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防疫典范百年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2020萨尔兹堡艺术节X音乐篇

今年适逢百年庆的萨尔兹堡艺术节,在五月底得知有举行的可能后,艺术总监兴特豪瑟立刻开始行动。因防疫措施考量,将原本十四个演出场地减到七个,考量中场休息易增加个人接触,演出无中场休息,势必调整曲目。相较於戏剧部分的相对单纯,音乐部分复杂许多,两周内推出的新版本,传统到现代兼具,可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萨尔兹堡艺术节 疫情压力下的百年庆 苦撑下终开场 首演汉德克委创作品《阿达梅兹》

萨尔兹堡艺术节今年喜迎百年大庆,却遇到武汉肺炎搅局,主事者苦撑待变,最坏打算是至少要演出开幕传统制作《每个人》。还好奥地利境内疫情趋缓,艺术节如期开演,这次重头戏是汉德克委创新作《阿达梅兹》世界首演。阿达梅兹是一位捷克青年,於二○○三年三月六日清晨由布拉格国家博物馆一阳台自焚,并跃下至博物馆前广场,送医不治。汉德克在剧中拼贴前述事件发生的时地、各式媒体报导和相关研究说法,夹以说者自身心境,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立场,传达给读者/观众。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关键时期重现经典之必要? 编导穆阿瓦德试图召唤《海滨》的青春灵魂

现任国立珂岭剧院总监的全才剧场创作者穆阿瓦德,特地在暑假推出其经典旧作《海滨》,曾四度执导本剧的他,这回找来十四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演员,想要透过这群表演者初生之犊的活力,带领大家走出灾难后的哀恸,重新体验人生百态与生命价值;但仓促的排练、血脉贲张的表演、一成不变的场面调度让整体演出成果显得差强人意。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失格之人的人生补考 ???座《人间合格》

严峻疫情下,日本多数表演活动都选择取消,但却有一个剧团做出了将观众人数减半,按照原定规模如期演出的决定——就是由剧作家井上厦创立的???座,演出太宰治评传剧《人间合格》,由知名导演鹈山仁执导。剧本中,井上厦以太宰治个人史为骨架,勾勒出这个年代中各种不同日本人的面貌及其精神史,而在此时演出《人间合格》是一份给人们反思生命与生活本质的礼物,愿在当代镜子的倒映中能看见剧中在艰难时代中拼命生存的人物姿态。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人类活著,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访《人间合格》导演鹈山仁及主要演员

严峻疫情下,日本多数表演活动都选择取消,但却有一个剧团做出了将观众人数减半,按照原定规模如期演出的决定——就是由剧作家井上厦创立的???座,演出太宰治评传剧《人间合格》,由知名导演鹈山仁执导。剧本中,井上厦以太宰治个人史为骨架,勾勒出这个年代中各种不同日本人的面貌及其精神史,而在此时演出《人间合格》是一份给人们反思生命与生活本质的礼物,愿在当代镜子的倒映中能看见剧中在艰难时代中拼命生存的人物姿态。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日新月异下的懵懂人性 乔埃.波默拉诊视当下、预示未来的《童话与传说》

在史诗巨作《明天会更好(1)—路易末日》之后,法国剧作家/导演波默拉陷入低潮,透过回溯剧场创作初衷,组织了一个全新的表演团队,带领他们深入「童年」,历经六个月的工作坊,於去年底推出新作《童话与传说》,以全女性演员扮演剧中的青少年与仿生机器人,透过寓言叙事,带领观众深入虚拟却又真实的未来家庭生活,突显人际关系的冲突与矛盾。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如果这是我的艺术出神仪式 舞台作品《群众》与纪录片《如果这是爱》

《群众》是编舞家、导演吉赛儿.韦安二○一七年的舞台作品,《如果这是爱》则是奥地利导演派屈克.希沙在幕后拍摄《群众》彩排和演出中舞者台上台下角色的纪录片。灵感来自《春之祭》的舞台演出,以一系列慢动作暂停或抖动的动作,来剖析狂欢派对的群体行为和身体,而纪录片则透过舞作的排练与巡回,映射舞者之间若有似无,边界模糊的多重关系。两者交织探讨了当代虚/实、野蛮/文明、艺术/仪式间的模糊暧昧。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黑暗之中 穿越时空跨越世代的成长传承 瑞典编舞家凡.丁瑟作品《静默》

世界似乎已经毁灭了,黑暗中的舞台上,只剩下一个金属结构体,在核爆后的抽象时空里,记忆幽魂如地缚灵般被困在此处;五名科幻的女子在废弃的宇宙中心,於舞台上缓慢前进,朗诵、歌唱和祈祷。透过日常的仪式和普通的手势,将日常转变为超越,将知识一代传给一代。这是瑞典编舞家杰夫塔.凡.丁瑟的新作《静默》,一个关於记忆、遗忘、 世代传承与时光流逝的,像梦一样黑暗的作品。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舞台设计令人惊艳 以写实映照超现实 伦敦二月的邱琪儿《远方》与《一个数字》重制

年过八旬的英国知名剧作家邱琪儿创作不辍,时有新作与旧作同时搬上伦敦舞台,今年二月则有其两部作品《远方》与《一个数字》分别在丹玛仓库剧院与塔桥剧院上档,且受多数剧评人肯定,或许跟令人惊艳的舞台设计有关,两者都藉由写实、甚至怀旧的场景,烘托作品中的科幻、超现实元素。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在传承流通中,找到「自己的舞蹈」 从伊莎朵拉.邓肯出发的电影与舞作

法国导演曼尼弗的电影《伊莎朵拉的孩子》通过三段叙事、四位与舞蹈发生直接关系的女性,描绘了现代舞蹈先驱伊莎朵拉.邓肯堪称「活生生」的舞蹈遗产。编舞家杰宏.贝尔新舞作《伊莎朵拉.邓肯》则如舞蹈历史的演讲讲座与现场示范,由六十九岁舞者、老师暨邓肯专家舒瓦兹上台演示邓肯知名舞作,透过「教育」方式与观者发生关系。两作品都在在说明当下艺术「作品」的概念和定义的大转变,作品的效应或影响可说与作品「本身」同等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