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ew 演出 |

Preview
演出

戏剧 冷酷又温柔的「手术」

《搞砸的那一天》 切片人生、缝合心灵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即将在两厅院秋天艺术节推出《搞砸的那一天》,从形式与媒材著手,挑战当代偶戏的可能性,让操偶台成为解剖台,拼贴音乐与视觉投影,剖开现代化社会的病征。 从进手术房的那一天开始 虽然《搞砸的那一天》是回应社会的议题之作,初始发想实来自艺术总监与导演郑嘉音的手术经验。郑嘉音原本是健康宝宝,很少进医院,却因为子宫肌瘤,在50岁生日那一天被推进开刀房。一进医院就得被开肠剖肚,而身体被挖开这件事,对她的生命产生了不同的震撼感,也兴起了以人体为主题的作品念头。 在医院的时间也让郑嘉音对医疗器械产生「迷恋」,总是把握时间东看西看、进行观察。冰冷的手术器材与等待手术的人体,让她联想到偶的身体:「对比到偶戏,我们会创造一个肉身 ,肉身摆在那就是肉身,要靠操偶师去操作才会有生命。」但人的生命不仅止于物理性的消化呼吸排泄,更重要的是思想与灵性层面,所以操偶师除了要模拟人体的真实,更要诠释角色的个性与性格。这些连结,让郑嘉音深深著迷。 发展过程中,郑嘉音由人体运作进一步联想到社会关系:「人体每一个部件和器官都像一个小社会,所以就想搜集众人的故事,让故事汇集在这样的人体内部。」于是,她协同文本创作郭品辰,开始整理不同的网路新闻,以及Dcard和PTT的文章,跟演员一起阅读这些资料。

文字|黄馨仪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8
攀登北大武山途中小憩的钟永丰。
音乐 龙应台小说《大武山下》立体化

钟永丰制作音乐影像剧场 铺演家乡昔时故事

2020年推出的《大武山下》,是作家、前文化部长龙应台,在经过亲自采访、研究以及到实地踏查后所撰写的首部长篇小说 。内容不但有对地景生态的探索,更有历史、悬疑、犯罪推理、灵异等多条支线。客家裔诗人钟永丰阅读过这本小说后深受感动,决定撷取小说传递的重点「缘那么浅,爱那么深」为名,以音乐影像剧场的方式将作品搬上舞台。 昔日悲剧故事的重新演绎 自小在屏东平原长大的钟永丰,自承在这部小说之前从未看过龙应台的书。但既然这本书写了他的故乡,便带著好奇心翻看。「前面读来就是散文、游记,到主角『小鬼』出现之后,我突然似乎被钩住了!」他内心惊叹:「这说的不就是我少年时期知道的那个命案女主角吗?我非常讶异,作者竟然想要写、而且是用这种方式。」 命案发生在40年前,受害的女中学生是典型的南部人。事件对社会冲击非常大,可说是当时台湾三大命案之一。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破案压力高,因此不仅展开地毯式搜索,更用迫害的方式造成冤狱。钟永丰犹记得连自己的一位表哥都被抓应讯,后来虽然获得释放,但在当年保守的风气下,本人与亲友都对此三缄其口。「可是在我读完之后,感觉当时的那个幽微的、闷住的气,在几十年后终于透过这种悲悯的方式吐出来了!」于是,他撷取「小鬼」一角为叙事主轴,以音乐影像剧场方式呈现小说故事,来回应当年的「不公不义」。 钟永丰说:「屏东平原住惯了,可能觉得街边神坛问卜并不稀奇。但回头想想,我们都是活在阴阳交接的世界中,需要透过外来的观察及书写,才能够发现。」导演黄郁晴解释:「小说中的叙事者是位60多岁的女人,遇见了一个小孩。两人本该是相同的年龄,只不过女人的人生时间还在继续,小孩却是停留在14岁那一年。」于是她在剧场中,尝试不以叙述故事的方式呈现,而是操作一种不同于既定的时间感,让它飘荡。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6
舞蹈 姚淑芬在疫情中酝酿成形的全新舞作

《日者》 与印尼文化激荡出的一场祭典

延续近年对亚洲当代身体的探讨,编舞家姚淑芬与世纪当代舞团于2014年开启《驱动城市Dance In Asia》跨国串连计划,以当代舞蹈为引,开启跨文化的认识与交换,在疫情爆发前夕的2019年,将她们带到了印尼梭罗市(Solo)。 传统舞蹈肢体为符码,堆叠爪哇文化元素 初来乍到,姚淑芬观察当地舞者的传统舞蹈与身体训练,发现了一种有别于现代舞柔软的肢体流动,「有点像皮影戏,没有太多柔软的线条去串起动作与动作之间,反而是明确的点到点连接。」视觉画面与身体动态接近武功,讲求舞者的呼吸与基本功,对团内的舞者实属不易。而姚淑芬却在当下决定,要让台湾舞者学习交流。这套从最初就累翻舞者的训练,直接在发展起步撞上疫情,整个编舞计划延宕了两年。却也意外地让舞者多了两年的时间训练累积,从身体呼吸、肢体肌肉运用到文化的认识,渐渐地在这两年内逐步到位。 从不预设立场的姚淑芬,这次也不例外。尽管深受欧美舞蹈影响,她对东南亚的文化脉络依然好奇,也发现尽管印尼舞者多信奉伊斯兰教,当地的传统舞蹈却有不少佛教的肢体元素,更有许多融入爪哇民间,成为人民的日常举动,充满仪式感。因此她决定汲取传统舞蹈的肢体为符码,堆叠爪哇文化元素,发展出《日者》的编舞与剧场美学。 当时人在梭罗的姚淑芬也没闲著,工作之外一个人到市场闲晃,看到枝条束成的小物颇得眼缘,便兴冲冲地买回来。后来才知道,这是民间以棕榈枝制成的扫把「Palm Broom Stick」。Palm Broom Stick成为《日者》的重要道具,当舞者手持印尼扫把,用著传统舞蹈的身体,在烟雾与萨满般的吟唱间起舞,「整个画面就像我们的传说,这支舞就是一场祭典。」印尼舞者Luluk说。而民间用来扫除脏污的扫把,亦是祭典中扫除天地宇宙间不好物质的法器,就这样成为《日者》重要的道具。

文字|Stella Tsai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21
「侠 飞 春 光」宣告记者会现场。
音乐 朱宗庆打击乐团年度制作

7段主题设计 挥击出蒋渭水一生的「侠 飞 春 光」

当时人称他是「文化头」,他却自比为「文化钟鼓手」生于1888年的蒋渭水,是医师,也是社会运动者,他以「医」的角度,提出台湾社会弊病与兴革方法,尤其是作为「台湾文化协会」、「台湾民众党」、《台湾民报》等共同创办者及重要领导人物,不但是台湾启蒙运动的先驱,更为这块土地留下承先启后的珍贵印记。为了传递蒋渭水一生的精神与正向能量,蒋渭水文化基金会与击乐文教基金会共同主办的「侠 飞 春 光晨钟暮鼓蒋渭水」音乐会,将自10月起,陆续在台中、台北、高雄演出。 「我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与蒋渭水文化基金会副执行长蒋理容认识超过30年的朱宗庆透露:「4年前,在1通电话中谈起这项制作后,我就一直放在心里。两年多前坐下来喝咖啡,艺术的狂热由衷而来。」就这样「1杯咖啡变成1场音乐会」,「侠 飞 春 光」的制作于是诞生。 虽是音乐会形式,但朱团却一点也不马虎,不仅邀请李小平担任导演、施如芳担任剧本撰写、委托作曲家创作新曲,更请蒋理容亲自为艺术家们述说蒋渭水的故事,作为创意的发想基础。幕后卡司还包含了灯光设计车克谦、服装设计林秉豪与舞台设计陈慧,以及合唱指挥陈丽芬等。为了让歌唱咬字符合蒋渭水的故乡,还请来台语老师许泽耀指导演员的宜兰腔。以最高规格来对待这场表演,朱宗庆果决地说:「要做就做到最好,像蒋渭水的精神一样『蹽落去』(liu--lo̍h-kh)。」 李小平说:「以蒋渭水生平来叙事,已经有很多表演艺术投入过了。打击乐这个载体,仅止于叙事是不能满足的。」因此在施如芳的爬梳后,撷取7段典故与事迹,造就音乐上的主题感与氛围。音乐会主题「侠 飞 春 光」的4个字,即用来表现蒋渭水的多个面向。7个段落由洪千惠、樱井弘二、杨祖垚与蔡昀恬4位作曲家的创作组成,表现各自不同的观点与诠释。洪千惠分享〈狱中即景〉一曲的构思:「因为场景在监狱,所以我用了大量的鼓,立起四面鼓墙,让视觉上有想像。再撷取蒋渭水名篇《古董大会》为语言节奏作为反讽。」 身为制作人,也是音乐教育家的蒋理容,却坚持不看排练,放手让作品成长,期待与观众一起见证首演品尝感动。她感慨:「1920年代是蒋渭水短暂生命中的最后10年,也是生命的精华,他的人生就燃烧殆尽。」她特地带来1925年《台湾民报》新年特大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9/16
唐美云与陈武康
戏剧 从陈武康的提问开始

《问美.云知道》 与唐美云的闺密聚会

《问美.云知道》是陈武康替所有人向唐美云提问,在一问一答当中,唤醒唐美云的回忆,然后安放它们到自己的生命位置。这次,演过万千角色的唐美云不再演别人的事情,演的是自己的故事。 唐美云与陈武康,一是歌仔戏名伶,身体里流著歌仔戏的血,一是编舞家,舞龄与年龄相仿,过去两人只曾在同一制作里各司其职,未曾想过有合作的可能。而作为台北表演艺术中心开幕季节目的《问美.云知道》,其实来自执行长王孟超的突发其想,从与他们的个别相识、讨论到决定媒合两人,然后从去年开始聊天、提问与分享。他们都说,这个作品并不是戏曲与现代舞的「交换」,而是认识彼此的过程,包含「什么时候下定决心演歌仔戏?」、「为什么一路走下去?」、「不停下的原因是什么?」一个个问题,缓缓碰触到唐美云的内心,问著自己,知道了吗? 问题,从歌仔戏开始 歌仔戏,对两人而言都存在得自然而然;不过,陈武康是知道其存在,但轻轻擦身、未真正触碰,而唐美云虽说自己曾是歌仔戏的逃兵,最后却将它视为一辈子的志业。 陈武康说,自己对歌仔戏的印象是去捧当兵同袍的场。对过去的他而言,似乎是故事听懂了就够了,于是从自己的一无所知开始向唐美云发问,然后在这些问答里感受到「老饕们怎么看这们艺术?」、「歌仔戏作为年轻的艺术形式,可爱在哪里?」,直到前几周才去看了唐美云歌仔戏团的《千年渡.白蛇》,有了些许体悟。他说自己「很慢」,「连跳舞也是慢慢到了现在这年纪,才知道『品味』。『品味』是动词,就是去品尝这个东西。」也是这个问答的契机,替他开启一扇「戏曲」的门窗。 歌仔戏对唐美云更像是理所当然,作为「戏状元」蒋武童之女,她活在歌仔戏发展的不同时期,也触碰著自己不同的生命经验不管是逃离、还是回到歌仔戏,唐美云在意的都是歌仔戏;那么,属于她自己的呢? 唐美云说:「我发现排《问美.云知道》,让我更有机会稍微认识自己。其实平常一直很忙,每件事情都接著在做,我不大有时间去回顾自己。」略带思索地说:「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时间去回顾,反而是一直『都在当下』。」于是,《问美.云知道》不只是一个作品,而是从歌仔戏到自身的意义,在那些自己过去以为理所当然的问答里重新感受,她说:「我在每次排练过程,然后回去以后,就静下心来思考这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30
艺术节 国家两厅院「2022秋天艺术节」

透过剧场思辨 在真实人生进行闯关游戏

国家两厅院策划的秋天艺术节以「为明日而行动」(Act of Tomorrow)为核心策展精神,于2022年举办的第二届秋天艺术节,用「接关」来延续主轴,将人生比喻成一场游戏,剧场则化身为游戏中一道道关卡的「储存点」,展开剧场创作与参与过程里独有的思辨体验,让所有人带著过去经验与养分继续接下未来关卡。 「剧场是否能成为一个开启连结、主动对话的机会?」这个问题始终萦绕著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面对场馆营运、规划节目的思维,希冀两厅院不要只是一个单纯购买节目之所。特别是面对这几年的扰动,不管是政治、疫情、环保、艺术等议题,众人不再是局外人,都持续寻找出口与答案。刘怡汝表示:「我们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要有艺术和剧场,当今剧场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它如何回应这个社会?这是秋天艺术节一直在试图寻找的答案。」她也说,秋天艺术节规模不大,却是耗费最多心力的艺术节,因为每个节目的规划都希望透过思辨过程让剧场拥有真心实在的影响力。因此,从第一届(2021)探讨「众声平等」,开启与社会的对话,到今年的「接关」,持续让议题思辨带进演出当中,也延续到演出之后,重新进入生活场域。

文字|吴岸桦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4
2022苗北艺术节宣告记者会现场。
艺术节

2022苗北艺术节 再现猫里怀旧风情

由苗北艺术中心举办的2022苗北艺术节以「你的城市知己」为标题,规划了「大师X风华再现」、「名家X经典交响」、「品牌X跨界共制」三大苗北限定主题,总共9场的展演中,齐聚国内重量级交响乐团演出外,更结合乐团与电影跨界的演出。此外,还有互动体验、漫画大师特览、导览讲座等,更丰富了艺术节内涵。为期近3个月的艺术节将从10月1日启动,至12月25日闭幕。 苗北艺术中心艺术总监林佳莹表示,过去两年,即便在疫情之中,票房也稳定成长,她认为:「只要是好的表演团队,观众就会购票支持。」在「大师X风华再现」系列中,将在艺文中心展览室以「大婶婆在苗北」为名,展出连环漫画家刘兴钦的画作。生于新竹的客家子弟刘兴钦,以市井小民的故事刻画旧时常民文化,笔下描绘的「大婶婆」、「阿三哥」,更是早年陪伴孩童成长的人物。记者会中,明年将届90大寿的刘兴钦亲自出席,老顽童一上台即开玩笑说:「刚刚很多人来跟我说他小时候看我的漫画长大,我才知道有那么多『受害者』!」这次特展将展出他的连环漫画、随笔小品以及铜雕等,透过他的作品,能看见画家的创作世界,并一窥客家文化的纯朴之美。 导演胡金铨1967年的电影《龙门客栈》曾获颁金马奖优等剧情片、最佳编剧奖,成为武侠经典,该片于苗栗火炎山山谷的河滩取景,今年适逢导演胡金铨逝世25周年,因此在艺术节中,特别播映《龙门客栈》的数位修复版。此外,观众也能在体验专区下载手机APP,体会武侠穿搭、武侠经典桥段等,并有专人导览解说。 延续以往惯例,全台三大乐团齐聚地方场馆的时刻,就在苗北艺术节。首先登场的国家交响乐团(NSO),将由新任音乐总监马寇尔(Jun Mrkl)携手小提琴家五明佳廉(Karen Gomyo),带来孟德尔颂的作品。台北市立交响乐团(TCO)最受瞩目的是近来乐坛话题正夯的范克来本新科银牌得主安娜葛努仙涅(Anna Geniushene),带来的正是她的决赛曲目柴科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国立台湾交响乐团(NTSO)则采歌剧选粹形式,由指挥简文彬率领抒情女高音耿立及韩国男高音崔胜震,演唱义大利浪漫歌曲。最后一场则是备受赞誉的天团「爱乐者联盟」,成员有维也纳爱乐与柏林爱乐独奏家的他们,将严肃音乐以轻松方式表演,表现爵士、拉丁、流行等风貌。 跨界节目将推出《会演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3
戏剧 李铭宸睽违剧场3年力作

在超级市场里 探问「人如何成为一个人」

我好像从一个时间开始,留意也好,或是发现自己真的比较容易被这种东西吸引,譬如像超级市场、停车场、夹娃娃机店,这些更当代、更生活、跟我们更紧密的那一些空间,他们完全没有美的意图,或是在创造和建立文化的意图,但我常常在这边意会到很多事情我常会说,超市很漂亮,你一定也能够明白,他其实不是因为创造美而设计,但是他有一种美的秩序。 ──《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编导李铭宸 一块肉张牙舞爪而漫无目的的往前方迈进,接著翻滚进了椅子堆里;戴著现代大量生产、道具化天使翅膀的女性,匍匐在地上舞动伸展;拿著素描本的漫才演员,讲述著童话故事现代版之大乱斗。这是风格涉主创者李铭宸沉寂3年多之后,第一档回归作品《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的排练发展现场。时间已来到段落需要熟练与成型的阶段,不过他仍想在继续尝试「带著一种动力进来,不用发生什么,但是必须要跟另外一种动力进行沟通互动。」给著台上指示。 身为《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的编导,李铭宸觉得超市让他为之著迷的,就是那些不断对著消费者说话的商品。「超市的每一个东西都在跟你讲话,因为是商品,它必须被处理得很诱惑人、处理得很可口,处理得非它不可,这些充满意图的单元的所在,就是超市。」

文字|齐义维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2
戏剧 从自我探索开始

EX-亚洲剧团《荒野之狼》 在魔幻里叩问时代

《荒野之狼》是EX-亚洲剧团第2次改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的小说。这部出版于1927年的《荒野之狼》(Der Steppenwolf),充满赫塞内心世界的探索,深掘被压抑的欲望,可以说是他年近50岁时的自我剖析。EX-亚洲剧团自改编《徬徨少年时》(Demian: die geschichte von emil sinclairs jugend)的《来自德米安的你》(2018)后,似乎正透过赫塞的创作,缓缓走向自我生命探索的下一阶段。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1
戏剧 出柜的未来记事

《黑洞春光》 写下同志青少年的自我探索

《黑洞春光》来自2021年台北艺术节启动的「北车写作计划」以「台北车站」为创作主题,由5位风格迥异的编剧书写;当时由于COVID-19疫情影响,改以线上读剧呈现。其中由编剧大资(林孟寰)书写的《洞GloryHole》(陈侑汝导演),则从30分钟、以个人亲身经验为主的读剧版,透过访谈9位于2006年正值青少年的男同志,形成该世代男同志青少年于自我探索下的集体经验,最后成为70分钟版本的《黑洞春光》,让我们再次藉著在同志圈流传的台北车站厕所里的屌洞,直凿同志青少年的青春躁动及历史印记。 明年就将出柜满20年的大资,把《黑洞春光》视为当时的自己与同为青少年的他们的纪念,就算是短短70分钟的作品,都愿意花超乎常理的精力完成;他同时感性地说:「若我活过了那个世代,这就不只是我的故事,而是我们幸存下来的故事。」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10
舞者邱兪怀
舞蹈 与废弃物、水管共舞

《异托邦喧哗.沉默不再》 探问生之可能

这里仿佛是一杳无人烟的游乐场,数个色彩缤纷的塑胶废弃物,散落在一片荒芜里。似人似兽的7人出现在场边,开始为此奇异之所渗进呼吸:人声在水管里回响,砖瓦碰撞,身体与地板磨擦,人与物相互组装,漫延成飞扬的线条,语言在此失效,他们成为了怪物。他们究竟来自何方,要往哪去,始终都是谜,来自异世界的声响从未止歇,怪物/怪人玩耍、劳动、自得其乐、开派对,甚至翻覆整片地景,在里头攀爬。人造物、物造人,所有非自然的造物,都在其中混种成一难以命名的共同体。

文字|吴孟轩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04
魏海敏
戏曲 不只是纪念拜师梅派30年

藉《在梅边之缘》 魏海敏超越自己的人生与艺术

《在梅边之缘》是魏海敏正式拜梅派大师梅葆玖为师30年后的纪念,说的是种缘分,在大师身旁,也在梅派艺术里头。 1982年,魏海敏在台湾已是京剧名伶,却在赴香港观赏梅葆玖演出后,深觉自身不足;两年后,与梅葆玖对上话,也提出拜师的念头,于1991年的北京正式成为入室弟子。梅葆玖虽于2016年辞世,但梅派艺术始终留存,于是在2022年的今日,魏海敏以三出梅派戏《洛神》(与温宇航)、《霸王别姬》(与吴兴国)与《捧印》,加上三出与戏里故事、典故相连的跨界新编作品《洛神引》(王安祈X张逸军)、《虞兮梦》(采风乐坊)与《杨家魂》(台北曲艺团)为引子,既回应自身于传统与创新间的位置,也打开这个时代对于经典艺术的想像。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8/03
「爵对好时光」音乐会制作人魏广晧。
音乐

不拘泥很自在 跟著爵士来摇摆

两厅院轻松自在场「爵对好时光」

2003年开始,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Summer Jazz)的举办,首度让爵士乐的音符,在国家音乐厅飘扬,同时也将自由、即兴、摇摆等色彩注入古典音乐殿堂。多年来,在国内外乐手的耕耘下,从演奏厅、户外广场乃至驻店等,摇身一变成为爵士迷徜徉的城堡,也让音乐节的品牌,益发茁壮。爵士乐本就根植于生活,在届满20周年的今年,音乐节再度进化,将近年来推广的「共融」概念移植至此,第一次举办爵士乐的轻松自在场「爵对好时光」音乐会。 卸下传统剧场表演的礼仪与规范,在轻松自在场的演出期间,将灯光与声音效果调得明亮柔和,观众能依据自身或照顾者的状态离席或入场,也能就当下身体情况发出声响。现场备有抗噪耳机、纾压球等设备,让幼龄孩童、各种身心状态的来宾都能卸下束缚,放心观赏正规的演出。 当然,表演内容也必须进行调整,但不能因此打了折扣。知名爵士小号演奏家暨本场制作人兼音乐总监魏广晧如是思考:「一方面要有耳熟能详的概念,另一方面又能表现经典,如何能让观众不需在意别人的眼光,让所有的人在这个空间轻松自在,这就需要好好设计了。」 想让观众自在,首要的做法就是音乐上的自在。顾及观众的层面广大,要符合所有人的需求不易,他采取的策略是一一取其中间值。魏广晧集结了8位爵士乐手担纲演出,重新诠释卡通动画歌曲让儿童有耳目一新的感受;经典电影配乐及披头四与史蒂夫.汪达等爵士流行经典,唤起成人的过往时光,在感动下也能借机与孩子们分享记忆中的美好。导聆人的安排,更让台上台下缩短距离。魏广晧解释:「节目会分不同的段落,在开头前,我会介绍接下来的曲目来由、乐器编制、爵士的节拍等等,让大家能有更深的体会。」 即使1个小时的音乐会也绝不马虎,在导聆人引导下,让观众聚焦乐手的互动,理解爵士乐的聆听习惯。更重要的是,在各种贴心的安排下,能让没机会接触爵士乐的朋友们终能进到两厅院的场域,毫无顾忌地享受愉快的音乐旅程,在炎炎夏日美好的时光中,跟著爵士乐的节奏音符,无论是大人小孩,都能轻松自在地摇摆。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30
舞蹈

台湾优势力芭蕾舞团 创团首演俄派经典

2021年8月,「台湾优势力芭蕾舞团」(Youth Ballet Ensemble Taiwan,简称YBET)于疫情期间成立。在这最坏的时刻,特别适合套用邱吉尔的名言:「如果纠缠于过去与现在,我们将失去未来。」、「如果你对每只向你吠的狗,都停下来扔石头,你永远到不了目的地。」、「伟大的代价就是责任」、「我能奉献的无他,只有热血、辛劳、眼泪与汗水!」这完全就是当今台湾的芭蕾舞团写照啊。 多年来致力青少年芭蕾舞者培训的邱瓈谊,深觉要将芭蕾训练从才艺水平提升到专业水准,势必得成立职业的芭蕾舞团。不畏狗吠,要在资源匮乏的贫瘠土地,栽植美丽花朵,在万事不备的条件下,这个挑战无比巨大,在艺术指导李巧老师加入后,让创团首演有了实践的契机,创团艺术总监邱瓈谊打理行政与一切开销,一周6天的训练与舞码的排练就是李巧多年来的功力展现。 面对舞者数量不够,8位正式团员与3位储备团员,李巧在舞码的挑选上费尽心思,这是她的专长。当年咬牙结束四季芭蕾舞团,只身赴俄深造8年,在林姆斯基-高沙可夫音乐院专攻剧目指导,师承马林斯基剧院首席舞者与最高排练指导Gabriela Komleva的她,这次安排的皆为正宗俄派芭蕾,以富浪漫主义色彩的经典芭蕾杰作为主,涵盖了历史生活舞与性格舞。

文字|贫穷男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25
艺术节 2022台北市儿童艺术节 儿童剧创作者

吴彦霆 相信心中的孩子,也相信孩子都懂

长年投身儿童剧创作,同时也深耕教育现场的吴彦霆,相信艺术与教育目的仿佛,都是在幼小的心灵播种,期待即便在看不见的地方,会有一株苗独自壮大。他就是个例证。 那个大人,只是认真的倾听而已 「我们以前很常被放弃。」吴彦霆说。在汐止长大,学生时期的环境大多混乱,但没走歪的他也闷著头想了一会儿因为过去依然有人没放弃他吧。 聊起往事,有件事情吴彦霆一直记得小学期间,他和高年级的学长起冲突,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他形容那次的「战况」,是「打到椅子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最后彼此身上都挂彩。事后,当然被教训得很惨,却不是说被如何惩处,而是「那阵子我们的班导因为怀孕所以很常请假,这件事就是由学长的班导处理,我那时候的感觉就是,那个老师很明显地偏袒。虽然我是被打的一方,最后的结论却是因为我先开口才被打的。我那时候就觉得,天啊,我身上还在流血破皮,可是心里那股情绪不知道如何缓解。」 隔日上学,一见班导,如大难临头,他说自己挫著等,「可是后来,她只是问我还好吗?而且很认真地听我讲完整件事情的经过,没有打断,也没有表示什么,就是听完,最后再叮嘱我几句话。」就是那一刻了。如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志业的起点,那么吴彦霆可能在那一刻就找到了。 虽然他要等更久以后才会发现,一个相信孩子、不急著究责的大人,对年幼的生命之影响力有多大。总之,这件事情一直埋在他心中。「后来开同学会聊到这件事,老师早就忘了这件事情。」吴彦霆说,可是他记得。 「小时候的作文不是常常叫大家去想以后要做什么吗?」吴彦霆说,那时候「教育家」或者「剧场创作」的念头都还没来得及在他心中孵育成形,他只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哪怕影响的只有一两个人,都好。虽然说,我们在教育现场都知道,有时候,其实看到不到那个转变、看不到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确实经历过这些,所以知道有些种子放进去就是放进去。我们要把握每个过程跟小孩接触的时候。」

文字|郝妮尔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20
本次演出声乐家,左起男高音林义伟、女高音林孟君、李葭仪、钢琴家叶青青、女高音黄莉锦、主持人车炎江。
音乐

读我们的诗 唱我们的歌

「讲予全世界听」路寒袖诗选古典音乐会

1987年台湾解严,各种语言与诗作的多样性迅速发展,也间接促使台湾本土当代艺术歌曲的创作。长期关注中文当代艺术歌曲发展、为现代诗奉献心力的钢琴家叶青青有鉴于此,从2014年起便开始举办音乐会,将现代诗与台湾作曲家的音乐创作相连接,亲自以钢琴伴奏演出。叶青青说:「我们有那么多种语言,我希望观众的接触不要那么单一化,能在音乐会中体会其中的不同。」 办过诗人洛夫、向阳、席慕蓉、陈义芝的作品并委托音乐创作,同时也打造过作曲家钱南章、赖德和的专场音乐会,今年她选择以诗人路寒袖的作品,举办「讲予全世界听路寒袖诗选歌乐创作」音乐会。事实上,路寒袖本人也长期致力于现代诗的推广,他认为「『雅』与『俗』并非泾渭分明的,」为了让诗保有诗质,又能琅琅上口,因此提出「台湾雅歌」的概念,并且努力实践。他表示:「截至目前为止,被谱成各类歌曲的作品已超过百首,其中有多首作品先是以流行歌问世,后来又被音乐家谱成了艺术歌曲,证明了以上的论点。」 本场音乐会委托了3位作曲家以路寒袖的诗作入乐陈琼瑜重新谱写凤飞飞演唱过的同名诗作〈思念的歌〉及〈因为想你〉;陈欣蕾的〈针〉描绘祖母透过一根针,缝补/奉献家族的世世代代、〈三月唢呐〉叙述台湾对妈祖的信仰;钱善华创作的〈台湾〉是台湾这块土地上音乐逐渐丰富的过程,也带有作曲家一辈子研究南岛音乐的影子,〈布袋戏组曲〉则是他幼年的声音记忆,叶青青说:「钱老师学校旁就有宫庙,每天放学经过就在那里看戏。看到这组诗,就觉得童年回来了!」 除了委托创作,更精选赖德和、游昌发、李和莆、潘皇龙所谱写的8首作品。尤其赖德和所创,诉说布袋戏大师李天禄原配陈茶的心境〈写伫云顶的名〉,以及书写鹣鲽情深的〈画眉〉,歌词都曾荣获多届金曲奖最佳方言作词人与金鼎奖最佳作词奖。 此次的演出者有女高音李葭仪、林孟君、黄莉锦及男高音林义伟,加上主持人车炎江的音乐导聆。叶青青笑著说,做完这场音乐会后,「委托创作会休息一两年。」一来是等待作品的累积,二来是找机会将旧作重新上演。因为推广并不是一味地委托创作,并且只演一次,而是要不断地由不同的音乐家做各式各样的诠释。「要成为跟西洋古典音乐一样的经典,就是要让观众持续地听到。」她也坚信:「每位演奏者消化当代音乐都可以像古典经典作品的话,台湾的委托创作未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5
NSO乐季末三场音乐会的宣告记者会现场。
音乐

三场音乐会 为NSO乐季尾声点亮烟火

在疫情持续威胁起伏下,各乐团节目安排与国际音乐家往来依旧不易,但在2021/22乐季进入尾声的此时,NSO国家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准.马寇尔则找到了解决之道,他在记者会中表示,将以音乐节的模式为乐季收尾,「要在这个时刻,以3场音乐会点亮烟火!」 作为「音乐节」的开场,7月16日首先登场的是「准.马寇尔与NSO理查.史特劳斯之夜」音乐会。这场音乐会一开始,将有乐团与北艺大合作选出来的两首「一分钟交响曲作曲计划」作品的世界首演;随后的主题以法国号为重点,重头戏是由NSO乐团法国号首席刘宜欣带来理查.史特劳斯的第一号法国号协奏曲,而另两首韦伯《奥伯龙》序曲及理查.史特劳斯的《唐璜》及《狄尔的恶作剧》则非常炫技,在乐曲中,法国号不仅能演奏自己的音乐,也像是与乐团对话,或作为管弦乐团的一分子,展现了各种面向。 原订在季末压轴的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因疫情延宕了两年,然马寇尔仍希望带领大家进入华格纳的音乐世界,因此规划了以华格纳为主题的两场音乐会。7月22日「准.马寇尔的指环旅程」音乐会由马寇尔率领曾任德国Ulm剧院驻院独唱歌手、并获德国《西南日报》选为2016年度歌手的次女高音石易巧,演唱《崔斯坦与伊索德》的〈前奏曲〉及〈爱之死〉。「第二首《威森东克之歌》也跟《崔斯坦与伊索德》有很强的连结。」马寇尔认为:「(这首是)当我们在研读崔斯坦时,必不可缺的作品,因为不管在崔斯坦的和声架构、音色,已经在此先预习过了。」第3首的歌剧《指环》之旅,则是由马寇尔将华格纳最伟大的作品、长达16小时的《指环》浓缩至50分钟以内的作品;此曲是他15年前所做的改编,如今正巧能与台湾观众分享。 他相当自豪在这个浓缩版乐曲中并未删除任何音符,而关于改编的模式,马寇尔则透露:「最重要的是尊重顺序,并非跳跃式地更动。当然改编无法包括所有,但每一部作品的精华与元素都存在。不同的段落中有空档,但我将它巧妙地连接。」此外他更表示:「精华版的好处是,能够在一个钟头内,体会华格纳4部作品,长达15、16年创作过程中,管弦乐法与和声的演进过程。」 7月24日的压轴为NSO歌剧音乐会《唐怀瑟纽伦堡名歌手》选粹,两部作品聚焦在华格纳如何将合唱这个元素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关键。由将由马寇尔总监携手声乐家群:女高音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3
《名叫中间的地方》之前的线上互动展演现场。
艺术节 2022台北市儿童艺术节 从听觉剧场、线上互动,发展到实体呈现

《名叫中间的地方》 邀请观众用想像力拥抱剧场

米粒做绵羊、花椰菜是大树,荷包蛋变成太阳,透过奶油镶嵌的入口,窥见那个在想像里驻足的家园。这是《名叫中间的地方》今年的演出主视觉,使用日常的物件为元素,重新拼贴之后,创造出熟悉又新颖的世界观。 《名叫中间的地方》为编剧邱奕嘉2020年获得台北儿童艺术节「儿童戏剧剧本」首奖作品,由进港浪制作所导演陈煜典带领创作团队,从最初的读剧,一路发展至2021年对应疫情之下萤幕制霸的现实,所衍生出的听觉剧场「家庭旅行版」及线上互动展演「冒险有声书」,而今年7月,这部作品将以崭新的样貌回到水源剧场的黑盒子里,带给正在探索世界的小孩,与每一位保有童心的大人,在故事与想像力的陪伴之下,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深度轻巧冒险。

文字|齐义维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3
《掰掰见习生》排练现场。
艺术节 2022台北市儿童艺术节 无法再见的掰掰

《掰掰见习生》与大小朋友一起练习最后的陪伴

说「掰掰」或是「再见」,都是告别的动作与用词,一个挥手、一句话语其实也带著「下一次再见面」的可能;但面临亲人、朋友的死亡,像是再也无法见面的最后一次道别,又该如何说出口?于是,编剧狗比与进港浪制作所合作的《掰掰见习生》,借由儿童剧的方式,将每个人一生当中可能很早学到的「掰掰」,思考到最后一次的告别;或者,重点不是「说掰掰」,而是告别前的陪伴,在剧场里进行一次练习。 从亲身经验开始的创作与对话  编剧狗比之所以创作《掰掰见习生》这个剧本,源于家中的狗因病过世,而她看见从小与牠一同长大的女儿透露出的悲伤模样,成为她在2020年「儿童戏剧剧本创作征件」截止前夕的灵感。 狗比说,她们母女与狗「三人」一起生活,互动很紧密,而自己观察女儿在狗生病的那一个月里好像漠不关心,但狗走了之后才发现女儿其实比她还要伤心。后来她想:「这跟小朋友的表达能力有关。」对她们来说,狗跟家人一样没有差别,而女儿也在这时开始理解什么是死亡。因此,这个剧本藉著男孩这一趟「学掰掰」的见习之旅,与旅途上善良的柑仔店阿婆、鬼灵精怪的女孩,还有老狗师傅,陆续完成属于他生命历程的任务。 对导演孙唯真来说,要怎么跟小朋友讨论死亡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而她在两年前看到狗比的剧本时,认为:「狗比用了见习生的逻辑在处理,是个有趣的视角,如何以第三者的角度,陪伴灵魂走完最后一段路。」这也与她这两年的生命经验产生共鸣。她说,自己的父亲两年前罹癌,到上个月过世,这段时间里,自己刚上小学的外甥女除面临外公的生病与死亡,还有母亲的离异,而有行为倒退的现象。她说:「小朋友有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或许是语言不够,只好用行为来表达。」孙唯真说出了她充满心疼的理解。 《掰掰见习生》虽是个虚构的剧本,却与编导的亲身经验互为表里,关于告别得做的练习,不只是在剧场,其实是在她们各自的生命过程里,轻轻诉说不容易开口的种种话语与心情。

文字|吴岳霖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3
《回家》排练现场。
艺术节 2022台北市儿童艺术节 为孩子说一则战争的故事

《回家》 让战场上的吉他手「找回自己」

「一个弹吉他的男孩,踏上战场而被炸得四分五裂,为了拼凑完整的自己,展开一段寻找自我和追溯回忆的旅程。」这部由复象公场推出的作品《回家》,2019年就入选台北儿童艺术节「儿童剧场演出前期展演计划征选」与「童创基地」,经过这几年的调整、打磨,舞台、音乐、语言等设计更加丰富,将于今(2022)年7月中在水源剧场演出,这不仅仅是个「找自己」的故事,也是让大朋友、小朋友可以参与其中的创作。 跟著吉他手士兵的四肢 找回过去的自己 在桌游「说书人」的玩法中,担任说书人的玩家根据抽到的卡牌画面进行叙述,可以是一个词、一段话,或是一个故事,《回家》的剧情大纲也是在类似的方式下长出骨架。「当初想要以肢体表演、偶戏和物件发展一个儿童剧,我们就丢出许多地点,有墓园、军营、城市、下水道等等,然后思考有什么故事会在这些空间发生?」导演李承叡说起《回家》的发想,在这些场景下,军人、战场、被炸散的肢体、找回自己的故事脉络逐渐被拼凑出来。 编剧李承寯接著补充道,不管是谁,一但踏上战场就只能是军人,但在那之前,每个人都有原先的身分,所以故事主轴除了要找回四散的身体部位、组合在一起之外,这些手、脚也想找回当上军人前的过去。「在演奏『音乐』的同时,里头常乘载著这个人的生命经验,音乐是一个很容易『感受到自己』的元素,于是把主角设定成吉他手。」

文字|田育志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7/13
真人与光影在舞台上共演,图为《剪纸人—明河之歌》排练现场。
戏剧 偶戏结合歌仔戏 演出旧作新面貌

《剪纸人—明河之歌》 映照疫情现实

放手或不放手,在面临生死交关之时,是最难的抉择。勇于尝试新媒材并不断挑战各式跨界合作的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其2010年发表作品《剪纸人》,透过剪纸窗花、杖头偶与古老的神话传说为素材,与大人小孩一起讨论难解的离别课题。首演后好评不断,多次进行海外巡演,也获得戏曲创作者游源铿赞赏,认为有发展为戏曲的潜力。

文字|齐义维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5/16
舞蹈

黄于芬的橡皮筋哲学 《谈弹》弹射压力与解放

自2019年始,舞蹈空间推出「勥」系列,艺术总监平珩藉著舞团迈入30周年之际,邀请昔日自家舞团舞者「回娘家」编舞,今年迈入第3届的「勥3」推出编舞家黄于芬与空间暨灯光设计黄申全、服装设计林璟如共同编创的《谈弹》。这件平珩笑称为「三头牌」的制作,将从台湾街头巷尾常见的黄色橡皮筋出发,让橡皮筋等物件直接拉扯、撞击舞者肉身,写实地表现人在现实生活中所遭遇的冲突与压力。

文字|张慧慧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29
参与《大画昭君~观落雁》的演员们合影。
戏剧

音乐剧《大画昭君~观落雁》 上演古代远距离恋爱

台北市立国乐团从2017年首创「TCO」剧院后,即以1年歌剧、1年音乐剧的节奏推出新制作。让更多观众借由精致的戏剧性表演,进一步成为国乐的爱好者。今年全新规划的《大画昭君~观落雁》,是北市国与全民大剧团的第四度合作,也是剧团中国四大美人系列中的第3部古装音乐剧作品。

文字|李秋玫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