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职人的图鉴

乐器搬运师傅:让演奏家安心上台的藏镜人

(陈又维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天价的贵重乐器怎么搬?路途中要经历多少障碍才能抵达舞台?本期〈职人的图鉴〉揭露乐器搬运的幕后眉角,看师傅的门道如何成就乐团演出的坚强后盾。

下海十多年,作为后盾,三哥正如乐团所说,是家人般的存在。

搬运并非从甲地到乙地那么简单。接到任务之初,必须先从乐团拟出的乐器清单,预估乐器车的大小、数量等。由於乐器箱不能相叠、上头不能加压,因此搬运时也忌讳一股脑儿往车上移,而是得判断里外次序。三哥说:「搬运时只要听到摇晃声,一定要先打开箱子将乐器妥善贴在海绵或保丽龙里,才可避免碰撞受伤。」常用的工具是棉被、板车、束带、保鲜膜,用来保护乐器箱、移动,以及固定在车上。零星的小乐器、谱架或者容易搞丢的小物件,就拿出篮子作为法宝,以棉被铺底小心放上去,不但机动性高、拿取也方便。

遇到雨天可就伤脑筋了。塑胶袋、保鲜膜虽然可以防水,但是拆卸费时反而容易渗水又难处理。幸亏乐器车通常离卸货点近,棉被盖厚一点、动作快一点,几秒钟就进门。不过这并不是最困难的,印象最深的是朱团30周年在擎天岗上拍影片那次:「车子无法开上山,所有乐器只能靠人力背,一趟上去定位到下来要40分钟!」因为路程太远,他们选择一次背重一点以减少来回,但是一边负重50、60斤,一边又要注意保护乐器,让他苦笑直呼:「阿娘喂!」

当然,乐器不仅要「搬」,还要注意「运」。载满整车的乐器时,车速会比平时慢个1/3,以保持最稳固的状态。行程也预估得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提早出发、提早抵达,宁愿等,也不能有差错。

除了搬运外,他不但对全台表演场馆、演艺厅熟悉,保全甚至都认得他们,连团员到了进不去还可以帮忙协调。三哥说,提早到场并不只是干等,同时要占位子、勘查地形,了解现场后先盘算后到的车子如何停、如何跟其他车子轮流进场。碰到假日车多、规则改变、红绿灯前停车不方便等等,都能有时间应变。否则满满一车乐器无法卸下,也只能干著急。

多年下来,他从单纯的乐器搬运,到如今竟还能组装精密的木琴、管钟等,协助舞监大致定位,只要调一下角度就能上台。彩排的时候他也没闲著,拿著出工具把乐器箱松了的轮子修好、螺丝固定;演出时,就乐得跟著大伙儿在一旁欣赏。问他工作中最有成就的是什么?只见他害羞地说:「晚上下工喝酒,在电视上看到乐团演出转播时,感觉与有荣焉!」

职人档案

职人:于士贤

职业:乐器搬运师傅

简历:职业军人退伍,曾从事代书工作,后投入妹妹与妹夫开设的搬家公司,在搬运外同时参与该公司的沙发制作。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