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艺评

PAR /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走不出的魏海敏迷宫 评《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

我们并没有看到魏海敏在每一个人生选择背后所负载的历史限制、所获赐的独立自主,我们也不能鸟瞰迷宫的全貌,或是找到通往此刻社会的迷宫出口。这样一座困锁观众的叙事空间,不正是戒严体制本身的重制吗?终场耀眼地刺向观众席的炽白色灯光中,并没有让我感觉自己成为魏海敏版台湾史舞台上的主角之一,却是错愕地想起:这部剧不是要让魏海敏演活自己吗?纵使在剧中把谁都活过了,但是,她自己又被演到哪里去了呢?

PAR /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海边的孩子,巴卡路耐 评《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

当一开始的巴卡路耐依序听从叫唤而来,传统舞的步伐踩踏在投影的沙滩上进行训练,大量重复的吟唱与低重心如同拓荒的肢体就此展开,布拉瑞扬用这样的方式,呈现了巴卡路耐在海上抓溪虾、捕月光螺的光景,而这般朴实的文化传承随时间的推演,舞者消耗的体力也逐渐反映在他们的歌声之中,在每一个人都身心俱疲的前提下,群体中彼此声音的包容与支援,至此,或许我们看见了「没有害怕」的根源,自我突破的勇气与互相声援的爱。

PAR /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致那些在时间里褪色,复兴无望的「芭乐」 评《我为你押韵XX情歌Revival》

导演与剧作家虽然正视爱情故事与华语情歌的浅薄和庸俗,高度后设地将庸俗内容加以串起,试图借助情歌的音符使其流动。但本戏场面调度对大剧场的适应不良,加上剧本中的流行情歌只能存在於特定时代同辈?的集体记忆里,使得创作者试图在「芭乐」中寻找光影、增添厚度的努力显得徒劳。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后疫情时代的「剧场―电影」 跟著《安娜与苏珊》反思媒介形式

有趣的是,观众在网路上和穷剧场位址「壹玖」现场的(投影)萤幕前,都只能观赏作品一次,准时开演,同场次不重播。暂不论影像镜框的存在,若只看一次,似乎颇得剧场「不可重复性」之要领;若参与其他场次,又会因为影像重复而感受到录像「可重复性」之本质。看戏也是观影。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IP转译剧场的科技迷思

在观赏多场次的演出后,再比较各场「观众抉择」的剧情走向,其实剧情似是大同小异。因而观众可能会想问,究竟是「我们决定了什么?」还是「我们已经先被决定?」在舞台境域里,作为全知视野的编导,最终才是真正掌握剧情走向的主宰。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可惜这一屋子的精致

令我无法忘却的,是剧中刻画的光华历尽佛经所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等人生至苦之后,手棒婴儿时掉下的眼泪,它是如此难能可贵、超出作者的掌握。因此滕夫人以笔轻触他眼角的那一瞬的惊讶无比动人,也带来唯一一线人性救赎的可能。可最后,却出现画面与违和感都极其强烈的和尚大队,强行将主角回收进一道法喜充满的白光中。似乎也将世间一切真情苦难历劫重生,囫囵吞枣地收进佛法无量的教义里。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不完整的心智图

也许,《有关当局》就是想要透过这种被「切片」的片段化人生来阐述社会的冷漠与疏离,但是编剧没有给观看者足够的材料去缝制编剧心目中想要的那张网。心智图是一张集中了所有关连资讯的图像,所有关连资讯都是被辐射线形及非线性图解方式接连在一起……而《有关当局》在故事的发想之初,就没有把这些角色内在的性格与情感纠结之处梳理清楚,於是造就了一张不完整的心智图。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还好,只有一夜……

春妹、邱信、老保正、阿招、日本督学与阿旺嫂……这些角色在时代巨轮的辗压下,本该有血有泪有所痛苦与挣扎,却在剧中只剩下积极正面的态度与慈悲与宽厚的人类高尚情操,这些纯粹善良、坚强生命特质,难道这就是戏剧奉献给政治后所留下的台湾精神与力量的「样板戏」吗?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微光下的阴影启示

以乐曲为中心,事件一层层推进连动,某方面来说,汉斯.季默的音乐在此出剧作处理的是时间性的向度,以听觉展陈将视觉画面带入叙事的残余,彷如一场催眠仪式般反覆启动一幕幕原本停格的事件画面,藉此打破线性时间的性质,形成一种内在时间的观看。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无力的语境 失能的脉络

《鞍》或许是在对自己血脉中的胡撇仔精神进行正反辩证,试图建构一个工整的「拼贴世界」,然后再自行拆解:「难道胡撇仔真的需要被整理并且重新建构一条准则吗?」如此看来,《鞍》便得到了新的当代意义。意即以戏剧语境、美学形式的构筑与拆卸,后设性地探讨胡撇仔剧种的「精神」。复杂的混搭形式、无法臻於完美的脉络,拼贴的语言,异文化的植入,都在在展现了属於胡撇仔该存在的「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