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瑞拉斯与林惠珍的〈飮酒歌〉点燃音乐会欢乐气氛。(邓惠恩 摄)
面对大师 面对大师

与卡瑞拉斯同台咏叹 访三位女高音林惠珍、邱玉兰、廖雪真

与巨星同台演唱是什么滋味?兴奋!紧张!二月二十四日卡瑞拉斯的音乐会,虽然寒风细雨,广场上近两万名乐迷与场内满座的听众以最大的热情「赞助」了当晚与卡瑞拉斯同台演出的三位本国女声乐家,而她们的精采表现也博得了大家的赞赏。

与巨星同台演唱是什么滋味?兴奋!紧张!二月二十四日卡瑞拉斯的音乐会,虽然寒风细雨,广场上近两万名乐迷与场内满座的听众以最大的热情「赞助」了当晚与卡瑞拉斯同台演出的三位本国女声乐家,而她们的精采表现也博得了大家的赞赏。

音乐会上半场,声音轻亮的抒情女高音林惠珍与卡瑞拉斯,以威尔第《茶花女》中欢乐的〈飮酒歌〉将音乐会热热闹闹的气氛点燃,而第二位出场的我国旅日女高音邱玉兰,出场好戏是与卡瑞拉斯在台上打翻醋坛子,大吵一架(马斯卡尼《鄕村骑士》一景)一对怨偶针锋相对,满足了观众「看戏」的兴头,获得了满场的喝采。下半场的压轴好戏由廖雪真以比才《卡门》高难度的咏叹调与卡瑞拉斯共享最后热情的掌声。

问起与卡瑞拉斯一起站在台上演唱的第一个感觉是什么?三位女歌唱家一致的回答是:「吓了一大跳!—怎么那么大声。」卡瑞拉斯二十日抵台,次日记者会前半小时,三位女歌唱家才有机会跟他见面,二十二日卡瑞拉斯有独唱会,二十三日彩排,由于时间有限,每人与卡瑞拉斯相处机会不多,也只能跟乐团「走」过一次。练习时,卡瑞拉斯声音一出来,由于「太好听了!」女声乐家们听得连自己的词都忘了,卡瑞拉斯还调皮地跟她们眨眨眼,「不过他只用轻声唱,音量全不放出来,实在无法预期上台时要如何跟他搭配」,于是音乐会当晚他一发声,就把「茶花女」林惠珍给著实的吓了一大跳,「怎么那么大声!」而廖雪真则感觉到他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声音饱满,充满了力度。而要在台上准备跟卡瑞拉斯「吵一架」的邱玉兰也因彩排时无法预测卡瑞拉斯的情緖,结果这场架原本是要慢慢「上火」的,谁知道当晚卡瑞拉斯一开口就「没好口气」,邱玉兰起先被吓了一跳,之后才回神来「还以颜色」。

上台前,三位女歌者的情绪紧绷到了极点,卡瑞拉斯却一脸从容的到各个休息室向她们一一祝福,叮咛她们别紧张并预祝演出成功。「完全没有架子!」廖雪真说,彩排时看得出他因前一晚有演出,显得有点累,可是一堆人要他签名,他毫不犹豫的提起笔来满足乐迷的要求,却把在一旁的三位女歌唱家们看得心疼,「直觉想去保护他,让他休息」,所以虽然跟他同台,廖雪真却没有他的签名,如今回想起颇为遗憾。

忆起从报名参加、甄选到入选名单宣布,三人都经过了漫长等待的煎熬,「本来不抱希望了,甚至都停止了练习」,突然获知由卡瑞拉斯亲自选中「脑中一片空白」,这几个月来的心情可以说是起起伏伏、患得患失。如今紧张、压力、兴奋已过,再回想这一段经历,三位女歌唱家都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或许,下次还有机会再见到他,也或许只能从CD唱盘中再与他同歌,不过这一段美妙的经历却是永生难忘。

广告图片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