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当代舞团「三点一四」 奔跑在失速的经纬线上翻越3.14 |
舞蹈

世纪当代舞团「三点一四」 奔跑在失速的经纬线上翻越3.14

文字 张震洲
官网限定报导  2021/12/02
燕树豪《带著缺角的三点仪式》
燕树豪《带著缺角的三点仪式》 (张震洲 摄)

擅长以「人性」为出发点的燕树豪,这次在作品《带著缺角的三点仪式》中,从当代舞蹈的连续性肢体动能起始,以丰富流畅饱满的肢体语汇,在人生于世事事循环往复,一笔一画从圈圆内无限多的多边形刻划。

世纪当代舞团「三点一四」

12/3-4  19:30  12/4-5  14:30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INFO  www.opentix.life/event/1427576718189645827

编舞家燕树豪与莫天昀共同打造世纪当代舞团新作「三点一四」,并邀请日本多媒体舞蹈剧场Nibroll音乐总监岩田直树作曲,一同行走于圆形边界无数线性的时空链条上,交织成黑洞般无尽的连结,在相异独立却又相似的晶圆里,装上各自的记忆,成为彼此的载体,在跨世代、跨国的语境之下共同翻越「三点一四」的边界。

擅长以「人性」为出发点的燕树豪,这次在作品《带著缺角的三点仪式》中,从当代舞蹈的连续性肢体动能起始,以丰富流畅饱满的肢体语汇,在人生于世事事循环往复,一笔一画从圈圆内无限多的多边形刻划,并在舞者重复性的不断堆叠往返下,进行自我辩证,企图在舞台上回旋中,找寻多边形趋近于圆满的瞬间。燕树豪表示,动作的存在即是为了被实现,而一实现即是结束;重复的动作却不代表重复的生命,在循环定义之下的开始与结束并存于舞台上。如古希腊哲学家Heraclitus所说:「无人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因河已非同,人随境迁。」舞者每次的往复,皆是成长契机,彰显不重复的生命。

莫天昀《荒冢的繁花》去年入围台新艺术奖,擅长运用京剧文本及动作元素,捻揉出富含传统及当代独特语汇,此次以作品《超距:如果大海知道》重新出发,将纯粹身体的变异转译成人际关系「外圆内方」的处世哲学,展现舞者之间的主动及被动的动能切换,反思「天圆地方说」万物在日月周而复始,永无休止的生生不息的宇宙运行真理。

燕树豪与莫天昀两人在创作路途上因为舞团提供的资源与平台不断持续发展,透过彼此的世代差,以圆为无理数、无限制的起点,在「三点一四」内谱出一首跨世代的无限乐章;他们跨越两个世代的五感相互交织之下,舞蹈循环探索艺术之于人际之间的关系,回归纯粹原初并定义彼此共有的真实存在。

燕树豪与莫天昀将以「终则始,始则终」无休无止的循环比较,透过肢体流动,创造「理之圆足混成无缺」的纯粹意境,提炼出理性的精神,突显两人从各自述说的「事圆」,迈入共同的「理圆」,实现有限与无限、部分与整体的对立与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