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年度竞技 一览芭蕾的经典与创新 |
ABT首席舞者Julie Kent选跳的《茶花女》舞段,将与国内钢琴家蔡明叡合作现场演出。
ABT首席舞者Julie Kent选跳的《茶花女》舞段,将与国内钢琴家蔡明叡合作现场演出。(国际舞星芭蕾舞团 提供)
舞蹈

群星年度竞技 一览芭蕾的经典与创新

「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与韩国舞剧《沈清》

每年的芭蕾盛宴「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今年已经来到了第五届,除了一样邀来各大名团的明星舞者展演精采经典舞段,主办人王泽馨更特地请舞星们也带来他们的现代芭蕾舞码,让台湾观众一次尽览芭蕾的经典与创新的缤纷多姿。而这次更同时邀请了韩国环球芭蕾舞团的舞剧《沈清》,王泽馨希望透过这个演出,让台湾观众了解,「东方人也可以把芭蕾跳得精采又好看!」

每年的芭蕾盛宴「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今年已经来到了第五届,除了一样邀来各大名团的明星舞者展演精采经典舞段,主办人王泽馨更特地请舞星们也带来他们的现代芭蕾舞码,让台湾观众一次尽览芭蕾的经典与创新的缤纷多姿。而这次更同时邀请了韩国环球芭蕾舞团的舞剧《沈清》,王泽馨希望透过这个演出,让台湾观众了解,「东方人也可以把芭蕾跳得精采又好看!」

第五届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

4/9  19:00   

4/10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韩国环球芭蕾舞团全版芭蕾舞剧《沈清》

4/5~6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27786138

在台湾,提起芭蕾舞,首先浮现人们脑海的,大抵不脱《天鹅湖》、《胡桃钳》、《睡美人》、《吉赛儿》等经典舞码,这些作品也经常登上大小舞台演出。观赏不同舞团、不同版本的经典诠释固然是资深舞迷的赏心乐事,却也反映了国内芭蕾的演出类型,相较于国际上不断推陈出新、各式各样的现代芭蕾作品,仍有一大片空白待补。

起源最早可溯及文艺复兴时期义大利的芭蕾舞,在超过四世纪的发展过程中,累积了不少作品,亦走出浪漫、古典、新古典等不同风格。廿世纪后大鸣大放的现代舞,某种程度上是对于当时渐趋疲态的芭蕾舞的反动,所幸芭蕾并未因此成为「活化石」,在尼金斯基、巴兰钦等编舞家和舞者们自现代舞和剧场汲取创新、当代元素的努力下,现代芭蕾一方面延续舞者穿著硬鞋、垫足飞跃或旋转的传统技巧,一方面以更贴近当代感受的表现,持续开展芭蕾史的新篇章。

国外现代芭蕾已有丰厚的创作成果,台湾观众亟欲接触这些当代经典,却常苦无欣赏门道,有鉴于此,曾旅居美国、担任洛杉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的王泽馨,在二○○七年开始策划「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节目,历经前四届资金、票房的紧缩压力,仍坚持延续这一年一度、由来自全球各大舞团明星舞者的芭蕾汇演,为的正是让台湾观众看见最好与最新的多元舞作。

精锐尽出的汇演之夜

今年迈入第五届的「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延续以往邀请明星舞者演出拿手舞码的规划,无论是长期舞迷或尝试体验芭蕾风情的初阶观众,能在同一个晚上观赏国际舞坛精锐尽出,堪称难能可贵的体验。

王泽馨表示:「我对舞者提出的要求是一支古典加一支现代。」古典舞码可满足喜欢传统舞码的观众胃口,现代作品则希望建立国内观众对芭蕾多元性的认识。在这样的邀演原则下,王泽馨也会对舞者提出更进一步的建议,例如邀请马林斯基首席男舞者Igor Kolb时,她便直接询问Kolb能否带他拿手的单幕舞剧《玫瑰花魂》Le Spectre de la Rose。这支双人舞是尼金斯基的代表作之一,是罕见的表现男舞者细腻、阴柔面向的作品,而Kolb轻盈的表演质地,让他获得「花魂第一人」的美誉,自然成为邀演首选。

而有「线条最长的芭蕾伶娜」美誉的ABT首席舞者Julie Kent,这次带来的现代作品是编舞家James Kudelka以柴科夫斯基音乐编制的Cruel World,这支双人舞缠绵凄婉,Kent惊人的身体线条美感和细腻情感的掌握出色而动人;她选跳的古典作品《茶花女》,更首度与国内钢琴家蔡明叡合作现场演出,两者将迸发何种火花,也值得观众期待。

此外,以当代作曲家的音乐编制的舞作,也是此次演出的聚焦所在。除了菲利普.格拉斯作曲、舞者Elena Kuzmina自编自跳的《丽达与天鹅》Leda and the Swan,还有承袭极简风格、却多了一份感性抒情的德国中生代作曲家Max Richter的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等,更别提威廉.佛塞鲜少公演的双人舞Slingerland Pas de Deux……豪华的作品名单,果然服膺GALA「汇演盛典」之名。

声势惊人的韩国舞剧

身为舞者与舞蹈老师,王泽馨对于提升台湾芭蕾的学习和观赏风气,自然不遗余力,然而她更想突破的,是国内普遍具有「东方人体型不适合跳芭蕾」的刻板印象。基于此,除了每届「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都邀请亚裔杰出舞者外(今年来台的是德勒斯登芭蕾舞团首席Yumiko Takeshima),今年她更「大胆」邀请韩国环球芭蕾舞团来台演出全本舞剧《沈清》。

称为大胆,是因为国内至今鲜少邀请韩国表演艺术团体,更不用说是韩国味浓厚的芭蕾舞剧,王泽馨苦笑,票房确实不好推,但她希望透过这个演出,让台湾观众了解,「东方人也可以把芭蕾跳得精采又好看」。她以成团廿六年的环球舞团为例,目前有七十名左右的专职舞者,能从古典作品一路诠释到佛塞、季利安的舞作,这完全奠基舞团在初期就聘请基洛夫前艺术总监为之建立舞蹈教学系统,且每年送重点培植舞者以全额奖学金赴国外学习等经营方式,终于使环球芭蕾舞团成为韩国首趋一指的明星舞团,更有延揽国际芭蕾舞者进团的吸引力。

这次演出的《沈清》,是改编自韩国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描述孝女沈清为了拯救盲眼老父投海,却进入龙王海底世界的故事。类似中国民间故事的情节为华人所熟悉,加上编排流畅的舞段和结合影像的视觉风格,令这出巡演各国的舞剧毫无跨文化的陌生感,也令人惊讶于韩国芭蕾舞创作的成熟度。

对国内观众来说,在韩剧等主流文化之外,观看韩国人如何将传统服装、肢体与芭蕾融合,不失为另一次「韩国文创成功之道」的田野考察。希望台湾本地也建立自己的芭蕾舞系统与作品,则是王泽馨策展之外,更深的期待和用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芭蕾GAL精采舞段齐聚的盛典

Gala原意为盛典,也并非芭蕾界专用,然而Gala之为芭蕾舞汇演的表演类型,早已行之多年,其在一场表演中演出不同经典作品的精华选段,与传统戏曲界的折子戏汇演亦有几分相似。所谓的精华选段,指的多半是舞作中技巧难度最高的部分,因此,《天鹅湖》、《唐吉诃德》、《海盗》、《玛侬》等古典芭蕾的经典大双人舞,都是Gala的常见「菜色」。除了如「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这样的各团明星汇演外,许多国外舞团也常举办团内的Gala,以美国芭蕾舞团(ABT)来说,Gala几乎是艺文界的年度盛事,不只台上舞星夺人耳目,台下观众争奇斗艳的程度也媲美影视首映会,连时尚杂志也会前往猎取报导。(邹欣宁)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