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我要看 江之翠剧场《朱文走鬼》、羊唤剧场工作室《羊唤.杨唤》 |
PAR表演艺术
达人推荐

本月我要看 江之翠剧场《朱文走鬼》、羊唤剧场工作室《羊唤.杨唤》

文字|施如芳、林琬千
第210期 / 2010年06月号

施如芳 

戏曲编剧、文化大学兼任副教授级专技人员

本月我要看  加拿大达辛妮亚剧团《唐吉轲德的双面缪思》、江之翠剧场《朱文走鬼》

《唐吉轲德的双面缪思》原剧名为「达辛妮亚的叹息」,中译名所以拈出「唐吉轲德」而舍「达辛妮亚」,想必是因为赛凡提斯《唐吉轲德》所创造的这个骑士形象,早已跨越文学和国界,相较之下,被唐吉轲德私心自许(而当事人毫不知情)并重新命名的「意中人」达辛妮亚,吸票的能量实在输唐吉轲德太多。这个中译名很容易让人有「项羽的女人」、「布莱希特的情妇」之类的联想,但实际上,这个作品是达辛妮亚剧团的主导(演)者,藉著丰富的现代剧场语汇(戏、舞、歌、偶戏、多媒体)跨越古/今、虚/实,与世界名著中的同名女子对话,最吸引我的是,达辛妮亚.朗法德以黑色喜剧享誉国际,这场对话的氛围和内涵,可望从女人的叹息声中抽拔出来,一新耳目。

《朱文走鬼》也以女性角色为主轴,看得到江之翠沉浸南管艺术十多年的功力,并从戏和舞美的角度,幽微地揉入了日本舞踏、能剧,让徘徊于虚实之间的人鬼之恋吃透戏曲无中作有的美感,具足戏剧的说服力,非叫人惊艳不可。

 

林琬千

政治大学驻校艺术家

本月我要看  羊唤剧场工作室《羊唤.杨唤》

童年的梦,最美

前一阵子在浏览近期的演出讯息时,忽然被一个小小的标题吸引住了,「羊唤剧场工作室【创团作品】—《羊唤.杨唤》非童话剧场」。什么是「羊唤.杨唤」/什么是「非童话」,而居然有一个工作室叫做羊唤??我有一种小孩的玩具被侵占的感觉,好像有「杨唤是我的!」那样的氛围,但同时也有一种很亲切的感受油然而生,原来,「诗」,还没有从地球上消失,读诗的人也还有,写诗的人也还在,而童诗(虽然我一直没有把杨唤的诗视为童诗)也仍然有欣赏的人,这些事情是如此的令人欣慰。

记忆回到那一本诗集,小时候常常跟大人去逛旧书摊,《杨唤诗集》好像是从旧书摊买来的,经常翻来覆去地读,…记忆中的诗句忽而又在脑中浮现,在这些纯真质朴的诗句中,蕴含著丰富的音乐性与画面,小时候懵懵懂懂,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这种具有多种层次与看似单纯但却深刻的内容,让杨唤的诗一直吸引著每一个世代的读者。

而这个「羊唤剧场」,让人很讶异怎么会有人喜欢一个诗人喜欢到如此地痴狂,喜欢到会用他的诗他的故事来发展创作,甚至连标题都是用他的名字去玩出来的拼贴,我忍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制作的始作俑者——真的是一位很爱杨唤的诗人,而在多次与剧场合作的经验中,这次终于想要玩出自己的跨界作品,在绘本、偶剧,声响与代表虚实之间的羊唤与杨唤的角色互动中,梦境会将我们带到何处?我真的很好奇地想去经历一番。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