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当代舞团《荒冢的繁花》 探戈与京剧交织穿越时空情爱

编舞家陈维宁与莫天昀带领观众穿梭於彷若电影三?年的动荡时代,传达混乱中以爱情逃离现实的寄托。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专精探戈的编舞家陈维宁,首次与出身京剧世家、擅长街舞的编舞家莫天昀共同创作《荒冢的繁花》,并联手入围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乐手巫康裘及台湾京剧演员张化纬(张云崴),倾心交织穿越时空的情爱,在日月星辰中,期盼繁华璀璨的隽永。

世纪当代舞团2020《荒冢的繁花》

6/27-28  14:30  6/27  19: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东3馆乌梅剧院

INFO  02-25566687

专精探戈的编舞家陈维宁,首次与出身京剧世家、擅长街舞的编舞家莫天昀共同创作《荒冢的繁花》,并联手入围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乐手巫康裘及台湾京剧演员张化纬(张云崴),倾心交织穿越时空的情爱,在日月星辰中,期盼繁华璀璨的隽永。

巨大宏伟的黑布如银河般流泻在舞台上,六位演出者在这黑色的无垠宇宙间,追求著超越生死的幸福真理,在两位编舞家的巧妙融合之下,色彩鲜明的男女舞者用当代肢体语汇,品尝探戈的热情奔放及京剧的低沉悲壮,一同笑闹著自我锲而不舍的至死不渝。京剧演员张化纬用经典京剧《罢宴》、《双面吴起―啮臂别母》苍劲浑厚的唱腔,将舞者们穿梭古今东西的情爱纠缠,升华为母亲的永世无私。在这之外的是不存在於轮回的巫康裘,以京剧的音符谱写出探戈曲风的全新创作,现场弹奏著柔美古朴的吉他旋律,引领观众一同凝望舞台上穿梭过往与当下,渴求爱的灵魂。

陈维宁擅长用心理学角度剖当代议题,与深耕街舞多年的莫天昀,於二?一五年世纪当代舞团《狂放的野蝶》舞台上相会,两人多年来持续在创作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并端出佳绩;二?一九年,陈维宁独挑大梁之作《礼物之灵》获第十八届台新艺术奖提名,提名人林育世赞誉:「运用舞蹈语汇与心理处境及现象间之转译精准而言之有物」。而擅长将京剧神韵融入当代舞蹈的莫天昀,以二?一七年作品《兮》,在去年上百位参赛者的西班牙布尔戈斯暨纽约国际编舞大赛中,成为入选前十名的亚洲唯一编舞家。二?一九年,艺术总监姚淑芬对两位编舞家说:「你们何不一起做些什么?做些你们热爱并擅长的事。」这句话促成了这出结合探戈及京剧两种历史悠久表演形式的舞作,展现世纪当代舞团跨文化表演艺术的新风貌。

法国文豪纪德曾在《地粮》中写道:「幸福好似死亡上的花朵。」陈维宁与莫天昀以截然不同的生命阅历,彼此用尽气力的交缠对望,共同穿梭情与爱之间的虚实,在权力与结构的关系上,一同开出东西方并陈的当代繁花。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20年6月号「即将上场」〈当探戈碰上京剧…… 《荒冢的繁花》 怀想至死不渝的古老年代〉;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