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舞团制作「三种追寻」 探触三位编舞创作者蜕变旅程 |
舞蹈

古舞团制作「三种追寻」 探触三位编舞创作者蜕变旅程

文字|张震洲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1/07
苏家贤《途境》
苏家贤《途境》 (张震洲 摄)

古舞团全新制作「三种追寻」,寻找许程崴、林忆圻、苏家贤三位古舞团年轻成员而立之后的一瞬之光。三个骚动的灵魂,面对未知的一切,用微微光亮探照而立之后,细嚼时间留下的轨迹,从舞蹈中微观生活,挑战自我,随著岁月慢慢展开找寻自己蜕变的篇章,探触开启不同追寻的旅程。

古舞团「三种追寻」

1/7-8  19:30  1/8-9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www.facebook.com/kudancers

「古舞团从来不做舞者甄选。」古名伸认为古团的舞者除了身体潜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气」要合。而「气」这件事,很难从一次性的甄选里做判断;所以,古团的舞者都是古名伸经过一些接触后,感觉对了才提出邀请。

「许程崴、林忆圻、苏家贤三人,他们在各自的天空下都有丰富的创作,各有各的能见度,但从来没有在一个平台相遇。这次,我把他们三个人放在同一个舞台上,没有任何主题的约束,任由他们做自己想做的,说自己想说的。」古名伸笑说,这是「三种追寻」。

许程崴《Grow Old

许程崴从大一就被古名伸看上,开始邀他参加古团的活动。他表现得特别调皮与古灵精怪,很适合做即兴的个性。算一算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10年,在舞团里算是中生代的舞者。

阿崴自己创团「许程崴制作」,这些年发表很多长篇作品,主题常围绕在死亡议题。他有一个很特别的背景,家中几代人都从事殡葬业,从小看多了这一类的人来人往,不知不觉有些关于生命议题的思考就长住在他的潜意识里。这次,他却没有要谈死亡,取而代之的是谈「grow old」,用比较轻盈又有一点浪漫的方式来谈,似乎让无法扭转的趋势变得比较容易被接受,到头来竟有一种了然于心的释怀。

作品名摘取童话故事彼得潘与温蒂在梦幻岛作为角色与情境的发展素材。「彼得潘是个拒绝长大的男孩,但温蒂和他不一様,她一开始犹豫要不要去梦幻岛,后来她和彼得潘一起去梦幻岛探险,而且享受这段旅程。最后她还是决定回到正常世界,而且接受要长大的事实。」Grow Old,是关于离开梦幻岛后的温蒂,场中央的女舞者将会在这次的作品中老去,而男舞者依然保持著童心未泯。他们每天跟时间追逐,然而,时间即是现实,那一天终究还是会到来。

苏家贤《途境》

文化大学毕业的苏家贤是各种舞蹈比赛的常胜军,他把大部分的创作能量给了他的学生,而自己呢?他这次的作品似乎就是在回答这个问题,一个可以变换的场景空间,一段段不同处境的旅程,有多少是来自于他的反思?

创作是一个很神秘的通道,它永远直接串联作品与创作者。尽管很多时候我们不想讨论自己,但作品或多或少总会泄漏出创作者自身的一些秘密,很像孙悟空翻筋斗云,努力飞越九重天,落地时居然还在如来佛的手掌心一般。

苏家贤是个细心而诚恳的人,在平日的待人处事是如此,对待学生是如此,做作品也是如此。这次的《途境》注记了他过了30岁的心境。最初是从一个冬日旅行的经验里有感。皑皑白雪纷飞,覆盖周遭环境,如此冷冽寒风吹拂的情况,观看著同样处境的动物,似有若无来回走著,不时面面相觑,好像想转述什么,却又远去。

林忆圻《微亮》

林忆圻是古团的漂亮宝贝,初认识她的人会觉得她柔柔温温的,连古名伸当年也都如此被骗了。相处久了,林忆圻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她原来是个创作力十足,想法明确,充满毅力的女舞者。

她的创作力就是那种油然天生,挡不住的,当年只是时机未到而已。当年她开始以创作者的面貌出现时,古名伸还愣了一下,没想到在她的脑子里有一块难以言传的区域,必须以各种方式来表达,除了编舞外,她烹饪,做金工,都是挡不住的创意喷发。

林忆圻的创作有她自己的fu,不强势,不喧嚷,不华丽,但有一种深刻的内化让人细细品尝,回味无穷。这次的《微亮》似乎比以前的亮还要更亮一些,哪一天说不定大亮就会来。《微亮》是以三个表演者组合而成。两个人以上为「群」,互相依存、共感的集体连结。作品的创作构成,从自身经验至思考人与人的关系,透过舞蹈与科技装置的合作,描绘空间和距离感的想像,说著属于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