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公园的身体地图—百日行走》@台南公园 |
在台南公园排练的稻草人舞蹈团舞者。
在台南公园排练的稻草人舞蹈团舞者。(陈十工作室 摄)
专题 穿越看不见的台南 府城

《台南公园的身体地图—百日行走》@台南公园

2019台南艺术节《台南公园的身体地图一百日行走》

10/18~20  台南公园

INFO  tnaf.tnc.gov.tw/2019/

地方

走进台南公园,最先注意到的是北台湾少见的金龟树,此树种在辟园之初栽种了百棵,扭曲的树瘤、臃肿的树干,看起来异常地凶狠、张狂。除此之外还有雨豆树、凤凰树等充满「南岛风情」的树种——这些美树、植栽,在日治时期,远从中南半岛诸国引进,移植进公园,除了完成日本对台湾的「东南亚」热带岛屿殖民地的典型想像,也有著将小岛作为现代化实验场的规划蓝图。

当时,日本对台湾的建造工程除了交通、农业、水利、金融等基础建设,「公园」也是其中一环。一九一一年底,当时的台南厅长松木茂俊发起台南公园的营建计划,隔年通过,历经四年半,这座透过募款、总督府补助,投下巨资兴建的现代公园在一九一七年夏天完成。

台南公园彼时是府城最时髦的地标,除了热带植物,还有喷泉、假山、飞瀑、花圃、装饰电灯、运动场、纪念塔、鸟园等设施,在公园尚未完工时,此处就举办了台湾南部第一届的棒球比赛(南部野球优胜旗争夺赛,一九一四年开始,持续至一九三○年),也有「自转车竞走」(脚踏车飙速比赛)等运动盛事,当年最夯的沈常福马戏团在一九五八年也曾到台南公园演出——这座占地四万五千坪的辽阔公园,曾经是青年男女约会首选,也是鸟迷、植物迷、运动迷等各种迷的圣地,但百年后的今天,年轻人们少了,如今成为各国移工、年长者的放松空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