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奥 柏林爱乐积极跨界 维也纳爱乐新血上路 |
巴伦波英除了将指挥维也纳爱乐○八╱○九除夕及新年音乐会之外,也将有多场的钢琴协奏曲的指挥及独奏的演出。
巴伦波英除了将指挥维也纳爱乐○八╱○九除夕及新年音乐会之外,也将有多场的钢琴协奏曲的指挥及独奏的演出。 (金革唱片/EuroArts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特别企画Feature/国内外交响乐团2008-2009乐季大观/国际篇

德奥 柏林爱乐积极跨界 维也纳爱乐新血上路

肩负著光荣历史传统的德奥两大天团,在新的乐季除了排出经典曲目维持金字招牌之外,却也各自展开新颖的尝试——柏林爱乐在拉图带领下,展开与东方的对话,甚至开始拍起记录片,让团员抒发舞台下的异域感受;维也纳爱乐虽然还是以大师指挥为主,但也不忘提携新秀,儿童音乐会就让新星乔丹担纲演出。

 

肩负著光荣历史传统的德奥两大天团,在新的乐季除了排出经典曲目维持金字招牌之外,却也各自展开新颖的尝试——柏林爱乐在拉图带领下,展开与东方的对话,甚至开始拍起记录片,让团员抒发舞台下的异域感受;维也纳爱乐虽然还是以大师指挥为主,但也不忘提携新秀,儿童音乐会就让新星乔丹担纲演出。

 

德奥地区的两大重镇柏林及维也纳爱乐,走过历史的辉煌,是否在当代有推陈出新的意味呢?

柏林爱乐排出德国作曲家们的历史巡礼

在经过漫长的暑假之后,柏林爱乐于八月廿五日开始排练了,首先得准备八月廿九日的乐季开幕音乐会,这次的曲目有布拉姆斯第三号、萧斯塔可维奇第十号,除此之外,还有华格纳的《崔斯坦与伊索德》的前奏曲与〈爱之死〉、梅湘的艳调交响曲都列在排练曲目中。这套曲目也将于八月卅一日于萨尔兹堡音乐节当中演出,之后会到伦敦、利物浦、都柏林巡回。

检视○八/○九乐季的曲目,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是德国作曲家们的历史巡礼,在○九年的一月到三月间,柏林爱乐制作了舒曼与Bernd Alois Zimmermann 的专题,呈现这两位不同世纪的德国音乐家共同的对环境的疏离感与对音乐的依存性。布拉姆斯系列也是一定不会缺席的,会于○八年的八月到十一月间演出。

此外,二○○九年正是海顿(Joseph Haydn)逝世两百周年,也是孟德尔颂诞辰两百周年,所以有关海顿与孟德尔颂的纪念音乐会也将于此乐季展开。今年也是美国知名现代乐作曲家Elliott Carter的百年诞辰,由于他在现代音乐上的重要影响,关于他的各项作品的演出也是本月季的重点。

另一个比较特别的企画是自上一个乐季延续下来的系列「东方与西方的对话」,本乐季以土耳其为主,将以土耳其的乐器在欧洲古典音乐中的应用为表现的主轴。

跨越传统与地域,赛门.拉图的新颖尝试

赛门.拉图一直想尝试不同的主题性,从二○○三年接掌柏林爱乐的第一场新年音乐会就以爵士乐为主题看来,他所提出的愿景:「除了要维持的悠久传统,同时也要替这乐团加些新的维他命。我要让爱乐不再只是过去柏林围墙边那个孤芳自赏的女高音,而是真正成为这个城市的一部分。」是否已经一步步地实现了?我们可以看到柏林爱乐除了维持他们的经典古典曲目演出之外,还在尝试跨界演出。二○○三年拉图第一次与德国导演汤玛士.库柏合作拍摄记录片Rhythm is it!之后,汤玛士.库柏更于二○○五年十一月柏林爱乐的亚洲巡回中,伴随拉图到了北京、首尔、上海、香港、台北与东京,制作了一部亚洲巡回之旅的纪录片,呈现拉图独一无二的音乐上、民主政治上的人类观点。也呈现了柏林爱乐一百二十六个音乐家的内心世界,在电影的官方网站上,也以部落格的方式,记录他们在各个不同城市所见所闻。此片目前正在欧洲各地电影院播放,这也是柏林爱乐除了乐团演出之外的另一个宣传重点。

同样在柏林举行的欧洲青年古典音乐节也无巧不巧地在○八年推出探讨东方文化的主题「丝路之旅」,并且由来自台北的乐兴之时管弦乐团担任开场演出。总共进行十五场音乐会,最后一场将以「柏林世界之音」为题,代表乐团的民族性世界性的融合。今年邀请的国家包括土耳其、亚塞拜然、卡萨斯坦,并延伸到中国,沿著丝路的轨迹,探讨「传统」、「东方」、「西方」这样的意涵,希望具体地呈现东方民族的乐器与管弦乐团的结合,在一场「传统—东方—西方」之夜中,更以中国传统乐器演奏十六世纪欧洲古典音乐,希望藉著这样的探索产生新的作品与新的声音,恰与柏林爱乐的年度企划相呼应,看来,这似乎是德国近年发展新作品的趋势。

维也纳爱乐主打大师牌,新秀乔丹也有现身机会

相较于北边的柏林,位于南方的维也纳爱乐仍是坚持优质的传统与不坠的招牌,在西欧屹立不摇。看看维也纳爱乐今年下半年度到明年的阵容,几乎都是老字号的大牌指挥家。

像慕提(Riccardo Muti)六月指挥威尔第的《安魂曲》,紧接著又在九月与长号演奏家lan Bousfield合作演出义大利电影配乐家Nino Rota所做的《长号协奏曲》。而马捷尔(Lorin Maazel)继○二年之后再度与维也纳爱乐合作,除了在维也纳本地的演出之外,将领军至布达佩斯,曲目也涵盖了匈牙利作曲家们的经典曲目,如杜南伊(Ernst Von Dohnanyi)的《小提琴协奏曲》、高大宜(Zoltan Kodálys)的Tänze aus Galanta,当然也包含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

至于巴伦波英,除了将指挥○八╱○九除夕及新年音乐会之外,也将有多场的钢琴协奏曲的指挥及独奏的演出,曲目涵盖了莫札特至二十世纪的钢琴协奏曲,堪称是才子型的人物。

祖宾.梅塔(Zubin Mehta)则指挥许多现代乐派的曲目,如贝里欧(Luciano Berio)、巴尔托克(Béla Bartók),二○○九年二月,中国青年钢琴家郎朗也将与梅塔合作一首钢琴协奏曲。

当然我们也不要忽略了后起之秀,乐坛的新血轮——菲利浦.乔丹,他于二○○八年在维也纳爱乐指挥他的第一场儿童音乐会。大约九百名来自维也纳与奥地利南方的国小儿童坐在维也纳爱乐的大厅里,每个人都想扮演《狄尔的恶作剧》Till Eulenspiegel中的一角,维也纳爱乐设计让小朋友扮妆成剧中的角色,并且弦乐部分也让他们尝试自己的创作,最后由选出的小朋友指挥,将弦乐部分的新作与原创的交响乐部分整合在一起。乔丹同意这个计划并且参与执行与协助演出,其实小朋友的排练只有调音“A”,接下来就看乔丹如何率领乐团与小朋友互动了。此举可预见维也纳爱乐其实也悄悄地在打开一条新的道路了呢!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