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3:阅读吧! 瘟疫蔓延时,找寻给未来的启示

#剧场人说 末日将临,人生如此荒谬

(ilingdraw 谢?翎 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岸田国士是日本「新剧」的代表剧作家,书写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剧本、小说、剧评、散文等。我对日本明治、大正与昭和时代的老作家很陌生,本来以为岸田国士是个「化石」作家,不过,去年我第一次看了他的剧本,「哇!太有趣了!」才开启我阅读他的作品之旅。

在疫情蔓延、剧场关门的此时,我们要阅读什么呢?

我想来介绍岸田国士的两个剧本。也许大家有听说过「岸田国士戏剧文本奖」——这是日本新人编剧的登龙门,相当於剧本的「芥川奖」。为了鼓励年轻剧作家创作,每年三月由白水社这个出版社颁奖。

我曾在中国中央戏剧学院学表演,对我而言,曹禺、老舍、丁西林是必修作家,反而对日本明治、大正与昭和时代的老作家很陌生,所以,我本来以为岸田国士是个「化石」作家。不过,我去年看了我的日本戏校——座.高圆寺剧场创作学院——的学弟们呈现演出,第一次看了他的剧本,「哇!太有趣了!」才开启我阅读他的作品之旅。

剧本是为了「上演」而写的文学

到底岸田国士是怎样一号人物呢?

岸田国士(1890-1954)是日本「新剧」的代表剧作家,书写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剧本、小说、剧评、散文等,就像台湾的鸿鸿一样。生於东京军官家庭,本身也毕业於陆军士官学校,担任过陆军少尉,后来生病辞去军职,之后重考上了东京帝国大学文科,选修法国文学和近代戏剧等。大学毕业后计划去法国学习,从神户偷渡经过高雄、香港、法属印度支那(越南)等地方乘船到马赛上陆,然后向巴黎移动。一九一九年,在日本驻法国使馆当翻译,业余时间研究法国戏剧;不过,他去法国的第三年便因父亲去世,又回到日本,从事戏剧活动。

回到日本后,他创立了几个团体。一九三七年他和久保田万太郎等人合创了文学座(BUNGAKUZA)。创团的指标为「想创作有魅力的现代人的戏剧」、「要创造最贴近现代人生活情感的戏剧魅力」。一九五○年发起成立「云之会」(KUMO NOKAI),要尝试追求「新现代戏剧」的立体化,三岛由纪夫也是成员之一。岸田的剧本具有台词优美、寓意深刻、心理描绘细致入微等特点,同时也强调文学的立体化,他说,剧本并不是为了「阅读」,而是为了「上演」而写的文学。

他也担任过大学讲师及政党文化部部长,但后来发生一些不顺遂的事情而辞职,转而为剧场写剧本,有时候也当导演。一九五四年在文学座排练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深渊》的时,因中风被送往医院,第二天去世,享年六十三岁。

灾难之际也必须点亮的艺术火种

就这样,岸田国士嫌弃当军人,找理由退伍而指望走戏剧之路,把自己后半生全投注给剧场。他结过婚,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是演电影《沙丘之女》的女主角,也是日本版「慕敏」(Moomin,台湾另译为噜噜米)的声优――岸田今日子。这样一说,好像离他又更近了点。

后来我知道,有一个创意音乐空间「曼陀罗(MANDARA)」(在东京有三个场地),每年冬天和夏天会举行岸田国士读剧会,起点为二○一一年。那年发生了三一一东日本大地震,当时大家连确保LIFE LINE也很困难,但不能吹灭艺术的火种,因此曼陀罗的老板开始企划,在这样的状态下能够从事的艺文活动,岸田读剧会便是其一。第二年加入导演青柳敦子(Theater Echo)担任实行委员长,后来持续举办到现在,今年也已开始找参与夏天读剧的演员。这是日本面临最艰难的时候守护下来的艺术火种,希望今年也能够顺利举办,衷心祈祷。

此刻,我把岸田国士介绍给台湾朋友也是蛮适合的!

「末日」前后的人生荒谬

我这次翻译了《面包铺文六的思考》(创作於大正15年,西元1926年)和《终於「不知道」文六》(创作於昭和2年,西元1927年)的片段。

「哈雷彗星」众所皆知,是每隔七十五至七十六年从地球看得见的彗星,在人生当中只能看一次的壮观和美丽。据说一九一○年彗星回归时,有些新闻报导说「彗尾中有毒气会渗入大气层,并毒死地球上大多数人。」当时很多民众对哈雷彗星充满恐惧,因此,岸田以这个经验为题材,写了「面临地球灭亡前」和「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后」的人们。

《面包铺文六的思考》的一开始,是一家人和寄宿人一起吃饭,感觉好像是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里常看到的那种平凡日子。文六想让他的儿子上学,但儿子反而想当基督徒,说著就往外跑了,这时候妻子告诉文六,女儿和寄宿的教师好像在谈恋爱,文六觉得十分不顺眼。到了第二幕,不仅得知女儿在谈恋爱,竟然还是婚外情,且怀孕了!这时候,弟弟带著「地球要灭亡」的信息回来。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请看我翻译的剧本片段。

《终於「不知道」文六》则在一开始就知道,儿子跑去外面且女儿也怀上了寄宿人的孩子。很快地,彗星将碰撞地球。夫妻已无事可做,等著末日时刻的到来,结果文六睡著了。第二幕,文六在黄泉挂号排队,但名单里找不到他的法名,与亡者和鬼们进行荒谬的对话。第三幕的文六一醒来,彗星已避开地球,儿子带著轻浮的女人回来并说想和她结婚,他当然不同意,但这时让女儿怀孕的教师开始荒谬的谈话。然后,便是我所翻译的剧本片段。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amazon买到他的全集Kindle版(http://ur2.link/0OVE),上下各集两百日币(约台币五十多元);不过,他的文章是用旧式日语写的,连我看都有点费劲……

Profile

山崎理惠子,日本神户人,毕业於日本京都产业大学,并取得中国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硕士学位。曾於香港成立制作公司office30,担任翻译、监制及导演相关工作,於2009年返回日本,从事歌剧幕后工作。2016年,担任阮剧团X流山儿★事务所《马克白 Paint it, Black!》助理导演,因而开启与台湾剧场人共同创作、交流的契机,并共同创立亚戏亚,日本则为剧场组合.?细??骨,陆续完成台日演员的跨国合作,如《同栖时间》等,并持续进行日本剧本译介、读剧等活动。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