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头 艺术生活的一百种持续之道

纸风车剧团推出「纸风车返笑日」计画,广邀剧场伙伴们,将创意透过一分钟的短片拍摄呈现,图为该计画的线上记者会现场。 (纸风车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疫情野火,无可避免地烧到了表演艺术圈。

三月五日晚上一场深夜的记者会,让社群网站上的艺文同业们纷纷哀嚎与相互打气,演出者的确诊,标志著表演艺术界的寒冬已然来临。首当其冲的国家两厅院,紧急闭馆消毒三日,三档当周节目立刻延期,接下来也有多档节目取消或延期;而台中国家歌剧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也紧跟取消与延期国内外表演团体三至四月的演出。无论是自我防疫评估,或是巡演邻近国家取消演出的成本考量,对於全球的表演艺术从业人员与观众来说,这个春天彷若迟至的冬日――要如何留住观众、保持活力与能量,是上半年艺文界最大的考验。

纸风车剧团《纸风车返笑日》

INFO  www.paperwindmill.com.tw/paper

犹记得坐在电影院里,等待著NT Live(英国国家剧院现场) 节目演出前的时刻:大银幕里纪录著现场观剧的观众入席、翻阅节目册、交头接耳的细碎声响,又或者是演出中途,突如其来的观众笑声、清痰声、物品掉落声,造成席间一阵涟漪般的反应。本就无可复制的「亲临现场」反应,造就了每一场演出的特殊性,表演者与观众共同形塑了演出的节奏与氛围,而此一难以取代的迷人形式,却也在流行病猖狂肆虐的时刻,成为防疫的大关口。

相较於二???三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爆发时的社会氛围与通讯途径,那时脸书尚未成立,手机大牌仍是Nokia与Motorola,无名小站正刚刚崛起,在疫情高点的四月至六月间,许多国内外表演取消,直到六月底疫情趋缓,国家两厅院为抢救士气,在艺文广场盛大举办「仲夏嘉年华」三场大型户外演出,邀请国内十八个表演艺术团体联手献演,包含戏剧、舞蹈与音乐等节目,希望重新带来表演艺术界的活力。

当时的活动颇有成效,场场超过万人前来支持观赏。而十七年后的我们,身处时空环境大不相同,在此资讯流通迅速的数位时代,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是否有些新世代的应对措施呢?

宅在家,艺术还是在任何地方发生

创意与热情依旧是艺术从业者的本色。在表演节目尚未喊卡的疫情初期,社群小编已走在最前线。台湾「爱乐电台」的粉专在二月初即应景的推出了十首古典乐经典曲目,搭配防疫漫画图文,制作出时髦又优雅的「一分钟洗手音乐」贴文,用音乐舒缓防疫焦虑,让乐迷们会心一笑。台湾师范大学表演所也在延后开学期间,制作网路讲堂「防疫总动员 大家艺起来」系列课程,内容包含舞蹈、戏剧创作、古典音乐欣赏等艺术相关领域,除在社群平台上线,也於开设Youtube频道,供大众随时阅览。

於是,「数位化」与「影像化」成为当今最直觉的解答方式。

全球疫情首波重创的中国,在大规模的隔离政策配套之下,以官方剧院累积的雄厚资源,提供民众线上收看表演艺术,包含中国国家大剧院微信公众号的「线上大剧院」,可观赏高达千余场演出,无论是柏林爱乐新年音乐会,或是京剧名伶汇演等录影实况资料,都可以轻松观赏。湖北长江人民艺术剧院微信号也推出一百多个剧目,包含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原野》、苏州昆剧院《痴梦》等大戏。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也在大量取消演出之余,推出儿童广播剧计画「耳朵也爱儿童剧」,让剧院演员得以用声音表情,带给小朋友隔离中寓教於乐的床边故事。

在第四十八届香港艺术节宣布取消的同时,艺术能量甚高的香港艺文团体,也早推出各式各样的线上影音与课程。香港中乐团推出五十二集的「中乐知多少」系列影片,每天早上十一点与晚间九点於脸书粉专即时更新。单支影片长度不超过五分钟,内容由团员介绍单一乐器,并演奏经典乐曲,让观众得以透过萤幕一窥中乐奥秘。香港城市当代舞团则是以付费方式,开启线上课程与舞作欣赏平台;但在课程报名时,即对视讯设备有较为明确的要求,包含使用的电子器材、网路连线能力,以及课程所需的播放程式等等,报名者会在缴费成功后,才能收到私密的课程网址。而线上舞作欣赏则是以会员租片/买片不同价格方式,与串流平台vimeo合作,以单片1.99至3.99美金的租金收费,提供大众在一定的订阅期间收看。

直播影像,让我们的萤幕都成为另一个「现场」

两周前尚显平静的欧美剧场,近几日也躁动地开始讨论起可能的防疫方案,伦敦观光客朝圣看剧的「西区」(West End),也陆续传出演出延期的消息,包含音乐剧知名作曲家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的新戏《灰姑娘》Cinderella开幕演出,也在影响波及之列。有些艺文媒体也揣测起如爱丁堡艺穗节的国际大型艺术活动,今年是否依然能如期举行?亦有消息指出,英国著名的音乐剧制作公司麦金塔许(Delfont Mackintosh)旗下几档炙手可热的音乐剧:《汉米尔顿》、《悲惨世界》、《妈妈咪呀》等,也正与其他制作公司共同考虑以线上影音播放平台,取代退票机制,提供购票观众限定的观看代码,无论是直播或是预录播出,都能相对减少取消演出的票房损失,为剧场可能的最糟状况做准备。

台湾对演出现场的线上直播,也不陌生。

甫於三月底在台北华山乌梅演出结束的日本52PRO!剧团《夹缝辙痕》,就在最后一场开启了简单的直播。由於许多日本的观众受到疫情影响,无法如期来台看戏,因此剧团决定在三月一日的「千秋乐」(最终场),在官方的Twitter上同步直播。此消息迟至演出前一日(二月二十九日)晚间十点,才在脸书上公布,影片也将会在社群平台上保存一周,供喜爱的观众朋友阅览。从发布时间点与细致的提醒禁止转载、复制等细节,可以感受到剧团在现场购票观众与线上观众之间想努力取得平衡,协调过程中的来回讨论与妥协。但演出现场直播若真成为非常时期的不得不,其所需要的器材、光线与拍摄动线、相关的播映版权授权,以及考量如何将舞台的流动在影像的规格中呈现等细节规划,背后花费的人力与物力,势必会成为一大笔额外的成本开销。但以NTLive、宝冢歌剧团等多次与电影院合作的经验,或许剧场远距的影像播放,仍不失为一个好的解法。

不只是表演艺术产业积极思考应变方式,与表艺界来往密切的视觉艺术产业也大受影响。日本东京森美术馆、北海道立近代美术馆等多个日本重要博物馆与艺廊纷纷挂上宣告休馆之后,欧洲的法国罗浮宫也短暂闭馆,而义大利的博物馆与美术馆也面临防疫停止开馆的苦战,许多大型国际展览也纷纷宣布延期。

但早在此前,每年三月的全球重要交易与展览盛事――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会(Art Basel HK)已宣布今年将改由线上展厅/拍卖的官方网站平台进行,於同一个展期开放官方网站,供买家与观众线上阅览;并进一步做到实体展览的「VIP预展」及「正式开放展期」。疫情虽然持续,但一年一度的买气与人气仍须好好维系。

暂时的解方,让剧场重新开机与定位

除了观众的失落感需要获得满足,艺术从业者的生计,也需要在应变方案中找到替代的薪资途径。深耕台湾剧场多年的纸风车剧团,於三月推出「纸风车返笑日」计画,广邀剧场伙伴们,将创意透过一分钟的短片拍摄呈现,投稿上传,只要入选即可获得三千元的「生存金」。而此一计画在推出之后,也受到民间企业与七个地方政府文化局处支持,包含新北市、桃园市、新竹市、台中市、嘉义县、台南市与屏东县,都愿意成为「生存金」的赞助者。虽非大钱,但提供剧场创作者新的契机,得以让社会了解艺文生态的运作与产业现况,雪中送炭之际,也能汇集新的剧场创作能量,用艺术与幽默,陪伴大家度过恐慌。

但,剧场与音乐会演出,仍有著录音与影像无法取代的迷人之处。观众是参与者,也是合作者;表演艺术从业者是传递者,也是冒险者。在疫情退散尚未明朗化的此刻,需要的除了外部纾困,也更需要持续著热情与创意,找寻出困境中的生存之路。或许在愈显艰困的时刻,同样也能再重新定位――「剧场」在当前社会里的角色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