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空30《媒体入侵》 卫武营世界首演

《媒体入侵》重点之一在即时影像,舞者们与自己的影像共舞,时而放大、时而聚焦在小细节处。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疫情严峻影响国内外艺文团体,让原本应在瑞典斯堪那舞蹈剧场首演的舞蹈空间舞团新作《媒体入侵》,改於十月在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世界首演。因此,舞团正紧锣密鼓地展开排练,不畏各种困难,迎接各项准备与挑战。

舞蹈空间 X 玛芮娜.麦斯卡利《媒体入侵》

10/31-11/1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文化艺术中心戏剧院

11/28  19:30  11/29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02-27168888#115

疫情严峻影响国内外艺文团体,历经上半年的大震荡,让原本应在瑞典斯堪那舞蹈剧场首演的舞蹈空间舞团新作《媒体入侵》,改於十月在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世界首演。因此,舞团正紧锣密鼓地展开排练,不畏各种困难,迎接各项准备与挑战。

《媒体入侵》编舞家玛芮娜.麦斯卡利(Marina Mascarell)及影像设计法兰西斯卡.伊森(Francesc Isern)十分重视对演出的承诺,因此同意於七月中抵台并配合十四天居家检疫。为了抢时间排练,舞团想尽办法克服空间限制,让线上开会系统成为云端排舞利器;为了提供更完整的视角,从一台摄影机扩展到六台手机齐上线,让编舞家可以从各个角度看清楚每位舞者的身体线条。期间,舞者每天早晨与编舞家在各自的空间共同暖身后,再一一依主题发展动作,线上排练的超大阵仗,正好符合《媒体入侵》探讨影像与现实生活关联主题的实境里。

擅长运用物件述说议题及勾勒画面的麦斯卡利,这次也挑战令人惊艳的大型道具――不规则充气物,提供舞台灵活又吸睛的视觉转变。具有建筑与舞蹈背景的舞台设计露蜜拉.罗德格(Ludmila Rodrigues),将三个色泽各异的充气物打造成有个性、有指向性的球体,最大的球体高达五点五公尺,最长的超过六公尺,舞者不仅要随时掌握球的方向,与球共舞,且要在球内球外迅速进出,同时更要挑战边摄影边跳舞,让观众可以随时切换并领会来自舞者视角的精采画面。这次道具由於制作难度极高,为呈现最佳效果,舞团不惜重金远从欧洲订制,舞者在与气球互动时都战战兢兢,深怕一个不小心毁坏了宝贵的道具。

《媒体入侵》另一个重点就是即时影像,舞者们与自己的影像共舞,时而放大、时而聚焦在小细节处,媒体有时自说自话的无所不在,可能被忽视也可能被关注,这就如同我们活在充斥著媒体的真实人生中,要选择服务画面抑或是最诚实的自己?或许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眼球常常在意耸动的画面,渐渐遗忘最单纯自然的自己。来自巴塞隆纳的影像设计伊森,具有十分丰富的大型影视制作经验,此次随著排练即时跟进画面,依整体舞台变化设计影像与灯光效果,全面性且灵活又多变的使用投影机,也让台湾技术人员学到宝贵的一课。

第五次与舞蹈空间合作的麦斯卡利,这次更点出台湾舞者能力大幅度提升,堪称是最「契合」的一次。舞空近几年与国际级编舞家的多次合作后,舞者不仅整体沟通力提升,并且对於作品的理解与掌握更加精准,同时用心体会编舞家所思所想,且以「使命必达」的态度工作,让麦斯卡利直呼:「舞蹈空间舞者似乎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除了让排练的完成度尽量达到最高外,两位艺术家已至卫武营场勘,对於卫武营戏剧院包覆式的观众席感到十分满意,他们认为可以提供给观众制作所需的「亲密感」。

正因为感谢卫武营的首次邀演,艺术家们卯足心力为制作尽心。麦斯卡利甚至为了不与家人分隔过久,还特别补办婚礼,以便让老公与六岁女儿均可共同来台;而伊森不放心排练状况,也特别延后一周回国,争取时间完成影像的各种预备。这些有情有义的相挺,不单单只是靠著来自十年前串起的缘分,每次合作令彼此满意的成果才是一切持续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