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光,就有了光—— 施展光影幻术的剧场法宝 |
大型投影灯
大型投影灯(陈昭郡 绘)
剧场ㄟ冷知识

要有光,就有了光—— 施展光影幻术的剧场法宝

一出光彩绚人的剧场表演,除了我们熟知的编导演员外,实则仰赖众多部门的专业技术投入与协力合作才能成就。这些看似冷门的专业知识与技术方法,以往或许不足为外人道,但它们恰恰是标记剧场职人精神的重要内涵。

〈剧场ㄟ冷知识〉每期揭露各式表演艺术的内行人冷知识。首次,邀来灯光设计师庄知恒现身说法,在飞快变异的科技发展中,如何透过消逝中与进行中的设备器材赋予剧场「要有光,就有了光」的神奇魔法。

文字|孙志熙、陈昭郡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一出光彩绚人的剧场表演,除了我们熟知的编导演员外,实则仰赖众多部门的专业技术投入与协力合作才能成就。这些看似冷门的专业知识与技术方法,以往或许不足为外人道,但它们恰恰是标记剧场职人精神的重要内涵。

〈剧场ㄟ冷知识〉每期揭露各式表演艺术的内行人冷知识。首次,邀来灯光设计师庄知恒现身说法,在飞快变异的科技发展中,如何透过消逝中与进行中的设备器材赋予剧场「要有光,就有了光」的神奇魔法。

大型投影灯

相较近十年来数位化及高流明投影机的普及,早期要在剧场做投影背景、切换影像,是真的得拿图片照灯投出、用双手一张张替换。所谓的早期,也不过就是20 年前,在我刚念戏剧系踏进剧场时,这种投影灯现在仍正在使用。

它和幻灯片投影机的原理相同,但体积硕大,耗电量达两、三千瓦,亮度和温度都非常高,操作起来很像在「顾炉灶」,投影内容也需要转印在耐热玻璃上,我记得当时台北应该只有八德路的「爵士影像」一家在印制投影玻璃片,一片约要上千元,所以只有大制作会使用,中小型剧场就不用想了。抱著一整叠玻璃片要很小心,要是破了就破了,只能再冲去爵士重印;而它就如印刷品,还有校色的问题,我就曾经听过老师看了说:「这个颜色不对」,也是得再花钱重印。

「婉萍牌」测电表

灯光组进剧场的第一项工作称为「暖灯」,打开舞台电源和控制台后,接著是用测电表逐一检查每盏灯能否正常亮起。使用方法是将舞台标准规格灯具的插头插入,若电路无故障,则电表会发出蜂鸣声。要是蜂鸣器不响、灯不亮,就知道要从灯具中故障率最高的部分──灯丝开始纠错,再来则是检查电线或插头有无脱落等等;这种测电工具,在国外剧场界有普遍使用的正规版本,一颗要价约台币六、七千元。

至于这个造型「有点」特别的测电表,是剧场界资深的灯光技术指导吴婉萍的个人化简易型配件,不只发出的声音是牛叫声:哞~也因为她最为人所知的风格就是疯狂喜爱唐老鸭,爱到连老外来台巡演都记得送她唐老鸭饰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