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为行动代号/创作的行动/漫步与共生

搅动历史光影 重生故乡想像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走.光》

基隆港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一群三十出头、出身基隆的年轻艺术工作者组成的「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策展团队,今年推出的第二届以《走.光》为名,透过放大、揭露与观看城市角落、开箱幽微私密的个体故事,希望供给参与者有别於以往的基隆印象。今年团队将带领观众在一夜中游走三处空间、观赏三出小品,藉著触碰老物件、聆听建筑的咿呀节奏、透过耳机「偷听」委托行的秘辛八卦……策展团队希望带著新一代的观众,穿梭在过去与未来的时间回廊里,使当下成为情感重启的新起点。

基隆第二届城市剧场行动《走.光》

10/15~16  19:30   10/18  19:30

10/23~25  19:30   10/30~11/1  19:30

基隆 金豆咖啡、委托行富顺行、明德大楼川堂

INFO  www.facebook.com/keelungtides/

「空间就是空间,看你怎么赋予它意义。」第二届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策展顾问黄郁晴给表演场域一个中性的描述。空间是中性的,一如城市本身。但对於许多基隆人来说,他们生长的家乡,在几年前曾经是全台「最不快乐的城市」与「最少人想居住的城市」,导致许多青壮年人口,在拥有自主移动与谋生能力后,纷纷选择外流至其他城市寻求发展,恶性循环之下,高龄化、高空屋率等的负面标签接踵而至。

因此「逃离」或是「回返」,成为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策展团队成员们,共有且共感的生命课题。出於各自情感上的牵绊与人生机缘,这群三十出头的成员们选择留在/回到基隆,希望透过触发知觉与体感想像的地区游走式演出活动,为城市注入新的叙述脉络,重新开启基隆历史与未来的多种可能。

演出规模缩小 计画深广度增大

踏入第二届的基隆城市剧场行动,以《走.光》为名,透过放大、揭露与观看城市角落、开箱幽微私密的个体故事,希望供给参与者有别於以往的基隆印象。「其实也是怕大家都『走光』了啦,这句话应该要拿来当副标。」黄郁晴搞笑地说,策展团队成员一阵同理的大笑。由基隆在地文化工作者李奕纬、读演剧人团长周翊诚、欲望剧团团长黄品文与表演创作者郑真共同组成的第二届策展团队,在核心团员人数上,比起第一届基隆城市剧场行动《?反?朝》扩增不少,但演出形式上则反而更加精炼:调整去年四档独立制作、总演出场次高达廿场的售票演出规模,改以三出小品节目串联,限定单场十五位观众,仅开放九场演出。一张票券、一个晚上,即能够在三个相邻的基隆地景里,获得不同视角的基隆在地故事。

「这次希望让剧跟剧之间的连接更多,(观众)整体接收到的讯息能更堆叠、更完整、更冲击,策展团队各自找到能表述观点的内容与情感,在连贯性演出的累积之下,透过多样的视角,去感受同一个主题。」团队成员李奕纬表示。但以执行成果而言,今年观众人数因演出形式急遽缩限,是否会影响地方文化主管机关对此一小型艺术节未来的资源挹注,团队倒是很清楚眼前的阶段性目标。在计画的深度与广度上,都有相应的配套。

策展团队初步设定五种观众形象:爱看戏的「剧场老手」,对挑战新型态活动有兴趣的「年轻冒险派」,常在基隆生活却只宅在特定区域、希望了解更多家乡大小事的「基隆尝鲜派」,在地人文历史知识分子、因为演出题材被吸引的「基隆灯塔」,以及新进入艺文领域的莘莘学子群「艺文新芽」。团队希望提供上述观众非蜻蜓点水式,而是深化后充满浓烈在地语境的乡野传说、耆老口传历史,或与历史编织在一起,缩影式的个人生命故事;但在宣传策略上,团队则以广度为取向,透过与地方文化书写者合作、网路扩散,以及较为轻巧、吸睛式的文宣与图像於社群平台转发,在虚拟世界里打造出年轻、充满活力的基隆艺文形象,希望进一步让此新兴的文化新势力,能在网路使用者的世界里吸引更多注目。

基隆的高架陆桥 (林韶安 摄)

串联在地创作者 建立基隆艺文网络

对策展团队来说,演出的曝光与多视角的人文观察交流固然是重要的一环,与此同时,促进在地团队的认识与合作,强化未来基隆艺文创作能量,也是策展架构下极为重要的目标。「这次的形式,三组人马需要一直讨论技术性的、创作性的、行销上的问题,不知不觉中,基隆就会有三个创作者一起合作。希望今年的模式,会让以后大家各自的串联更强,这个对未来基隆从事艺文的青年再继续合作下去是很重要的。」黄郁晴强调。

三档演出由读演剧人制作的物件剧场《阿嬷的记忆开箱》、欲望剧团揭露委托行秘辛的限地剧场《时.行过的所在》,以及郑真Solo 独角戏《什么时候回来》贯穿而成。观众在指定的演出时间,在基隆艺文的重要据点「金豆咖啡」集合,戴上耳机装置,伪装成房仲带看的潜在老屋买家,游走在建物内的空间里,观赏并触碰、体验真实的老物件咿咿呀呀充满岁月的节奏,同时耳边不时传来年轻的屋主孙女,细致讲述阿嬷从日治时期、二战、基隆繁盛至没落,个人生命与台湾历史交织在一起的种种与物件、建筑、城市的老故事。

接著观众将被带离建物,走向相隔不远的委托行所在,那里将展演著委托行於港口繁盛时期,踩在违法边缘、见不得光又少为外人所道的私密八卦,藉著橱窗内的事件演出,与耳机里旁听他人对话,为观众营造窥视与偷听的刺激感受。最终站抵达基隆知名的明德大楼,在这间加盖在旭川河上,充斥著早市、河川与人类废弃物的环境气味的标志性建筑,郑真将与观众分享幼年与成长过程对此地的抗拒与排斥、同情与回观。由年迈父亲与老旧都市两条线互为映照,已为人母的主角在一新一旧、消逝与新生交错的步伐下,希望带著新一代的观众,穿梭在过去与未来的时间回廊里,使当下成为情感重启的新起点。

基隆市区加盖的巷弄 (林韶安 摄)

创作者、观众与商家的共感共生

地方营造与创生,除了理想与创作热情之外,地区人脉的协力与配合至关重要,团队需要花许多时间与当地商家建立关系、找寻合作的突破口,但能否有效沟通与实践合作,依然需要靠机缘。「最理想的是能跟店家达到共生状态,不只是租借场地,可是这很难。」周翊诚透露。因此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现阶段的异业合作目标,放在经营商家的「共感」上,透过活动宣传的媒体曝光与正面观众反馈,让协力店家有感新客群的开拓与商业模式可能,进一步愿意做更多资源的投注与交换。

「要让这些事情持续发生跟滚动,大家才会想要挖这些东西,才会让那个地方的人想去挖自己的故事。」李奕纬说。虽然基隆城市剧场行动至今只有两届,但不论在话题性、形式开创性与宣传热度上,已慢慢松动了基隆既有的艺文光谱与地区形象。诚如欲望剧团团长黄品文所说「我觉得我需要这个城市,我也想要相信,这个城市是需要我的。」无论是创作者、观众与参与商家,每个角色在这样的行动里交流的记忆、情感与想像,都将成为下一届前行的能量。团队也预计於演出后,举办为期两天的观众工作坊,希望能在明年尚且未知的第三届,再次找寻新的表演与地方共生可能。

去年「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的演出《未来避难所》。 (林育全 摄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去年「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的演出《未来避难所》。 (林育全 摄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去年「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的演出《回家的N种可能》。 (牟仁杰 摄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去年「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的演出《回家的N种可能》。(牟仁杰 摄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牟仁杰 摄 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