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剧场ㄟ冷知识

要有光,就有了光XX 施展光影幻术的剧场法宝

大型投影灯 (陈昭郡 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一出光彩绚人的剧场表演,除了我们熟知的编导演员外,实则仰赖众多部门的专业技术投入与协力合作才能成就。这些看似冷门的专业知识与技术方法,以往或许不足为外人道,但它们恰恰是标记剧场职人精神的重要内涵。

〈剧场ㄟ冷知识〉每期揭露各式表演艺术的内行人冷知识。首次,邀来灯光设计师庄知恒现身说法,在飞快变异的科技发展中,如何透过消逝中与进行中的设备器材赋予剧场「要有光,就有了光」的神奇魔法。

大型投影灯

相较近十年来数位化及高流明投影机的普及,早期要在剧场做投影背景、切换影像,是真的得拿图片照灯投出、用双手一张张替换。所谓的早期,也不过就是20 年前,在我刚念戏剧系踏进剧场时,这种投影灯现在仍正在使用。

它和幻灯片投影机的原理相同,但体积硕大,耗电量达两、三千瓦,亮度和温度都非常高,操作起来很像在「顾炉灶」,投影内容也需要转印在耐热玻璃上,我记得当时台北应该只有八德路的「爵士影像」一家在印制投影玻璃片,一片约要上千元,所以只有大制作会使用,中小型剧场就不用想了。抱著一整叠玻璃片要很小心,要是破了就破了,只能再冲去爵士重印;而它就如印刷品,还有校色的问题,我就曾经听过老师看了说:「这个颜色不对」,也是得再花钱重印。

「婉萍牌」测电表

灯光组进剧场的第一项工作称为「暖灯」,打开舞台电源和控制台后,接著是用测电表逐一检查每盏灯能否正常亮起。使用方法是将舞台标准规格灯具的插头插入,若电路无故障,则电表会发出蜂鸣声。要是蜂鸣器不响、灯不亮,就知道要从灯具中故障率最高的部分――灯丝开始纠错,再来则是检查电线或插头有无脱落等等;这种测电工具,在国外剧场界有普遍使用的正规版本,一颗要价约台币六、七千元。

至於这个造型「有点」特别的测电表,是剧场界资深的灯光技术指导吴婉萍的个人化简易型配件,不只发出的声音是牛叫声:哞~也因为她最为人所知的风格就是疯狂喜爱唐老鸭,爱到连老外来台巡演都记得送她唐老鸭饰品……

「婉萍牌」测电表 (陈昭郡 绘)

烟粉/烟饼

过去在化工行可以买到,虽然烟很浓很漂亮,在舞台上的效果宛如山水画般、云雾缭绕,持久力又强,就算开著空调也不太会飘散,但因为是化学制品,不仅很臭还很伤身,在今日台湾已经成为绝迹物件。我曾打去一间很老的灯光器材公司,问他们有没有旧式烧烟机、能否帮我拍张照,结果被老板骂:「你还要用那个?那很不健康、很糟糕唉!已经没有人要用,机器都生锈了……」一直劝我不要用,因为很伤身。

使用方式是在电磁炉基座上装设铁盘,将烟粉或烟饼置於铁盘上加热至一定温度就会冒烟,再由架在侧边的鼓风机把烟吹出,同时要不断以竹筷拨动烟粉,让它均匀受热,否则接触铁盘的底部粉体若烧焦碳化,就冒不出烟了。

现代的喷烟机已改良为电子式装置,不再需要加热,而是用帮浦将烟油雾化喷出,烟量也可以微调。如不以环保健康角度,纯以舞台效果而论的话,烟粉/烟饼和雾化烟两者仍有优劣之分—烟粉因为颗粒、重量大,停滞时间久,视觉上较美观;烟油虽可选择不同浓度,但雾化烟的质地轻薄,容易被风一吹就散。

色片

类似於印刷用的色票,是个尚未在剧场消失、但已全面数位化的物件,年轻一辈对它的实体存在想必会愈来愈陌生。过去舞台上光色的调整变化,全都要靠它,现在则普遍使用LED 灯,只要在萤幕上随选色盘就会变色,已经不再需要外加实体色片。

早前LED 灯的光调跟钨丝灯就是不同,LED 较冷及刺眼,大多数人还是喜欢钨丝灯的氛围与温和感,以致现代的灯光设备其实都会朝向「模拟钨丝灯泡的质感」发展设计,LED 至今已模拟得颇为成功,就连我们肉眼都看不太出差别。

烟粉/烟饼 (陈昭郡 绘)

控台遥控器

灯光控台又大又笨重,通常是固定在剧场一处不随便移动,但是这让灯光组工作起来相当不便,往往要隔个老远、使用嘶吼式沟通。

某厂牌的控台曾经推出有线遥控器,插在控台之后再延长到舞台,便可就近在舞台上控制灯具;而现在甚至连遥控器都不存在了,只要手机下载控台APP、用网路连线遥控,手机就是你带著走的遥控器。这件我小时候进剧场根本没办法想像的事,竟然就这么默默成真了。

然而,属於电器类别的灯光设备,可说是剧场各部门里科技化程度最高、演进速度最快的,光是网路和LED 的发展,就为其带来巨大影响,如今大多数的灯光讯号传输,都早已改用无线网路了。这座类比式的骨董投影灯哪里还有?据我所知,目前还有一座被保存在国家戏剧院的仓库。

调光器

剧场灯光系统可粗略分为前端的控制台、中枢的调光器、终端的灯具,由控制台下达指令给调光器,将之表现在灯具上。

早期调光器分成上下半部,上半部为供电回路,下半部为对应到剧场空间插座的母头,当插座和母头编号相符、个别和灯具连接,即形成通电回路。在这样的逻辑下,灯具可使用空间里任一插座、随见即插,只须记录好每盏灯对应的插座号码、整理成表格,加上头脑清楚的技术人员,就能顺利让所有灯光正确亮起。

灯光设计师也会事先了解场地规格,按照现场位置和预算,合理地规划表格,以利架灯工作。到了数位化时代,只要在控台操作按键,就可以把灯具抓到对的频道,调光器也就逐渐地让出位置、隐藏在舞台的角落。

台湾剧团多半会配合不同空间的硬体设置而改变演出内容。国外剧团则是戏班子概念,演出时只使用剧场空间的壳,舞台会自行架设,所有器材系统也都属於剧团所有,随团带到不同场地使用,优点是能保证演出品质是统一、规格化的,且施工人员只要记清楚对应号码就好。台湾剧团受限於预算,比较是「剧场有什么就用什么」的逻辑,不过早年屏风表演班因为演出量非常大,就曾自己出资建立一套专属的灯光系统。

色片 (陈昭郡 绘)
控台遥控器 (陈昭郡 绘)
调光器 (陈昭郡 绘)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