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告别2020的几种方式/我的告别方案

剧场/电影演员莫子仪 我的演化就是因为拒绝进化

莫子仪 (David Chen 陈建维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喘不过气的年末,提醒著自己要珍惜一切,也希望自己不要轻易妥协;适者生存的侥幸也许只是残忍无情的暴烈,灭绝的道路或许只是无谓的浪漫,也有可能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

对许多人来说,今年是十分极端的一年,不论在工作或生活上,上下半年的荒芜不安与急促忙乱形成强烈的对比。但这么感受著的当下,也或许是在台湾才能拥有的奢侈的焦躁。

十月底演出莎妹的《物种大乐团》,我们在戏里讨论演化。「进化」与「演化」是不同的两个词;对我来说,我的演化就是因为拒绝进化。

进化是升级吗?对什么来说相对的升级?速度吗?讯息量?运算能力?破坏力?消耗的资源?还是能掌控其他人的权力?

拒绝进化的我,演化成了现在的样子。

明年我还会存在著吗?

地球是圆的,那什么方向才是前进呢?是离开地球表面吗?

地球本身的前进是什么呢?如果地球也能进化,会不会不适合人类生存的火星,才是地球更好的样子呢。

我们的欢乐是嘲笑吗?满足是因为有了更多吗?平静只是因为无害吗?幸福是什么呢?

我们因共生与彼此的选择而演化;所以所谓的明天,是不是退两步而行,退化一点,会是为他者保有希望的演化。

在喘不过气的年末,提醒著自己要珍惜一切,也希望自己不要轻易妥协;适者生存的侥幸也许只是残忍无情的暴烈,灭绝的道路或许只是无谓的浪漫,也有可能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