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在这里,测量你与公共(性)的距离

什么是「公共(性)」?本文带领大家透过熟悉的公共空间,如车站大厅、公园、街道、骑楼、大庙、原民聚会所、温泉澡堂、视讯的房间到活化的旧建筑,从使用权、公私领域的划分,到何以人们群聚至空间中成为「公众」的意义展开探寻。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在剧场,回应「公共」的7道历史切片

剧场如何与「公共」产生连结?本文透过「近代剧场的7道历史切片」,从行动剧场、闲置空间、文创园区、身体解放、艺术工程、部落寻根、文化治理等关键字,提供大家思索剧场公共性的可能方向。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测量你与剧场(之间)的距离

民主、自由、多元、公民社会……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正日复一日将这些词汇落实为值得珍视、标举的台湾价值,「公共性」三字也愈发成为人们探讨各种议题时的关键词。 2020全球饱受疫情冲击,各地剧场「群聚/现身」的场所功能几乎溃散,在台湾的我们虽获幸免,戴上口罩就能在剧场与其他人贴身观赏表演,剧场生态链却仍在余震中寻求生存契机,於此之际,把「剧场 vs.公共性」摆在一起,检视「剧场到底能在台湾社会中扮演什么角色?」时机恰好,也无可回避。 「公共性」这组外来词汇说来抽象,定义人人想像不一,我们不从理论研究著手,而是先引领大家进入熟悉的公共空间,从使用权、公私领域的划分,到何以人们群聚至空间中成为「公众」的意义展开探寻;继而以「近代剧场七件事」,从行动剧场、闲置空间、文创园区、身体解放、艺术工程、部落寻根、文化治理等关键字,提供大家思索剧场公共性的可能方向。 正因谈及剧场的公共性,得先适度切出「剧场」的范畴何在,我们以最具象的「场馆」作为讨论起点,实地拜访国家两厅院、台中国家歌剧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以及营运规模、体制性质和以上三国家场馆迥然不同的台北牯岭街小剧场,邀请馆方亲自提出他们对於「公共性」的想像和实践方式,也透过五个探讨艺术公共性时经常提及的向度,归纳汇整场馆说法。 除了实践者,公共性也必然纳入相关的外部反馈予以检视,我们邀请曾实地走访欧陆不同场馆、采访剧场如何定义自身的艺术视野与回应社会的编导许哲彬撰文提供剧场公共性的国际参照;也请前任文化部长郑丽君、「表演艺术评论台」台长纪慧玲,以及当代艺术家崔广宇,从不同领域、视角提出「当我们讨论公共性,我们讨论的是什么?」 谈公共性似易实难,容易在於此题为时势主流之趋,但艰难之处,一则如何为这个外来理论名词找出在地扎根的定义;一则牵涉众人,面向之广,难以一次阔清全貌,我们试著在杂志改版的第一期,谈论这个剧场中人多有关切却不易谈的大题目,尝试初步聚合、呈现大家对「公共性」的想像与界定范围。观点落差在所难免,但不妨从这里,开展对剧场公共性的下一波对话、下一种想像、下一步行动,从2020的危机处转折,弯出下个机会与命运交错的剧场大冒险——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国家两厅院:成为2,300万人不可或缺的场馆

成立逾33年的国家两厅院,过去是唯一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众人仰望、也有诸多包袱。而今,台湾正式进入多场馆的时代,两厅院在压力稍稍舒缓的同时,竞争与危机感也悄然降临:老店要如何刷新招牌持续保鲜?在多场馆的时代,两厅院想塑造出什么样个性的场馆面貌?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台中国家歌剧院:不要用北部观点看事情

当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在2018年开幕,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就说:歌剧院的「赏味期」过了,要冲出新的想像,得不断跟大众有话题讨论,持续吸引关注度。作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第二座启用的场馆,坐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划区地段的歌剧院,衔负著推进中台湾艺文产业发展重任,因此,邱瑗提出的场馆营运关键字——不意外地,就是「改变台北观点」和「与在地沟通」。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关於「众人」的连结与想像

南下采访卫武营那天早上,刚好是2020舞蹈平台开幕记者会,卫武营艺术总监简文彬在台上致词时笑著说:「这间演讲厅挤了这么多人,真是难得的画面。」我也难得在这里,见到一个个平常少有机会见面的舞蹈圈朋友,有台北的、有四处游走的、有屏东部落的。这大概是实体剧院最无法取代的意义(无论在疫情时代如何受到挑战),让众人聚集此地,正如卫武营那句自我定位的宣言:要做「众人的艺术中心」。所谓的众人,可以是舞者、编舞家,甚至是扩充舞台表演现场性的影像VR导演,活动开始后也将随著工作坊、演出与影像展览,各凭本事串起更广大的「众人」网络。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牯岭街小剧场:剧场的力量,要再强一点

相对於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以行政法人设置,任务及营运有法律规范,「公共性」之於牯岭街小剧场,更多的是自发性的期许。宗旨上,明白将自身归位於「前卫的表演艺术」、「实验的跨界艺术」、「创意的形式艺术」,「并於逐渐稳固的状态中,促进时代精神的汇聚、互动、发声,以展现真正的文化公共性」。至於牯岭街小剧场的馆长姚立群为剧场的公共实践所下的关键字则是:思潮、台湾剧场、融合、艺术行动。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场馆的公共性实践.五向度总整理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当我们讨论「公共性」,我们讨论的是什么?郑丽君:从营运迈向具剧场精神的场域

剧场公共性的实践,需要外部的反馈予以检视,我们邀请前任文化部长郑丽君、「表演艺术评论台」台长纪慧玲,以及当代艺术家崔广宇,从不同领域、视角提出「当我们讨论公共性,我们讨论的是什么?」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当我们讨论「公共性」,我们讨论的是什么?纪慧玲:从「剧场的限制」谈起

剧场公共性的实践,需要外部的反馈予以检视,我们邀请前任文化部长郑丽君、「表演艺术评论台」台长纪慧玲,以及当代艺术家崔广宇,从不同领域、视角提出「当我们讨论公共性,我们讨论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