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特别企画More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漫步地方,作为行动代号

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习惯了坐著看戏。   手机关成静音或震动, 不可饮食,不要发生声响。   嘘。   暗了灯,只剩下舞台上的忽明忽灭与虚虚实实,沟通著创作者与观众间的想像。   只是,某个日子之后, 我们开始期待出走—— 在岛内散步,於那个白昼之夜 走光,还是走进香兰男子电棒烫, 来一点超亲密。   我们拿这个当下交换这里的过去,一起遇见不可知的未来。   疫情之后,剩下社交距离。   行动代号: 我们 走吧!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前往他方,藉剧场之眼发现想望 移动与想像的双重视野

为什么要前往他方看一场演出?旅行是空间的冒险,剧场是想像的冒险,当两者加乘,又让观者开启了怎样的身体经验?我们或舟车辗转到遥远偏处,或在奇特时段走入地方生活场域,我们移动、用全身感知,他处他人的日常与故事,在旅者/观众的眼中,虚实之间,成为剧场……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以移动的身体记忆地方,改写日常 走出黑盒子 重新「认识」世界

当观者从黑盒子剧场走入现实空间中的「地方」,原本对於黑盒子空间可透过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单一空间的想像,替换成一座城市、一个街道社区、一栋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枢纽与运输系统,有时候打开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可能性,有时候则是透过身体感觉城市的流动,有时候是倾听一个地方——从观者主体身体的漫步移动、感官对周遭环境讯息的接受与交换,都让原本制式的展演关系,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变化。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当剧场与地方相遇 多重形式的对话 地方与剧场的共生纹理

在处理地方纹理的剧场制作中,剧场创作者与在地环境、文史、住民的互动关系是多样的,地方纹理不是铁板一块,它或被改造以融入剧场,或与剧场发生协商关系得以对话,甚至也可能被完全架空、挑战,重新赋予新的叙事。在这样的过程中,剧场的生命与地方的生命,也因此有了平实的交会与生发。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散步,从生活开始 岛内散步

作为一个规划行程的「旅游」品牌,「岛内散步」思考的是如何让参与者更熟悉我们脚下这片土地,重点就在「生活」——无数的生活产生历史,进而形塑出文化,藉著两个小时左右的散步,我们走进生活、认识生活、了解生活,进一步看见生活之外的样貌,从现在回顾过往,深入了解我们赖以为生的此时此地。

焦点专题More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有植物的时光

「古老的传说说道,画眉鸟、树木、苔藓和人类,所有的生物曾经共享一个语言。但那个语言早已被遗忘,所以我们得透过观看、观察彼此的生活方式,才能够了解彼此。」 ——罗宾?沃尔?基默尔(Robin Wall Kimmerer) 《三千分之一的森林:微观苔藓,找回我们曾与自然共享的语言》 植物有没有感觉?会不会产生感情?是否存有记忆? 植物的、自然的「语言」正试图告诉我们什么? 这些在我们生活周遭无所不在的生命们,正活著怎样的时间? 活在有植物的时光,让我们试著了解彼此。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根於土地的「时间感」 植物的岁时纪事

花开花落时节又一程,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不同的时代、地点,对於相同、或者同类的花都有不同的名称与认知,人们对花的认识及文化的定位有著不同的变化,当我们试著从艺术角度出发,解读植物的四时之美、文化意涵,自然运行的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迥异於人类对於「时间感」的认知,或也能成为我们观看自我与世界的另一取径。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编舞家林丽珍 玩著种籽 像个孩子 

「你看!美吗?」林丽珍的种子收藏来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种,她随性地捏了其中一颗,那是白色细条贴著深核色纹理的狐尾榈,她将之摆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说美丽,是真实,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里面,你以为死了,不是,它们只是藏著,等待机会。我看著它们,不曾感到厌倦。」这位刚过七十岁生日的编舞家圆框眼镜后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洁,只抹上了艳色的唇彩,玩起心爱的物事,像个孩子。她笑得很开心:「创作从大自然来啊,无限宽广。每个种子都有它的家。」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作曲家?隆信 从植物音源 到花语的大地交响

美丽的玫瑰花与百合花,华丽诱人的外表下,声音非常地嘶哑、难听;外表很驴、有刺的仙人掌,声音却非常甜美好听;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气很大……从小帮忙农务的旅美作曲家?隆信,对植物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驱使他在因缘际会下,参与了植物声音的研究计画。近期受疫情影响闭关在家七个月,?隆信用心观察植物,发展出新作品《大地之歌》,每个章节都是以植物为题,借物发声,也为世人祈福。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竖琴演奏家解 一场盛放的准备

解掩P家人居住在阳明山竹子湖一带,生活始终贴合著植物展开。婆婆随缘种的各色蔬果会长出特别模样,她自己则爱透过摄影贴近大自然,特别是捕捉「有动物的植物」画面。家门口紫玉兰一岁一开,如同艺术的生命,她也期待延续到创作上,「我之后想把对植物的认识和摄影作品都变成音乐,制作一张green harp专辑!」

封面故事More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乘载肉身暧昧 探索存在奥秘 戴米恩.雅勒 & 名和晃平《器》

《器》是戴米恩.雅勒首次以日本为灵感,并与当地艺术家和舞者共同发展的作品。对他而言,日本具有一种深刻的矛盾,无论其触及强调个人价值的消费主义和集体共融的民族精神、对传统文化的坚持与对未来新科技的渴望等。在这出舞作中,他试图以身体探询这种暧昧性,像是介於固态和液体的肉身、动静之间的缓慢变化、诞生与死亡的一线之隔。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流动的舞蹈能量 突破人类至上的僵局 专访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

黯黑的舞台空间中,诡谲生物在粼粼水面上逐渐褪去满是皱褶的皮囊,它们如昆虫破蛹般缓缓移动,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各种型态……这是即将造访台北演出的舞作《器》,由在欧陆备受瞩目的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与日本雕塑家名和晃平共同创作。戏剧科班出身,后成为舞者与编舞家的雅勒勇於尝试跨界创作,作品横跨视觉艺术、流行音乐、剧场及时尚等各种领域,作品风貌多元,透过专访,让我们一探他的创作理念与《器》的创作过程。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新云门时代前哨:破! 林怀民 陶冶 郑宗龙

新云门时代, 在四十六年的掌门人林怀民的二○二○年交棒郑宗龙的退休宣言中, 正式卷起浪头。   巨人举起手, 透过任内最后一档作品云门舞集X陶身体剧场「交换编舞家」计画, 大声吆喝著:「破!」   新血已蓄势待发。   云门舞集的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让我们先走进台北与北京的排练现场,从下一部作品开始看起。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人生四十六个秋,然后…… 林怀民 《秋水》过无痕 下一站的「家常」幸福

坐镇云门舞集四十六年,林怀民从拓荒者到种树人,云门从铁皮屋到水泥盖的美丽剧场,历经多次的「破」与「重来」,最近的一次,就在二○二○年,林怀民将交接云门艺术总监之位给郑宗龙。面对交棒,林怀民以短篇《秋水》的水过无痕,舞者们结晶体般的美丽身体语汇,平静喜悦地宣告自己是「幸福得不得了」,对交棒的决定只有想念,没有留恋。未来,就是学著放下工作,学著过家常日子,常常一坐下来就专注地忙到忘了时间的编舞大师说:「总之,我归结我前途的成败是屁股能不能抬起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当云门舞者练起《12》…… 陶冶 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

陶身体剧场的「数字系列」,原本是要在《9》集其大成,却因为编舞家陶冶与郑宗龙的抽菸闲聊,互邀对方到彼此的舞团编舞,而繁衍至《12》,也让陶冶成为云门舞集与云门2合并之后,第一位为「新云门」编创的编舞家。对云门舞者来说,与陶冶工作是「重新学习」、「打掉重练」,在陶冶安排有序、仔细打磨的指导下,进入「陶」的身体世界。林怀民曾以「破」来形容这次的交换编舞,然对陶冶而言:「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