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AR /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穿梭时空 现场「抵」家

「艺Fun线上舞台计画」运用同步直播与录播两种方式,让不同类型的观众能在家就穿梭古今。其中春河剧团的《当我们同在一起》是进行现场直播演出,故事透过两天的停电让一家人重新省视彼此间的关系,刚好呼应疫情下家人可能紧绷、可能密切的家庭生活结构。而尚和歌仔戏剧团则用录播方式,推出受疫情影响而无法顺利演出的年度大戏《栖地木莲.劫狱》,改为「读剧音乐会」版本,期待未来能吸引观众进入剧场观赏实体演出。

PAR /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艺Fun线上之两场音乐会 极致美声直送到家 现场府上皆享受

文化部近期推出「艺Fun线上舞台计画」,让观众在家也能亲近表演,其中首场是对位室内乐团所推出的「对位寻『乐』趣!」,节目在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环绕音场中录制,将演出柴科夫斯基与韦伯的作品。另一场是次女高音范婷玉推出的「靠近.荀贝格」,在直播与线上同步的场次中,她选择以作曲家荀贝格不同时期的作品,让听众认识调性与非调性之间的运用及不同的美感转换。

PAR /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作曲家?隆信掌舵规划 六堆300音乐节 奏出客家

屏东六堆的客家聚落发展,从康熙60年起算迄今已有300年历史,为了纪念客家先民开垦的辛勤,并且突显族群丰硕的文化传统,作曲家?隆信肩负起艺术总监一职,规划了「交响六堆心-六堆300 纪念音乐会」系列活动,以交响、爵士、歌曲、舞蹈等呼应台湾多元的社会,并且搭配讲座、旅游等活动以实际感受在地风情。

PAR /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2021Pulima表演新艺站 我是一个活在现代的人

2021年「Pulima表演新艺站」将呈现3种不同风格与展演类型的作品,横跨舞蹈、音乐与戏剧,包含邱玮耀《Padan摇摆人》、林源祥《Karawakan锄秽.谱新》、潘巴奈《Calay丝线》。在这三组表演者的生命叙事中,可以察觉到一些相似的轨迹,无论成长时期与母体文化的关系深浅,总有一个为了工作或求学而离开的阶段,往往也在这阶段中,因为看到别人的丰厚,或是对自我定位的迷惘,才又回过头来,重新深掘自身与族群传统文化的连系。也因为有这个往返的过程,创作者更能清楚看见传统并非活在过去,而是以自身与创作,在当下成为连结过去与未来的通道,诚如其中一位创作者林源祥所说,「因为我是现在的人,才会让它重叠在一起。」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科技虚拟vs.自然实体 「偶」现奇幻梦境 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挺w国图宾根形体剧团《穿越真实的边界》

在台湾宜兰生根发芽并走向国际的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在剧团於2019年成立满20周年之际,大手笔投入人力经费,邀请以诗意与暗黑童话为风格的德国图宾根形体剧团(Figuren Theater Tübingen)合作,费时3年完成跨国作品《穿越真实的边界》。由从东方的《山海经》与西方波赫士《想像的动物》两本经典出发,摸索各式材质与操偶的可能,打造属於现代虚拟与自然共存的社会里,游走在恐惧、幻想与现实之间的奇幻梦境。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生祥乐队的原乡音乐路 在美浓 用客语唱世界的歌

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林生祥用母语客家话写了一首歌,歌词描绘著美浓地区、以及母亲的农家日常。「速度很快,一下就写完了。」他说:「那时就惊觉到,原来用自己的母语来思考、写歌,可以这么流畅……母语创作对我来说最自然,唱歌也是最自然。」就这样,林生祥在美浓家乡,找到属於「唱自己的歌」的原动力,以及日后音乐创作的发展方向……

PAR /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因果不只在徘徊 《十殿》的时间连结与空间封锁

如果人的生命都封闭在同一个空间,又会如何?《十殿》编剧吴明伦引领我们穿越时空限制、进入这栋大楼的方式,是通过剧场的虚构性,将众生相封锁於这栋大楼内——这些生活在里面的住户,虽有身分、处境等不同,却因於这栋大楼的群聚,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或是最陌生的亲人,与彼此产生关系。 在《十殿》里,编剧既说了一栋大楼的楼起、楼塌,更多的是让因果有其居所,推动著这群人的生生灭灭,而这正是这个大社会的缩影。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 穿越自我与时代的时间叙事

「我觉得自己真实的生命,和舞台上的生命好像是交叠在一起的。」京剧演员魏海敏的一生被戏紧紧联系著。从学戏到演戏,正是台湾京剧及其时代背景的体现。《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之所以能够成立,或许是时间既刻印在她所饰演的角色上,也烙印在魏海敏的身体上;同时,在化作艺术型态后,再也不囿限於个人生命之有限。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樊宗B与演员「齐聚一堂」共同创作 《幸福老人乐园》 抽换记忆的人心探索

以记忆的虚实、年龄的增长作为关键字,编导樊宗B在《幸福老人乐园》运用「抽换记忆」的概念,透过剧情大纲,与演员一同发展内容,虽是推理的结构,但他并未「为翻转而翻转」,追求的并不是「烧脑」的过程,而是对於人心/性的探索。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雨中戏台》在个人生命与戏剧史之间 一场究竟与谁的和解

戏里与戏外,谁,又演好了谁?戏剧情节纯属虚构,如何编织个人生命与历史叙事,又维持与「真实」间的距离? 《雨中戏台》再现的,除了是一位歌仔戏小生的一生,编剧纪蔚然更替导演王荣裕找到了代言者「志成」,让他在剧情铺陈里重新建构与剧中人物的关系,同时也是与母亲间早已不可能倒叙的记忆与情感――这便是剧场所开放的维度,让真实与虚构能够於此刻交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