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族Pakalungay
阿美族Pakalungay(Tai Pera 繪圖)
特別企畫 Feature 藝術家的成長處方箋╱民俗考

標誌自我的成長:通過儀式與成年禮

在很多社會中,只有通過成年禮之後的人才會被認定為成年人,他們將成年禮視為生命週期中相當關鍵的儀式,是一種脫離兒童狀態的生命儀禮;成年禮標誌了一個有潛力的個人如何被社會真正接納,並被期待能賦予一定責任和義務。一般來說,我們常常可以聽到人們用「通過儀式」來指稱成年禮,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儀式?而參與成年禮的人們又都「通過」了什麼?

文字|李橋河、Tai Pera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在很多社會中,只有通過成年禮之後的人才會被認定為成年人,他們將成年禮視為生命週期中相當關鍵的儀式,是一種脫離兒童狀態的生命儀禮;成年禮標誌了一個有潛力的個人如何被社會真正接納,並被期待能賦予一定責任和義務。一般來說,我們常常可以聽到人們用「通過儀式」來指稱成年禮,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儀式?而參與成年禮的人們又都「通過」了什麼?

身體與文化之間:看見成年禮

一九二五年,一位未滿廿四歲的美國女性隻身遠赴南太平洋的小島薩摩亞進行田野調查,並在三年後將成果整理出版成《薩摩亞人的成年》一書,在當時的美國社會轟動一時。她,就是日後被譽為美國人類學之母的——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有感於長期困擾美國社會的青少年問題,米德疑惑這樣的狀況是否真是所有青少年共有的宿命,在展開調查後她發現:相對於美國青少年所遭逢的風暴和壓力,薩摩亞年輕人在孩童過渡到成人階段的過程中似乎毫無困難。透過這本讓她一舉成名的經典民族誌,米德明白地告訴美國社會大眾:「塑造人行為方式的主因,是文化而非生物因素。」換言之,在青少年問題來自教養還是天性的爭論上,米德毫無疑問地站在前者——也就是文化的一方。

米德的研究,出發自人類學一個相當核心的問題——跨文化之間我者與他者的異同。她試圖透過對異文化的實地考察,發現人類的共通人性和個別社會的文化多樣性,以此進一步釐清文化特殊性與生物普同性之間的關係。她聚焦於生命週期之習性發展的立場,提供我們進一步思考劃分這些不同生命階段的意義。

不同生命階段的社會分層,讓社會成員可以自我或彼此識別應如何參與社會的規範與期待。生物性的身體提供了人類最基本的共同點,生命週期作為無法避免也無可逆轉的生物過程,透過年齡所進行的社會分化完成的既是一種縱向的安排準則,同時也橫向地將人口劃分為數個屬於同一年齡範圍的同等群體;這些針對人群的社會分化成為了社會中勞動分工的基礎,維繫社會的有效運作。儘管人類學家也承認未必能在所有社會中都找到相對應的人生階段組成,但普遍來說,所有的社會都將人的一生區分成不同階段,這些社會化過程造成了人生的斷裂,人們也必須從一個階段過渡到另一階段,被賦予新的身分、權利和義務。

以成年儀式來說,便象徵個人脫離兒童期的依賴和母子紐帶,成為能夠自立的社會成人。一個社會成員轉變的契機,可能來自於身體成熟的內在因素,通常包含第二性徵的出現,較準確者如女子初經的到來,有時也以年齡進行經驗論式的概估;也可能來自於完成某些標誌性任務的外在因素,如第一次獲得獵物、或者成功習得某種通常是性別化的技能。進入成熟過程的社會化須由文化來滿足,其中經歷的第二性徵發展和青年強烈性慾也須透過文化加以教育或約束;由此我們可知,人生物性身體的成熟作為一個漸進的轉變過程,身體上的成熟往往還必須伴隨文化賦予個別生命階段的意義,才能讓社會有效整合與自我延續。

台南做十六歲(Tai Pera 繪圖)

交織個人與社會:通過儀式,通過了什麼?

在很多社會中,只有通過成年禮之後的人才會被認定為成年人,他們將成年禮視為生命週期中相當關鍵的儀式,是一種脫離兒童狀態的生命儀禮;成年禮標誌了一個有潛力的個人如何被社會真正接納,並被期待能賦予一定責任和義務。一般來說,我們常常可以聽到人們用「通過儀式」來指稱成年禮,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儀式?而參與成年禮的人們又都「通過」了什麼?

「通過儀式」(rites of passage)指的是由某種社會範疇轉變為另外一種社會範疇的儀式行為,往往伴隨成員社會地位或生命階段的轉變。這個概念由法國人類學者范.熱內普(Arnold Van Gennep)首先提出,他在其同名著作Les Riltes De Passage中提到,這些通過儀式表現了身分轉變的方法,讓個人脫離舊有社會範疇,置身於被從日常社會身分切割出來的陌生狀況,再以儀式將其納入新的社會範疇;因為其他社會成員必須與這個即將被創造出來的「新」人建立新的關係,所以須透過範疇消失與再現的儀式過程,象徵一種新狀況下的再生。

特納(Victor Turner)延續范.熱內普通過儀式的三重結構,更進一步擴展「中介」(liminality)階段的理論模型——介於「分離」與「重整」兩狀態間的中介時期,既不再屬於從前所屬地位,也尚未重新整合融入新的地位,讓人處在某種懸而未決、模稜兩可,彷彿置若社會之外的不穩定狀態。

這樣臨界邊緣的模糊過程把行動者置於面臨失去參考範式、沒有社會歸屬的危險境地,同時社會也必須承擔行動者拒絕被融合、拋棄社會價值和權力等級的風險;儘管如此,中介狀態的艱難和危險卻是必要的,如此方能有效清除儀式之前的個人身分,讓成員做好重生成為新類型社會人的準備。中介狀態通常藉由反轉日常行為的儀式象徵來標誌該狀態的超乎尋常,這些處在集體中介狀態的同儕體驗著相同被對待的方式、被制約的學習及一致的行動,進而產生出一種具有強大社會凝聚力、平等、同舟共濟的緊密社群精神,形成一個由同等地位者組成、具有強烈同質性且相互交融的暫時社群,共同處於等待身分轉換的模糊狀態。

牛角做出幼(Tai Pera 繪圖)

銜接過去與未來:成年禮的當代意義

看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認為成年禮不過是屬於過去歷史或者充滿異國情調的文化習俗,甚至懷疑在我們身處的當代難道真的還有成年禮嗎?確實,現代化的發展和日趨複雜的都市社會大大影響著我們的生活經驗,成年禮對於我們的影響也似乎愈來愈小。由於宗教信仰對當代生活的支配逐漸減弱,再加上都市化的城鄉遷移使得人們與地方社群的關係漸失連帶,致使集體性儀式的參與熱度有弱化的跡象;另外,在複雜的現代社會中,這些通過儀式對個人從一種身分轉換到另一身分的過程,也不再如過去般具有彰顯社會期待轉變、協助社會成員適應等顯著效果。然而,當今的成年禮並非真的完全消失,我們仍能在不同社會情境中發現它的當代變貌。

舉例來說,現代國家一方面透過法定年齡的設定來規範國民權利義務的行使,這些表現國民成熟與否的機制使得文化集體性的成年禮漸失功能;然另一方面,內政部的《國民禮儀範例》卻也載明:「凡年滿十八歲之男女青年,宜為之舉行成年禮,以諭知其人生應有之責任與義務。」鼓勵家長或團體主持人為青年舉辦公開典禮,正式揭示對其成為可承擔國家義務之國民的認可。此外,從當代族群更加積極且盛大舉行成年禮的文化復振再興現象,我們也發現這不僅是其再生產成員、凝聚團體感以強化社群結構的延續手段,同時也透過向其他社群展示自身文化的展演與實踐,將他我的邊界進行嚴峻的區分。

更廣泛來說,無論是在個別宗教、兄弟會等宣誓性團體、或在專業領域中,也透過類似成年禮的入會儀式來標誌原在特定社群外的成員(或潛在學習者)正式被接受並承認是該團體的組成部分,如宗教皈依、入會或入學集訓及各種授袍、授徽、授階和授勳等專業社群的進階典禮,這些儀式清楚表明該階成員所應負擔的責任義務,振奮出同儕情感的團體精神,同時也將其收攏進社群階序,劃分至更高度分化的社會範疇。以個人尺度來說,不同學習階段的畢業典禮、完成兵役等國家義務、甚至是成功挑戰他人難以攻克的任務,這些公開的展示和宣稱,同樣也將個人的成長標示為被社會認可的成年禮,強調成長階段中新身分的到來。

經過成年禮洗禮意味著成為「真正的人」,標誌各種社會能力的成熟,也表現出對自身社會角色的想像。對通過的個人而言,揭示了一種新的身分,被賦予新的任務,也被認可新的期待;而對群體來說則代表新成員的加入,透過成員的擴增和集體公開儀式的表現,使社群獲得進一步續存的可能。

綜合來說,通過這些儀式銜接了個人歷史的過去成長與社群賦予的未來期待,透過象徵性的標誌來肯認自我——真正重生成能夠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的「完全的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台灣的成年禮之一

阿美族Pakalungay

在年齡組織興盛的阿美族,通過男子成年禮是一個加入組織的重要途徑;以都蘭部落為例,年齡組織大致在十二歲以後開始加入,每一年齡組織成員年紀以三至五年為範圍。Pakalungay是阿美族年齡組織的最初階層,過去進入Pakalungay代表男孩正式進入組織架構並將開啟在會所制度的生活;在進入Pakalungay的儀式中,達到既定年齡的男孩會由頭目手持藤條象徵性的鞭打,並給予一串Tangful(臀鈴)配戴。就字面上來說Pakalungay是指「被使喚的人」,其訓練模式以「服從」為最高指導原則,等同傳遞部落訊息的傳令兵,因此腰上繫的Tangful也是為了進行訊息傳達的功能。晉級成為Kapah(青年組)的儀式中,最重要的Pakayapay(更衣禮)是由家人幫忙穿上表現身分象徵的服飾,代表已從原先只繫鈴鐺的Pakalungay,轉換為添增Kayap(男子下半身裙褲)、Alusaysay(披肩)與能追求異性的Alofo(情人帶)的Atangas階段,這意味著成為「調皮搗蛋」的「準青年」,是處於成年與未成年之間的尷尬時期,必須等到觀察期結束才能在之後正式授與專屬的年齡組級名稱,真正轉換為配戴頭飾的Kapah。

Pakalungay是早期阿美族男性不可避免的人生經歷,部落公共事務的推動與聯繫也都緊密牽繫著從會所教育出來的男子,然Pakalungay在當代卻不再具有高度的強制性;因此,當代的Pakalungay成為文化重構的關鍵,結合年齡組織制度的傳統架構及訓練營基礎為基礎的當代思維,讓部落能夠繼續培養Pakalungay作為人力資源,以此建立起穩固的年齡組織基礎。

台灣的成年禮之二

台南做十六歲

台南「做十六歲」主要源於民間對七娘媽、臨水夫人、鳥母、婆姐等女神的信仰,在早期生活條件薄弱、醫衛不發達的情況下,婦女多向這些婦孺守護神祈求生產平安和孩童生養順遂。其中,因七娘媽是兒童的守護神,當幼兒周歲時家長會到廟中請求收養為契子、契女,以「加絭」和「掛絭」儀式請來護身符掛在幼兒頸上保佑平安順利成長,此後每年七夕的七娘媽誕辰須由父母陪同回到廟裡參拜、過香來「換絭」,直到十六歲成人時攜帶祭品到廟裡還願並「脫絭」,答謝七娘媽多年的照顧與庇佑。台南「做十六歲」儀式的盛行也與五條港的經濟活動發展有關,清朝時期五條港港口貿易繁華,不乏聘請童工擔任搬運工來補足勞動缺口,然尚未成人的童工按例只能領到半薪工錢;因此,當地工人家中若有小孩年屆十六,便會盛大舉行「做十六歲」科儀,公開表示已經成為可支領全薪的大人。

台南「做十六歲」活動於不同時空背景下逐漸轉至廟中進行集體儀式,近年來更由政府與民間廟宇結合擴大辦理,在每年七夕加入許多地方政府主辦的大型相關活動。台南「做十六歲」的儀式圍繞著七娘媽的祭祀,除有主要象徵物的七娘媽亭,也增列許多與女性相關祭品;在儀式過程中,禮生穿戴狀元服進行「鑽七娘媽桌腳」或「鑽七娘媽亭」等儀式,並在祭拜後將紙亭燒化,宣告孩童被七娘媽的照顧告一段落,往後更加獨立、不再依賴,象徵一種時間與關係的切割。

台灣的成年禮之三

牛角做出幼

來自閩東長樂、福州、連江各地的馬祖居民各村傳統習俗各異,解除戰地政務後地方人士為提升馬祖觀光能見度,將不同村的習俗加以改造、發明成為馬祖重要慶典活動,如馬祖三大秋祭的出現也是這波觀光浪潮的結果。其中,以臨水夫人信仰為基礎的「牛角做出幼」原是閩東傳統民俗,近來也由牛角社區綜合其他生命禮俗合併擴辦為具在地特色的文化節慶。福州話「出幼」又稱為「出童子」,字面上是執行讓孩子平安脫離幼兒期的儀式,有過關除厄之意;「做出幼」儀式針對十六歲的少年,宣告脫離孩童時期進入另一人生階段,在祈求禮生平安健康之外,也是家長感念臨水夫人看顧和庇蔭的酬謝,讓孩子能順利長大成人。

參與禮生身穿唐裝、手拿戒尺,在儀式前先向家長和師長鞠躬,感謝其養育與教誨之恩,並在地方耆老們祭拜之後正式展開儀式:首先由道長為在場禮生撒上淨水,接著帶領禮生過火爐入廟,在鑼鼓與牛角低鳴的齊奏下繞行廟埕三圈,再由地方耆老在禮生身後蓋上臨水夫人的平安印,並在飲成年酒、領平安蛋之後,由耆老為過關完成的禮生一一進行加冠禮,最後點上鞭炮向天地宣告禮成。典禮結束後,家長帶著前一晚製作的紅斗進入廟裡替孩子祈福,斗內擺有白米、枝條以及筷、尺、剪、燭、花、線、鏡、板等喜樂吉慶的紅色物件,各自有不同的象徵意涵;帶回家的紅斗可以放在祖先牌位前,以此祈求未來一帆風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