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漫步地方,作为行动代号

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习惯了坐著看戏。   手机关成静音或震动, 不可饮食,不要发生声响。   嘘。   暗了灯,只剩下舞台上的忽明忽灭与虚虚实实,沟通著创作者与观众间的想像。   只是,某个日子之后, 我们开始期待出走—— 在岛内散步,於那个白昼之夜 走光,还是走进香兰男子电棒烫, 来一点超亲密。   我们拿这个当下交换这里的过去,一起遇见不可知的未来。   疫情之后,剩下社交距离。   行动代号: 我们 走吧!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前往他方,藉剧场之眼发现想望 移动与想像的双重视野

为什么要前往他方看一场演出?旅行是空间的冒险,剧场是想像的冒险,当两者加乘,又让观者开启了怎样的身体经验?我们或舟车辗转到遥远偏处,或在奇特时段走入地方生活场域,我们移动、用全身感知,他处他人的日常与故事,在旅者/观众的眼中,虚实之间,成为剧场……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以移动的身体记忆地方,改写日常 走出黑盒子 重新「认识」世界

当观者从黑盒子剧场走入现实空间中的「地方」,原本对於黑盒子空间可透过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单一空间的想像,替换成一座城市、一个街道社区、一栋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枢纽与运输系统,有时候打开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可能性,有时候则是透过身体感觉城市的流动,有时候是倾听一个地方——从观者主体身体的漫步移动、感官对周遭环境讯息的接受与交换,都让原本制式的展演关系,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变化。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当剧场与地方相遇 多重形式的对话 地方与剧场的共生纹理

在处理地方纹理的剧场制作中,剧场创作者与在地环境、文史、住民的互动关系是多样的,地方纹理不是铁板一块,它或被改造以融入剧场,或与剧场发生协商关系得以对话,甚至也可能被完全架空、挑战,重新赋予新的叙事。在这样的过程中,剧场的生命与地方的生命,也因此有了平实的交会与生发。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散步,从生活开始 岛内散步

作为一个规划行程的「旅游」品牌,「岛内散步」思考的是如何让参与者更熟悉我们脚下这片土地,重点就在「生活」——无数的生活产生历史,进而形塑出文化,藉著两个小时左右的散步,我们走进生活、认识生活、了解生活,进一步看见生活之外的样貌,从现在回顾过往,深入了解我们赖以为生的此时此地。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深入台北街区 见证土地的潮汐 超亲密小戏节

从二○一○年开始的「超亲密小戏节」,十年来带著观众在各个街区看戏、散步,从一年一度改为两年一度,企画者更能感受到时空对地方带来的变迁足迹。今年的小戏节因疫情之故无法呈现国外艺术家作品,九组艺术团队皆是台湾创作者,还开发了之前没走过的江子翠;带著观众,企画者持续在散步中描摹出地方的样貌,一面凝视,一面回望,再将这份情感,交付每年合作的创作者手中。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一夜的闪电迸发 打开城市想像 「白昼之夜」在南港

来到第五届的台北「白昼之夜」,今年发生的地点选在南港,以「南港通电」为主基调,艺术总监林昆颖提炼出南港这个区域的「汇聚」特性,并针对南港站至昆阳站之间廊道的六个选址,分别规划与各场域原有氛围相呼应的表演,此外也邀请团队呈现「游击式表演」,艺术家会将当晚所见的风景、人群,转化成即时创作的表演。这样的形式刚好与今年的主题不谋而合,观众唯有来到现场,才能亲炙艺术家与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数年酝酿的能量与绽放。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搅动历史光影 重生故乡想像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走.光》

由一群三十出头、出身基隆的年轻艺术工作者组成的「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策展团队,今年推出的第二届以《走.光》为名,透过放大、揭露与观看城市角落、开箱幽微私密的个体故事,希望供给参与者有别於以往的基隆印象。今年团队将带领观众在一夜中游走三处空间、观赏三出小品,藉著触碰老物件、聆听建筑的咿呀节奏、透过耳机「偷听」委托行的秘辛八卦……策展团队希望带著新一代的观众,穿梭在过去与未来的时间回廊里,使当下成为情感重启的新起点。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选择与被选择 都是「交换」人生 斜杠青年创作体《香兰男子电棒烫》

「斜杠青年创作体」的确很斜杠,主创朱怡文、林谦信与周韦廷三人的专长横跨导演、表演、音乐设计,也以「共创」为原则去回应创作媒材。他们的作品通常与地方紧密相关,透过驻地田调采集、发展创作,如在恒春的《半岛风声 相放伴》还有将在台南艺术节演出的《香兰男子电棒烫》。不管他们是「被地方选择」或自己「选择地方」,重点都在「交换」——用自身与他人的生命经验,找到可以彼此沟通的当下。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这个城市,处处是我的舞台 台南特定场域表演的前世今生

台南在地的特定场域表演可说是由来已久,大家熟知的是「台南艺术节」开办以来就有的「城市舞台」单元,总会让团队在台南各个别具特色的空间、古迹展演,成为独特的艺术风景。但此前因展演空间的不足或艺术表现的需要,早有团队选择在非制式剧场空间演出。而台南艺术节在去年设置策展人后,除了重新挖掘平常视而不见的城市面貌,也邀请艺术家透过田野调查及现地共创的方式,进行打破艺术类型分类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