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黑夜白

即时里的沉默

郭亮廷&周伶芝,资深同学,一起写稿、翻译、看戏、看中医。专栏名称是女儿取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我在线上分享之时或之后,总有股动物感伤。视觉的延宕、讯号的断裂,我们错过某些细节、甚或说话的空白,有时更想闭眼聆听、整理逐渐混乱的理解。於是我发现,这最终是关乎声音。编辑过的数码声音,无法像原音所能产生的回荡质感,彼此传递的是空间扁平后的声音。

小时候看星际大战,除了开飞机和光剑,感到神奇的就是莉亚公主求救的全像投影。彷佛就在眼前的小小影像,「真实」得让人我见犹怜,就连天行者都忍不住伸手一摸而扑空。对小孩来说,奇形怪状的外星人不算什么(在他们的世界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反倒是影像腾空变立体的讯息更令人惊奇,那时我们还难想像,今日连太空战士用手表呼叫的技术都已成真。

线上工作的困惑

媒介愈发多元、沟通愈发立即,但在各种即时通讯的软体间,眼花撩乱的情感劳动,和碎裂分散的小小专注,令人感觉似乎落入「即时」的迷思。争取时间好像胜利了,但我们无疑投入另一个更宽又更深的数位时间峡谷,进行清除讯息的远征。《爱丽丝漫游奇境》里的帽匠说得好,要是不把时间当个老友对待,时间一闹别扭,我们可就被它困住了。

这感受到了疫情时代,渐增疑惑。尤其线上会议、分享、直播更为频繁,一股透过萤幕串连各种现场的强烈态势,让我们瞬间穿梭在不同的场所频道,而更常见的,是成为摄影棚的家中一隅。我们在线上萤幕里,顿时展演了公私领域的微妙过渡与混淆。法国周刊《电视全览》Télérama的一则报导分析了职业妇女隔离期间在家工作的境况、此次改变未来趋势的隐忧,其中自有性别、家务和育儿问题,失去自我的喘息和转换空间,甚至是受家暴者没有了外出工作的正当理由,难以短暂逃离恐惧。

居家工作接连显现的问题,还在於企业的聘雇制度可就此转型为专案约聘,免去各种福利和营运实体空间之责,原本线上对於自由接案者,是可加以运用的工作模式和省去移动和跨越之隔,而现在,是经营者节省成本和转嫁责任的好方案。那篇报导提出一个有趣的比喻,我们重回了「客厅即工厂」的加工时代。不同的是,过去有具体可触的物质占据客厅,甚至以声响宣告劳动的时间,好比缝纫机。但电脑的多功能和存在,还包括笔电移动的便利,让我们渐渐无法划分、没有具体物质可抛却或拾回。想起近期在某个艺文产业谘询会议的场合聆听,一位颇有地位的先进大声疾呼,一定要迎接全面数位化的时代、淘汰各种纸本和实体、倡导人人在家的「节能」模式。听在我这个忠诚纸本、肉身移动的老派,特别刺耳。不知道他怎么看待先前,中国少女因隔离家中、没有电脑可跟线上课程而自杀的新闻,或是数位弱势在这未来蓝图里如何自处,人们在公共空间中经验的刺激和交流。

数位替身的寂寥感?

没有成为莉亚公主的兴奋,线上分享或讲课时,逐渐产生的不适感,来自於,对著一个个分格的小头像和不见影踪的帐号,在镜头前卖力向远端的萤幕和耳机呼喊。这不像在现场,连说话对象的无感或心不在此,都是一种临场调整的互动。我们同在此,就是一种知识分享的肉体考验,被迫的无聊和对峙,也是面对时间和空间、学习的一部分。线上是跨越地界、思考互联协作的方式,技术、媒介、社会建构和精神模式等在此产生新的互动。不过,我在线上分享之时或之后,总有股动物感伤。视觉的延宕、讯号的断裂,我们错过某些细节、甚或说话的空白,有时更想闭眼聆听、整理逐渐混乱的理解。於是我发现,这最终是关乎声音。编辑过的数码声音,无法像原音所能产生的回荡质感,彼此传递的是空间扁平后的声音。不像回声的波幅让我们追踪距离,现场原音的流动与穿透,可以带我们聆听材质、深浅远近和动态。当然,声音也包括话语间的停顿与沉默,一些唯有迟疑、分歧、呼吸的尴尬和困窘,才能表达的思考的形成。

这会是数位替身的寂寥感吗?一时间好像来到众声喧哗的转型期,却不是狂欢化的语言离心和多层次实践。我们在萤幕前试图描述他者的空间,这语言会经受什么改变?莉亚公主求救时,冀望的是,在浩瀚无边的宇宙里,有人听到她焦急的沉默与声音。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