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莲.艾莉亚:JAZZ是让人尽情释放自己的媒介 |
艾莲.艾莉亚说:「钢琴是我整个人,甚至灵魂的延伸,等于是另一部分的我。」
艾莲.艾莉亚说:「钢琴是我整个人,甚至灵魂的延伸,等于是另一部分的我。」(国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艾莲.艾莉亚:JAZZ是让人尽情释放自己的媒介

出身巴西的爵士女伶艾莲.艾莉亚,是乐坛罕见的杰出歌手与卓越的钢琴家,自小在充满音乐的环境下长大,很早就确立了要走上演奏的路线。她以慵懒富磁性的声线、细腻咀嚼歌词意境的演唱方式,自在感与歌曲诠释风格,展现了Bossa Nova的神韵精髓。这次她将担纲「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的压轴演出,趁此机会,本刊再邀爵士音乐节目主持人沈鸿元,与艾莉亚先来一场轻松愉快的越洋访谈。

出身巴西的爵士女伶艾莲.艾莉亚,是乐坛罕见的杰出歌手与卓越的钢琴家,自小在充满音乐的环境下长大,很早就确立了要走上演奏的路线。她以慵懒富磁性的声线、细腻咀嚼歌词意境的演唱方式,自在感与歌曲诠释风格,展现了Bossa Nova的神韵精髓。这次她将担纲「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的压轴演出,趁此机会,本刊再邀爵士音乐节目主持人沈鸿元,与艾莉亚先来一场轻松愉快的越洋访谈。

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艾莲.艾莉亚演唱会

9/10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我总是特别开心!因为又有机会可以打长途电话到国外找爵士乐手聊天装熟,然后向各位献宝。可惜杂志的篇幅永远有限,关于爵士乐,想介绍的却总是超载。在与爵士女伶艾莲.艾莉亚(Eliane Elias)后,我期待她会在这次演出中弹几曲比尔.艾文斯的经典曲目,若有那首艾文斯从未发表过的〈Here is Something for You〉更棒。此外,我更好奇所谓「巴西独有的舞步」到底是什么?!

 

Q:从妳的传记中得知,妳很早便开始接触音乐了。可以聊聊妳的童年时光吗?

A我拥有一个被音乐围绕的美好童年,天天听著巴西音乐。Bossa Nova无所不在,不管是电视上、广播里、连走在大街上都满是音乐。还有,我妈妈是位古典钢琴家,她喜欢爵士乐,有丰富的唱片收藏。所以我从小就开始听这些音乐,我想就算是美国的小孩也大概不会比我还早接触爵士乐!简单讲,我的童年被起码三种音乐围绕,爵士乐、巴西音乐与古典音乐,羡慕吧!

 

Q:当然羡慕!所以,妳母亲是你最早的钢琴老师啰?

A噢不,我母亲并没有特别指导我。不过我们家里就有一台钢琴,她也特别为我请了一位古典钢琴老师。我仅仅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其他小朋友可能要花二年才学得会的东西全部学会了!我的老师非常惊讶。他常夸奖我拥有很好的音乐天赋。说起来还真有趣,好几次我弹琴给老师听,老师听著听著就哭了,我以为老师不喜欢我的演奏,但老师却说:「不,妳弹得很棒!」回家后我问妈妈:「为什么老师会掉泪呢?」妈妈告诉我:「那是因为老师听到了妳的音乐天赋,太感动才掉泪的。」

 

Q:所以妳若不尽早走向职业音乐家这条路的话,就太浪费老天赐与的才能啰?

A是啊,我很年轻便决定要走演奏这条路了。差不多十一岁时我爱上了爵士乐,我会把唱片里听到的每一个音符都抓出来,然后跟著演奏,所以那时能演奏的曲目就已经很多了。在十三岁时我受邀请到巴西最棒的音乐学院就读,十五岁毕业时就在那间学校里当起老师了。到了十七岁,巴西音乐大师安东尼.卡洛斯.裘宾(Antonio Carlos Jobim)和诗人费尼希斯.迪.摩赖斯(Vinicius de Moraes)邀请我和他们一起作音乐,他们都是创造Bossa Nova的大师。几乎可以说,我从小就打定主意一辈子都要跟著音乐走!

 

Q:可以和Bossa Nova的祖师爷一起玩音乐,这可能是许多音乐人一辈子的梦想。可以顺道聊聊妳和诗人费尼希斯.迪.摩赖斯的合作经历吗?

A关于费尼希斯.迪.摩赖斯,他是位非常杰出的填词者。但他其实也是巴西有史以来最棒的诗人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位外交家,一位政治家。说他是外交家,其实是因为他的左派思想,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被驱逐到别的国家。现在的巴西总统鲁拉过去也属于左倾分子,所以费尼希斯很喜欢他。费尼希斯对人道主义十分关怀,尤其他独到且敏感的人生观,让我受益良多。他们写的歌曲多半歌诵爱情与大自然,以及一切源自巴西的美好事物,包括女人!你知道的,裘宾对女性有著近乎狂热的痴迷,而费尼希斯拥有过七段婚姻,他们都是充满热情、充满温度的好人。

 

Q:在爵士乐的启蒙过程中,有哪几位钢琴家是妳特别喜欢的?

A:我特别喜爱几位钢琴家的风格,比方说亚特.泰坦(Art Tatum),我以前常听他的唱片,他的技巧无与伦比。还有巴德.鲍威尔(Bud Powell)、比尔.艾文斯(Bill Evans)、贺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与凯斯.杰瑞特(Keith Jarrett)等,他们的音乐都是我的最爱。还有走传统路线的艾罗.嘉纳(Erroll Garner)等,我一路讲下去可能讲不完,不过细一点来看,我想比尔.艾文斯和贺比.汉考克是影响我最深的二位钢琴家。

 

Q:记得妳就是在比尔.艾文斯的贝斯手艾迪.高梅兹(Eddie Gomez)的引荐下,去美国发展的,纽约这个城市给妳的第一个印象是什么?它给妳的音乐氛围与感觉,和巴西圣保罗又有些什么不同?

A当我还没正式前往纽约发展前,至少有三个经纪公司跑来圣保罗劝我到美国去。我当然要去,但我要等到我认为自己准备好了再去。有一天我打电话给艾迪.高梅兹说:「我准备好了!」于是动身。

好笑的是,巴西圣保罗是一个相当大的城市,纽约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却是「纽约好小,好疏离」。不论从都市本身,甚至整个城市的音乐氛围都不让我觉得亲切。那时我不会讲英文,但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很快就得到了一些工作机会,开始在夜店的Jam Session里表演,还有些店家、乐手邀我和他们一起表演。因为文化的隔阂,有一阵子我感到害怕,感到孤单。我孤身前来,把一切留在巴西,因为纽约给我的感觉并不亲切,所以那时我很寂寞。不过还好我对音乐的爱够强烈,那是支持我继续下去的最大力量。

 

Q:可以聊一下妳在美国第一个合作的乐团Steps Ahead吗?

A和Steps Ahead合作的日子对我来说非常特别,毕竟就是这个乐团,让我开始拥有国际知名度。我们合作了一张唱片,但我真正渴望的是拥有自己的乐团,做自己的音乐,所以在那张唱片之后,我就向他们告别了。其实在和Steps Ahead合作之前,Blue Note唱片已经提出了一张让我灌录个人唱片的合约。当然能够和最顶尖的音乐家一起合作是件最快乐的事,所以离开后我还是和他们保持密切的关系,偶尔也会一起玩音乐。我们三不五时会弄个「Steps Ahead团圆秀」,但让人难过的是二位萨克斯风手鲍伯.柏格(Bob Berg)与麦可.布雷克(Michael Brecker)相继过世,所以现在大家也没什么心情团圆了。

 

Q:说到歌唱与演奏,妳好像比较喜欢演奏?

其实两者并不一样,现在我二边都享受。钢琴是我整个人,甚至灵魂的延伸,等于是另一部分的我。至于歌唱,则在我的音乐里扮演著调剂的角色,能为我的唱片或是音乐会增添更多愉快的氛围。换个角度看,弹琴之外我增加了「演唱」这项表演工具,所以近几年来不论演奏或演唱,在我的音乐里都扮演同样重要的角色,我极享受这样的感觉。

 

Q:身为巴西人,没人比你们更有资格聊Bossa Nova,所以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个美丽的音乐类型吗?

ABossa Nova其实是一种音乐上的运动,从西元一九五八年开始的。Bossa Nova的作曲家们受到了部分美国作曲家的影响,他们发现许多巴西音乐和美国音乐在和声架构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差别仅仅在于节奏。于是他们把巴西的森巴节奏和美国的爵士乐作了结合,制造出一种十分感性而且极度放松的音乐。不过节奏是一切的重点,你必须正确地把巴西节奏表现出来,然后你会发现巴西节奏其实是爵士乐即兴演奏的最佳拍档。

 

Q:我非常喜欢妳西元二○○七年发行的Something for You。那是张向钢琴手比尔.艾文斯致敬的唱片,但我很好奇唱片里提到的,那卷比尔.艾文斯在临终前交给马克.强森(Marc Johnson,艾文斯的最后一任贝斯手、艾丽亚的丈夫)的录音带?

A差不多在比尔过世前一个月左右,他给了马克一卷录音带:「这是我最近自己录的东西,你拿去听听看,看能延伸出些什么…。」不过比尔那时怎会知道自己大限已近?马克当然也不知道!收下这卷录音带后,马克说:「OK,我会好好保存的。」只是比尔突如其来的死讯,让马克难过至极,好几年都不愿意触碰那卷带子。

后来马克让我听了这卷带子,我当时又惊又喜,无法形容那音乐带给我的感动!只觉得一定要做张唱片向比尔致敬。于是我做起小时候最常作的事,将录音带里的每一颗音符抓出来。我在抓〈Here is Something for You〉这首歌时,孩提时的感觉完全回来了,每一颗音符都像是一整个宇宙,我则像是个好奇的小女孩。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我很高兴我这么做了,不仅是为自己,更为所有比尔的乐迷,可以藉这个机会听到比尔最后的音乐献礼。

 

Q:所以当你在演奏〈Here is Something for You〉这首歌时,妳是让自己化身为比尔.艾文斯?还是用妳自己的方式诠释?

A我将比尔.艾文斯演奏的每一颗音符全部抓出来,甚至还在唱片里放入了那卷录音带里比尔的演奏,就是为了让乐迷们有机会听到本尊的诠释。至于我自己的版本,当然有融入一些自己的人格特质进去,我也替歌曲填上了歌词,将比尔生前演奏过的经典作品融入歌词里,不过演奏上还是以尽量接近比尔的精神为主。

 

Q:可否请教一下,在妳的个人认知里,什么是爵士乐?

A是一种心灵的诠释吧,或者说爵士乐就像是一个提供创意者挥洒的载体,也是一个让人尽情释放自己的媒介,简单讲就是一种表达自己的工具,我实在无法一下子说得清楚……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这也是爵士乐伟大的地方吧?!

 

Q:妳对即将在国家音乐厅举办的这场音乐会,有什么期待吗?准备了什么要和台湾的乐迷分享呢?

A我等不及要来台湾了!这一定会是场精采的表演,我会带著来自巴西的鼓手、打击乐手与吉他手,马克.强森是贝斯手,音乐将会很有趣。主题将绕著巴西音乐为主,大量的即兴演奏会隐藏在巴西节奏底下。我会唱歌,会弹琴,搞不好还会跑到台前跳几段巴西独有的舞步让大家瞧瞧,呵呵!我们已跑遍大江南北,但还是第一次来台湾,我的心情是迫不及待的!

 

文字|沈鸿元 爱乐电台《爵士夜》节目主持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集钢琴家、演唱家与作曲家于一身,三者皆曾获葛莱美奖提名。
  • 七岁的时候开始学钢琴,从十五岁就在巴西音乐学校教导钢琴与即兴演奏。
  • 她的专辑The Three Americas于1997年获Downbeat杂志读者票选为最佳爵士专辑,也获额外五个项目的提名:跨界音乐家、最佳作曲家、爵士钢琴家、女演唱家、年度音乐家等。
  • 为日本、美国、法国排行榜常胜军,专辑在各国获奖无数。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