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劇場ㄟ冷知識

要有光,就有了光—— 施展光影幻術的劇場法寶

大型投影燈 (陳昭郡 繪)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一齣光彩絢人的劇場表演,除了我們熟知的編導演員外,實則仰賴眾多部門的專業技術投入與協力合作才能成就。這些看似冷門的專業知識與技術方法,以往或許不足為外人道,但它們恰恰是標記劇場職人精神的重要內涵。

〈劇場ㄟ冷知識〉每期揭露各式表演藝術的內行人冷知識。首次,邀來燈光設計師莊知恆現身說法,在飛快變異的科技發展中,如何透過消逝中與進行中的設備器材賦予劇場「要有光,就有了光」的神奇魔法。

大型投影燈

相較近十年來數位化及高流明投影機的普及,早期要在劇場做投影背景、切換影像,是真的得拿圖片照燈投出、用雙手一張張替換。所謂的早期,也不過就是20 年前,在我剛念戲劇系踏進劇場時,這種投影燈現在仍正在使用。

它和幻燈片投影機的原理相同,但體積碩大,耗電量達兩、三千瓦,亮度和溫度都非常高,操作起來很像在「顧爐灶」,投影內容也需要轉印在耐熱玻璃上,我記得當時台北應該只有八德路的「爵士影像」一家在印製投影玻璃片,一片約要上千元,所以只有大製作會使用,中小型劇場就不用想了。抱著一整疊玻璃片要很小心,要是破了就破了,只能再衝去爵士重印;而它就如印刷品,還有校色的問題,我就曾經聽過老師看了說:「這個顏色不對」,也是得再花錢重印。

「婉萍牌」測電表

燈光組進劇場的第一項工作稱為「暖燈」,打開舞台電源和控制台後,接著是用測電表逐一檢查每盞燈能否正常亮起。使用方法是將舞台標準規格燈具的插頭插入,若電路無故障,則電表會發出蜂鳴聲。要是蜂鳴器不響、燈不亮,就知道要從燈具中故障率最高的部分──燈絲開始糾錯,再來則是檢查電線或插頭有無脫落等等;這種測電工具,在國外劇場界有普遍使用的正規版本,一顆要價約台幣六、七千元。

至於這個造型「有點」特別的測電表,是劇場界資深的燈光技術指導吳婉萍的個人化簡易型配件,不只發出的聲音是牛叫聲:哞~也因為她最為人所知的風格就是瘋狂喜愛唐老鴨,愛到連老外來台巡演都記得送她唐老鴨飾品……

「婉萍牌」測電表 (陳昭郡 繪)

煙粉/煙餅

過去在化工行可以買到,雖然煙很濃很漂亮,在舞台上的效果宛如山水畫般、雲霧繚繞,持久力又強,就算開著空調也不太會飄散,但因為是化學製品,不僅很臭還很傷身,在今日台灣已經成為絕跡物件。我曾打去一間很老的燈光器材公司,問他們有沒有舊式燒煙機、能否幫我拍張照,結果被老闆罵:「你還要用那個?那很不健康、很糟糕欸!已經沒有人要用,機器都生鏽了……」一直勸我不要用,因為很傷身。

使用方式是在電磁爐基座上裝設鐵盤,將煙粉或煙餅置於鐵盤上加熱至一定溫度就會冒煙,再由架在側邊的鼓風機把煙吹出,同時要不斷以竹筷撥動煙粉,讓它均勻受熱,否則接觸鐵盤的底部粉體若燒焦碳化,就冒不出煙了。

現代的噴煙機已改良為電子式裝置,不再需要加熱,而是用幫浦將煙油霧化噴出,煙量也可以微調。如不以環保健康角度,純以舞台效果而論的話,煙粉/煙餅和霧化煙兩者仍有優劣之分—煙粉因為顆粒、重量大,停滯時間久,視覺上較美觀;煙油雖可選擇不同濃度,但霧化煙的質地輕薄,容易被風一吹就散。

色片

類似於印刷用的色票,是個尚未在劇場消失、但已全面數位化的物件,年輕一輩對它的實體存在想必會愈來愈陌生。過去舞台上光色的調整變化,全都要靠它,現在則普遍使用LED 燈,只要在螢幕上隨選色盤就會變色,已經不再需要外加實體色片。

早前LED 燈的光調跟鎢絲燈就是不同,LED 較冷及刺眼,大多數人還是喜歡鎢絲燈的氛圍與溫和感,以致現代的燈光設備其實都會朝向「模擬鎢絲燈泡的質感」發展設計,LED 至今已模擬得頗為成功,就連我們肉眼都看不太出差別。

煙粉/煙餅 (陳昭郡 繪)

控台遙控器

燈光控台又大又笨重,通常是固定在劇場一處不隨便移動,但是這讓燈光組工作起來相當不便,往往要隔個老遠、使用嘶吼式溝通。

某廠牌的控台曾經推出有線遙控器,插在控台之後再延長到舞台,便可就近在舞台上控制燈具;而現在甚至連遙控器都不存在了,只要手機下載控台APP、用網路連線遙控,手機就是你帶著走的遙控器。這件我小時候進劇場根本沒辦法想像的事,竟然就這麼默默成真了。

然而,屬於電器類別的燈光設備,可說是劇場各部門裡科技化程度最高、演進速度最快的,光是網路和LED 的發展,就為其帶來巨大影響,如今大多數的燈光訊號傳輸,都早已改用無線網路了。這座類比式的骨董投影燈哪裡還有?據我所知,目前還有一座被保存在國家戲劇院的倉庫。

調光器

劇場燈光系統可粗略分為前端的控制台、中樞的調光器、終端的燈具,由控制台下達指令給調光器,將之表現在燈具上。

早期調光器分成上下半部,上半部為供電迴路,下半部為對應到劇場空間插座的母頭,當插座和母頭編號相符、個別和燈具連接,即形成通電迴路。在這樣的邏輯下,燈具可使用空間裡任一插座、隨見即插,只須記錄好每盞燈對應的插座號碼、整理成表格,加上頭腦清楚的技術人員,就能順利讓所有燈光正確亮起。

燈光設計師也會事先了解場地規格,按照現場位置和預算,合理地規劃表格,以利架燈工作。到了數位化時代,只要在控台操作按鍵,就可以把燈具抓到對的頻道,調光器也就逐漸地讓出位置、隱藏在舞台的角落。

台灣劇團多半會配合不同空間的硬體設置而改變演出內容。國外劇團則是戲班子概念,演出時只使用劇場空間的殼,舞台會自行架設,所有器材系統也都屬於劇團所有,隨團帶到不同場地使用,優點是能保證演出品質是統一、規格化的,且施工人員只要記清楚對應號碼就好。台灣劇團受限於預算,比較是「劇場有什麼就用什麼」的邏輯,不過早年屏風表演班因為演出量非常大,就曾自己出資建立一套專屬的燈光系統。

色片 (陳昭郡 繪)
控台遙控器 (陳昭郡 繪)
調光器 (陳昭郡 繪)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7期 / 2021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