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唱得瞎掰 你听得陶醉 |
「爵士第一天后」艾拉.费兹杰罗在柏林演唱的瞎掰版〈Mack the Knife〉是恶搞的经典。
「爵士第一天后」艾拉.费兹杰罗在柏林演唱的瞎掰版〈Mack the Knife〉是恶搞的经典。(本刊资料室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她唱得瞎掰 你听得陶醉

你不知道的歌唱恶趣味

「即兴」、「拟声」等这些高难度的爵士歌唱技巧,对爵士歌手来说是较高的演场门槛。这些技巧学会了,唱爵士乐当然不再是困难。不过,学会这些东西还有没有其他的帮助?说来有趣,帮助还真大!忘词了可以用咻比嘟哇的拟声演唱含混过去,或是即兴自创融入当下气氛的歌词蒙混过去,听众不但不会开汽水,还会给你用力鼓掌咧!

你不知道的歌唱恶趣味

「即兴」、「拟声」等这些高难度的爵士歌唱技巧,对爵士歌手来说是较高的演场门槛。这些技巧学会了,唱爵士乐当然不再是困难。不过,学会这些东西还有没有其他的帮助?说来有趣,帮助还真大!忘词了可以用咻比嘟哇的拟声演唱含混过去,或是即兴自创融入当下气氛的歌词蒙混过去,听众不但不会开汽水,还会给你用力鼓掌咧!

一路看下来,相信你已经认识了不少执当今乐坛牛耳的歌唱天后。她们有的即兴奔放,有的吴侬软语,各自精采。总体而言,想要大声说「我唱的可是爵士乐!」必须具备几个条件。其中包括了「即兴」(Improvise)、「拟声」(Scat)等,而这对一般歌手来说属于较高的演唱门槛。跨过去,才够资格称自已是「爵士歌手」。

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即兴」、「拟声」这些技巧学会了,唱爵士乐当然不再是困难。不过,学会这些东西还有没有其他的帮助?说来有趣,帮助还真大!比方说唱歌唱到一半忘了歌词,就用咻比嘟哇的拟声演唱含混过去,底下观众不仅不会察觉,还会为你大声喝采。又比方唱到入戏太深,回过神来却发现找不到现在音乐走到哪个段落?!不如用即兴的精神创造一些新歌词,且最好和当下的背景状况相关,歌曲融入当下气氛,自然又是一阵掌声。而且这招咱们不是没见过,过去「急智歌王」张帝,早立下了典范。

爵士第一天后的超级「唬滥唱」典范

简单讲,不论是「拟声」或「即兴」,在救急的时候十分好用,因为这让歌手即使「唬滥」,也义正辞严。好用到爵士歌手们后来索性不背歌词了,反正上台后唱到不会唱时就拟声,乱了就即兴,效果反而比规规矩矩唱完一首歌好上许多。当然,江湖有云:「没图没真相」。不过音乐不能看图,必须用听的,所以接下来举个历史上的著名例子,踢爆爵士歌手的「唬滥唱」,让音乐更有趣味。

擒贼先擒王,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天后」等级的人物。话说「爵士第一天后」(The First Lady of Song)——艾拉.费兹杰罗(Ella Fitzgerald),西元一九六○年到德国开演唱会时,为了讨好台下德国乐迷,特别选了首德国作曲家的曲子。这其实也不是什么艰涩曲目,就是德国作曲家库特.威尔(Kurt Weill)在音乐剧《三便士歌剧》里的〈小刀麦克Mack the Knife〉而已。不过费兹杰罗显然没背歌词,前奏还在跑,她便向台下观众坦白:

「谢谢,谢谢,我们现在要唱一首歌,这首歌还没有女孩子唱过喔!」

「这首歌超红,但希望我记得住所有歌词!」

随后唱了起来:

亲爱的,鲨鱼总喜欢秀出珍珠白色的利齿。

亲爱的,麦克总喜欢藏起尖锐锋利的小刀。

亲爱的,鲨鱼利齿一咬,海涛开始染红。

亲爱的,麦克手套一戴,见血不会沾手。

截至目前,费兹杰罗用正确无误的歌词唱出了〈Mack the Knife〉前面几个小节。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接下来她忘了所有歌词,多是些「嗯,大概是这么唱的…」的猜测,而大绝招就在这时派上用场。以下再节录二段「忘词后」瞎掰出来的歌词中译(完全按照曲子旋律与架构唱下去,只是歌词自己编),自己听过唱片,就知道下面讲些什么:

 

噢,这首歌的下一段是什么?

这就是我忘掉的那一段?

记得这是首摇摆的曲子,也是首畅销的曲子,

也就是我们现在唱的〈小刀麦克〉。

 

Bobby Darin,还有Louis Armstrong,

是的,他们俩都唱过这首歌。

但是Ella,Ella和她的伙伴们,

正把〈小刀麦克〉恶搞著……。

 

即兴与拟声让天后变出多款招式

以上是艾拉.费兹杰罗用「即兴」的概念,急中生智出来的瞎掰歌词。当然这样还没结束,她继续用「拟声」演唱和乐手作即兴互动,甚至玩起了模仿秀,银铃般的清亮歌声模仿起路易.阿姆斯壮(Louis Armstrong)低沉沙哑的嗓子,竟也唯妙唯肖!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包括这场演唱会费兹杰罗接下来演唱的爵士标准曲〈How High the Moon〉,不仅用了极为大量的拟声演唱,更「张冠李戴」地将十几首不同歌曲的旋律融入这首歌的表演里。包括将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的〈Ornithology〉、〈Moose the Mooche〉的旋律给咻比嘟哇了进去,还有歌剧名曲〈O Solo Mio〉、流行经典〈Smoke Gets in Your Eyes〉等等。甚至在其它演唱会里唱起这首歌时,披头四(Beatles)的〈Hard Day’s Night〉也赫然在列!

做个整理,艾拉.费兹杰罗的即兴与拟声演唱功力,让她延伸出了「唬滥歌词」、「无中生有」、「张冠李戴」与「移花接木」等招式,实在有趣。老实说这些招式还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用上的,也是乐迷欣赏爵士歌手唱歌时,可以留神注意的一些恶趣味。当然,这些姊姊们都有练过,小朋友可以学,但很难唷!

 

文字|沈鸿元 爱乐电台《爵士夜》节目主持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精采专辑推荐

前面写的二首歌曲都来自一九六○年艾拉.费兹杰罗的柏林演唱会现场录音里,专辑名称叫做Ella in Berlin。顺道再提供几张唱片,里面都有这「爵士恶趣味」。

 

迪迪.布里姬沃特Dear Ella里的搞笑版〈Mack the Knife

这是迪迪.布里姬沃特以作曲家库特.威尔作品为主的一张唱片,叫做This is New。既然唱的是威尔的曲子,〈Mack the Knife〉当然少不了!音乐里乐手和歌手耍宝耍在一块儿,搞得迪迪完全乱了套,只好把绝招拿出来。听她一下子耍花腔女高音,一下子装娃娃音,热闹又爆笑。当然,这个版本脱胎自费兹杰罗的忘词版,但恶搞程度更夸张。

 

莎拉.沃恩(Sarah Vaughan)的Sassy Swings the Tivoli里的煽情版〈Misty〉

来自莎拉.沃恩的一场现场演唱会。六分钟的演出,前面三分之二都是如泣如诉,完全符合天下人印象的《Misty》。等到钢琴手Kirk Stuart忍不住客串起歌手后,一切都变了调。后来Sassy一段展现个人音域与感情的段落,由于用情过深,伴奏乐手们情不自禁也跟著咿咿唉唉了起来(碍于刊物尺度,我们点到为止)。而Sassy听到了,最后一段独唱变本加厉,变成成年人听到了会脸红心跳的限制级版。

 

约翰.皮查瑞理(John PizzarelliLive in Birdland里的〈I Like Jersey Best〉模仿秀

吉他手约翰.皮查瑞理是各大俱乐部的常客,他受客人欢迎的关键来自一首曲子〈I Like Jersey Best〉。这其实不能算是一首歌,皮查瑞理喜欢在歌曲里化身为全美各大知名艺人,用模仿秀的方式演唱。在这张Live at Birdland的现场录音里,皮查瑞理模仿了巴布.狄伦、老鹰合唱团、保罗.赛门、路.瑞德、路.洛尔(Lou Rawls)、史汀、Michael McDonald、The Beach Boys…。等等,你没有看错,他还模仿了比莉.哈乐黛……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