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星参与《偷窥》 工厦小剧场有声无势 |
《偷窥》的节目单封面。
《偷窥》的节目单封面。(A2创作社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性感女星参与《偷窥》 工厦小剧场有声无势

「A2创作社」十一月在工厦小剧场「派剧场」演出的《偷窥》,因为性感女星的参与演出,成功制造了大众话题,也让人注意到这类型剧场的存在。可惜话题昙花一现,也未造成抢票热潮。《偷窥》的文本有趣,也意图探索人性黑暗面,不过就演出成果来说,仍有进步空间。

「A2创作社」十一月在工厦小剧场「派剧场」演出的《偷窥》,因为性感女星的参与演出,成功制造了大众话题,也让人注意到这类型剧场的存在。可惜话题昙花一现,也未造成抢票热潮。《偷窥》的文本有趣,也意图探索人性黑暗面,不过就演出成果来说,仍有进步空间。

今年八月,鲜少以香港本地剧团新作为内容的《苹果日报》,某天娱乐版头条,竟以「舞台剧抄淫窦桥」(抄袭色情场所的点子)为题,报导一个剧团即将在工厦小剧场搬演以偷窥为题材的作品。观众可以透过小孔「偷窥」走性感路线的话题女星何佩瑜(Jeana);同时另一演员(梁奕伦)亦透露「想突破传统舞台剧的框框」,希望观众用「欣赏艺术的角度」去看这作品。

话题引爆  让人注意到工厦小剧场

这出名为《偷窥》的作品的确引起了回响。以往能够登上娱乐版的舞台剧报导不多,有的必然是与情色有关的话题,坊间固然好奇剧团到底是纯粹为招徕观众,或是真的希望透过作品揭露人性黑暗面;业界则抱相当观望的姿态,毕竟这个以演艺学院年轻毕业生组成的独立剧团「A2创作社」成立才数年,尚未有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创作。

以市场策略的角度而言,《偷窥》有机亦有危。工厦小剧场近年在香港算是半浮上了水面,渐渐累积成一股主要集中在九龙东区的民间力量。早年“Loftstage”的“indie theatre”在新蒲岗打了头阵,之后位于大角咀的「天边外自由剧场」开宗明义要寻找边缘新空间,而新近获艺发局一年资助的「同流」,也刚在其位于新蒲岗工厦的小剧场“DynaMicS”内上演为期一个月的《魂游你左右》Woman in Black

不过浮上水面不代表「光明正大」,即便当局公布了「活化工厦」的政策,但因这些「非正规」场地未符安全标准,剧团一方面担心宣传不足会没有观众,或宣传太多会引来政府部门来查察。这次《偷窥》上演的地方是位于观塘工厦内的「派剧场」,年初亦曾有小剧场演出;今次藉Jeana一跃上头条,未尝不是为大众开启一扇文化之窗:原来工厦内有另类表演空间,而且近距离看演出的经验与大剧院是有分别的。

文本有趣  仍须深掘人性

若搬演《偷窥》的目的仅止于此,则可算功德圆满;而作品往后即便有个别传媒关注亦是低调的,毕竟读者只要一时的刺激,作品既没说有进一步的「限制级」演出,则大家是起哄后「鸟兽散」,剧团不见得就敢(或想)继续用话题来招徕。十五场演出每场限六十人,不知是否因购票不方便,所谓「扑票热」(购票热潮)似乎不见出现,而笔者观看的一场也没有爆满;话题过后,剩下的就是剧场「真功夫」。

《偷窥》的文本是有趣的,出租单位内受偷窥阴影笼罩的性感女子,周旋于宅男屋主、想查出女友死因的管理员和为工作要「扮演」男友的青年之间;女子看似是「被看」的物件,反而掌握「观看权」让男子成为「偷窥」的对象,还要驯服在女子的摄影机下,但「黄雀在后」的观众才是人性原罪所在。

不过演技尚嫩的Jeana,在情节有点像「罗生门」般复杂却为了要让她有所发挥(主要在展示身段)而不免牵强的情况下,使男演员们的能量呈现过于强烈,而试图煽动观众偷窥的行动也是薄弱的;即使装置成「示范单位」般的布景制造了偷窥气氛,但无奈难以突围。剧团创意可嘉,然而若有心揭示人性,这方面的掘探功夫还是不可少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