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侠电玩音乐的天才十问 |
「轩辕剑」妮可
「轩辕剑」妮可(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授权)
焦点专题 Focus 当国乐遇上武侠电玩

关于武侠电玩音乐的天才十问

电玩音乐会蔚为全球风潮,是票房灵药,不仅引领广大的电玩玩家,悠游在喜爱的电玩场景里,也让一般大众更能亲近音乐。最近,国内也吹起一股武侠电玩音乐会风潮,但武侠是武侠,电玩是电玩,音乐是音乐,这三种要如何交融在一起?就由跨足古典音乐、电影配乐和电玩音乐会的音乐家林奕泛为我们细说分明。

文字|林奕泛、李伯仪
第304期 / 2018年04月号

电玩音乐会蔚为全球风潮,是票房灵药,不仅引领广大的电玩玩家,悠游在喜爱的电玩场景里,也让一般大众更能亲近音乐。最近,国内也吹起一股武侠电玩音乐会风潮,但武侠是武侠,电玩是电玩,音乐是音乐,这三种要如何交融在一起?就由跨足古典音乐、电影配乐和电玩音乐会的音乐家林奕泛为我们细说分明。

1. 武侠电玩音乐是什么?是打电动的时候听的吗?

我得要先和各位读者坦诚,虽然我制作电玩音乐、也是电玩音乐会的乐手,但我从小到大其实很少打电动,是参与电玩音乐会之后才有机会接触电玩。我认为武侠是一种元素,就像是过去求学阶段,我看了很多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书里都有非常引人入胜的情节,这些和东方文化也非常贴合,也是广大集体记忆里的一环。

武侠小说有一个特质,就是主角总是过得不顺遂,但为了成为一个时代的英雄,他们总是满腔热血的尝试,直到和贵人相遇,或是好不容易取得什么武功秘笈,这些都很有意思,也会成为游戏里面的情节。

武侠电玩和西方电玩相比,又更有特色,有一种身在江湖的辽阔和情怀,虽然身带某种任务,但是却又那么无拘无束,而且东方的英雄通常在最后会死掉、然后再轮回,有一个漂亮的转身,连带地,这种表现高山流水境界、武侠场景的音乐安排,也更加有特色。

2. 玩家在玩游戏的时候,也会「分心」注意到游戏的配乐吗?

电玩游戏最开始时,并没有太著重在音乐声响上,但随著时代发展,电玩音乐和音效的内容都变得更为丰富,像是任天堂大家都很熟悉的《超级玛利欧》音乐,即使是不玩游戏的人也会唱。玩家们在电玩世界里,一开始或许不会注意到音乐的存在,但一玩再玩、一再重来,也等于一听再听,这一听,就听进去了,原本的背景音乐,不再只是背景音乐,而是变成一种熟悉的连结,成为游戏不可分割的一块,连带地,电玩音乐也更加重要。

3. 电玩音乐是如何发展成电玩音乐会?这股风潮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流行的呢?

这是一股从日本、美国开始发展的新风潮,最初是新型音乐会制作,最后演变成商业活动,或是观众们都很喜欢参与的特别音乐会。

「轩辕剑」李靖(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授权)

4. 电玩音乐会有什么吸引人之处,坐在家里玩游戏,不就可以听到了,是因为多了大萤幕吗?会有仙女飘出来吗?

有些电玩音乐会,并没有大萤幕。我得说,这并不影响,因为单听音乐也够吸引人了!这是一股世界潮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到费城表演,一场就来了七千人,或是在纽约的电玩音乐会,一场也有五千名观众,这对音乐会来说,是很惊人的票房数字,美国《华尔街日报》甚至指出:「也许电玩音乐会,可以拯救交响音乐会的票房。」从这样的评论,就可以看出电玩音乐会的吸引人之处。对玩家来说,电玩音乐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有时在音乐会演出过程里,会无预警释放最新型、未曝光的游戏片段,这反而成为音乐会的亮点之一。

5. 对这些游戏根本不熟的乐迷,会不会无法进入状况?

音乐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连结,而电玩更是大众可以亲近的媒介;作为一名演奏者,电玩音乐会的观众总是带给我不同的惊奇,他们脸上的表情,是古典音乐会观众不会出现的神情,古典音乐会的观众,脸上的表情比较严肃、没有太多变化;但电玩音乐会的观众,不管是陶醉在情境里,或是沉浸在音乐当下,跟著开心大笑、痛哭流涕,你会看见一股真性情和热情,有时还会全场一起有默契地大笑、鼓掌,这些都很有意思。

我认为,可以先把电玩音乐会看作是一种特别的表演形式,或是单纯先看作是一场音乐会,电玩音乐会的音乐,是非常浅显易懂又引人入胜,只要是电玩迷都会想要参与;就算不是电玩迷,也会被吸引而来,想要有一场美妙的音乐体验。

我觉得大家对电玩音乐会的想像力要再大胆一点,之前我在台湾也曾举办过一场电玩音乐会,那次的制作公司较为保守,场次不多,但观众非常踊跃,之后受限档期而无法加演,有点可惜。由此可见,电玩音乐的主题多元,但是一点都不深奥,很容易亲近大众的心,是很大的流行趋势,文化的培养很不容易,我们的想像力都要再更大胆些。

6. 武侠电玩音乐会和西方电玩音乐会,有什么不一样?

西方电玩音乐会有几种表现的方式,有一种会给观众很多样的电玩曲目,从《超级玛利欧》、《萨尔达传说》、《最后一战》、《太空战士》、《魔兽争霸》、《音速小子》等,多种曲目一次听;另外一种则是只专注在某系列的电玩游戏上,让玩家身历其境听完一系列。武侠电玩音乐会是很东方元素的,一切从武侠故事本身出发,而在武侠故事里,其实就有很多国乐器的东方文化元素场景出现。武侠电玩音乐会里,会有很大的比重是在国乐器的表现上,以及电玩里的故事情节著墨。国乐器的声音变化,本身就很有层次,有时你一听见武侠电玩的音乐,脑海里就会跑出一个大唐盛世的感觉,那种歌、舞和天地人之间的辽阔对话,对东方的观众而言,会觉得很熟悉,就像是德国人听见莫札特、贝多芬一样亲近。这些是欧美电玩音乐会里不会出现的内容。

「轩辕剑」卡玛(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授权)

7. 作为电玩音乐会的制作团队、乐手的你,曾见过玩家、观众的疯狂举动吗?

电玩音乐会其实是玩家们在电玩世界之外的另一种新体验,你知道吗?有时听见心爱的电玩音乐而激动落泪的,往往不是小女生,而是身高一百八、九十公分的大男生,我在舞台上就曾经目睹过这样子的时刻。

一般世俗的眼光,说起电玩游戏可能会联想到打打杀杀的世界,但其实我认为,从音乐会现场,就可以感受到很多玩家们都很单纯、善良,有的就是一股满腔热血,他们非常纯粹地沉浸在电玩的世界里,暂时远离生活里的压力。

8. 古典音乐人也有为著迷演奏电玩音乐吗?

我刚开始参与电玩音乐会的演出时,周围有很多朋友都觉得很奇怪,但是现在他们反而很羡慕我。我觉得电玩音乐可以帮助我们熟悉一个游戏的内容,去经验里面的场景、故事,虽然是虚拟的游戏,但音乐的情境带领是很神奇的,可以让我们经验到某种真实。而在电玩音乐会现场,演奏者和观众的心理距离一向很靠近,那种对音乐的共鸣连结,是非常直接的,对演奏者而言,这些反应都让人感觉很温暖,只要参与其中,即使是对游戏不熟,还是可以感受到电玩音乐的魅力。

9. 你参与那么多场电玩音乐会,也加入玩家行列,有特别推荐的电玩游戏吗?有没有想要变身成为谁?

我演过很多作品,像是《最终幻想系列》、迪士尼授权的《王国之心系列》、Cytus-Chapter T等,最后也和作曲家们变成好朋友,玩游戏时也因为音乐的带领而有不同的体验。

我蛮喜欢《侠盗猎车手》,不过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就住在波士顿的关系,我最近很喜欢《异尘余生4》,场景就设定在波士顿,而且还是核爆之后的波士顿,里面有很多僵尸和劫后余生的人;画风复古中带有前卫,有很多场景对我来说很熟悉,每次玩这游戏的时候,就觉得像是在出入异世界一样,让我可以暂时脱离现实世界,放松一下。它的音乐没有太多的主旋律,但是作为观众、聆听者,可以从音乐设计里感受到激动的气氛。我其实不用特别变身成为谁,我本身就在波士顿生活,其实也像是活在游戏里了,有时候经过某些景点,还会让我联想到游戏内容。

10. 如果可以选一项绝世武功上身,你想要有什么?

我对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里的黄药师很著迷,他会弹指神功,也是一个不按牌里出牌的人;但我并不想要有弹指神功,我比较想要的是轻功,如果可以飞起来,是很不错的事。有时候搭飞机,从高空看著地面上小小的房子,就会感到一种「距离感」,那样的「距离感」,也像是切换到不同的空间一样,会让我觉得人生很多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事情过了就过了,也许不用再回头想,和玩游戏一样,可以重来,然后再重新破关吧。

 

天才班讲师|林奕泛 钢琴家、作曲家
天才班班长|李伯仪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