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PAR / 第337期 / 剧场ㄟ冷知识

要有光,就有了光XX 施展光影幻术的剧场法宝

一出光彩绚人的剧场表演,除了我们熟知的编导演员外,实则仰赖众多部门的专业技术投入与协力合作才能成就。这些看似冷门的专业知识与技术方法,以往或许不足为外人道,但它们恰恰是标记剧场职人精神的重要内涵。 〈剧场ㄟ冷知识〉每期揭露各式表演艺术的内行人冷知识。首次,邀来灯光设计师庄知恒现身说法,在飞快变异的科技发展中,如何透过消逝中与进行中的设备器材赋予剧场「要有光,就有了光」的神奇魔法。

PAR / 第337期 / 编辑 Pick-Up

影集不耐症患者的影集推荐

我现在开始疑惑,到底是推荐影集,还是演员?是林柏宏,我承认。当然不是为了他在《怪胎》里露出大概不到20秒腹肌的洗澡镜头(可能也是原因),而是他依傍著生活感与难用言说的真诚,让这些角色彷若在身边——某个街口,我们就会相遇,甚至撞著。

PAR / 第337期 / 日常身体剧场

拳击的美感,关键在脚步 专访拳击教练潘振成

剧场不只存在於名为剧场的空间,也存在於日常生活中。专业的剧场表演者以身体为中介,对观众展露表演的技艺;而另一种身体(表演)的技艺,也栖息在不同职业、或你我扮演的生活角色中。「日常身体剧场」跨出剧场外,寻找以「应对身体」为职业的人们分享独到的「身体观测术」。本期邀请到国内推广拳击运动的元老、专业拳击教练潘振成,来与读者分享他「察身观体」的心得,让我们享受「表演」,就从生活中开始——

PAR / 第336期 / 艺@书

提炼生活的戏剧性,让真实闯入剧场

成立廿年,里米尼纪录剧团可谓德国当代不可不提及的创作体,如果说当代剧场的特色是寻找戏剧的新形式,反映现实而非建立幻觉,且试图从根本上去处理现实,阅读《日常专家:你不知道的里米尼纪录剧团》一书便可发现剧团於此尝试上的不遗余力与不可化约,透过各种的「日常专家」,呈现出世界的复杂度,也重新建构了观演距离,让真实与虚构不断重新对照。

PAR / 第336期 / 艺@展览

禽兽入展场 艺术也劝世

今年的「2020台湾美术双年展」由艺术家姚瑞中策展,以「禽兽不如」为展题,是一次对台湾当代艺术创作中,与动物生态议题相关者的面向式梳理,共展出四十九位(组)艺术家逾两百件作品,参展艺术家均为首次参加台湾美术双年展,当中九成是年轻创作者。游走展场犹如置身动物园,艺术家们以贴近在地文化的方式回应普世的生态议题。

PAR / 第336期 / 艺@电影

传奇的人生 透过银幕开放参与

真人传奇搬上银幕,不管是剧情片或纪录片,创作者透过不同的面向或是切入的角度,让我们深刻进入主角的世界。十二月有三部人物传记片:《生为女人》描绘传奇女歌手海伦.瑞蒂的奋斗故事;《只有悲伤才是美丽的》描述廿九岁英才早逝的波兰天才盲琴师米提克.柯许狂野传奇的一生;《情摄大师》以纪录片形式观看情色时尚摄影大师汉姆特.纽顿的创作秘辛……

PAR / 第335期 / 艺@书

整理记忆里的剧场图像

剧场影像设计王奕盛的《看不见的台前幕后》由多篇散文/短文组成,保留了说故事的口气,并拥有回忆录的性质。每篇短文都以「剧场」为核心进行写作,同时也成为连结的依据。他用回忆书写来呈现对剧场现象的观察,更多的是将每个事件作为叙事基底,让自己隐藏到文字背后,而其他剧场人的形象就会鲜明浮现;此书「口述历史」的质性,也让每个被记录的当下都被铺垫成剧场史的一隅。

PAR / 第335期 / 艺@电影

亚伦.帕克 融合娱乐感与时代议题的大师

曾执导经典音乐片《名扬四海》、《迷墙》的美国大师亚伦.帕克,於今年七月辞世,金马影展也特地推出他的七部代表作以纪念他精采的电影创作成就。他的电影总有著独具慧眼的主题,独特迥异的风格与类型,关心工人阶级,控诉战争、批判暴力、反对阶级、高呼和平、还有流行敏锐的音乐触觉。不同於同时期作者论的大导演,他的电影同时充满著好莱坞的娱乐感与发人深省的议题。

PAR / 第335期 / 艺@展览

做梦造梦的剧场藏镜人

「技术剧场」是表演艺术产业不可缺少的一环,包含与导演共同完成创意发想的剧场设计师,和在现场负责硬体与执行演出指令的技术人员,但相较於导演、编剧和演员,隐身幕后的剧场技术人较少受到关注。这次将在台中国家歌剧院展出的「Staff Only, Not Only Staff—技术剧场人摄影展」就让这些幕后英雄现身,透过介绍六位资深技术剧场人,让观众一窥技术剧场的面貌。

PAR / 第334期 / 艺@书

超越剧场的群众心理学

近年来,「沉浸式剧场」已成某种剧场形式显学,大众渴求新型态的说故事型态,期待旧形式再生、开展另类体验。杰森.华伦的《虚拟真实:沉浸式剧场创作密笈》试图为剧场工作者打开这一道门,以其自身创作与参与的经验,直接面对沉浸式剧场的本质,透过四种沉浸剧场形式,从创作核心、空间布局、选择与互动建构进行分析与说明,只为能「优雅」地建构虚实间的剧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