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失格之人的人生补考 ???座《人间合格》

严峻疫情下,日本多数表演活动都选择取消,但却有一个剧团做出了将观众人数减半,按照原定规模如期演出的决定——就是由剧作家井上厦创立的???座,演出太宰治评传剧《人间合格》,由知名导演鹈山仁执导。剧本中,井上厦以太宰治个人史为骨架,勾勒出这个年代中各种不同日本人的面貌及其精神史,而在此时演出《人间合格》是一份给人们反思生命与生活本质的礼物,愿在当代镜子的倒映中能看见剧中在艰难时代中拼命生存的人物姿态。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人类活著,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访《人间合格》导演鹈山仁及主要演员

严峻疫情下,日本多数表演活动都选择取消,但却有一个剧团做出了将观众人数减半,按照原定规模如期演出的决定——就是由剧作家井上厦创立的???座,演出太宰治评传剧《人间合格》,由知名导演鹈山仁执导。剧本中,井上厦以太宰治个人史为骨架,勾勒出这个年代中各种不同日本人的面貌及其精神史,而在此时演出《人间合格》是一份给人们反思生命与生活本质的礼物,愿在当代镜子的倒映中能看见剧中在艰难时代中拼命生存的人物姿态。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日新月异下的懵懂人性 乔埃.波默拉诊视当下、预示未来的《童话与传说》

在史诗巨作《明天会更好(1)—路易末日》之后,法国剧作家/导演波默拉陷入低潮,透过回溯剧场创作初衷,组织了一个全新的表演团队,带领他们深入「童年」,历经六个月的工作坊,於去年底推出新作《童话与传说》,以全女性演员扮演剧中的青少年与仿生机器人,透过寓言叙事,带领观众深入虚拟却又真实的未来家庭生活,突显人际关系的冲突与矛盾。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如果这是我的艺术出神仪式 舞台作品《群众》与纪录片《如果这是爱》

《群众》是编舞家、导演吉赛儿.韦安二○一七年的舞台作品,《如果这是爱》则是奥地利导演派屈克.希沙在幕后拍摄《群众》彩排和演出中舞者台上台下角色的纪录片。灵感来自《春之祭》的舞台演出,以一系列慢动作暂停或抖动的动作,来剖析狂欢派对的群体行为和身体,而纪录片则透过舞作的排练与巡回,映射舞者之间若有似无,边界模糊的多重关系。两者交织探讨了当代虚/实、野蛮/文明、艺术/仪式间的模糊暧昧。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黑暗之中 穿越时空跨越世代的成长传承 瑞典编舞家凡.丁瑟作品《静默》

世界似乎已经毁灭了,黑暗中的舞台上,只剩下一个金属结构体,在核爆后的抽象时空里,记忆幽魂如地缚灵般被困在此处;五名科幻的女子在废弃的宇宙中心,於舞台上缓慢前进,朗诵、歌唱和祈祷。透过日常的仪式和普通的手势,将日常转变为超越,将知识一代传给一代。这是瑞典编舞家杰夫塔.凡.丁瑟的新作《静默》,一个关於记忆、遗忘、 世代传承与时光流逝的,像梦一样黑暗的作品。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舞台设计令人惊艳 以写实映照超现实 伦敦二月的邱琪儿《远方》与《一个数字》重制

年过八旬的英国知名剧作家邱琪儿创作不辍,时有新作与旧作同时搬上伦敦舞台,今年二月则有其两部作品《远方》与《一个数字》分别在丹玛仓库剧院与塔桥剧院上档,且受多数剧评人肯定,或许跟令人惊艳的舞台设计有关,两者都藉由写实、甚至怀旧的场景,烘托作品中的科幻、超现实元素。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在传承流通中,找到「自己的舞蹈」 从伊莎朵拉.邓肯出发的电影与舞作

法国导演曼尼弗的电影《伊莎朵拉的孩子》通过三段叙事、四位与舞蹈发生直接关系的女性,描绘了现代舞蹈先驱伊莎朵拉.邓肯堪称「活生生」的舞蹈遗产。编舞家杰宏.贝尔新舞作《伊莎朵拉.邓肯》则如舞蹈历史的演讲讲座与现场示范,由六十九岁舞者、老师暨邓肯专家舒瓦兹上台演示邓肯知名舞作,透过「教育」方式与观者发生关系。两作品都在在说明当下艺术「作品」的概念和定义的大转变,作品的效应或影响可说与作品「本身」同等重要。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传统艺能放大绝 自在挥洒动漫魂 直击歌舞伎版《风之谷》

动画大师宫崎骏的《风之谷》,是动漫迷心中的经典之作,去年底由松竹出品、名伶尾上菊之助与中村七之助主演的歌舞伎版《风之谷》在东京新桥演舞场首演,造成歌舞伎粉、动漫粉与宫崎骏粉的轰动。故事中的科幻场景在歌舞伎舞台如何展现令人好奇,制作人兼主演的尾上菊之助表示「将利用歌舞伎最传统的表演程式去复刻这部影响一代人的动漫杰作」,所以这部戏表面上是演《风之谷》未来的科幻世界,但是骨子里的卖相全是传统歌舞伎。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悠游形式边缘 穿梭框架内外 二○一九年「门外汉」系列演出

在「门外汉」系列中,这个词被重新定义,「门」既是入口也是出口,而在门口迎接观众的「门外汉」,全是累积多年功夫、自在穿梭於各种艺术类型与场景的跨界好手。今年的「门外汉」系列由三个编制、风格、表演形式各异的组合轮番上阵。透过传统与当代音乐、板索里说唱与电影等跨界合作,为观众打开通往古今的艺术之门,这些游走形式边缘的表演艺术工作者,为当代韩国表演艺术带来革新的面貌。

PAR /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面目模糊的人群聚合 展示现代社会图像 El Conde de Torrefiel的《广场》

由来自西班牙巴赛隆纳的双人组El Conde de Torrefiel创作的《广场》,勾勒一个人从剧院散场之后,返家路上,行经「广场」的内在思绪。舞台上的观光客、难民、军人、游民、抗议群众等来去聚合,但他们面目被包覆,只能透过外在装扮被辨识身分,却无法交谈,疏离冷冽地构成当代性的景观文本。创作者表示,以「广场」为剧名指涉的是公共空间的概念,集体记忆与个人情感在此被交织、展示,公共议题被处理,公共矛盾也被一一形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