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演出评论More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扭动在台湾当代舞蹈的紧箍咒之间 XX云门舞集《定光》的招魂动力学

郑宗龙在《定光》之前的创作脉络,多少都具有不断回返私密领域而折射他的文化身体招魂术意涵,好比《在路上》关於行旅情谊与地方想像的相互映射,《十三声》关於儿时与母亲回忆与艋U街头的相互返照。相较之下,《定光》的略显苍白或空泛,或许是身体与声音技术尚未成熟以包容更多的感觉碎片,投射出我相信还存在於郑宗龙创作脉络中的私密领域。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身体、叙事与界线 XX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跨界三部曲」的问与答

对於「跨界」,往往著眼於「跨」这个动作;但,「跨界三部曲」得思考的反倒是「界线」的划分,除涉及门类划分,更核心的是自我定位的安置,而这似乎是「马戏」在台湾有急於验明正身的渴望。对我而言,「跨界三部曲」开发了马戏的身体、启动了马戏的叙事;但,「物件剧场」、「装置艺术」、「舞蹈」三者与「马戏」的距离到底为何?我们是否像画下一条虚设的界线,然后标榜「现在进行一个跨越的动作」?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古调旧情,传唱现代

大多时候,歌曲调性并未刻意哀伤,而是显得恬淡自然;艺师们的弹唱并没有多余的装饰或高超的技巧,嗓音浑厚且纯粹,散发出一股平实且坚毅的日常感,在在强化了剧中的、这群人的也是时代的生活感,彷佛诉说著在这半岛上每人的常态,泰然中带有沧桑。因此,当伤感时刻一出现,表面上情绪隔了一层,却让感叹走得更加深入人心。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作者的阳谋

「作者於创作里的位置」成为理解《光华之君》的方式。 因为,连将其他人物当作道具的光华君也不过是藤夫人的笔下人物,用以排解无处宣泄的依恋,以及与源将军无解的关系。可惜的是,编导虽时不时安排藤夫人出入情节,却未改变全剧编写比例与调性,也未能有效深究藤夫人的内心。她与光华君的对话――「为什么要创造我?」、「大概是因为寂寞吧。」纵然精采却流於收尾的权宜。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剧场的言说与记忆

在故事即将落幕之际,台上演员口中念念有词:「棍子、衬衫、麻绳、三合院、奖状、口香糖、投票箱、手表、墓碑……」为先前每一个史实故事作结。我们总期待著为历史填补细节,还原真相,但历史每一次的重述,都不再依附於当事者,而浓缩为另一种情感连结的意象。这是故事被记忆、记忆成为故事的方式。此刻的《范天寒》又将如何成为未来的记忆?

新锐艺评More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后疫情时代的「剧场―电影」 跟著《安娜与苏珊》反思媒介形式

有趣的是,观众在网路上和穷剧场位址「壹玖」现场的(投影)萤幕前,都只能观赏作品一次,准时开演,同场次不重播。暂不论影像镜框的存在,若只看一次,似乎颇得剧场「不可重复性」之要领;若参与其他场次,又会因为影像重复而感受到录像「可重复性」之本质。看戏也是观影。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IP转译剧场的科技迷思

在观赏多场次的演出后,再比较各场「观众抉择」的剧情走向,其实剧情似是大同小异。因而观众可能会想问,究竟是「我们决定了什么?」还是「我们已经先被决定?」在舞台境域里,作为全知视野的编导,最终才是真正掌握剧情走向的主宰。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可惜这一屋子的精致

令我无法忘却的,是剧中刻画的光华历尽佛经所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等人生至苦之后,手棒婴儿时掉下的眼泪,它是如此难能可贵、超出作者的掌握。因此滕夫人以笔轻触他眼角的那一瞬的惊讶无比动人,也带来唯一一线人性救赎的可能。可最后,却出现画面与违和感都极其强烈的和尚大队,强行将主角回收进一道法喜充满的白光中。似乎也将世间一切真情苦难历劫重生,囫囵吞枣地收进佛法无量的教义里。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不完整的心智图

也许,《有关当局》就是想要透过这种被「切片」的片段化人生来阐述社会的冷漠与疏离,但是编剧没有给观看者足够的材料去缝制编剧心目中想要的那张网。心智图是一张集中了所有关连资讯的图像,所有关连资讯都是被辐射线形及非线性图解方式接连在一起……而《有关当局》在故事的发想之初,就没有把这些角色内在的性格与情感纠结之处梳理清楚,於是造就了一张不完整的心智图。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还好,只有一夜……

春妹、邱信、老保正、阿招、日本督学与阿旺嫂……这些角色在时代巨轮的辗压下,本该有血有泪有所痛苦与挣扎,却在剧中只剩下积极正面的态度与慈悲与宽厚的人类高尚情操,这些纯粹善良、坚强生命特质,难道这就是戏剧奉献给政治后所留下的台湾精神与力量的「样板戏」吗?

回想与回响More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用系统冲撞系统,而后大爆炸 关於皮歇.克朗淳舞团《No.60》

皮歇.克朗淳的重新制造,在既有传统文化的符号里,重新争取到话语权后,不愠不火地将所要反抗、述说的内容爆发出来,作为对王权绝对正确性的反抗,让舞蹈作品本身除了艺术层面的突破,更与泰国当今政治局势产生对话关系。为什么需要在此刻拆解泰国传统舞蹈作品?在此也有了清晰的回答。这也是少见在艺术与现实两种层面上,同时与当代现状有深刻嵌合与呼应关系的作品。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观察之一 回到主体的边陲 回到在地的国际

阿美族说Pangcha,说著一个部落就是一个国家。或许在冉而山,行为艺术节没有太过城市正规的意思,却是很重要的聚会场合,让一群人相聚,展现自己的那个人。行为艺术在此更多的是直接的行动,如同冉而山参与者喜欢强调的「自然而然」——重点不是在於刻意定义,而是去领会空白的陌生感,进而发现过去到现在的悬缺,测量自身与传统的距离,如此才可能切近感受历史、文化与「当下」的动态张力,然后转换其为创造的动力。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观察之二 卡夫卡式行为

集结起来的十七位行为艺术家作品有些几乎无法理解,有些则能够轻易掌握,正是这种不断来回在彻底无法理解与可能理解间的暧昧界线本身,让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生猛地从主流符号丛脱离出去,成功从主流外边,给予抗议、挤压、变形,为少数、弱势的政治地位发声。因此,若要简单总结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艺术节的形貌,那或许就是场生活里变异的卡夫卡式行为。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跨得过的舞台,跨不过的身体 看《朱文走鬼》直播版

传统戏曲在现场的「全面性」因导播概念的进入而限制了观赏视角,当该段落聚焦於某演员时,另一位演员的表现又怎能清楚地被看见?戏曲中时常使用的对称、均衡,是否也因「聚焦」而失其画面与意义上的完整?更甚至,镜头有没有可能影响表演?这都是我在线上展演中,所看见、察觉到的问题。当然,在呈现的燃眉之急下,《朱文走鬼》在直播上的表现包含字幕安插、角色特写等都已经可以看见精密的计算与设计,实属难得。

PAR /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回应回应的回应 《新人类计划:预告会后 直播版》的可不可能

过程里,我的疑问骤升:《直播版》可以算是「表演艺术」?纵然我们可用Lecture Performance(论坛剧场、讲座式展演)理解,但《直播版》的讲述更近於座谈,表演性较低。因此,四段演出的结构相同,大量语言(更是充满细节的语言)层层堆积,反而成为疲劳轰炸。我也明白《直播版》是对「形式」抗拒,但目前所见似乎更陷形式窠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