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王嘉明《物种大乐团》 剧场大叔疯玩达尔文 摇滚演员家族史

从去年《物种起源》到今年《物种大乐团》,虽都与达尔文有关,王嘉明却是「为了要甩掉之前的连结、观点、叙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气。」这次的演员从十岁到六十来岁,不限剧场表演者或素人,还加入了摇滚乐团「大象体操」,他将深入探讨演员的家族史,以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十五个章节为骨架,设法给观众一条绳索按图索骥——但若有人选择直接抛下绳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尝不可!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眼球先生X健身工厂《猛男地狱》 冲突不只在画面 用改变去观看世界

「剧场应该要一直有好玩的事情发生。」眼球先生坚定地说,似乎替作品找了个出发点;新作《猛男地狱》谈的是健身、整形,然后又与健身工厂的教练合作,让他们与?贞菱、黄健玮等专业演员同台演出。但《猛男地狱》何止跨界,也不只好玩而已,眼球先生通过自己擅长的画面去建构意境,在与自己对话同时也成为观看世界的方式;他将通过蔚为流行的健身、整形,聚焦出核心问题:改变。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民权歌剧团 纪念创团五十周年 以时间熔铸音乐传统 向经典致敬

老牌外台歌仔戏班民权歌剧团为纪念创团五十周年,规划了「竹韵新音.经典传承」演出,选取《陈三五娘》和《三伯英台》经典折子呈现,并加入剧作家角色穿梭其中,以戏中戏的方式开启对话。演出采「音乐.剧」形式,整体音乐风格会有传统音乐、流行音乐和爵士乐三种,其实是内台时期就有的音乐运用,也是创办人、文场乐师林竹岸的绝活。如此安排,即是团长林金泉向传统致敬的用心。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北艺大 X NSO「思乡情怀」 交响乐音引领 演绎多元民族风采

今年的关渡艺术节邀到国内六大交响乐团共襄盛举,其中与NSO合作的「思乡情怀」由青年指挥家吴曜宇指挥,及小提琴家李宜锦共同演出,音乐会三首曲子都与「故乡」有著深刻连结,包含柯大宜的《加兰塔舞曲》、颜名秀小提琴协奏曲《补天穿》的世界首演与德弗札克的第九号交响曲,让乐迷感受作曲家们用交响乐呈现不同时代与不同民族的声音风采。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朱宗庆打击乐团「一起,一起」 卅五年的时代轨迹 击出未来声响蓝图

明年将迈入卅五年的朱宗庆打击乐团,一直在台湾的音乐发展上扮演先锋角色,十月将推出的音乐会「一起,一起」,埋入「时间」的共通性,不管是演奏者,或是多位创作者,出生年分皆相近,同世代激荡出的火花,为整体演出凝聚一股强烈的气场。演出以多样编制、形式的曲目展现,记录下时代轨迹,更持续撞击出崭新的未来声响蓝图。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2020台北国际现代音乐节 「三新」启航 展现时代声响

由「中华民国现代音乐协会」所主办的「台北国际现代音乐节」已迈入第八年了,今年主题以「三新」为主轴,也就是「新作曲家会员、新演奏家会员、新观众」为规划核心,举办四场分别以击乐、室内乐、大键琴与琵琶为主题的音乐会,以实验性的精神,重新审视当代的音乐语汇和形式风格。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长荣交响乐团「圣桑浪漫夜」 德法音乐浪漫夜 引领澄澈光明之路

长荣交响乐团於十一月演出的「圣桑浪漫夜」音乐会将以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序曲作为开场,另安排两个重头戏——贝多芬第五号钢琴协奏曲《皇帝》与圣桑题献给挚友李斯特的第三号交响曲《管风琴》,分别紧扣著创新突破及「迈向光明」为主题,在首席指挥舒马富斯与钢琴家陈毓襄的合作下,展现德法浪漫派音乐的光明绚烂。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明华园戏剧总团《鲲平卷》 穿越古今聚焦本土 戏说百年信仰传奇

将於九月下旬推出的明华园戏剧总团新作《鲲平卷》,由编导陈胜国采集南鲲地方传说,有如卷轴般穿越古今两百年,连环铺陈故事,结合明华园擅长的神仙戏和台湾乡土历史,重现外台戏班常演的《囝仔公斗五府千岁》。这回明华园精锐尽出,除了铁三角——孙翠凤、陈胜在与郑雅升,团长陈胜福苦心栽培的青年军也担当重任,陈昭婷、陈子豪、李郁真皆上台展现功力。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春河剧团《救救欢喜鸳鸯楼》 重拾温度 愿「家」常在

从春禾剧团到春河剧团,郎祖筠二度改编元代杂剧家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这次的改编只带著《救风尘》的喜剧尾巴,让当年的「鸳鸯楼」历经百年沧桑,成为现代危楼,使众人在「拆迁与否」的大哉问里,重新审视家的意义。这次的制作由李小平执导,邀来与郎祖筠颇有默契的好友郭子干与她饰演父女,两人默契实已形同家人,於戏中自然真情流露。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黄怀德「闯剧场」创团作 《老人流》 寻找另一种诠释「老」的方式

这两年,编舞家黄怀德照顾爷爷、观察老人、在创作中挖掘老人议题,这过程汇聚成了他创立的「闯剧场」创团作《老人流》。他从「人类的、动物性的」方式,去找寻老人的身体,也从传统戏曲中「老人」的扮相与身段找灵感,除运用照护老人的日常物件,予以象徵与转化外,也透过学习传统的身体程式,去找寻人在不同年龄的身体型态,以及当中隐藏的动物性欲望。在具象角色与动作模仿之间,黄怀德试图在找寻的,是另一种诠释「老」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