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王健的朴实美丽 |
大提琴家王健
大提琴家王健(Gunter Glücklich摄 DG唱片 提供)
CD导荐Music

聆听王健的朴实美丽

虽然王健并不真的倾向特立独行,但是王健以他细节丰富却不带虚矫的歌唱性,以及个性化而不流于个人主义的诠释来打动听众。他的音乐不会用夸大的速度让人感到兴奋,也不用强烈的音色对比刺激耳朵,但其朴实的美丽就是特别能牵动人心。

虽然王健并不真的倾向特立独行,但是王健以他细节丰富却不带虚矫的歌唱性,以及个性化而不流于个人主义的诠释来打动听众。他的音乐不会用夸大的速度让人感到兴奋,也不用强烈的音色对比刺激耳朵,但其朴实的美丽就是特别能牵动人心。

「想明白自己的音乐审美观,可以试著演奏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想听一位大提琴家对音乐的真正感受,也是要听他演奏的巴赫。」即将于二月份在DG出版《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组曲》(Suites for solo cello,BWV 1007-1012)的王健说。王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录制这部作品,正如他的唱片制作人Christopher Alder所言:「象征他的技巧与诠释力的成熟,对这套伟大的作品已经有足够的个人看法。」

能让人一听就辨认出的「王健演奏」

由于巴赫创作六首无伴奏大提琴奏鸣曲时,乐谱上并没有注记速度与表情,加上创作背景不明,因此这六首风格各异、内涵丰富犹如小宇宙的作品,提供大提琴家宽大的诠释空间。演奏者可以根据自己的解读与风格,随心拉奏谱上的音乐。当然,乐谱上带有即兴意味的琶音、装饰音、多变的调性与和声音色,与暗藏在音符后的织体,都是测试大提琴家全方位演奏能力的最严苛考题。

在王健的观念里,「只要音乐能打动别人,就是最好的演奏」,哪怕你把琴倒过来拉都行。虽然王健并不真的倾向特立独行,但是王健以他细节丰富却不带虚矫的歌唱性,以及个性化而不流于个人主义的诠释来打动听众。他的音乐不会用夸大的速度让人感到兴奋,也不用强烈的音色对比刺激耳朵,但其朴实的美丽就是特别能牵动人心。特别是大量随手捻来的「极弱奏」(pianissimo),让听者突然有情感、注意力都被牢牢抓住,一时无法喘息的感觉。在年轻一代音乐家里,王健是少数独特到能让人一听就辨认出「王健演奏」的演奏家。

「在我的脑子里有一个很美丽的世界」

以第六号组曲的《阿勒曼舞曲》为例,这是一首长度近十分钟的慢板抒情舞曲,如果不能挖掘出乐曲中细密的乐思、妥善处理音符间的逻辑性,听众很容易感到沉闷。王健的诠释掌握了音乐的脉动,如同说话、呼吸般自然,透过娓娓道来的音符,与自在的运用弹性速度,把这段独白演奏得色彩缤纷,让人产生时间静止的错觉,丝毫不觉时间流逝。

「在我的脑子里有一个很美丽的世界,」王健说:「当我演奏得很好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个世界表达出来。如果听众可以感觉到这个世界,有精神上的超脱,那就是最珍贵的东西,也是我最大的满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推荐作品

王健《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组曲》(DG 477 522-8,2CD

人物小档案

王健

四岁时由父亲启蒙学习大提琴,九岁进上海音乐学院。一九七九年小提琴教父史坦于文革后首次访问中国,惊叹仅十岁的王健技高于众,连同现今知名小提琴家钱舟共三人,获选在影片《从毛泽东到莫札特》中演出;史坦不但鼓励他并且为他舖好赴美进修的坦途,随后王健于一九八五年进入耶鲁音乐大学,并且师事大提琴名师艾尔朵派立索(Aldo Prisot)。现定居伦敦的王健,演出足迹遍及欧洲、北美、亚洲等地,合作过的指挥与乐团有杜特华与法国国家乐团、BBC苏格兰交响乐团、NHK交响乐团、阿巴多与柏林爱乐等。并是古典音乐厂牌DGG百年来唯一签约的华裔专属音乐家。(庄珮瑶)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