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国际现况

北京 解封又再封 演艺寒冬穿越酷暑直入北极

疫情再起,立基北京的开心麻花不得已从上海首推最受欢迎的剧目《乌龙山伯爵》开始复演。 (网路照片翻拍重制)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六月初,中国各地陆续解封,表演艺术逐渐重回生活的节奏中,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天桥艺术中心两个最具代表性的大型剧场有条件地开放,让沉闷许久的人心有了盼头。只可惜,新发地市场的群聚确诊又把北京打回原形,北京演艺界的寒冬怕是穿越酷暑直达北极了。

六月十日,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在北京自家影院的商场跳楼身亡,得年五十二,轻生原因不明,但肯定和他手下近百家现代多厅影院疫情期间停业四个多月所产生的经营压力有关。著名导演贾樟柯在微博评论此事,谓为「行业之悲」,并呼吁解封复工,因为百万行业工作者需要生存啊。病死或饿死真的成了人类当下最难的选择题了吗?中国大陆市场够大,民营演艺公司在平常日子里虽竞争激烈,只要经营得当,仍有利可图。但碰到这种不平常日子久了,体质不够硬很难生存,除非保持艺术家心态,对这个行当心存余热,活用资源,死撑等待。

别的城市解封  北京又入寒冬

很明显的,当表演活动骤然归零时,对表演艺术的讨论声量也骤然降至平日的千百分之一,线上虚拟的抱团(编按:抱在一起取暖)给了人们一时的温暖,也似乎有那么一丝希望拓展表演艺术的虚拟市场空间,可是当剧场的演出形式已从观演进化到参与,甚至沉浸时,疫情期间线上作品中唯一可以称得上有创意的,可能也只有王e那出让人想念剧场观演氛围的《等待戈多》了。

六月初,中国各地陆续解封,表演艺术逐渐重回生活的节奏中,上海的表演艺术新天地艺术节、南京戏剧节等,虽然只是点缀式地回归,但总是让这个行业的期待有了准星。北京也不例外,国家大剧院、天桥艺术中心两个最具代表性的大型剧场有条件地开放(限人流、实名、实时健康码),让沉闷许久的人心有了盼头。只可惜,新发地市场的群聚确诊又把北京打回原形,北京演艺界的寒冬怕是穿越酷暑直达北极了。与其他城市顺利解封的情况相比,北京顶多也只能「不甘示弱」地推出在平常日子里并不受待见的「西城区百姓戏剧展演」,相约观众线上先见,疫情过后现场再见。

新冠病毒疫情一月份爆发,除了武汉封城,北京市也几乎在同时关闭了全市包括电影院及剧场共2,075家,取消春节期间既定演出4,300场。如果以二○一九年北京市共有22,823场演出,观演人数1,040万,票房收入17.44亿元人民币这组数字为参照,今年上半年可说是北京消失的六个月,而且这六个月很可能 并不孤单。最好的期待只能看第四季了。

复苏的可能  关键在民间

北京的公有机构及团体在整个演艺产业中仍占至少80%的绝对多数,损失是政府的,对机构及团体,甚至个别员工而言,影响不大,而且在未来解封复产之后,他们也能够很快为该有的业绩数字打下基础。这是中国特殊的演艺生态的普遍情况。但是,对於一个地方的生态是否健康活泼,靠公有机构及团体肯定不行,因为特有的意识形态,特有的主旋律作品事实上对整个产业的实体贡献连达50%都不可能,是的,20%的民间机构贡献了关键的50%以上的业绩。民间机构没有项目不可能拿到政府预算,没有演出没有收入,这种引进或自制演出的公司处於产业的中坚环节,如果业务只限北京,基本消解。像开心麻花这种在疫情前演出遍及多个城市,如今各地逐步解封,短期内可望补足元气的公司是少中之少。可以不做演出的公司也有机会在这种环境中存活下来,例如哲腾和宽友拿到北京市文化基金的剧本徵集项目,极力苦撑,静待疫情褪去。

疫情后的北京,不知要努力多久才能回复疫情前的荣景,关键乃在这几个月里消耗殆尽的民间力量。疫情何时平息?要相信「只要有灰烬,就有可能星火燎原」这句话,或在这件事上成为悲观主义者?答案都是不确定。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