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告别2020的几种方式/我的告别方案

小提琴家陈锐 台湾已是家 爸妈一起来台跨年

陈锐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送走二○二○年,我会更珍惜人与人的情感,等疫情过后,我就又得开始飞了,不过我想到时会有点改变,因为我发现台湾已经变得很像我可以回来的一个家了!

当一位演奏家,免不了要独自一人练琴,但上台得以发挥、可以跟人互动、看见音乐带给人的冲击时,是我最期待的一刻。回想我二○○九年赢得大赛开始,每个礼拜都在不同的城市、国家之间飞行。为了不想失去好的演出机会,十年来我不断换地方生活,每天不但怕睡过头,更要随时准备下一场演出的曲目。结果疫情一来,我不仅不能跟人接触,连外出都不被允许。即使演出暂停,生活却不能停摆,我还是希望能够发挥影响力,鼓励更多人找回目标。所以我在社群媒体上分享练琴心得、邀请音乐家朋友们共襄盛举。也替学生募款、办网路比赛、甚至将自己家里变成了录音室,灌录了由自己一手包办的专辑来记录这段时光。

我从未在台湾停留超过两周,但这次回台至今,不仅认识了很多朋友、受到照顾,也有深刻的感触——我在澳洲成长,却在台湾出生;十六岁就到美国求学,却很快地在世界各地旅行。我常认为自己很国际化,却也没有归属感。所以在跨年时,我总是尽量安排与父母一起度过。以往没有特定的地点,但今年他们也会飞来台湾团聚。若没有疫情,我也许没有机会好好休息,很感谢之前在美国被隔离的那段时间,也很感谢来台湾享有自由。送走二○二○年,我会更珍惜人与人的情感,等疫情过后,我就又得开始飞了,不过我想到时会有点改变,因为我发现台湾已经变得很像我可以回来的一个家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