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指挥.不指挥/养成之路

挥洒音符的背后 不可承受之「轻」的坎途 台湾新锐指挥的养成之路

杨书涵 (Balint Hrotko 摄 台北市立国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近年来,台湾本地栽培出来的青年指挥,在许多国际大赛中脱颖而出,进而在世界乐坛崭露头角,这显现了台湾这几十年来音乐专业教育的成果,但背后之不易,更难以一言蔽之。不同於演奏家,一名指挥的养成需要庞大的资源、实地的演练,透过在职业剧团的观摩、参加指挥大赛与研习营是重要且有效的学习,唯有在学校与环境教育的互相支援下,才能让在台湾学习指挥的有志学子在国内就能获得丰富的学习及上台练习的机会,并让大环境能有正向循环发展。

近年台湾音乐教育体系培养出的指挥人才,逐渐在国际乐坛崭露头角、发光发热。这些纷纷传来的捷报,亦代表著台湾在这三、四十年来的音乐专业教育发展的成果,尤其是培养指挥家比培养演奏家困难许多,其养成之路值得我们检视与思考。

先来回顾吧!二○一三年,当时就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指挥研究所的吴曜宇,初试啼声即获得法国第五十三届贝桑颂国际青年指挥大赛(e53rd International Besançon Competition for Young Conductors)首奖及最佳观众奖与乐团奖。二○一七年,正就读德国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Hochschule für Musik Hanns Eisler Berlin)的杨书涵获得波兰费特伯格国际指挥大赛(Grzegorz Fitelberg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for Conductors)首奖,是第一位於此比赛获此奖项的台湾人,其后并受邀於欧洲各地演出。

去年七月,正在萨尔兹堡攻读指挥文凭的廖元宏获得罗马尼亚第二届布加勒斯特指挥大赛(2nd BMI International Bucharest Conducting Competition)季军,今年九月再从一百一十名参选者中脱颖而出,获聘为法国国立法兰西岛交响乐团(Orchestre national d'Île-de-France)助理指挥。二○一六年获得罗马尼亚第七届布加勒斯特国际指挥大赛(International Conducting Competition Jeunesses Musicales Bucharest)首奖的张宇安,二○一九年再获聘为波士顿交响乐团(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助理指挥,今年一月首次於波士顿交响音乐厅登台,画下了新里程碑。

吴曜宇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指挥养成需庞大资源

台湾从民国卅四年成立了第一个交响乐团(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前身),但直到民国六十九年才有了第一个指挥研究所(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研究所)。在这之前,想要成为指挥家最后只有出国深造一途。就在一位位陆续学成归国的先驱胼手胝足耕耘下,台湾的音乐教育资源在这四十年间愈趋丰厚,现在已经培养出自己的中生代指挥家,台北市立国乐团团长郑立彬、TSO管乐团指挥林天吉、国家交响乐团驻团指挥张尹芳,他们都是在台湾接受完整音乐教育下培养而出的指挥人才。

为何培养指挥家困难度更高?以外在环境因素来说,培养指挥家比培养演奏家需要更多资源的支持。指挥是站在舞台上唯一一位不用演奏乐器的人,却被赋予音乐会品质优劣最大的责任;而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作曲家的意图上建立个人诠释,是乐团演出诠释音乐作品的灵魂人物。更进一步来说,指挥是掌握一个乐团走向发展的关键;一个乐团的状态,与其首席指挥或音乐总监有著密切的关系。但身为一个指挥,即使有独到的见解,若没有音乐各层面的扎实训练和实战经验,一切有如纸上谈兵;这些修炼包括专业指挥训练课程及实际与乐团排练,而「需要一个乐团来练习」也是学指挥最耗费资源之处。

站在乐团前,如何把自己想诠释的音乐让演奏者理解?当指挥棒挥下之时,演奏者会给予什么样的回应。速度、拍子、音准、节奏、强度是否正确,声音的层次如何堆叠,这些基本细节,都要在排练的每一个瞬间察觉,并适时沟通。临场的反应是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经验累积,尤其指挥工作面对的是人,并不是像演奏乐器一般,乐器可以由自己控制。举例来说:当自己演奏觉得速度太快,可以自己调整变慢,但指挥家是无法自己直接控制乐器,必须透过沟通让乐手演奏出希望的速度。对指挥来说,如果演奏者无法演奏出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时该怎么办?或者自己的指挥不被演奏者认同时又该如何反应?站在指挥台上,其实是时时刻刻都被检视著;面对这样的检视,如何有效并成功地沟通与表达,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真正站在指挥台上,是无法完全感受这一切,并进而学习面对站在指挥台上的压力。尤其当年轻指挥家站在职业乐团的指挥台上时,要面对的通常一半以上都是师执辈的演奏者,心理压力更是不在话下。

廖元宏 (林声人文影像馆 摄 廖元宏 提供)

迈向职业之路:观摩、大赛、研习营 

因此,除了学校的资源提供专业训练外,专业领域环境资源的协助亦非常关键。学生乐团与职业乐团的排练演出节奏是截然不同的,如何能跨越这中间的差距,专业领域环境资源的支持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职业乐团,一场音乐通常只有四次、每次约三小时的排练,如何能在有限时间内进行有效的排练,把音乐整理成自己想要的层次、把脑子里的音乐化为现实,创造出个人诠释,更是考验每个指挥家的功力。

职业乐团提供指挥学生旁听排练,观摩大师如何在舞台上工作,是指挥学生极常见开始接触职业乐团的学习模式。由职业乐团举办的指挥大师班、指挥营,以及指挥大赛,更常是让指挥学生有机会直接接触职业乐团的契机,并帮助优秀的指挥家们脱颖而出,拥有更多演出合作的机会。知名的指挥大赛,亦常是各大乐团、经理人们发现新星的地方。

然而目前台湾并尚未有定期举办的指挥大赛。二○一○年,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举办了第一届指挥大赛,可说是首开先例,当时的首奖得奖者张致远现已成为台北市立交响乐团的助理指挥、第二名得奖者林勤超则成为德国雷根斯堡市立剧院(Theater Regensburg)音乐总监,为第二位台湾出身的德国歌剧院音乐总监。

在这之后五年,才有台北市立国乐团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指挥大赛,也是台湾第一次举办国际指挥比赛。参赛者在初赛、复赛及决赛都需要指挥交响乐团(台北爱乐管弦乐团)和国乐团(台北市立国乐团),曲目兼顾东西方作品。当时的北市国团长钟耀光曾提到:「一个好的国乐团指挥应该要能理解西方乐句形式及内涵、熟稔乐器指法及音色演变,更擅於与团员沟通,才是新时代指挥的核心价值。」虽然得奖者都不是台湾指挥家,但对於在台湾学习指挥的学生仍是一个很好与世界各地指挥家交流、打开眼界及累积经验的机会。

今年四月原本要举行的2020台北国际指挥大赛因为武汉肺炎疫情而延期。这个由台北市立国乐团、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共同主办的指挥大赛,参赛者要同时指挥国乐团及交响乐团,初审共有十国廿名参赛者晋级,其中包括八位台湾的指挥选手。由於疫情正式赛程的时间仍尚未决定延至何时,结果仍令人期待。

 另一方面,台湾的国乐团近十年来确实在培养指挥花费了较多的资源与心力;除了举办比赛,更是几乎年年都办理指挥营或培训计画。前任台湾国乐团首席客席指挥及音乐总监阎惠昌曾在受访时说道:「国乐界的指挥人才很少,主要是没有系统性的培养。」因此台湾国乐团自二○一二年开始,连续四年举办了暑期指挥营;并从二○一四年起连续三年推出「青年指挥人才培训计画」,以贯穿整年的系列活动,培养连续观察与学习的机会,尤其著重於国乐经典和台湾作曲家的本土作品。

北市国亦举办指挥研习营,让想有志成为国乐指挥的音乐家一直有机会接受各种不同的刺激与成长。北市国现任副指挥江振豪,他的经历犹如一个个见证,在这两个国乐团举办的研习营和比赛中累积了许多实战经验,也让他自二○一六年起在北市国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

相较之下,国内交响乐团举办指挥大师班的频率则较低:国家交响乐团仅於二○一○年举办了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指挥大师班;国台交则在二○一八年开始,办理两年一期的「国际音乐人才拔尖计画」,包含了演奏组与指挥组。归咎原因,或许是因为交响乐指挥在国外可取得资源相对较多,而有此现象。

一门不可承受之「轻」的学问

职业指挥的产生,可以追溯自十九世纪,由於管弦乐曲的规模愈来愈庞大,没有指挥会造成演奏上的困难,因而逐渐形成的模式。自华格纳(Richard Wagner)建立了指挥的演绎传统后,指挥可说是一门不可承受之「轻」的学问。一根细细的指挥棒、甚至可以只用双手,看似「一身轻」,但压力却是别人无法想像的。由於它特殊的专业性质,是无法靠闭门造车来培养一位指挥家的;所需要的资源,更得有政府与专业环境的支持。如何在专业机构的主导下能有更有系统的资源整合,吸引国外的音乐家来台交流,将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唯有在学校与环境教育的互相支援下,才能让在台湾学习指挥的有志学子在国内就能获得丰富的学习及上台练习的机会,并让大环境能有正向循环发展。

国际指挥大赛  新星绽放的舞台

国际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指挥比赛,大多数都有年龄上的限制,赢得比赛除了奖金外,通常随之而来的还有乐团的演出邀约,可说是指挥家们「被发现」的管道之一。但其实指挥大赛相较於其他器乐比赛而言较没有悠久的历史,规模大小和重要性仍常有变化。以下为欧陆几个知名的指挥大赛,曾经发掘了不少未来的指挥大师。以下依创立年分排顺序:

法国/贝桑颂国际青年指挥大赛(International Besançon Competition for Young Conductors)

创立於一九五一年,每年举办一次,包括小泽征尔等多位大指挥家曾赢得此奖项。NSO艺术顾问吕绍嘉、吴曜宇分别为一九九四年及二○一三年得奖者。

丹麦/马尔科国际青年指挥大赛(Malko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

由丹麦国家交响乐团(Danish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於一九六五年创立,每三年举办一次,旅美指挥家陈美安及将於二○二一/二二乐季接掌德国波鸿交响乐团(Bochumer Symphoniker)音乐总监的庄东杰曾分别於二○○五年及二○一五年获得优胜。

波兰/费特伯格国际指挥大赛(Grzegorz Fitelberg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for Conductors)

创立於一九七九年,原为四年一次,自二○○七年后,改为五年一次。杨书涵为二○一七年首奖得主。

俄罗斯/国际浦罗柯菲夫大赛(International Prokofiev Competition)

於一九九一年创立,每四年於圣彼得堡举办一次,除了管弦乐团指挥,还有钢琴、作曲两项比赛项目。

芬兰/帕努拉指挥大赛(Jorma Panula Conducting Competition)

是以芬兰国宝级指挥大师约玛.帕努拉(Jorma Panula)命名的指挥大赛,创立於一九九九年,每三年举办一次。

德国/萧提国际指挥大赛(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 Sir Georg Solti)

是为纪念已故匈牙利指挥大师萧提爵士(Sir Georg Solti)的指挥比赛,於二○○二年创立,每两年於法兰克福举办一次。江靖波曾在二○○三年获得第三名,庄东杰曾於二○一五年获得第二名(第一名从缺)。

德国/马勒指挥大赛(Gustav 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

由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Bamberg Symphony Orchestra)主办的马勒指挥大赛创立於二○○四年,每三年举办一次,指挥家杜达美(Gustavo Dudamel)便是第一届大赛的首奖得主。庄东杰曾於二○一三年曾获得第二奖。

除了交响乐,国乐指挥大赛方面,香港中乐团於二○一一年创办了三年一次的国际中乐指挥大赛。第三届的指挥大赛并与台湾国乐团合办。台湾青年指挥家廖元钰、曾维庸分别拿下第三届大赛的冠、亚军。第四届大赛的复赛与决赛原订於今年六、七月举行,亦因武汉肺炎疫情影响而延期。(吴孟珊)

张宇安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张致远 (张致远 提供)
林勤超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江振豪 (何嘉萍 摄 江振豪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