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当世界暂停,他们继续以创作重整自身 2020新人新视野

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第十二届「新人新视野」专案,今年由三位年轻创作者王宇光、薛祖杰与陈品蓉端出他们的作品,在世界按下暂停键的当下,继续以己身探究外在世界。王宇光的《捺撇》试图从文字出发,与妻子李尹樱寻找两人之间或抗拒或倚赖、或紧密或疏离的平衡关系;薛祖杰《THE WALL》则透过「阻隔」坦讨「关系」与「跨越」;陈品蓉的《剩人》多线并陈,探讨了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人与金钱的流动。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非关记忆,特赦吧! 《成忘老太太X汤皇珍2019行动计画》

汤皇珍的行动计划著好多尝试:从去年就开始,从家乡高雄北上到淡水,最近的北市,一路尝试贴近长辈正在历经,却苦无表达的失忆试炼;身为子女的汤皇珍更尝试学习如何接受与成全母亲的失忆与失智。不断地尝试,代表不断地接纳,也就是《成忘》的成全部分。除了成全忘记老太太,「成忘」亦可以是自己也有望成了忘记老太太:生命状态不断更迭的「变成」,成全接纳而今已成的残酷事实,同步学习如何成全未来可能变成的自己。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看到的是鸟还是鸟笼

因应多声道展场,王特别找来演奏者演奏,再把录音片段以类似随机的方式分配道不同声道上,产生鼓声并未再套用其他音响效果,却像回音一样在空间中回荡的错觉。这样的安排可以解释成作者刻意在同样的空间规划中营造疏离感,但也可以解释成一种利用视觉暂留原理,拉紧放松卡纸两端的橡皮筋,让卡纸一面的小鸟「关进」卡纸另一面鸟笼里的老玩具。

PAR /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临若,关於许懿婷的创作

除了漂浮於空中的身体之外,看得出来「边界」、「权力」等命题,是创作者想要从身体所延伸出来探讨的焦点。因此,在形式相对清晰,但也相对「古典」的行为艺术范畴里,她的作品又延伸出了「行动介入」的动态关系,这种依然运用著身体,借助著「行为」这个概念,可是也同时包纳著(或者夹杂著)某种边界地志学的踏查,是与往昔的行为艺术不同之处。此外,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这些创作背后所隐含的某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流动。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狂舞吧,忧郁 关於洪钧元的录像创作

现实总是由一部分虚构(忧郁客体)所组成的,包围在虽然具体但可能更为空洞的外表。我们都或多或少困在里面,分不清楚真与假,由於无法确定何者为真,何者为假,只得假戏真做,之后就会很容易弄假成真,依此循环。那些困住我们的枷锁,却总吊诡地成为我们得以解脱的唯一钥匙。似乎,真正的「创作经验」里往往包含著如此复杂的关系,以及衍生出的一套行动网络。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组装纪念炉主的档案:南方HueX物三 88 影音会

这里的炉主档案乃是「全新创作」,而不只是「旧事重提」。因此,当影像剪辑软体发挥特效所长,对称阵列、四方连续地繁衍著炉主的《棒球王》,或是3D建模的《陈澄波》如胸像立体旋转而展示背后与底下的扁平,我们该秉持面向未来的幽默,体会「档案」本质上便有佛洛伊德式「弑父」的积极意义。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海水浸褪的记忆 王紫芸/裘安.普梅尔「23:59中国街48号」

王紫芸局部褪色的照片和裘安.普梅尔褪色到无墨水色的信件笔迹,在展览空间里相互回应。数字、字母、时间、日期标志出无法测量的记忆距离,蔚蓝海岸的颜色成为墨水的颜色、成为显影的颜色,再成为摄影的象徵、成为记忆的代表而回到逐渐从老人的记忆消失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袍泽。随著艺术家在叙事性、视觉性和和符号性之间不断交织翻转而抽象化了的地址,中国街48号又从google map回到虚构世界去了。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Art on Ice歌舞冰上》 目不暇给的华丽飨宴 金曲歌王麦可.波顿现场演唱 力与美的无敌展现

一九九六年首度面世的《Art on Ice歌舞冰上》,结合舞台设计、歌手、乐团、舞者与滑冰,精湛的身体技艺与音乐表现,让此作奠下口碑,迄今成为瑞士规模最大的娱乐演出。今年适逢制作廿五周年,《歌舞冰上》将於四月造访台湾,除了有多位奥运级滑冰明星参演,还有多次葛莱美奖得主,身具音乐家、慈善家多重身分的麦可.波顿现场演唱——全感官的华丽飨宴,正待观众亲临体验!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巴别塔的建造与拆毁XX《阿飞夕亚》

我们该如何去想像一个后语言、后文明的世界?我们该如何拆解那建构我们存在的根据?最终,我们只能在AI机器人身上看见人类所是的,无法看见那人类所不是的。剧中无论是令人同感的,抑或是陷入自我矛盾的,似乎也再次证明舍弃语言的实验没有成功的可能。语言就是我们赖以维生的世界,我们的世界就是语言。没盖成的巴别塔,依然牢牢地站在那边。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不用照片,我们如何思念一个人,也关於我们为何作剧场

《消失三》优秀之处,在於能「从比喻中再生比喻,从画面再生画面」,白布加上(站立的)静止人物,有了蜡像隐喻之后,接下来,彦芳钻入白布里头,观众慢慢下台回座。隔著白布,隐约只见彦芳身形,白布加上(躺卧的)静止人物,有了死亡的隐喻,而后,白布底下灌入风,一人拉住白布一角上下甩动,整片白布化作波浪,一波、一波、一波,又是一个时间与消逝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