的生平故事,《灰男孩》剧情在节制却不妥协的策略下,采双线方式进行:来自中国广州的方爷爷,与现代台北街头参与学运的小任机缘巧合相会,两相异时空之下的个体分别遭遇政权暴力压迫,映照出不同世代青年面对社会与自身定位拉扯的处境与样貌。在时空地域跨幅庞大、主角生命流转复杂的情节中,不同社会阶层、甚至语言肤色有别的20个角色,将浓缩在演员林子恒身上,在彼此相爱、互恨的共生共存里轮番出场。 乱世埋藏住的人性缩影 自演出2017年由詹杰编剧的《白色说书人》后,邱安忱发觉对台湾白色恐怖时期历史的认知稀疏,刚好中山大学社会学系林传凯老师在台北信义社区大学开课,课间两则关于性别与身体的政治受难者经历,引发他想做戏分享的念头,其一是《父亲母亲》的原型蔡志愿亲身经历(注);另一则为台湾第1届十大杰出青年、本名张志雄的作家冯冯,少年时代被送往凤山海军招待所等白色恐怖时的相关禁闭场所,遭受到其他男性性压迫的事实。 冯冯描写身处单一性别情境下,人们不由自主将身体欲望投射在较为异化的同性身上的情绪,主题在白色恐怖相关的艺文创作里非常罕见,却异常真实。最后加入编剧团队的吴世伟分享:「这是一个人性没有被认真看待的一个角落。当一个环境完全没有女人,只有漂亮的小鲜肉

文字|齐义维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2/26
胡乃元(左)与林昭亮
音乐

大师岁末联手 共献室内乐经典

林昭亮、胡乃元与NSO室内乐音乐会

近年来,新一辈的年轻台湾小提琴家陆续在国际大赛中崭露头角,甚至已在世界各地的音乐舞台打响名声,成为真正的国际小提琴家,但若提到台湾第一代的国际级小提琴家,相信大家一定会立刻想起林昭亮及胡乃元两位大师。 两位大师幼时皆拜师于台湾的「小提琴教母」李淑德门下,在那个国内音乐教育资源尚不充裕的年代,两位天才儿童在11、12岁通过教育部资优儿童甄试,成为小留学生。1977年,年仅17岁的林昭亮赢得西班牙苏菲亚皇后小提琴比赛首奖,因此被经纪公司相中,从此成为国际演奏家;1985年,24岁的胡乃元荣获难度极高的比利时伊莉莎白女皇音乐大赛首奖,为首位获得此大奖的华裔音乐家,并走向国际乐坛。除了在国际大赛成绩斐然,两位大师录制的唱片都曾获得企鹅指南三星带花的最高荣誉,几乎等同全世界乐迷们对于该曲目的首选录音。虽然在国际乐坛占有一席之地,但两位大师仍心心念念著台湾,不仅只是回国演奏,林昭亮近几年举办「台北大师星秀音乐节」,身为艺术总监的他除了带来世界知名的演奏家来台献艺,更同时培养年轻音乐家来组成音乐节乐团;胡乃元则是Taiwan Connection音乐节的音乐总监,集合海内外优秀的台湾音乐家,除了于国家音乐舞台演奏,也深入偏乡小镇,推广古典音乐之美。 就现今的古典音乐文化而言,要在同一场音乐会中见到两位顶级小提琴独奏家并非易事,但2022年的最后两天,乐迷却能同时获得两份惊喜大礼,不仅连续祭出两场林昭亮及胡乃元两位国际大师领军的岁末音乐会,而且内容完全不同,分别是室内乐及乐团音乐会,展现两种截然不同音乐风貌。 双小提琴的室内乐曲目并不多,更少有机会在音乐舞台演出,本次室内乐音乐会,精心介绍3部也许大家陌生,却绝对值得一听的佳作。匈牙利作曲家罗萨的《双小提琴奏鸣曲》虽然是20世纪的乐曲,却不见「现代音乐」的晦涩难懂,反而新鲜有趣,3个乐章充分展现出双小提琴多样全能的表现风貌:狂放并具有怀旧色彩、沉思冥想的氛围,甚至是戏谑活泼的。两位小提琴大师将偕同钢琴家王佩瑶,带来俄国作曲家萧斯塔可维奇与莫什科夫斯基的作品:萧斯塔可维奇的《三首双小提琴与钢琴小品》是萧氏改编自其电影配乐的小曲,不见萧氏大型作品典型的强烈及对比风格,反而展现出其少见的多愁善感、温馨可爱又平易近人的一面,篇幅短小却令人意犹未尽。莫什科夫斯基的《双小提琴与钢琴组曲》一方

文字|张伟明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2/23
钱南章、赖美贞夫妇共创第九号交响曲《红楼梦》。
音乐

台北爱乐50周年 首演钱南章第九交响曲《红楼梦》

成立于1972年的台北爱乐合唱团,今年适逢成军50周年团庆,从开季音乐会起,就挑战独唱、重唱、合唱、双合唱团等不同编制的音响及经典合唱曲目。在岁末欢庆的尾声,更将首演作曲家钱南章的大型合唱作品第九号交响曲《红楼梦》作为压轴,期待能为观众带来一个与众不同的合唱飨宴。 钱南章是国内创作量丰沛又深受欢迎的作曲家,作品在他的设计下富含剧场元素,尤其神来一笔的幽默感更常令人会心一笑,其孜孜不倦的创作精神尤其令人感佩。曾获国家文艺奖、吴三连奖及5届金曲奖「最佳作曲人」的肯定,在台北、慕尼黑、旧金山3地的作曲生涯,写了近百首乐曲,演出超过百余场次。不仅是国际上少数能够跻身至创作第九交响曲行列者,也可以说是奠基台湾的作曲家中,第1位达到第九交响曲目标者。回想最初创作交响曲的肇始,他笑说:「2003年,简文彬回国担任国家交响乐团总监,希望演出国人创作的交响曲,但却遍寻不著。后来碰到我,就邀我写了第一首交响曲《号声响起》,此曲荣获传艺金曲最佳作曲奖。」 时光荏苒,众多创作之后终于来到钱南章的第九交响曲。这传说中的「第九」,不但被视为作曲家的里程碑,也由于贝多芬、布鲁克纳、及刻意避开第九交响曲的马勒都无法突破,因此使得这个数字更为神秘。当然,后世破解迷信者所在多有,但无论如何,「第九」的地位与重要性无可抹灭。为此,钱南章花了两年心力寻找恰当的素材,甚至不惜拜访友人、请教意见。最后,在台北爱乐合唱团的委托创作及夫人赖美贞女士的编词协助下,决定以加入独唱与合唱的声乐交响曲《红楼梦》作为他生涯中第九交响曲的主题。钱南章解释:「在贝多芬之前,人声与交响乐是平行的两条线。到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采用了席勒的《快乐颂》;马勒的多部交响曲都加入了独唱、合唱的元素。从此可以说,这两条现已经混在一起了。」 为何选择《红楼梦》?钱南章认为:「《红楼梦》完全符合我对第九交响曲人生大哉问的创作理念!」其中包括了儒、释、道3家的哲学理念,也有生、老、病、死的世间百态。因此他撷取故事中的几个重点,6个乐章从〈序曲〉开始,接著〈石头记〉与〈葬花吟〉,分别代表著贾宝玉与林黛玉两位主角;有场面壮观的〈大出殡〉、〈刘姥姥〉,到尾声的〈红楼梦〉呼应著世事无常,浮生若梦,却也在作曲家的巧思下,藉著传统戏曲的元素笑看人生,以及钟声齐鸣来祈求疫情早日消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2/09
舞蹈

阿喀郎.汗《丛林奇谭》 邀你一起珍惜自然与家人

1967年的迪士尼动画《森林王子》是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支卡通录影带,小时候我一看再看,非常珍惜。长大后到英国伦敦读书工作,才知道它竟然有原著小说,而且作者还是英国家喻户晓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吉卜林(Rudyard Kipling),阅读原著小说的过程,仿佛重新经历了年幼时的美好回忆。每个人或许都有这样的经验,长大后试著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去完整自己小时候的奇想、弥补过往的遗憾。对于阿喀郎.汗(Akram Khan)来说,创作《丛林奇谭》或许也是这样一段自我完形的过程。 阿喀郎.汗可以说是全球最负盛名的现代舞蹈家之一,他的璀璨生涯开始于1985年的首次登台,而演出的剧目正是《丛林奇谭》。《丛林奇谭》的故事主角毛哥利从小在印度丛林里被母狼养大,习得丛林生存法则、成为丛林动物的共主,最后终于面临返回人类文明社会的抉择。阿喀郎回忆,当年才10岁的自己在《丛林奇谭》剧组中既顽皮又爱捣蛋,长大后回想起来,常后悔当时不懂得珍惜机会、不理解《丛林奇谭》故事的深刻意义。近年来极端气候灾害频传、流行疫病反噬,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亟需反思,阿喀郎因此希望借由《丛林奇谭》的再制,传达他的关怀与意志,并重新弥补小时候的遗憾,再次提醒自己曾经对剧场的憧憬,以及剧场所能乘载的意义。

文字|林农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11
《千年幻恋》排练现场。
戏剧 提炼〈聂小倩〉爱情故事

《千年幻恋》发现未曾见过的偶师之心

多数人对《聊斋志异》的认识,不离聂小倩与宁采臣的爱情故事,且对这个故事的了解,更多是从徐克监制的电影《倩女幽魂》而来,正因此份熟悉,从而形成改编制作时的重要主题。但这个故事,还能够从何种角度进行诠释?真云林阁掌中剧团与香港浪人剧场在「新艺计划」中发想、创作出的《千年幻恋》,即以〈聂小倩〉为基底,透过金光布袋戏的演出,经由爱,一步步地走进偶师的内心世界。 从聊斋故事,走进偶师的内心 编剧何应权在谈创作这个作品时,是从过去看布袋戏的经验进行思考,觉得「在金光戏里,什么都可以发生」,真云林阁掌中剧团团长李京晔从布袋戏的发展、以及金光布袋戏的内涵来谈,认为金光布袋戏并不只是声光上的特效,而是「所有的一切,都能够成为金光布袋戏的演出内容」,甚至是「只要有别于以往的演出形式,它就能够是金光布袋戏」。 每一位创作者在创作的路途上都是孤独的,他们要创造出作品中的世界,并从中折射出创作者幽微难见的内心。浪人剧场艺术总监谭孔文与何应权首先想到的是,布袋戏偶师不仅是表演者、也是故事的创作者,他们创作偶戏、也赋予戏偶灵魂,但有谁想过偶师们的内心世界?且当代偶戏的各种形式实验,确实也未曾有过对于偶师自身的生活与思考为核心的作品。因此「看见偶师」,便成为这个作品的重要命题。 但要从何种角度看见偶师?〈聂小倩〉故事的「爱」被提出,从原著中各种不同身分的爱,建构出多层次的对比与对话,看见的不只是原著的人与鬼,还有人与神、与偶,甚至是女儿与父亲等关系,并且透过对话,从爱情故事逐步走入偶师的内心,看见孤独但辽阔的创作思维。

文字|苏恒毅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1/07
舞蹈

折磨囚禁后,分裂不曾见过的 Khiang

蔡博丞新作《The Cell》

去年,台湾岛上的人们迎来了一个夏季的三级警戒生活,这段时光为许多人带来改变,包括 B.DANCE 艺术总监蔡博丞。沉淀酝酿,他将这段称为「病态」的经验,化为超现实新作《The Cell》。 享受一种折磨,深陷其中 疫情趋缓,B.DANCE 甫于年初巡演欧洲 4 国 22 场,这是疫情后的首次国际巡演。两年来虽然取消数十场演出,但透过线上剧场,舞团声量未减,仍很快地与国际接轨,且甚至有所收获:「在经历了 COVID-19 带来的破碎感后,好像我又再大胆了一点,看到了不曾见过的自己,还有 B.DANCE 创作的可能性。」 隔离时光,蔡博丞独自生活在他形容全白的小套房里,对一名高度动能与行动力的舞者、编舞家来说,近乎折磨。每天重复选项有限、类似的事情,他开始自言自语,时间一久,一面觉得病态,却又著迷般地深陷其中。 「我开始怀疑,这间房间在控制我。」 没办法折磨肉身,转而折磨创作思绪。「作为一个作者,我好像在享受这样子的被折磨感,以及分析这个被折磨感是如何产出的」一个想法冒出,下一个念头又把上一刻的自己吞噬。当迫不得已的束缚感捆住自己,那些潜藏在幽暗深处的人格,在疫情期间于白色的房间,分裂而出。 蔡博丞感觉到,在狭小空间被关著的自己宛若是一颗渺小细胞,正被放在培养皿上实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The Cell》要说的是那种不安、怪异、混乱跟躁动。」 《The Cell》从 2018 年描述人格分裂的《Split》延伸,当时30分钟的版本,探讨人在短时间转变性格的病态与分裂。经历长时间隔离后,蔡博丞转化被世界悬置的荒谬感,并且要让关住人们的「空间」成为主角。

文字|廖昀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9
纪录片《派娜娜:传奇女伶高菊花》剧照。
艺术节 2022人权艺术生活节

跨越地域藩篱 打开被淹没的伤痛历史

2022人权艺术生活节将于11月19日登场,这次的主题「记忆导航」意在出土曾经被压抑的历史,恢复那些被否认的身分,发出曾被禁止的声音,不论性别、族群、年纪;无论是否有过交集,这些曾被淹没的历史,都是引领我们向前推进的力量。 今年的人权艺术生活节邀请了包含飞人集社剧团、余余剧场、阮剧团、狂想剧场及来自香港的艺术家黄国才等艺术家与团队参与,并将展演戏剧、舞蹈、音乐、装置艺术、影像录制与纪录片等内容,其中最值得期待的是野火乐集所制作、再现邹族歌手高菊花的纪录片《派娜娜:传奇女伶高菊花》。 高菊花是邹族音乐教育家高一生的长女。1947年二二八事件时担任阿里山乡长的高一生因协助涉案者避难,被加上罪名「匪谍叛乱」,于1952年被捕,1954年遭到枪决,为白色恐怖时期的受难者之一。 高菊花毕业于台中师范学校,任教于阿里山国小,原本已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接受入学的她,却因为父亲被捕,中断了求学之梦,家里经济因此一落千丈。此时经过朋友介绍,于是到台北的歌厅以艺名「派娜娜」登台演唱赚钱养家。她白天在歌厅以狂野的嗓音、风情万种的舞姿演唱拉丁歌曲,迷倒当时不少权贵。各大唱片公司也捧著条件优渥的合约等著与她签约,可是她一概拒绝,因为每晚走下舞台,在台下等她的不是歌迷,而是准备带她去问话的情治单位人员,与她交换救援高一生的条件。但不管她如何努力赚钱,配合情治单位的要求,父亲高一生最终还是走了。 这位为家人牺牲的奇女子,在野火乐集总监熊儒贤多年的采访与筹备下,透过导演侯季然的影像,将这位传奇歌手背后因历史的残忍、导致她必须度过的悲情人生,呈现在你我的面前,其父高一生对邹族音乐的贡献,因白色恐怖而中断的憾事,也能从这短短25分钟的纪录片一窥端倪。

文字|赖家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6
《练习曲:东东(和他朋友们)的假期》描绘主角踏上到蓝色度假村的旅程,一路上遇见各种不同的人。
戏剧 纪念盗火剧团创团团长谢东宁

《练习曲:东东(和他朋友们)的假期》 面对死亡的练习

人的一生当中总有死亡的那刻,或是得面对亲密之人死亡的那天,但我们练习过如何看待这种(可能是)永远的失去与离开? 盗火剧团《练习曲:东东(和他朋友们)的假期》(下简称《练习曲》)说了个魔幻故事:主角朱莉在半梦半醒间接到一通跨越时空、来自于东东这位朋友的来电,要他到蓝色度假村一趟。失业的她,踏上这趟旅行,而旅程中又遇到不同的人,同样的是都有亲人去了蓝色度假村。但是,东东是谁?蓝色度假村在哪? 主创者之一的刘天涯说:「老实说,观众可能会猜到蓝色度假村应该是象征死亡的地方,我觉得朱莉所经历的一切,蛮类似我的心境,就是如何去面对亲人死亡,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一开始会是不解、或恐惧,然后慢慢释怀。」因为,这个作品是要纪念她过世的先生,也是盗火剧团创团团长谢东宁(大东)。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5
吉米布兰卡
即将上场 Preview 【艺Fun线上】给力推荐 「剧场狂粉的日常」podcaster

吉米布兰卡:多类型大补帖来了!

这次推荐的方向是「多类型大补帖」,于不同的表演类别各选出一档作为代表。什么都看都吃才能让营养更均衡,心灵更富足啊! 音乐剧:C MUSICAL制作《最美的一天》 这出「乾眼症疗愈系音乐剧」有著动人的母女情感、交错的故事时间线与细腻的倒叙手法。即便为母则强,遇到了只剩下3个月余命的人生最终任务,仍必须要打起精神与鼓起勇气,思考如何继续接下来的每一天。自2017年首演至今,好评不断,作品以几乎无台词但全唱词的呈现方式,温柔打动无数观众。虽说是离开,但只要好好玩、好好在一起,每一天都是最美的一天,直到我们说再见的,最后一天。 舞蹈:丞舞制作团队《THE CELL》 自从2015年在水源剧场看了《浮花》,丞舞就长驻在我脑袋,成为我必追的舞团之一。编舞暨艺术总监蔡博丞在国际间拿奖无数,舞作既诗意又入世,情感丰厚自由,有年轻气盛的张狂叛逆,也有沉稳反思的细腻动人。《THE CELL》是他的第5部长篇,发想自疫情隔离的精神状态。舞作以超脱时间与空间的白色作为主视觉,然而在看似纯洁单纯的白色下,时空与自我都模糊变形、扭曲揉捏,再一次带给观众冲击。 戏剧:嚎哮排演2022《全家都去你家》到你家线上演出 这档还需要写推荐原因吗?就是好看得不得了啊!嚎哮排演少数(笑)既正常又很不正常的演出,改编自Yasmina Reza的《God of Carnage 杀戮之神》。除了接地气的台词编写,还将原本两对异性恋夫妻的人物设定改为异性恋夫妻与同性恋夫夫,使剧本里原本只是生理男女性别分野的讨论,多了一层心理阳性与心理阴性的有趣对比。剧本好、演员佳,还不看吗? 亲子:玉米鸡剧团《莎士比亚的童言童语》 要怎么带著孩子认识莎士比亚?或者是

文字|吉米布兰卡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2
高翊恺
即将上场 Preview 【艺Fun线上】给力推荐 Thinkers' Studio思剧团营运总监

高翊恺:你说,人生是可以有多少个第二次机会?

或许很多观众跟我一样,在2020年到2021年期间对线上展演,还抱持著一些好奇与新鲜,随著疫情流感化,剧场在今年也再次纷纷开启。虽然,比起线上展演活动,进到实体空间内观看演出,实际面对表演者与创作者在传递各种讯息时的那股专注且强烈的氛围,对我来说就是「剧场」最为迷人的地方。线上展演或许早已不是一种替代方案,但似乎也成为创作者们思考媒材运用多元的可能性。这一次想要推荐的作品或创作者,过去皆因为各种理由而错过该作品,即使当下感到有些扼腕,但也因为艺FUN线上舞台2.0,能够获得「再次把握」的机会啊! 不贰偶剧《戏头》 第一次认识「不贰偶剧」是在2019年还在策划大稻埕国际艺术节的时候,当时以《道成》呈现出团长郭建甫展现他对传统布袋戏、戏偶配件等各种道具的热爱,同时也诚挚地传出面对他所思考的改良传统剧统剧场的美学风格;如同他的团名「不贰」一般,「专一独特;别无二心」。郭建甫近年也长时间透过自媒体YouTube频道的经营,以每则3分钟内的短影片示范各种戏偶的操演,推广他所热爱的东方传统偶戏艺术。今年8月在华山乌梅剧院首演的《戏头》,也是郭建甫首次与近年也常与不同领域跨界合作的剧场导演陈昶旭共同创作,玩心十足又活力充沛的两位大男孩,针对戏偶们展开了一场地狱戏偶公审的想像之旅,如节目介绍中所提,「《戏头》,有点像戏偶版的玩具总动员。」身为皮克斯《玩具总动员》的胡迪粉,说什么也要「不贰」话的,追起《戏头》。 拉纤人25周年团庆系列莫忘初衷 曾获得德国乐评赞誉「来自东方的声音奇迹」的拉纤人男声合唱团。成立之始,由一群热爱合唱艺术的「成功高中校友合唱团」共同组成。经过了25年,有什么理由,能不与这群保有初心且持续了25年的团队一同庆祝这难得的美好?除了几首拉纤人的经典曲目外,这次的艺FUN线上舞台也有9月底刚结束的《重返理发厅》演出中的部分曲目,如〈追追追〉及〈山顶的黑狗兄〉等。讲到这两首歌,我突然脑中浮现出今年拉纤人与FOCA合作的《达文西的notebook》中几经典服装造型画面,如:胸前的那个刺青

文字|高翊恺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2
戏剧 文学与剧场的多重互文

《谁在暗中眨眼睛》既冷且热的现世关照

10月,连续阴雨瞬间终结了整个夏季的燠热。在灰阴的日子,走入动见体近河滨的排练场,时间好像跟著缓慢了下来。与导演符宏征的对话,不快,却深刻,也让时间更为凝炼,阻隔外头的车水马龙。 在出入之间,寻找原著精神 符宏征凝练的话语,在谈到王定国的小说却有火花迸发。他总是露出兴奋的神情,像是遇到知己:「王定国的小说结尾常常会戛然而止,读的当下会觉得:怎么会这样?怎么不揭露多一点?但这个不揭露也是我做戏的风格,有所保留、有时候不太直接地去留白。」对他而言,王定国的小说平衡很好,故事简单不复杂,却举重若轻,能入世也可以出世;乍看通俗,却能深刻呈现人心与人性的幽微。作者的情操与人格也在适切的书写距离中展现。这次的5个小品也以小情小爱为主,格局不大,却很悠远。 「这东西,做不好就真的有点8点档。」他因为实在太喜欢王定国的文字了,更造成前期发展卡关:「卡死在是,我找不出自己的故事,都要跟他的故事走,甚至想说算了,不要变成作品,保持未完成,永远用读剧的方式去介绍王定国。读剧就可以大量使用我觉得里面很棒的文字。」为了突破己身盲点,符宏征邀请高俊耀加入编剧。 高俊耀不满足于符宏征选给他的10篇短篇,又自己大量阅读王定国的其他作品,以自己的方式寻找新的切入点,尤其锁定其文字中展现的时代感。此次《谁在暗中眨眼睛》选取原小说集中的〈本垒〉、〈蝴蝶〉、〈六月下午的家〉,并加上《神来的时候》里〈顾先生的晚年〉与《夜深人静的小说家》的〈樱花〉,共形成5个小品。各篇章故事独立,却也保留王定国小说里绝妙的互文,并借由垃圾车的乐音衔接各篇章。两人不囿于原著,以忠于原著精神为共识,层层解码王定国的文字,共同对话。从原著,到剧本,再到演员表演,转译的过程也形成一种互文。

文字|黄馨仪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1
《最后一场电影》
戏剧

透过剧场,改变社区生命力

台南艺术节《最后一场电影》

2022台南艺术节以「艺总超界」为题,总计有15档46场次表演节目、2档推广活动及1场2天互动式展览。除在正式场馆演出外,台南艺术节亦以城市的非典型空间创作为特色,包含大南门、沙淘宫、张辉美术馆等;另外,也于新营文化中心彼此呼应。新营这座城市,位于台南北部,过去是制糖工业区,也是台南县政府的基地、铁路的重站,是一座具有现代机能的城市,但是随著县政府撤离,新营至今的建设趋缓,也面临了人口老化的问题。 受新营文化中心委托,身体气象馆自2018年起带领银龄工作坊,至今发展出《新营快到了》、《新营快到了2》、《新营_海鸥》、《小人国》等制作。透过社区剧场的发动,职业的剧场导演、素人演员、演员的家人朋友、观众因此被聚集起来,走进地方的历史,接受和传递生命的知识。 即将呈现的《最后一场电影》,让演艺厅的观众席化身舞台,那是一间新开幕的电影院,但是所有想来看电影的人最后都不知道为什么看不成电影。在这里不只谈论有关新营的记忆,台湾各地都有被拆除的历史建筑和没落的电影院,「电影」这个主题因此延伸出更具公共性的提问。《最后一场电影》中还加入了真正的自制电影,以及与李婉菁合作、重新编曲的台语流行歌,这些影像和音乐即兴地相互搭配,带来许多新颖的剧场效果。

文字|刘沁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20
九天民俗技艺团首度挑战莎剧融合自身的阵头表演与文化。
戏剧 结合莎剧文本与阵头表演

《夜鼓天声 Sleep No More》让鼓声成为欲望的预言

九天民俗技艺团首度改编莎士比亚剧本,将悲剧《马克白》融合自身的阵头表演与文化,并与阮剧团驻团导演庄雄伟合作,让《夜鼓天声 Sleep No More》既是场艺术形式的跨界实验,也对应表演与文本的个别文化象征,回应每个历史现场里的欲望展示与毁灭命运,成为现下与未来的预言、或是告诫/白。 浓缩莎剧,找寻文化转译的方法 多数人可能是从电影《阵头》(2012)认识九天民俗技艺团(以下简称九天),首度与九天合作的导演庄雄伟其实也是从《阵头》开始认识他们。若以此为起点,或许标示著九天从自身阵头与击鼓表演出发到跨界实验,已超过10年光景,并开创出一套说故事的方式,而「莎剧」又将是九天跨出下一步的企图。 莎剧专家的编剧Howard Blanning将《马克白》相对枝微末节处删掉,在1小时左右的演出时间中,提炼出故事主轴。「这是个完整且非常浓缩的《马克白》。」庄雄伟说。此外,也将部分元素进行转化,像是西方对「乌鸦」会连结到「吃食尸体」,但东方文化中则相对薄弱,因此就改为「鸟」,不做明确指涉;或是,将「祷告」改为「拜拜」,而拜拜的神祇则为「九天玄女」,都是为了找寻《夜鼓天声 Sleep No More》于东西文化之间的转译位置。 另外,庄雄伟也提到剧名《夜鼓天声 Sleep No More》,其实是个「台语+英文」的剧名,并非彼此的翻译。「Sleep No More」取自《马克白》中弑君过后的无法入眠,而前头的「夜鼓天声」代表著鼓与预言间的关系,其实也是主角因欲望膨胀后的对天祈求,不管是无法满足的有所求、还是期待原谅的可能,随鼓声直达天听。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19
戏剧 从一间不起眼的旅社开始

《富贵Hù-Kuì!大旅社》 找到彼此的生活微光

台南永福路上,有间不起眼的旅社,Google评价为2.9分。其中一则评论写道「适合无家可归的可怜人的暂时栖身之所」。它是乐都大旅社,也是《富贵H-Ku!大旅社》的雏形。 一间旅社,与一个故事的原点 斜杠青年创作体的核心成员之一周韦廷回想以「旅社」作为创作主题,是因为台南人剧团团长李维睦经营民宿「开天窗」,激发斜杠青年创作体对这类型空间的想像。有了民宿这个概念雏形,她与朱怡文走访许多台南的老旧旅社,搜集创作灵感。某天来到乐都大旅社,竟然满租。听老板娘解释,才知道现在罕有短租旅客,大多是长期租户。 于是,她们非常好奇,一间位于城市角落不起眼的旅社,撇除来台南观光的旅客以外,究竟是谁会选择住在这里? 她们与居住于此的长辈长聊,意外发现房客大多是租屋市场里较不受欢迎的族群。其中一位阿姨告诉她们,不用特别准备什么证明就能入住,房客与老板娘的相处状态,早已超越纯粹的租赁关系,还多了患难相扶的友情。 某些社会难题,也在田调过程中浮现;但《富贵H-Ku!大旅社》没打算讨论严肃议题突显独身者困境,反倒想抓住人性里难得的温情一个与现今社会格格不入的场所,却能广纳世间的畸零人这样的故事已足够迷人。于是剧本编排上,设定旅店老板娘(朱殷秀饰)面临空间营运转型问题,结合面具的表演方式增添喜剧元素。订好主轴后,因担心演出过程打扰到「开天窗」的邻居,便辗转找寻两层楼高、具有民宿空间性质的场所,最后找到了张辉美术馆,将之打造成旅社。

文字|黄资婷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14
比利时列日皇家歌剧院制作《唐卡洛》。
音乐

从历史出发 西班牙王子的人生悲剧

威尔第歌剧《唐卡洛》

西班牙文Don╱Doa是一种对贵族男性╱女性的尊称,相当于英文中的Sir/ Lady。在某些歌剧作品中,我们会看到角色名字前面带著这样的尊衔,比如莫札特的「乔凡尼」或是威尔第的「卡洛(斯)」,即表示该角色乃是一位西班牙贵族。威尔第的歌剧《唐卡洛(斯)》(Don Carlos,正确译名「卡洛斯阁下」),改编自大文豪席勒的同名诗剧,内容系根据西班牙王子卡洛斯(Carlos de Austria,1545-1568)的生平加油添醋而来,是一部以历史人物为题材的故事。 从法语大歌剧展开的创作 卡洛斯王子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与第一任妻子玛莉亚的独子。或因父母是近亲通婚,卡洛斯出生后便患有一些精神疾病。由于是长子,卡洛斯在1560年正式被册封为王储。父子俩人间本就存在一些龃龉,后又因为政治意见相左扩大嫌隙,导致菲利普二世在 1568年将卡洛斯囚禁。卡洛斯曾试图向父亲求和却遭到拒绝,最后病死于狱中。坊间一度流传著「菲利普二世杀死长子卡洛斯」的传闻。 法国的伊莉莎白公主(Elisabeth de Valois,1545-1568)最初是许配给西班牙的卡洛斯王子,但出于政治利害上的考量,最后被嫁给了菲利普二世,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伊莉莎白成为西班牙皇后时才14岁,她与菲利普二世的婚姻虽然短暂却互信和睦。伊莉莎白与继子卡洛斯同年,两人之间关系友好,她亦常扮演父子之间的润滑剂。当她获知卡洛斯被囚禁时,相当意外难过。卡洛斯过世不久,伊莉莎白亦因曾多次流产大伤元气而英年早逝。这些留给了后世剧作家一些遐想的空间,进而绘声绘影出伊莉莎白与卡洛斯之间的私情。 歌剧(Opera)这个剧种虽起源于义大利佛罗伦斯,但主导歌剧在19世纪上半叶发展的城市却是巴黎。这其中,不可不提一位灵魂人物作曲家梅耶贝尔(Giacomo Meyerbeer,1791-1864),以及他所引领的潮流「大歌剧」(Grand Opra)。典型的法语大歌剧有5幕,内含法国人钟爱的芭蕾场景,故事经常取材自历史,而背景则多围绕著政治冲突。法语大歌剧不论在长度、题材、形式上,都与一般熟知的义大利歌剧传统存在著差异。19世纪上半叶,各地的歌剧作曲家

文字|邱秀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12
女高音左涵瀛(左)饰演女主角黛丝德莫娜、男高音布兰恩.利杰斯特(右)饰演男主角奥泰罗。
音乐 暌违4年再推出歌剧全本制作

TSO《奥泰罗》 新旧交辉、映照世情

1979年,时任台北市长李登辉指示台北市立交响乐团(TSO)筹办「台北音乐季」,开创国内大型艺术节庆的先河。音乐季的其中一项重头戏是全本歌剧制作。自此,每年推出年度歌剧制作,成为TSO的优良传统,从1979年雷昂卡发洛《丑角》、1980年威尔第《茶花女》、1981年古诺《浮士德》,一直到2017年奥福《月亮》,近40年来,TSO几乎不间断地年年推出全本歌剧制作,其中有许多更是该剧目的台湾首演! 诚如代理团长郭佩瑜所言,TSO对经典歌剧制作的持续耕耘,培养了好几代的歌剧人口:「从追随著市交数十年数不尽的乐迷、能够独当一面的声乐家们、数以百计的专业合唱团员,到不可或缺的舞台、灯光设计及后台专业人员。」今年适逢台北表演艺术中心(简称北艺中心)竣工开幕,乐团释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暌违4年,TSO将重启歌剧制作的光荣传统!北艺中心由大剧院、球剧场和蓝盒子3个剧场组成,其中大剧院设有全国面积最大的乐池,是个可应用于各种形式演出的新式大型歌剧院。还有什么比全本歌剧制作更适合用来庆贺歌剧院落成的呢?了解了重启光荣传统的契机后,下一个问题就会是:该为这独特的场合挑选什么样的剧目?借由重启传统来庆祝全新场馆的开幕,其中的关键概念就是「新旧交辉」,因此,迎来了TSO 2022年度歌剧威尔第《奥泰罗》。 《奥泰罗》改编自莎翁名剧,剧作家玻伊多和作曲家威尔第联手赋予此剧全新生命,这是新旧交辉。威尔第创作此剧时已年过70,却没有故步自封,而是持续精进,将华格纳乐剧的特点融入义大利歌剧写作,为其创作生涯再创高峰,也是新旧交辉。《奥泰罗》是经典义大利歌剧,TSO邀请曾和帕华洛帝(Luciano Pavarotti)、葛贝洛娃(Edita Gruberov)、涅翠柯(Anna Netrebko)等顶尖声乐家合作的义大利指挥家马可.波米(Marco Boemi)担纲指挥,他提到这次有充足的时间排练,同时也赞赏TSO有著相当美好的声音,相信能为乐迷带来最道地而精采的音乐诠释;此外,TSO延请知名剧场导演王嘉明担纲执导,对莎剧有著独到见解的他,令人期待将赋予这部经典全新样貌。这也是新与旧的交互辉映! 世纪疫情仍未结束,世界局势就又随著俄国入侵乌克兰而变得愈来愈紧绷;在台湾,日益加深的战争威胁和即将到来的选举,

文字|张皓闵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06
石佩玉、欧佳瑞、 余奂甫作品《发酵》排练现场。
艺术节 2022超亲密小戏节

度量亲密的可能 永远在意想不到之处绽放

2010年起到今年步入第9届的「超亲密小戏节」,由飞人集社剧团团长石佩玉策展,信仰凝视的力量,穿梭台北大街小巷。点燃「超亲密小戏节」的星火,是石佩玉20多年前在荷兰国际偶戏节所受的启发。谈起那趟旅程,听者仿佛能跟随著她的描述,一起穿梭于古老的街道巷弄,大大方方走进别人家看戏,同时也走进这个地区居民的生活氛围。那么多大胆的创意,在极致细微处展现,这种让观者「有感觉」的悸动,促成了「超亲密小戏节」的形成。让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在一些日常又不日常的空间,完成以物件或偶为中心创作的20分钟小品。 石佩玉形容这些作品的感觉,像是捕捉到什么、或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时,「人们发出『啊!』一声灵光一闪的瞬间」。如今,走了12个年头,尝试了人与物件、人与空间,甚至人与万物之间各种距离的想像,观察了土地的潮汐、人事的涨落,如今这双眼睛,要带我们看向哪里? 万变不离其宗 作为凝视的力量 「在看戏之前,你选择的『观看方式』就发生作用了。」观众是来看一场演出?还是参加一场导览?或是接触一个类行为艺术?石佩玉是一个很喜欢把「限制」变成「条件」的人,她语调温柔,掌握得宜的言谈温度,但不难从她放光的眼神看出来,她不断在试图挑战「观看」的极限,对观众、或说对万物提问。正因超亲密小戏节作品轻薄短小,且与环境紧密连结的特性,迫使观者进一步去思考他为何而看、看什么跟怎么看。 约翰.伯格(John Peter Berger)在《观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中曾提到:「我们注视的从来不只是事物本身;我们注视的永远是事物与我们之间的关系。」正是这股凝视的力量让「做好小事、放大亲密」的小戏节成为可能。有趣的是,在意每一个小细节的石佩玉认为,作品虽然关键,但整体组织运作也很重要。「这个艺术节因为有这些很强大的行政人员,一届一届地传承,而有机会不断成长。」整个艺术节很像一个活的有机体,不断跟空间对话,回应空间、回应创作的人,也回应观众,然后变化。

文字|萧文华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05
女高音林慈音(中)饰演女主角伊莉莎白,以甜美歌声唱出伊莉莎白对于世界跟唐怀瑟的深情。
音乐

室内乐编制的《唐怀瑟》 小巧精美的华格纳体验

华格纳,19世纪德国作曲家,一位影响力不输贝多芬的音乐巨人,他的理念和创作对整个艺术音乐世界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彻底地改变了音乐史的发展方向。然而,对许多喜爱艺术音乐的乐友来说,华格纳,是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名字:是啦,我们都知道华格纳超厉害、超重要,但他的歌剧总是那么长、那么满、那么多内心戏,实在很难让人不害怕。正因为实在不容易亲近,华格纳的歌剧虽然名声响亮,上演的频率却相对不高,在台湾更是如此。根据头号华格纳迷詹益昌医师的查核:如果不计音乐会形式或半舞台演出,华格纳10部成熟作品中,在台湾有过完整舞台制作的竟只有《唐怀瑟》(1976)和《尼贝龙指环》(2016-2019)而已! 尽管推出华格纳歌剧的演出通常吃力不讨好,台中国家歌剧院仍在去年推出《唐怀瑟》的制作,且意外地受到热烈回响,赞叹这精简的制作究竟是蕴藏著怎样的魔法。因此今年再度上演,以慰向隅观众。 此档《唐怀瑟》是室内乐编制的本地制作,令人好奇的是,华格纳歌剧向来以宏大深厚著称,选在中剧院演出,该如何使作品变得小巧精美?音乐方面,指挥张尹芳亲自将原本写给大型管弦乐团的总谱,改写成为给12、13位演奏家的室内乐团,同时也删减小部分音乐。编制大幅缩减的乐团,不但让音乐变得更加灵活鲜明,更让台上的声乐家得以尽情发挥,不用太过担心声音会被乐团吃掉。此制作原设定为「歌剧音乐会」,但在参与者的热情合作下,竟逐渐发展成为相当完整的舞台制作,虽因经费限制,没有华丽繁复的设计,但不论是灯光、舞台、道具、影像、造型或表演,该有的都有,且和音乐一样,小巧精美、效果卓越。

文字|张皓闵
官网限定报导  2022/10/03
音乐 C MUSICAL首发韩国授权音乐剧《小王子》

走进原作者的书写视角 以音乐构筑生命篇章

翻开经典名著《小王子》(Le Petit Prince),是否会不自觉地跟著作者圣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ry)笔下的角色及书中寓言探究人生、透析出自己的生命故事?今年10月,C MUSICAL将引进由韩国HJ CULTURE授权合作的《小王子》音乐剧,透过韩国导演李大雄(이대웅 )与剧作家成宰铉(성재현)的微妙视角切入,书中角色跃上舞台,由执行导演张芯慈、6位演员及制作团队的细致转译,带领观众进入圣修伯里书写的过程,并梳理出剧中人物间的关系。有别于法国版本直述描绘小王子本身故事,韩国版提炼出另一观看视角,导入一种自我探寻的过程,不仅引发观众共鸣,剧作文本更是处处充满惊喜。 C MUSCIAL的首部韩版授权音乐剧制作 初期考虑到制作规格,身为C MUSCIAL艺术总监的张芯慈说:「韩国版《小王子》制作规模落在中、小剧场形式,也跟大众孰知的法国版、美国版讲究的华丽大场面很不一样,这也是我们当初觉得可以跟HJ合作的重要原因。」她认为《小王子》本身就是足够大的IP,再者,这部作品的音乐风格也较贴近剧团所要展现的质感,旋律既疗愈又具戏剧张力,进而成为剧团决定将《小王子》作为首发韩版音乐剧制作的关键条件。 担任执行导演的工作对张芯慈来说是段有意思的过程,刚开始需要一直看影片,她笑著比喻:「很像在玩『大家来找碴』游戏,要记录所有细节,包括演员的走位、段落的诠释、情绪等。」在韩国,这部戏有多组卡司演出,在看过韩国多个版本影片后,发现有些角色情境可以弹性处理,张芯慈举例:「玫瑰与小王子对戏的段落,演员总共会有4种组合,所以关系呈现会有不同感觉,如演员擎佳跟浩忠的玫瑰与小王子、或是品伶和浩忠的玫瑰与小王子,彼此所揣摩出的角色关系都经过很多不同的尝试,这些选择也来自于演员的特质,或从排练中探讨出的结果,不管如何都会有空间去想像及诠释,是我觉得很有趣的部分。」 而当她在处理剧本转译时,原希望为每一个角色各自发展形象或特色,但在与演员一同读剧本后,发现应让演员透过自己的表演、讲话方式去开展这些角色,让中文版作品展现出独特风格。

文字|张玮珊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30
戏剧 冷酷又温柔的「手术」

《搞砸的那一天》 切片人生、缝合心灵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即将在两厅院秋天艺术节推出《搞砸的那一天》,从形式与媒材著手,挑战当代偶戏的可能性,让操偶台成为解剖台,拼贴音乐与视觉投影,剖开现代化社会的病征。 从进手术房的那一天开始 虽然《搞砸的那一天》是回应社会的议题之作,初始发想实来自艺术总监与导演郑嘉音的手术经验。郑嘉音原本是健康宝宝,很少进医院,却因为子宫肌瘤,在50岁生日那一天被推进开刀房。一进医院就得被开肠剖肚,而身体被挖开这件事,对她的生命产生了不同的震撼感,也兴起了以人体为主题的作品念头。 在医院的时间也让郑嘉音对医疗器械产生「迷恋」,总是把握时间东看西看、进行观察。冰冷的手术器材与等待手术的人体,让她联想到偶的身体:「对比到偶戏,我们会创造一个肉身 ,肉身摆在那就是肉身,要靠操偶师去操作才会有生命。」但人的生命不仅止于物理性的消化呼吸排泄,更重要的是思想与灵性层面,所以操偶师除了要模拟人体的真实,更要诠释角色的个性与性格。这些连结,让郑嘉音深深著迷。 发展过程中,郑嘉音由人体运作进一步联想到社会关系:「人体每一个部件和器官都像一个小社会,所以就想搜集众人的故事,让故事汇集在这样的人体内部。」于是,她协同文本创作郭品辰,开始整理不同的网路新闻,以及Dcard和PTT的文章,跟演员一起阅读这些资料。

文字|黄馨仪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